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慧明: 找個好主兒

(2004-09-09 11:52:34) 下一個
找個好主兒 慧明 且不說擁有一輛破車比沒有破車要方便一百倍,也不說坐在破車裏自我感覺和坐在好車裏一個樣,就是掀開車蓋,時不時油光水滑地摘心換肺,或者拿起噴槍,來個舊貌換新顏也有無限的趣味,——一輛2004年的電動燃油新車,全由電腦控製,即便你敢,你也未必懂拆下什麽去鼓搗一番。所以,每當想起我那87年的三菱,心中就充滿了無限眷戀之情,盡管她總是哼哧哼哧地一頓一顛,還時不時地將我晾在大街上。這就像人們對待過去的歲月一樣,盡管苦難多多,但現時回想起來卻全是有趣和令人興奮的精華了。 但我還是準備出讓了“她”,讓更有耐心、更nice的主人去伺候她。關於我與三菱的糾葛,我已經不願再贅語了(詳情可在拙文《別了,我的二房車》一見),過去都過去了,何必抖摟人家的陳年爛芝麻呢。況且我現在角色已經轉換成賣主了,再不濟的瓜也要在人前自誇幾下嘛。 這車還是有可以自誇的地方,比如皮帶、分電器、火花塞、濾清器甚至輪子都是新的,也可以在廣告上吹一下“Runs Great”,因為跑順了確實還可以和鄰道的寶馬、淩誌一比。刹車也不賴,要慢即慢,一腳下去,立馬停住,保管讓後麵的車主一身冷汗。不過,一般的車都與我保持很過分的距離(我在後視鏡中看得很清楚),也許經驗告訴他們,這類臀部被撞得高高翹起的主不是省油的燈(不過,我是)。 當然也有羞於啟口的地方。這車的廢氣檢測總是個老大難問題。有年檢測幾次都沒過關,便到當地所謂的一修就能通過店去修理。車子進去一分鍾就開出來了,說是好了。我我剛露懷疑之色,修理的老墨便拍胸脯表示,保險通過。後來果真通過。鬼知道老墨給我拔了什麽管子!這也隻能作為曆史遺留問題有待下一個主人去細心求證了。 但有的問題是想隱瞞也隱瞞不了的。比如我這車的啟動馬達天長日久,有些不靈光了,常常需要帶著錘子對它一頓好揍,才能讓它再工作。那天有一個買主想試車,結果不能啟動了,結果自然可想而知。我心裏那個恨呀簡直無法形容!你什麽時候撒潑也不能選這個時候嘛!於是帶著深仇大恨,我又操起了家夥,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拆下了啟動馬達,然後按照書上指引的那樣,清洗了電刷和線圈裏的汙垢,再裝上去。嗨,簡直是連鑰匙還沒完全接觸到位,車子就歡歡地叫喚起來了。 那怎麽才能讓那些買主們知道我手裏有這麽一輛“好”車呢?人說“酒香不怕巷子深”,可我這酒雖然陳卻不香,咱又住在無人知曉的美國城鎮小巷。當然隻有上廣告自吹自擂了。好在美國人天生喜歡看廣告,任何破爛玩意隻要一上廣告,那商家的財運就滾滾而來了。 我們選擇了一家免費的廣告雜誌,這類雜誌也就是美國的貧下中農們讀的那種。我尋思,咱那寶貝三菱也隻有美國那些比homeless稍微好一點的人才感興趣,也隻有他們才會看一眼這類廣告。我從來沒想過那些住在山腳下,開著名車的老美會看這類雜誌。後來也證明,多虧咱在中國大城市也學過一點市場定位之類的商業理論,這定位定得很有分寸。 究竟準備賣什麽價位呢?這是我所要確定的,當然也是太太和朋友們最關心的。到了這個分上,我也隻能透露我保密了許久的商業機密了。我曾經透露我的前車主給了我個自行車的價,實際上這裏的自行車好的兩、三千美元,中等的也三、四百美元,我那車隻花了三百元就買下了。我不向朋友公布買價隻是虛榮心太重,心願人們往多裏猜猜,讓我感覺好一點而已。唉,現在馬上要分手了,還是說出來吧。 朋友們建議,你這個車原價賣出也就差不多了。