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拙心: 女人的分水嶺

(2004-04-08 12:57:12) 下一個
女人的分水嶺 拙心 (看了太多女人三十的文章,忍不住手癢,也想寫寫女人的分水嶺。) 粗略的來講,16歲,25歲,30歲左右的女人變化很大。我所說的年齡是相對的略數,這階段的年齡應該是女人生命的分水嶺。 十六歲應該稱為少女。豆蔻年華,少女情懷總是詩。十六歲就好象蕩秋千的年齡,心氣有多高蕩得就有多遠。 二十五歲是喜歡稱自己還是女孩的階段。雖然閱曆過一些男人,有一點心機,經曆過一些風花雪月,洞悉一些人情世故,卻還喜歡假裝單純稱自己為“女孩”。常周旋於男人之間難以取舍他們的長處,恨不得把各個男人的優點集中在一個男人身上。二十五歲就好象開著私家車到處閑逛的年齡,彷徨著想靠站卻又心有不甘。 等到年近三十,那時實在該稱女人的時候了。30歲的人往往是曾經滄海難為水,即便有弱水三千也隻取一瓢飲,對男人的態度是寧缺不濫。這時候的女人就好象地鐵車站,每一站都分明的寫著,容不得誤點。 問我到底喜歡什麽年齡段?我都喜歡。每個年齡段都很美。 我記得我16歲的時候,每天黃昏到傳達室拿好信就坐在校園紫藤架下讀筆友的信,在秋千上蕩呀蕩,看著紫藤花瓣飄呀飄。那時我最喜歡看的不是瑤瑤的小說,是程乃珊的小說,可惜看過《銀行家》之後再也沒有她的任何聲息。關於王安憶,以前很喜歡。那時還常聽王丹燕在電台主持的節目,尤其在上海七月初下雨的時候,學校剛放假,聽她的節目很能煽動情緒,可惜不過癮。她寫了《上海最後的金枝玉葉》, 我不喜歡。關於張愛玲,我讀上海第一師範的時候,每天要穿過禺穀村到愚園路上學。據說禺穀村是她當年住過的公寓,就是她當年用絲襪調著籃子買臭豆腐的住過的地方。誰知道呢?上海有太多的傳奇。 我的十六歲就是在讀大量的小說中度過的。 同樣麵對愛情和家庭,女人在不同年齡的反應是會不一樣的。 十六歲的時候幻想白馬王子,愛情的對象可以不富有可以不負責任,但是不可以不高高大大,帥氣逼人的。 看看瓊瑤的書中的男主人公,那一個不是理想化的人物?關於學業,心裏沒有太清楚的打算。對家庭,隻有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依賴,對父母親人想得很少,想得最多的還是自己不著邊際的夢想。十六歲翹著叛逆的小尾巴,總看不慣自己的父母,想著自己將來絕對不和父母一樣過很平庸的生活。還有十六歲大都心裏有一個偶像,我記得我十六歲的時候班上一直打架,張國榮歌迷和譚詠麟歌迷一直在爭到底是誰的歌好。那幫剛唱“淒雨冷風中,多少繁華如夢。。。”,這幫又接著:“。。。”為了萬體館的演唱票,十六歲的熱血在十二月嚴冬的寒風裏瑟瑟發抖。 可惜張國榮已羽化,譚先生也不可能永遠二十五歲。 容在24歲的時候決定結婚,告訴一直很照顧她的平。他捏著她帶著訂婚戒指的無名指說:“這裏是離心最近的地方。真的決定了。” “嗯”她幸福的回答。 “我也會是好丈夫的” 容當時真的很感慨很謝謝他,男友不在身邊他陪她走過3年,一直很照顧她尊重她一直沒有讓任何事情發生的男人。所以他們都能很坦然的麵對到最後的結局,沒有恨沒有淚隻有淺淺的一聲歎息。容告訴他:想好了,3年前就說好了就想好了她要嫁的人一定是他。他說,那我祝你幸福。 聽了這個故事我很理解容。她知道喜歡感動和愛的區別,知道好人和愛人的區別。這就是二十歲女人和十六歲女孩的區別,十六歲的時候還不會選擇,25的女人就已經很成熟,她們知道她們需要的生活是什麽。有一些夢但更多的是現實還有責任。對於家庭,二十五歲的女人開始有一些意識,會給父母生日和過節的時候買上禮物送給父母,隻是禮物大多是華而不實。 在我看來三十是女人最美麗的年齡。經曆了十六的不著邊際的幻想,二十五的浪擲年華,三十歲的女人沉澱下來。所有的浮躁已散,留下的是對生活自在從容的理解和享受。 二十五歲的時候,愛情似乎可以稱兩計算。男人一定要比女人的分量重上兩到三成,看看征婚啟示上往往是:女人若是中專要求男人是大專以上學曆,女人的身高如果是一米六就要求男人的身高一米七,女人無婚房則要求男人有房。。。雖說這些無可厚非,但總覺得看了有些難受。三十歲的女人明白情義無價。 三十歲的女人大都愛過,恨過,對愛情的理解比初解風情是要深刻得多。男人一擲千金的銀彈攻勢對三十的女人是不起作用的,對二十的女人卻是充滿誘惑的。三十的女人沒有嫁入豪門的夢想,想的更多的是實在自在的快樂的活著享受著。她們懂得什麽樣的男人是什麽樣的材質,男人可以分為金木水火土的質地,但不是說金質的男人就一定比木質的男人好,重要的是什麽樣的質地對自己最合適。三十的女人大多已為人妻人母,在婚姻中磨礪得不浮不躁,再加上一分無私母愛的滋潤,三十歲的女人終於走向圓熟甜美。 麵對家庭,三十的女人明白家是自己真正的根據地。工作上有多少的累和委屈沒有關係,為了家和孩子可以忍受一切。在單位我發現很奇怪的一個規律,剛畢業分配過來的大學生總是心比天高,口氣很大。總嫌工資太低,工作太累,動不動就背地嘀咕要跳槽。有幾位從外單位掉來三十出頭的同事,倒是沒有一句怨言,很注意同事關係,很珍惜工作的機會。我想這可能也是二十和三十的差別。 實實在在的做事實實在在的做人,這才是做重要的。 養兒方知報娘恩。不知道為什麽,女人到三十歲會和娘家特別親,會和自己的父母特別好。也許自己做母親了,知道父母把自己一手帶大不容易。這時候的女人會和母親無話不談,親密無間。對父母的孝敬不是用買禮物來表達,往往是很注意細節。比如天冷了,會擔心老人家感冒;會燒些好菜做著公交車給母親送去;高興了趴在媽媽肩頭給母親按摩筋骨。。。那樣的體貼和親密不是十六,二十五能想得到的。 我以為女人是可以美麗一輩子的。春有春花,秋有秋月,隻要不做作不嬌情。四十有四十的豁達,五十有五十的寬容,六十有六十的自在。。。 你看看《紅樓夢》中的老祖宗,我一直覺的她是《紅樓夢》是最美麗最幸福的女人。王熙鳳比不過她的利害,史湘雲比不過她的爽朗,薛寶釵比不過她的周到,林黛玉也比不上她的伶俐。。。所以她算是《紅樓》中少有善終的女人之一吧?老祖宗就是這樣修練成老妖精的,才三十的女人怎麽可以自輕自賤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