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女人(四)

(2004-06-12 07:53:18) 下一個
女人(四) 拙心 有兩種極至女人,煙花和燈火。 一種炙熱的將最絢爛的美麗在瞬間釋放,除了回憶的灰,不留一點痕跡。 一種溫柔的將最平淡的光芒分分秒秒的散開,心裏是永遠的溫暖和不滅的希望。 你想做那一種? 一.煙花 十八歲的時候,我想做煙花。 你看煙花多美麗-----瞬間,升騰,天空,火樹煙花,絢爛極至。 隻求曾經擁有,不求天長地久。 女人的生命如果可以象煙花般絢爛,那樣的愛情隻有刻骨絕沒有遺忘。 生命可以短暫,但不能不美麗。 “一起去看煙花,好不好? 坐在你的腳踏車後頭,抓住你的衣角,讓青春吹動我的長發,看歲月的故事在風裏頭象灰塵一樣飄舞。。。 看-------煙花在一瞬間無限延展無限明媚,然後,黯然淡去---- 就好象是我的生命。” 十八歲的愛情,是坐在腳踏車後頭的夢噫,美麗但不深沉。 十八歲的美麗,是煙花升騰一瞬的光芒,清淺卻不持久。 杜十娘的生命, 應該是從煙花中來又歸煙花中去。 最後的絕望化作縱水一躍,飛濺的水花與煙花又有何異? 隻是,李甲不值得愛和恨,更不值得以命相忘。 可是心裏頭的悲涼,如果不縱身一跳,又於誰說去? 就是這樣: 煙花,可以釋放生命所有的光和熱,卻點亮不了天空的黑暗。 天際閃亮過煙花對生命最後最美麗的依戀,然後不可挽回的泯滅。 有一種女人,為了愛情,可以在天空劃過最豔蕩的煙灰。為的卻隻是讓他永遠記住。可是,蕭郎也許隻是俗人,未必肯一起寫這一傳奇。蕭紅灑淚生死場之後,也隻能淚灑人生。《胭脂扣》中的如花想找回的也隻是一點薄辛,十三少已垂垂老矣。。。 煙花的美麗,多少有點悲涼。 二.燈火 煙花,刹那間的明媚是以命相許;燈火,一世的堅持也許更為不易。 天長地久,分分秒秒,燈火在風雨中堅持那一點光和熱----一世的堅持真不是太容易。要多少的忍耐,理解,和寬容? 二十四歲結婚的時候,我就開始想做一盞燈。平常卻又恒久。 我要做萬家燈火中的那一盞燈,照亮他心裏頭的路。 我要在他的心裏永遠搖曳的亮著。他悲傷,我給安慰;他快樂,我就明媚;他 寒冷;我給他溫暖。。。 奉獻比索取更不容易,可奉獻比索取更快樂。 平凡其實比偉大更不容易,尤其是偉大的人有一顆平常的心。 女人,也是一樣的。 女人,從開始做母親的時候變得偉大。 十七八歲,女人穿著超短裙招搖過市,耳孔上打三個洞,把星星月亮和太陽都別在耳朵上。。。這就叫時尚。。 頹廢,冷酷和仇恨也可以叫做時尚。 等結婚生子過日子之後,才開始明白平常和從容。 從不理解母親的犧牲,到自己也開始學著犧牲。從愛使小性子到寬容理解;從飯來張口到洗手做羹。。。 女人,就是這樣開始燈火人生。 燈火人生,其實也很美麗,如果你懂。 一盞油燈,納鞋繡花。撚針將燈芯一撥,閃出並蒂兩多燈花。女人臉上一紅,並蒂燈花---鴛鴦比翼。。 平常人家,一盞燈火,齊家合歡,一起用餐,言笑嫣嫣。。。 眾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說的是女人, 說的就是燈火美麗,燈火溫柔,燈火欣喜,燈火人情。。。 或許,愛是煙花,情是燈火? 如果把煙花和燈火都經曆的女人,應該是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