個人資料
正文

婆婆

(2005-03-25 12:36:04) 下一個

婆婆(zt)

蠢才

()

費了半天神來想題目,想著叫〈婆婆大人〉吧,擔心大家馬上聯想起三毛的婆婆。又想叫〈婆媳大戰秦俑情〉,或是〈婆媳恩仇錄〉。最後想累了,乾脆就叫婆婆吧。名字已然平淡,內容再平淡就交代不過去了,所以決定花點工夫寫。

一年半以前,婆婆來幫我帶小孩,開始正式過招。以前也交過幾次手吧,我自知不敵,咋呼兩招轉頭就跑。禮貌有餘到足夠保持安全的距離。

那時候想著過不了幾天俺就漂洋過海了,要不嫌遠的話,那是歡迎您常來我家坐坐的。還有趁著那時自己還處於買方市場的狀態,老公促銷攻勢又火熱,沒事用不著去廢話。

我也有點莫明其妙地怕她。聽過一些慘烈的婆媳故事,以致一度都夢想要嫁給一個早年喪母的。

老公也講過婆婆和大媳婦大戰的曆史故事。話說大媳婦,就是我大嫂,進門不久,婆媳緊張氣氛就開始醞釀。因為什麽沒多少人記得了,終不過雞毛蒜皮。

大戰終於轟轟烈烈地爆發。原因是大媳婦可能覺得嫁到任家之後,什麽都好,就是新媽遠沒舊媽好,不滿與日俱增。婆婆可能也容不得大嫂一貫的嬌生慣養。於是在夏日的一天,雙方大打出手。是真的動手呀!

這些都是根據我老公敘述的版本推測的。婆婆現在就在我家裏,打死我也不敢去核對呀。

第一次婆媳大戰,據說婆婆大獲全勝!吵鬧聲驚動四鄰,大嫂還掛了彩!我戰戰兢兢聽完全過程,當即定下戰策、戰術:此乃強敵,以守為主。就給她來個恭敬如賓好了。我恭敬又禮貌,您不至於來找碴吧。

1999年春節的時候,我和老公回老家結婚,無可避免地和婆婆來了個正麵近距離全接觸。我用了一段時間來演練第一幕,當時設想的場景如下:

1) 我走在前麵,敲門,婆婆開門,然後我笑容可掬地喊:媽!

2)我走在老公後麵,老公敲門,婆婆開門,老公說:媽!我微笑點頭,也跟著說:媽!

3) 我走在老公後麵,老公喊媽,我就當是替我們兩人喊的,點頭微笑附和一下。

最後選了第一種場景。我決定這第一聲媽非得乾脆叫出來不行,否則以後就更沒有勇氣了,喊別人媽可真不容易呀。要是選第二種,萬一婆婆答應完老公,就低頭幫他拿東西,或是衝我笑一笑,說:回來了。那我可就失去了主動權。

出師不利是兵家大忌,此一役,隻能成功,不能失敗。因此,我的那聲媽還得叫得親切,叫得自然,叫得響亮──我還特意去想了想怎麽叫自己的媽的了,想了一會兒,想起來了,得,就想像她是我媽。

決定了以後,就剩往前衝了。走到老公家樓下,我大步向前,不理會雙腿的打抖,在老公又是期待又是幸災樂禍的神色裏,勇敢地領先爬上四樓,先微微一笑,然後穩穩地敲門。

()

話說婆婆那日敵不過我的進門第一招,整日笑意盈盈。然而我不能因此就鬆了戒備。趁著她輕敵的當兒,我仔細打量了一下麵前的老太太:比我高一點,稍胖,六十出頭,(不用擔心她在更年期)。眉目端正,年輕時定是個美人。這點我看老公時就已經猜到(嗬嗬)

糟糕,她看我第一眼時,一定在想:這丫頭,遠沒有我年輕時漂亮!想到這裏不禁捉襟見肘起來,一時不知道該把哪兒先藏藏再說。不能自亂陣腳!我提醒著自己。對!漂亮是不能和您當年比,可也修成正果,早早地就成功嫁掉了不是?

