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女人(三)關於美麗

(2004-06-07 09:31:38) 下一個
女人(三) 關於美麗 拙心 女人對美的追求從來都沒有停止過。 從三寸金蓮,削足刺鼻,到今天的整容術。隻要有女人,對美麗的加工就永遠不會停止。 到底什麽是美麗?從豐腴到骨感,從臉蛋到身材,從眉眼到腳指甲,女人的每一個毛孔都張著對美麗貪婪的呼吸。。。 在我看來,美麗是不可說,不能說的。 美麗也許隻是一個眼神,一個手勢,一聲淺笑低嚀。。。。 就好象愛情,可以有很多形式,卻無法用一句話來解釋。 美麗,沒有定義。 一直以來,我對美麗的理解很淺薄。 十六歲的時候,隔班有十幾個女生集體到鐵道學院開雙眼皮, 慰為壯觀,那時以為拉了雙眼皮就會漂亮。猩猩的眼睛很大,從人的角度來看,真的很不美麗。 雙眼皮是最簡單的整容,現在抽脂肪,拉皮,削下巴,隆鼻,拉骨增高。。。什麽血淋淋的手段都敢用,隻為了無限風情的兩個字:美麗。 準確來講是:外在的美麗。 麵對外在的美麗,我很困惑。 青菜羅孛各有所愛。我說林青霞美,先生偏說她象男人婆。 情人眼裏出西施。西施隻有一個,總不 能為了美麗成為大眾情人吧? 自然就是美。鄭明明喊這口號幾十年了,我看她就一點不自然,眉毛描得都看不成線,高光拍的照片就象剝了殼的蛋。要說不自然她頭一個,更別說什麽美麗。 就算是美女也有對自己五官身材不滿的時候,你想一想,再美麗的眉眼如果幾十年沒有變化,看了也心煩呀。 長的高有高的煩惱,長的矮的有矮的難過,不高不矮的恨自己既不能小巧玲瓏又不能亭亭玉立。 嗨,人生就是難以兩全。 如果人的臉真的可以修修改改,那麽最好今天是林青霞,明天是溫碧霞;後天變做吳倩蓮。。。多爽呀,可惜血頭肉之軀輕易改不得,戴個人皮麵具又不可能。 或者可以研究美麗基因,然後再重組到自己或者子孫後代身上,但又害怕基因突變,美麗不成反到醜陋加身。 但凡對美麗的追求都是有代價的。 不說小腳隆胸之類傷脛動骨的事情,就說高跟鞋吧。我個子矮,高跟鞋是我的第二雙腳,等到爬黃山的時候,我居然發現我沒有不是高跟鞋的鞋子,就連拖鞋都是高跟。我穿著高跟鞋跑起來比兔子還快,還不扭腳,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麽練出來的。代價就是我看自己的腳,怎麽看都呈三十度的角。據說多穿高跟鞋對盆骨之類也有傷害,我也就不管了,誰叫個矮的我想竄高?看到新聞,據說可以拉骨增高,把我興奮的睡不著,終於可以美夢成高了。和丈夫商量,要不要動手術拉高。沒想隻比我高一頭的丈夫威脅我,你敢比我高?你倒是敢試? 歎!這一輩子是高不成,也美不就了。 美麗是一種欲望,而隻要是欲望,就永遠沒有盡頭。 最近我看了一冊關於上海的畫報,是幾位瑞士攝影師拍下對上海的印象。 選擇的角度和平常的審美很不一樣。不選外灘的燈火流離,選的是外地民工對著鏡頭傻笑,後頭外灘的背景反到虛化開去。 看著民工灰髒的臉,一直對美麗想不通的我卻忽然想通了什麽是真正的美麗。。。 一切嬌柔造作都是醜陋,一切虛假繁榮都是醜陋,一切不真實都是醜陋。。。 同畫冊中還有上海新娘的照片,她的臉柔和卻沒有內容,歡喜卻有點麻木。。 還有貼著青島啤酒廣告的小酒店,兩位著華服的女人舉杯暢飲。從她們脂粉背後,我讀出什麽叫空虛什麽叫今朝有酒今朝醉。。。 