可是,我這車就是修理換零件還花去4、5百美元呢。人說千做、萬做,蝕本生意不做,我投入這許多,總應該有點回報吧,至少來個收支平衡吧。其實,我心裏也知道,這已經是很高的要求了。在美國開車無論新舊,一年耗損1000美元是最基本的開銷,如果我賣800,豈不是我整一年無開銷,反倒賺了?我不敢奢望如此。但咬咬牙還是標了個800美元的廣告價,私下裏我同太太早就合計好,別人一還價,咱們可以退到500雲雲。在美國你一說自己的business ,別人往往一臉崇敬,可是現如今,我第一次搞自己的商業,心裏不知怎麽虛得緊,往俗裏說,總有點豬鼻孔插蔥----充象的感覺。 真是,不上廣告不知道美國看廣告的人之多,不上這垃圾廣告不知道美國窮苦大眾更多(我在登廣告時還不知道最新的統計,美國的窮人已經上升到曆史最高記錄3500萬),我這車的廣告登在一個1000元以下的賣車欄目上,內容無非是哪個零件是新的,跑得很好諸如此類。送上去後我還擔心地與太太商量,如果無人問津,咱就再降身價。 但令人想不到的結果竟然不期而至:我家那留言電話竟然滿負荷運轉,在我們沒在家的時候錄下了幾十個求購者的電話,有的心情迫切者竟然在美國人通常不打電話的時間,晚上十一、二點還打來電話! 這真是餿饅頭變成香餑餑了。第一個看車的是一位老墨,那看車的仔細勁簡直能讓賣車的我們徹底地心虛,甚至心灰意懶。簡單地說,如果能鑽進引擎裏去,他也會進去探個究竟。咱這車畢竟是十六、七年的老車了,哪能經得起你這樣的火眼金睛呢!好在我們修得到位,新的就是新的,識貨的行家一看就明白,所以下午他又帶了全家七八口子都來過目,那架勢活像國內那種新產品鑒定會。雖然我們不能聽懂他們的西班牙語,但我們感到氣氛比上午輕鬆得多,老婆孩子們一臉熱望,慫恿著老公和爸爸立即把車開回去。 因為我們還有第二和第N個人約會,便主動很大度地建議,你們可以回去再想想,明天再來。老墨見第二位候買人已在等待,答應明天一定來,懇切地要我們一定等他。結果,第二天沒見他的蹤影。 第二和第三是一起來的,兩人除了帶自己的太太來以外,還各自帶了自己的汽車技術員,以壯行色。太太們倒好,坐在自己的車裏,偶爾給老公一句話便沒事了。這二位受人之托的汽車顧問可不一樣,簡直在咱這破車上擺開了賣弄汽車技術的擂台,鬥起法來了:你說這裏一定有過事故,他便說那兒不久就會有問題;你說排氣管冒藍煙,他一定說那個氧氣傳感器已經失靈了等等。有意思地是,其中一位以權威自居,對另一位買主數落起本車的不是來了,說得那位買主喚回自己的顧問,頭也不回地走了。 待到將自己的競爭對手擠兌走了,這位和自己的買主開始了與我們討價還價的談判。我也佩服這位老美,既然剛才已經把本車貶成一堆費鐵了,你還死皮賴臉地問我們買費鐵幹嗎?且不說這是一種不公平的競爭,就是把與我共同相處了一年多的三菱說得雞狗不值,兄弟心裏也氣不過!本來我們也是準備給個價,結束這檔買賣算了,可是眼見這等無恥的勾當就在我們眼前發生,實在不願讓他占這個便宜。我和太太用家鄉話一默契(在國外用本國語言談話簡直是一種樂趣,此乃一例),便決意不退讓,任憑這位鬥法勝者悻悻離去。現今可不是當初,等著聞咱三菱美酒的人多的是呢! 第四位是個學生,那樣子是個誠心要買車,卻沒錢的朋友。年輕人也懂車,他也知道這輛車該修的都修了,便宜到手可以舒暢地開一陣子了。可是他隻肯付500美元,離我們的心裏價位有好大一截子呢。我很抱歉地苦笑著謝絕了他。 那樣子倒像我欠了他的車似地。 一天下來,耗神於遊說和試車之間,口水和汽油消耗得一樣多,業績為0。但一回到家裏,聽到源源不斷的錄音電話後,我們又振奮起來了。