要說不能打無準備之仗。要是昏頭昏腦就進了門,能不遭到迎頭痛擊嗎?那一痛,有的就打出內傷來了,從此怕見婆婆,多可惜了的。

婆婆再看,第二招來了!我拿出買來的禮物,恭敬獻上,同時趕緊賠罪:您看,我們走的也匆忙,事也多,就去西單逛了逛,給您買了這禮物。媽您不喜歡,送誰都行,我們一點不生氣。婆婆能怎麽還著?不過說喜歡喜歡謝謝謝謝罷了。

這就完了嗎?也可以。但是我這人,總愛追求完美,兩招占先之後,有點薰薰然。乾脆乘勝再加一招,來個大獲全勝。媽你看,這是我們給誰誰誰買的,您幫我們分分吧。

還好在家沒住幾天。要不我接下來的主動刷碗功,陪聊天功,陪搓澡功(什麽?的)就會使得不那麽自然了。好,到此為止,沒有出什麽差錯。婆婆背地說,這個媳婦好。

然而我覺不覺得婆婆好呢?哎,說來話長。那時老公和我都要出國,整天地向錢緊向錢緊。原以為會收到一些彩禮幫幫忙呢,然而卻沒有,不由得心裏就生出怨氣來。

然而婆婆再看招:我生氣也不讓您看出來。您這招呀,我用家傳的大事化了功給化了(我媽媽才是此功的真傳,我使的還不順手,再加上沒有防備,磕磕絆絆的,拖泥帶水總算是還上手了)

還好,幾個月後,老公揣著足夠的錢上了飛機。這一招的穩穩接住,也給後來我們的朝夕相處,打下了一定的基礎。

()

話說婆婆育有子女三人:老大任我喝,國家中級幹部,腰粗四尺,紅塵逐浪;老二任我行,科大一介書生,落拓不羈,鬧市隱者;老三任我苦,家裏家外大拿,任勞任怨,賢婦孝女。

那日,任我行對我正色道:蠢蠢(即對蠢材我之昵稱),咱們得接個老人過來幫忙帶孩子了。這任我行在孩子出生前還豪氣十足:將來咱倆一個上課呢,另一個就在家帶孩子,實在忙不開就送日托。大概經過這六七個月奶與尿的洗禮,終於意識到理想與現實的差距了。

一邊團團打轉的蠢才一聽,接老人?你媽還是我媽?任我行答曰:你媽能來讓你媽來,你媽不能來我媽已經答應來了。快點決定!

蠢才抄起電話打給父母。媽媽說,蠢兒呀,應該讓你婆婆先去,媽還年輕,以後有得是機會。

那晚服侍小酷睡了以後,蠢才才開始有時間想婆婆要駕到的事情。越想心裏越虛。想蠢才當年遠赴京城念大學時,小鳥脫籠似的快樂,媽媽爸爸,我愛你們,可我更愛自由。

在爸爸媽媽身邊尚不自在,束手束腳的,這換了婆婆,蠢才還活是不活?再說蠢才現在已經是帶孩子的熟練工了,這麽早就下崗,實在是戀戀不舍。不舍歸不舍,任我行主意已定,婆婆不日就到!

我身邊的媳婦們一聽我婆婆要到,立刻開始介紹經驗。哇,她們的婆婆們各個武功高強,打的那是一個難解難分。

首先是蠢材的好友黃蓉,一聽說任婆婆要來,俏臉就變了色,說:我婆婆在我這住了整整兩年!原來那郭婆婆乃中原名門之後,國家幹部,精明強幹。一來就搶占了廚房這個戰略要地。想那黃蓉著名的玉笛誰家聽落梅廚技,生生的就再沒有施展的地方。

郭婆婆在攻占第二個戰略要地──郭靖時,卻遭遇了意料之外的反擊。其實郭婆婆完全是無意的,從小對郭靖管慣了,現在他就在身邊,就免不了幫著黃蓉管兩句,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可是郭婆婆發現郭靖這小子變了,什麽都聽黃蓉這丫頭的。郭婆婆漸漸地氣不順了。

最後婆媳關係在對初生嬰孩的爭奪上達到白熱化。要說婆婆見了孫子,那就像是茶客見了好茶一樣,燙嘴也要喝。可這黃蓉打死了主意:廚房你搶去了,郭靖你也搶去了(什麽,沒搶成,那你怪誰!),生的這兒子,百分百是我自己的。您呢,外邊忙活忙活就得了。孩子事您甭管!