我看好萊無的某某明星穿的上億的鑽石鑲嵌的鞋,也沒感到有多美麗,照眼而已。就是鞏利穿上百萬的旗袍,不比《菊豆》中抖染布的劇照美多少,露乳罷了。 如果欲望披上美麗的偽衣,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其實,真正折射美麗光芒的不是明星之流,而是實實在在在生存線上掙紮的人。就好比民工,拾荒者,下崗的工人,農民。。。 他們是弱勢群體,沒有受過高等教育,可是他們表達的是最美麗最原始的生命。因為生存的壓力,他們無法輕飄,他們不會無病呻嚀不會風花雪月,可是他們一樣有感情一樣要快樂的活。。。他們才是真正深刻的寫著美麗的人群,他們的歡喜是真實的,他們的眼淚是真實的,他們的勞作是真實的,他們的歎息是真實的。。。。 真的,我看到他們的臉,有說不出來的觸動。他們的臉是棱角分明的,他們的眼睛濁著求生的痛苦,他們的服裝是怎麽洗都幹淨不了。。。 可他們仍然訴說著生命的美麗,就好象水泥地塊夾縫中生出來的草,搖曳的是生存的熱渴。 一個來自農村的女人到城市看望工地上的丈夫,她一天為三十幾個民工洗去三十床被子。你說這不是真正的美麗又是什麽? 一支歐來雅的口紅夠下崗的一個月的夥食,一瓶CD的香水是一個學期的學費,一 場風花雪月消耗的激情不如去邊遠地區做誌願者。。。 為什麽XX廠商願意花二十萬打造XX魔女,卻不願意資助助學金幫助窮困學生完成學業?為什麽? 到底什麽是真正的美麗,我不是道學者,可我覺得人都應該有社會良心。 包括對真正美麗的導向。 對女人審美的態度是社會良心的折射,我希望擯棄病態的,虛假的,奢華的。。。 女人的成長過程應該是對美麗完善的過程,也就是完成內外形神具美的過程。 在十五六歲的時候,生命給你處子的肌膚,如水純清的眼眸,烏發如絲。。。。 接下來幾十年的任務就是在眼眸中一點點的加入美的因素,比如理解,和善,寬容,智慧等,而不是邪惡,貪婪,怨恨。。。 你的肌膚在十八歲以後就不可避免的老去,尤其是二十五歲以後。不要以為昂貴的化妝品可以推延衰老。記住,所有的化妝品隻是給你暫時的明豔動人。 你的秀發終有一天會成銀絲。。。 真正可以打動人心的美麗還是女人內在的品質。 在機場候機的時候,一輛輪椅緩緩過來,坐著一位七八十歲的老人。 我看了她一眼,她也對我笑了笑,示意我就做在她的旁邊。 她告訴我明天的天氣很好,不要看今天玻璃窗外頭是浠溧的雨。 她畫了很濃的妝,可是我仍然覺得她很美麗,因為女人在歲月中看年華一點點老去,皺紋一點點爬上,麵對這種殘酷需要多少的勇氣才能過克服? 可她還有化妝的心情,還喜歡笑,還能想我坐她旁邊告訴我明天天氣會很好。。。 如果曆經歲月的磨礫,你還能留下坦然和自在,這本身就是一種美麗。 她的笑臉很柔和就好象鵝黃的燈光,滿頭的白發閃著銀色的光澤,就好象冬日陽光下的雪枝,蒼茫著最美麗最溫柔的故事。 這絕對不是二十歲的女人能描寫的風情。 如果我要老去,我一定要這樣從容自在的老去。 美麗是真實是從容自在,來自對生命的理解,甚至是對災難的承受。。。 其實,一個女人再長的象天仙一樣,你還得過平常的日子。你看七仙女想的多明白?就是林青霞鍾楚紅那樣的大美人,一樣腳踏實地的過日子生孩子,忙的還是平常女人忙的事。 我看到王祖賢發胖的照片,曾經風華絕代,如今一如平常發福婦人。 美麗象水一樣流走,如果在你心底沒有沉澱。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