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原創】共和國高級將領雜談--黃克誠大將

(2004-05-18 19:18:34) 下一個
開國將領中黃克誠是一個個性鮮明的人,他一生多次唱反調,丟了無數次的烏紗帽,既支持過林彪,也反對過林彪;既支持過毛澤東,也反對過毛澤東。因為反教條得罪了劉伯承,因為反躍進得罪了毛澤東,是非功過,直到他病逝的那一天也沒有爭論結束 ,黃克誠不會錦上添花,隻會雪中送炭,他支持林彪的時候,林彪連個連長都指揮不動,全東北除了土匪就是國民黨,黃克誠說 隻要林彪在東北,東北就是我們共產黨的天下。他反對林彪時, 林彪是中共中央副主席。吳法憲對黃克誠說:“黃老,林總希望你認真考慮你的言行。”黃克誠說,我考慮的是以後後代怎麽評價我們。黃克誠支持毛澤東的農村中心論,賀昌找他談話,他說 你賀昌是個好同誌,但是你不明白老毛的戰略思想是非常優秀的 。廬山毛澤東說你和彭德懷是父子關係,黃克誠說我當總長是你點名的,怎麽成了彭德懷的政治參謀長,同誌之間關係好一點意見統一一點就是集團了?說什麽父子關係是對我的侮辱!那時候 全黨都在批判彭德懷。黃克誠不喜歡劉少奇,他說過一些反對劉少奇的話,一九七九年中央給劉少奇平反,黃克誠親自找汪東興核實情況,汪東興胡言亂語,黃克誠激動的哭了:少奇同誌死的冤枉啊,我們就不是領導幹部也還是共產黨員吧?不是共產黨員也是個人吧?怎麽就不能實事求是呢? 死者已矣,當我們回顧這位一生直言不諱的老將軍時,不由得想起中央在紀念黃克誠同誌誕辰一百周年上的評語:“黃克誠同誌勳勞卓著,德高望重。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鬥的一生,光輝的一生。他的曆史功績,將永遠銘記在人民的心中。他的崇高品德,永遠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 誠哉斯言!   一九六六年,山西的造反派揪鬥黃克誠,讓他交待反對林副主席的罪行,“黃瞎子”慢吞吞的說:“我支持林副主席的時候還沒有你們呢。” 一九四五年,黃克誠身為新四軍第三師師長,他看到曾克林給中央的電報後才知道中央的一些意圖,他針對當時根據地的實際情況,大膽的以個人名義寫了一封著名的導致後來我黨十萬大軍下關東的電報,電報內容包括這樣幾層含義,:1.蔣介石對和談毫無誠意,我們不能對和談抱有幻想,應當立足於打,在與蔣談判的同時,應集中主力準備決戰。2.我們根據地雖然多,但是沒有聯係成一片的,分散。取得聯成一片的大戰略根據地,有利於進行長期鬥爭。為此在軍事部署上建議應盡量多派部隊去東北,至少應有5萬人,能去10萬人為最好,並派有威望的軍隊領導人去主持工作,迅速創建東北總根據地,支援關內作戰。3.關內以晉、綏、察三地區為第一線戰略根據地,以山東地區為第二戰略根據地,集中主力,消滅敵人。4.為執行上述方針,建議從山東調3至5萬人去東北,華中應調3至6萬人去東北,隻留下一個師在江南活動。河南與華北的部隊應調到山西策應。5.不能寄希望於國際幹預,集中兵力搞決戰。 這封電報日期是一九四五年九月十三日,這是一個非常巧合的日子,因為正是這封電報,讓毛澤東成全了林彪在東北的一世英名 ,而同樣是這個日子,若幹年之後林彪又變成了鬼。黃克誠的電報到了之後,毛澤東問左右,這個黃克誠就是黃老吧?有人說對 ,他就是黃老。毛澤東說,他多大年紀?