結局是郭婆婆猛練生悶氣功想與黃蓉對峙,結果走入了邪道,練成了指桑罵槐功。

蠢才暗歎黃蓉和郭婆婆可能是強強相遇,情況特殊。再看溫柔賢慧的阿朱怎麽說。話說阿朱生了小孩之後,婆婆依慣例過來開戰。這蕭婆婆練的是獨門的我自逍遙功,嘛事不管。敢情她是來度假的,阿朱總算明白過來了。

好在咱阿朱溫順,再苦再累都不怕。可偏這蕭婆婆又酷愛打麻將。一天到晚琢磨著找人打麻將。碰上三缺一,蕭婆婆就會喊:阿朱,來湊個手!好嘛,明著是婆婆來幫忙,實則是忙上加忙。

隔一層肚皮,到底是不行,再好的婆婆也不行,阿朱總結到。要麽你就像雙雙那樣,在韋春花婆婆到來之前,先修書一封,劃定各自的勢力範圍,嚴禁越俎代庖。真看不出來,雙雙那丫頭有這魄力。據說韋婆婆接信後險的撕了機票,然而還是來了。

再說小昭的婆婆。這小昭非我中原人士。在外來的和尚會念經的基本思想的指導下,蠢才對小昭的經驗格外上心。我家婆(婆婆)啊,一度都要趕我出門哪!不過幸好我那時正練基督教的上乘武功──愛人如己功,總算平安無事了。你要想在此一役大獲全勝,需得這般這般這般......請聽下回分解。

()

話說那日小昭教給蠢才很多實用的法門,包括每天要給婆婆自由活動時間,買東西給婆婆,誇獎婆婆等等不一而足。小昭看那蠢才大敵當前,憂心忡忡、士氣不振,遂將最得意的愛人如己功悉數傳給蠢才。

要說那些婆媳相處的法門,若沒有這愛人如己功做後盾,極容易用錯用老。這些招一經用老,準給婆婆發現你內力虛弱,不過花拳繡腿、虛張聲勢而已,那就糟糕之極了。

較真的姐妹要問了:怎麽會用錯用老呢?比如蠢才愛吃糯米點心,也給婆婆買來糯米點心,婆婆胃不好,吃了胃疼,捂著肚子還得跟蠢才說謝謝,那就是用錯了。

或者婆婆知道自己吃了會胃疼,遂不吃,蠢才自己吃,婆婆搞不好會想:自己想吃就別打我的名號了,多孝敬似的!錯不錯?

再或者婆婆愛吃,蠢才天天買,終於把老太太吃出胃疼病,用的老不老?

話說蠢才經小昭引領,投入基督門下,再經過幾天幾夜的精心謀劃,終於定下基本的迎敵戰術。離不了三講了:第一講利益均分;第二講媳婆平等;第三講直指婆心。

先說利益均分。婆婆來到我家,咱們就是一家四口。家裏的一切,除了我的臥室遊人止步以外,其餘一切四人平等享用。您要是愛廚房鍋碗瓢盆那些武器,您進去耍將起來就是,我負責叫好。當然您要棄權也是可以的(說實在後來婆婆理都沒理我這塊油水寶地)

咱們家裏呢,還有兩個男人,也一起享用吧。我要支使任我行幹什麽,您也可以同樣做,當然您棄權是可以的。

小酷這小東西光鮮粉嫩,是個利益的大頭,就說好您享用他的白天,我享用他的夜晚吧。我一回家,您須得趕快移交小酷的使用權。晚上小酷洗澡啦,吃飯啦,刷牙啦,要聽故事啦,夜裏鬧人啦,您可隻有婆情讚助的份。

現在男女都平等了,咱們女女、婆媳還能不平等嗎?媳婆平等就是說,我當年奪了您的兒子,現在也允許您奪我的兒子以平您心中之恨。您當年歡天喜地地看我奪您的兒子,我今天也眉開眼笑地獻上我兒子:媽你看,小酷長的多像您!您鼓勵您兒子好好愛我,我也慫恿我兒子跟您親熱。您讓您兒子聽我的,我兒子事事都聽您的,我是肯定沒意見。

