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臘梅往事

(2004-06-24 05:33:40) 下一個
臘梅往事 春草
  在我的心上,開著兩枝臘梅。雖時光愈來愈久遠,但香氣彌久不散。每逢心靜的時候,花的幽香就會從心湖裏漸漸浸上來,我便深深地沉醉於那馨香。一時仿佛倘佯在時間的河流裏,融化在記憶的懷抱而不知身在何處了。
  那是高中的時候,冬季的夜晚,我們一幫住校女生剛下了晚自習,嘻嘻哈哈地往寢室走。路過辦公樓前的花圃時,忽然一陣暗香襲來,我們都止住了腳步。原來是花圃裏的臘梅開了,淡黃晶瑩的花瓣,映著天上的明月,襯著幽暗的夜色,一縷縷地吐著清香。我們都震懾於它聖潔的美。半晌,一個女孩兒發話說:“我們摘些花回去放在床頭吧,香呢!”那時我們還不懂得真正去愛惜我們心愛的東西。隻知道自己喜歡的, 便想占為己有,於是紛紛說好。幾個女生七手八腳地,把些玲瓏剔透的花瓣往衣兜裏塞。正忙碌著,背後手電光一閃,隻聽得有人斷喝一聲:“站住,抓偷花賊!”我們頓時愣住了.呆了一呆,隨即不約而同地拔足狂奔,驚慌中,還不忘相互知會:“跑到大操場的女廁裏,他絕不敢進來。”一個女孩兒的辮子跑散了,一隻鞋也不知道遺失在哪裏. 可她顧不上這些,瘸著一隻腳, 披頭散發地緊跟著我們。   這時如果碰巧有什麽人出來散步,一定會看到一幅奇異的景象:一群小女生,不知道受了什麽驚嚇,慌慌張張地在深夜的校園裏狂奔。好容易跑到女廁門口,看看背後無人追來 -或許根本就沒人追,總算放下心來。大家互看一眼,忍不住哈哈狂笑。因為我們當時的形象,非“麵無人色,氣喘如牛”不能形容。這時終於想起了我們的梅花,但翻遍了衣兜,也找不出一朵來,早不知散落在哪裏了。一個女孩得意地伸出手來,原來她手裏還緊緊地攥著兩朵花瓣!可惜業經她手心香汗的浸潤和慌張時使的暗勁,花瓣早就又皺又軟,可以提煉香精了!她悻悻地把花扔到地上, 不服氣似的, 又踩上兩腳. 五百米衝刺結束後, 我們精疲力竭地回到寢室,一麵為自己方才的靈敏反應而竊喜, 一麵在心裏大罵那個該死的男生。以後再見到臘梅,隻敢遠遠地觀看,恐走得太近,受不住它香氣的勾引,故伎重演,令我們小小的心靈無法承受。
  那年我讀大三,新年前的夜晚。宿舍的女孩們都在鏡子前忙碌,有的預備參加化妝舞會,有的將要和愛人一起, 靜靜聆聽新年鍾聲的敲響, 然後深深一吻。對情人們來說, 這是非比尋常的一個夜晚. 被愛人環擁在懷裏, 向著寒冷燦爛的星夜許下彼此心願, 新的一年來得多麽溫暖而容易啊.   女孩子們象歡快的燕子一樣, 一隻隻地被男朋友們領走了. 宿舍裏, 隻剩下我一人, 呆呆坐在一隅,麵子似地攤著本書,不知所雲地讀著。他答應我今夜會來的,盡管我們有些爭吵,有些誤解,新年總是要在一起過的。可到現在,他仍然杳無音信。等待本來就是漫長的,今晚更是加倍地使人煎熬。牆上的鍾嗒嗒地走著,時針漸漸地逼近十二點, 我的心情也降到零點。就在此時,牆上的對講機終於出聲了:“xxx,有人找。”我三步兩腳地衝到樓下。是他,正是他,他立在一部單車旁,頭發被風吹得直了起來, 鼻子也是紅的. 而他的手裏, 卻擎著一枝華光璀璨,芬芳撲鼻的臘梅. 他微笑著把花遞給我說:“新年快樂!”. 原來是他妹妹出車禍受了傷,被他送去了醫院. 但為了我們的約定,他匆匆趕來打聲招呼,路上碰巧遇著賣梅花的。這會子還趕著送洗漱用品去醫院呢。“對不起,讓你失望了。”他充滿歉意地說。我溫柔一笑:“去吧,我不怪你。” 他上車, 我望著他, 一路消失在午夜的冷風裏.   我捧著那枝梅花, 在女孩們豔羨的目光裏上了樓。我把它插在盛滿了清水的瓶子裏,目不轉睛地凝視著它。愛有時不可言傳,一枝臘梅,勝過了千言萬語。在我的微笑裏, 新年悄然來臨.   不久,我們就分了手。接下來是寒假,因為假期太短,我沒有回家,空蕩蕩的寢室裏,就隻有我和梅花朝夕相伴。我仍然每日為它換水, 盡管送花的那個人已不在身邊. 失戀是痛苦的,但我並不絕望,每次看到梅花,就想起他深夜騎著車匆匆往回趕,停車買花的情景。相愛一生一世太難,有那麽一刻真心相對,也不枉了這枝美麗脫俗的臘梅。病人最怕冬天, 對失戀的人來說,一年四季都無異於嚴冬。而在心靈的冬季,我有過一枝臘梅. 它溫暖了我整個冬天。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