回答道:四十三歲了。 毛澤東問為什麽叫黃老,回答說,他老提意見,老唱反調,所以 ,就叫他黃老。毛澤東樂了,老唱反調我看很好,黃老,我看是老謀深算。黃老一詞自此在中央叫開了。 9月19日,主持中央工作的劉少奇起草了《關於目前任務和戰略部署》的指示,明確提出了“向北發展,向南防禦”的戰略方針,並有計劃地陸續向東北派遣部隊,不能說黃克誠導致中央派遣部隊去東北,不過提出動用幾乎全部的精銳主力達到十萬人的標準確實是黃克誠第一個提出來的,晚年黃克誠在他的《自述》中也提到這件事的始末。 部隊到達東北期間,黃克誠在四五年十二月十七日連續發了兩封份量很重的電報,體現了他卓爾不群的風格,一個是哭窮,指出部隊的裝備很差,要立刻補充彈藥、槍械。另一個就是著名的大保林彪的電報,也是黑土地上第一個呼籲林彪出山的高級將領給中央的電文。黃克誠指出:林彪現在是孤掌難鳴,給東北局發信從不回應,東北現在沒有根據地,既沒有持久的打算,也沒有救急的辦法,有西路軍的危險!十一月才到的江家屯的黃克誠居然說東北部隊要成為西路軍,膽子實在挺大。而林彪那時候盡管有一定名聲可還不是東北戰局的最高首長,黃克誠沒有因為彭真、高崗等人是老資格就忌憚他們,同樣指出了他們的錯誤所在。那時,東北我黨的戰略要點和口號是三個:第一:獨霸東北;第二 ,拒敵人於國門之外;第三:最後一戰。黃克誠說這是左傾胡鬧主義(這是黃克誠起的新名詞),連續用了七無給毛澤東發電,毛澤東首肯黃老的意見,毛澤東在黃老電報的十一天後發給東北局的《建立鞏固的東北根據地》電文就是根據黃克誠的意見起草的,這個最終確立中共在東北取得決定性勝利的文件包含了黃克誠的一份努力。 十二月二十九日,他又指出,東北現在大城市是國民黨軍,農村是土匪,我黨沒有立足之地,要先肅清土匪再說。這樣,東北部分地區的肅匪工作開始在黃克誠的“催促”下轟轟烈烈的鋪開了 。一九四六年,林彪擔任東北民主聯軍司令員,擔子很重,官也很大,就是沒有兵馬帶,林彪自己說:“比指揮聯合國還難。”各路人馬、各色係統,林彪不是政治局委員,也不是拿著尚方寶劍的欽差大臣,手下最少的時候隻有一個連和一個警衛排。這時候,黃克誠來了。 錦西城東八裏的紅螺山,黃克誠和林彪見麵了,黃克誠這時可比林彪牛氣,他的主力三師三萬五千人,一個整編軍的建製。林彪和黃克誠談了一夜,究竟談了什麽至今外人已經很難知曉全部過程,不過有兩點是清楚的,第一個,黃克誠說:林彪來了就好了有林彪在東北就是我們黨的了,東北就能打勝仗;第二個是黃克誠表示三師交給林彪帶,作為基幹部隊用。 後來宋維拭說:是黃克誠的第三師造就了東野。這句話並不誇張 ,由黃克誠的第三師練就了東北野戰軍如下幾大主力: 三師的第八旅、第十旅、獨立旅混編為民主聯軍二縱,吳法憲、 劉震帶隊。 三師的第七旅和東北第七師混編成第六縱隊,司令員陳光、政委 楊國夫。 三師的三個特務團加地方武裝混編成第七縱隊,司令員鄧華、政委陶鑄。 其中六縱、七縱就是後來縱橫天下的整編四十三軍、四十四軍的前身。而陳光、劉震、鄧華三位東野數一數二的虎將也由此名揚天下。 黃克誠說:“‘策疲乏之兵,當新羈之馬’是不可取的,當前最重要的是建立後方,站穩腳跟,逐漸發展壯大自己,以期將來同國民黨軍隊進行決戰。”林彪說:“我完全同意克誠同誌的意見 。”那時候林彪和黃克誠的看法是天然的統一,所以,一些老將軍們回憶起來東北的往事都要說上一句:“那時的將,那時的帥 ,了不起啊。” 毛澤東一生很少打龍王比寶的戰役,四平街算是一個。