之所以有這麽多的人青睞本車,除去美國窮人太多的原因外,正值新學期開學,家長急需為子女買一輛破車(新車經不起孩子瞎開)是本車吃香的又一原因。而且日本車在美國有很好的聲譽,現在許多美國車都公開在報上作廣告,說自己的引擎是日本原裝的等等,這使得日本不怎麽好的三菱車也沾了便宜。所以,道路是曲折的,前途卻是光明的,我對太太如是打著氣。 第二個business day 是星期天。一早就約見了一位金發碧眼的美國小夥,說他小夥是說他看起來不像其他買主那樣臃腫。吸取昨天的教訓,我先把買主領到車身後,讓他先對本車的翹臀有個心理準備,免得還價時老拿翹臀做砝碼。與其他買主不同的是,這位買主見到我這三菱有一種奇怪而喜悅的表情,那舉手投足間,那眉宇間無不流露出一種發自內心的欣喜。最初,我有一度懷疑他也許是這三菱過去的24位車主之一,見到賣出去的鴨子又飛回來了,情不自禁萌發出舊友重逢的感覺?後來才知道,這位買主過去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士兵,曾經在日本服役了6年,對來自日本的東西都特有好感。 因為有了好感就什麽都可以認可,什麽翹臀都可以原諒了。我們介紹車的一切優點他全部認可;我們半遮半掩說這車的缺點,他也表示理解,甚至太太談到車老了,廢氣檢測可能會有麻煩,他也表示完全可以解決。他不像其他買主隻是一味地貶低你的車,反而主動告訴自己買車是為了讓讀高中的兒子有輛自己的車,說是年輕人不能給他太好的車等等。在我看來,這幾乎把自己的商業秘密告訴了對手,我們自然順水推舟,大書特書地補充朋友的朋友的兒子女兒,將好車撞成了破盒子等等。看來,這擋子買賣要成。有苗頭,我冷不丁地又丟給太太一句家鄉話。 這裏必須補充一句,太太平時最最擅長的眼到嘴到的聊天本事,在出讓三菱中得到了淋漓盡致地發揮,這輛破舊的三菱在太太滔滔不絕的描述下已經幾乎變成凱迪拉克、奔馳之類的老紳士了,聽得我簡直都有點舍不得出讓了。真遺憾太太當初錯選了專業,否則美國脫口秀節目又會多一位華裔主持了。 我們也喜歡這位買主,不但金發碧眼、彬彬有禮,而且還上進,退役回來又在醫學院修課,和太太的專業很接近,他的孩子也和我們兒子年齡相仿,不過更重要的是,他喜歡我們以誠相見的介紹,並且喜歡這輛車! 但喜歡歸喜歡,到了談婚論嫁的當口,要談價錢了。這位前海軍陸戰隊士兵卻不但閃爍其辭,而且連眼神也迷茫起來了,全沒有美國人直勾勾地看著你說話的做派,更不要說軍人的硬朗作風了。我想這也許是買賣雙方關係太融洽了的緣故。想起過去在國內買衣服,被大媽營業員一聲“阿哥”便叫酥了骨頭,胡亂套上一件便結束了買賣。看來今天老美也進入我們的“陷阱”了,哈哈! 我對太太一使眼色,退吧,700賣給他算了,難得這麽好個客戶。別看我太太嘴上和客戶熱絡得像老朋友似的,可心裏清楚得像明鏡:哪有這樣大幅度讓價的,我們的三菱又不是嫁不出去!降50! 一得到750的底價,這位前士兵便像當年聽到了退役消息一樣興奮,剛才的靦腆一掃而盡,兩隻藍眼立即放出柔柔的光,迎合著太太所有的安排:到銀行付帳,到車管所轉戶等等。不到兩個小時,跟隨我多月的三菱便名花另有主了。 “你知道他為什麽沒還價嗎?”太太回來問我。“他以為我是日本姑娘呢!”原來到一切手續都辦完,這位士兵鼓足勇氣問太太,還想得到一個更完美和浪漫的結局。當知道我們是中國人時,那雙藍熒熒的眼睛頓時暗淡了下來。 呔!想什麽來著!我不禁醋意小發。不過也難怪人家,畢竟在日本那樣的地方呆了6年了。能對我那位三菱萌發舊情已經算是很懷舊,很老派的人了,至少咱三菱有了個好主了,管他眼睛變藍變綠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