我要是周末出去和朋友玩,就帶您一起去,或者先給您找好玩的。您敬我一尺,我一定敬還一尺,您要不介意,我還可以再搭幾尺。您穿了我買的衣服,我就咬咬牙穿您買的那件去參加聖誕晚會,即使它讓我看起來像個東北大娘也再所不惜。

您信任我並交給我全權管理您的兒子,我也豁出去了,把我兒子全權交給您管理。大事小情啦,都跟您請教,至少是報個告。

蠢才有個蠢心眼:那就是以身試法給任我行做個榜樣,任我行經過這一薰陶,以後沒準就知道怎麽樣對待他的嶽母了(這家夥智商高,情商低,不給他猛薰兩年,是不會有長進的。)

最後一招是直指婆心。如果有姐妹參照上麵兩招都還是節節敗退的話,請試試我這最後一招。想婆婆們大老遠來到這蠻夷之地,一腔熱血,過不了幾天卻發現自己如身處孤島,走走不了多遠,說找不著人聽,看看不懂,聽聽不清,有錢不好花,有苦不好述。想到這,蠢才心一軟,差點掉下淚來。

蠢才直指婆心的第一招:是誇婆婆會帶孩子。鐵證如山呐。光是她女兒任我苦,身高就快一米七了,不會帶,能養出這麽高個兒的女兒嗎?

什麽,擔心那是好久以前的事,婆婆早忘了孩子小時候是什麽樣了吧。結果,後來的事實證明,婆婆在我的引導下,把任我行哥仨小時候的事講了好幾遍。每講一次,婆媳感情就深厚一層。我愛聽(聽任我行穿開襠褲淘氣的故事很有趣的),她愛講。

其實,這就是蠢才直指婆心的第二招:讓婆婆講那過去的事情。媽,小時候行行(任我行)是最淘氣的嗎?”“媽,你結婚那會兒,都興送什麽禮物呀?”“媽,你生老三時,聽說你自己坐車去的醫院?

婆婆憋了一天,這會兒終於可以講話了,這一個開頭,誘導她講上一陣,一天的鬱悶就消失得差不多了。隔兩周,再講。百講不厭。

蠢才直指婆心第三招:誇家裏的兩個男人。不漏掉他們的長進。這家裏大男人是婆婆的得意作品,你說說朋友們對他的正麵評價(自己的選擇其實也順便被再次肯定了一下,自我感覺也不錯哦。)而且蠢才使這招的時候,不在意任我行在不在身邊,就算他聽見了,他也高興一哈子吧?

切記,不在婆婆麵前罵老公。那等於是罵他們倆呢,別指望婆婆會倒戈來同情你。

小男人小酷每天環繞膝下,婆婆定是兢兢業業,全力以赴。他會了一首詩歌,別忘了誇婆婆;他長高了,婆婆喂得好;他學會淘氣了,先問婆婆是不是受累了。

如果要非得當著婆婆麵打小酷,蠢才也要先製造一下氣氛,數叨半天為什麽。要是剛回家不由分說,抓過小酷來就打兩下,或沒頭沒腦地訓上兩句,當心婆婆以為你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嚴肅後記:

我按計而行,結果十八個月裏,我和婆婆之間沒有衝突過一次。其實是婆婆很體諒我,很少給我臉色。她幫了我很大很大的忙。我明顯做錯的地方,她也忍讓為先,不讓我太過尷尬。我們平時老招一群朋友來家吃飯,或是去別人家吃飯,婆婆都沒有怨言。

婆婆上了年紀,帶著一天到晚活蹦亂跳的小酷,確實辛苦。說是晚上全部是我帶孩子,其實有很多時候我都有事,從來是扔下就能走。

婆婆這疼那疼的,往往是自己吃點藥,過了很久才告訴我們。給婆婆一點零用錢,她也最多隻是拿去中國店給小酷買吃的。我真的很感謝她。婆婆現在也開始跟我們一起去教堂了。祝願媳婦們和未來的媳婦們,都有和睦的婆媳關係!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