這次,黃克誠又站到了林彪的這一邊,黃克誠說:“誰對我就支持誰。天王老子也不在眼裏。”從4月6日到5月19日,毛澤東先後給林彪發去十多份電報,中心內容是堅守四平、死守四平。電文中充斥著諸如“望死守四平,寸土必爭”等內容。5月1日,毛澤東在電報中又強調說:“必須在四平、本溪兩處堅持奮戰,消耗敵兵力,挫其銳氣,以求得於我有利之和平。”最為明顯的毛澤東和林彪的交鋒是,林彪四月十一日就去電報反對死守四平,毛澤東針對林彪提出的“束縛軍隊行動”要點在二十七日複電說:建議增加一部分守軍化四平為馬德裏。林彪真的是沒轍了。 黃克誠這時呢?他是中共中央西滿分局書記兼西滿軍分區司令員 ,四平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再說這是中央主席和東北戰區一把手之間的交手,和你一個西滿分局有什麽關係?瓦罐要離大鍋遠一點的道理黃克誠不懂。林彪四月十一日給中央發報不同意毛澤東,次日黃克誠就給林彪發電,林彪沒有任何答複,黃克誠不罷休五月十二日直接給毛澤東發電。當天,黃老氣勢洶洶的幾點意見也到了毛澤東的手裏,黃克誠的電報內容如下: (一)由關內進入東北之部隊,經幾次大戰鬥,戰鬥部隊人員消耗已達一多半,連、排、班幹部消耗則達一半以上。目前雖尚能補充一部新兵,但戰鬥力已削弱。   (二)頑93軍到達,如搬上大量炮兵及部分坦克用上來,四平堅持有極大困難。四平不守,長春亦難確保。   (三)如停戰短期內可以實現,則消耗主力保持四平、長春並絕對必要。如長期打下去,則四平、長春固會喪失,主力亦將消耗到精疲力竭,不能繼續戰鬥。故如停戰不能在現狀下取得,讓出長春可以達到停戰時,我意即可讓出長春,以求得一時期的停戰也是好的。以求爭取時間,休整主力,肅清土匪,鞏固北滿根據地,來應付將來決戰。   (四)東北已不可能停戰,應在全國打起來,以牽製國民黨向東北調動,東北則需逐步消滅國民黨兵力,來達到控製全東北的目的。   (五)我對整個情況不了解。但目前關內不打,關外單獨堅持消耗的局勢感覺絕對不利,故提上述意見,請考慮。 毛澤東沒有立刻回複他,據說毛澤東看了黃克誠的電報以後就說了一句話:又是這個黃老。5月14日給林彪和彭真的電報中指出:“請你們考慮軍事全局再打下去是否有利,應否考慮有條件地讓出長春,換得其他地區的合法,並取得時間整補軍隊,以便將來之用。”5月19日,毛澤東以軍委名義給林彪的電報中指出:“如果你覺得繼續死守四平已不可能時,便應主動地放棄四平,以一部在正麵遲滯敵人,主力撤至兩翼休整,準備由陣地戰轉變為運動戰。”勝利有時並不總在領袖的一邊,這個黃老的電報可是還沒有結束呢,五月二十四日,黃克誠又給中央發了一個電報,他覺得毛澤東五月十九日的不太完整,電報的結尾,黃克誠說:“我這個人往往是報憂不報喜,看的都是壞的一麵,也許有片麵的地方,但是都是事實。”黃克誠頂牛和管閑事的作風這時聞名全軍上下,一九五九年廬山的那場風波注定要有黃克誠的參與可能從這時就開始了。 廬山會議期間,毛澤東和黃克誠再度談及四平的戰事,毛澤東說 :“打四平難道錯了?”黃克誠說:“敵人集中大兵力尋求主力決戰我們再堅守就是錯誤的。”毛澤東說:“打四平是我決定的 。”黃克誠這才明白林彪何以不給他回電,其他同誌何以勸他不要管閑事的真實情況了,可是,黃老脾氣又來了,他說:“是你決定的也是錯誤的。”毛澤東一時無語,最後說還是讓子孫後代和曆史作出評判吧。 廬山會議期間,柯慶施代表毛澤東和黃克誠談話,讓黃克誠站隊 ,黃克誠說:“我可沒有石頭啊。”什麽石頭,落井下石的石頭 。黃克誠和彭德懷的關係一直不錯,張錫龍死了以後,彭德懷對黃克誠說,你個黃瞎子不要再往前線跑,那麽大的一對眼鏡,敵人一看就知道你是目標。曆史上,彭德懷也保過黃克誠,然而, 黃克誠不是因為感恩戴德才千裏迢迢跑到廬山來報恩的,誠如他對毛澤東說的那樣:“主義是主義,戰友是戰友,主義和戰友混為一談就是庸俗化。” 黃克誠等於一上廬山就一頭紮進了彭德懷那個集團中去了,可是 他沒有後悔,文革中造反派罵他是軍事俱樂部政治參謀長,這可是毛澤東說的話,黃克誠平素文質彬彬的,這次居然說:“你懂 個屁!”而在這次批鬥中,那麽大年紀的黃克誠,高度近視的黃老和三個造反派動了手,傳到黃永勝耳朵裏,黃說:“以後不要武鬥了,搞殘廢了就沒有利用價值了。” 黃克誠原來不怎麽對劉少奇感冒,他看不慣劉重用饒漱石,他說 饒漱石是新四軍一霸,另外,他建議肅清蘇北再西調的事情也沒有得到劉少奇、饒漱石的重視。一九四五年於9月3日他和譚震林聯名發電報給華中局和新四軍軍部並報中央,建議將新四軍第二、三師主力調回津浦路東,奪取鐵路一段,牽製國民黨軍;而以主力一部回師蘇北,肅清偽軍,創造聯成一片的大根據地。這是黃克誠針對當時我軍始終沒有聯成一大片的根據地采取的應對措施。當日華中局書記饒漱石卻回電指示“三師主力不宜調返蘇北”。饒漱石那時候威風的很,他一句話誰也不敢反駁,黃克誠很生氣,就給劉少奇直接發電,九月五日,劉少奇複電稱:“頑軍進占大城市與交通要道,我欲阻止頑軍前進已很困難或不可能,而桂頑進占城市與要道後,暫時亦不會向我根據地深入進攻我軍……在此情況下,請你們考慮黃、譚意見,將三師部隊抽調(或再加二師之一部)向東肅清敵偽據點,造成將來作戰的有利條件,似乎是必要的,否則主力部隊將陷於無事可做的地位。以前黃克誠主張三師部隊首先肅清蘇北敵偽後再西調的意見似乎也是對的。”這次黃克誠對劉少奇有了一個比較直觀的認識了。 文革後,黃克誠親自帶著人馬調查劉少奇的專案,為劉少奇的冤假錯案的平反做了很大的貢獻,為此他不惜得罪了還是中央副主席的汪東興和身為中央主席的華國鋒。 原來三十八軍軍長梁興初中將文革期間被定為林彪集團分子,日子不好過,找了黃克誠幾次,秘書都給擋駕了,後來梁興初知道黃克誠住院了,跑去見黃克誠,一見麵就哭了,把自己的窩囊事說了一遍,黃克誠說我出院就給你伸冤。中紀委開會,黃克誠說,梁興初同誌的事應該議一議了。有人說他是反黨小集團的。黃克誠說你知道不知道梁興初身上被打了九個洞,為革命幾乎丟了命,這樣的人會是反革命?王鶴壽說,黃老,他就是九十個洞 也不能說他不是反革命啊。黃克誠說那麽我們就用事實說話。史進前帶人把梁的專案拿過來了,黃克誠親自調查,最後平反了。 原來審查梁興初的專案就一句話:梁興初是林彪在東北時期的舊部。一共就這麽幾個字幾乎要了梁興初的老命。那時候大案子有的是,如果沒有黃克誠出來為梁興初講話,一拖可能就是幾年,再拖,梁大牙可能見了馬克思也不知道自己的棺材是怎麽蓋上的 。黃克誠自己說自己是不會錦上添花的。可是,危難之處顯身手 的黃老卻一直讓大家記著他愛唱反調的耿介的一生。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yuentin 回複 悄悄話 耿介之人在中國,日子是不好過的...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