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〇伍〇、殺手

入秋的夜晚,寒冷的風像一個肆無忌憚的流氓,呼嘯著鑽進行人的衣領。人們形色匆匆,裹緊了身體,迎風急速奔走。

一家不大不小的酒吧此時正燈紅酒綠,裏麵的一間包廂裏不時傳出來幾聲女人的嬉笑聲,顯得放蕩不堪。

“峰哥,那小子真他娘的霸道的很,你瞧瞧,我這幾兄弟哪一個沒叫他弄成重傷?這回你一定要幫兄弟一把,不然我咽不下這口鳥氣!”說話的正是麗人歌舞廳的胖子,他一邊說,一邊把桌子拍得砰砰響。

“田胖子,虧你還有臉說,你在這裏混了不是一年兩年了,什麽人好惹不好惹,你會瞧不出?我看,那小子來頭不小,要是我貿然行事,也不會討個好處。”此人名叫單峰,是X縣最大的地霸,手下打手不下兩百,街麵上的人都叫他“峰哥”,平日裏對人對事心狠手辣,連縣公安局都怕他三分。

田胖子嘿嘿幹笑了幾聲,奉承似的遞上去一根香煙,“峰哥,兄弟栽了跟頭不算什麽,大不了以後不出門就是了,可是您不同,這整個縣城可都是您的地盤,有人在這裏打了咱兄弟,您不能不管管吧?”說著朝一個豔麗的女人使了使眼色。

女人會意,媚笑著做到單峰腿上,“是啊峰哥,有人在你老人家地盤上耍橫動狠,你要是不出麵擺平一下,外麵的人定會對你小看的,往日那些不服你的人可就有了借口嚼嘴皮子了。”

單峰臉上蒙上一層笑意,“真不愧是我的小心肝兒啊,每句話都能說到我的心窩裏。”身手**了女人上衣裏,在裏麵不停地摸索。

女人開放地緊跟著嗲嗲大口嬌喘,“峰哥,你真壞啊!”

“好吧,田胖子,咱們醜話先說在前頭,要是我兄弟也跟著栽了跟頭,你不但要拿出十倍的醫藥費來,而且以後這裏你也不用再呆了。”

田胖子聽了頭點的像雞叨米,“這是自然。不過我相信隻要峰哥你肯派人,我一定剁了那小子!”

單峰麵部肌肉微微上翹,牙縫裏擠出來幾個字:“這件事你給老子辦的利索點,我要他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這句話落在在座的人耳中,都不禁打了個冷顫。

縣人民醫院病房裏。

謝文方從一個小型的點煲鍋裏用勺子盛了一晚湯,嘴巴嚐了嚐,笑道:“正好,不冷不熱。”說著走到阿珍麵前,作勢要喂她。

阿珍輕輕咬咬嘴唇,臉上泛出一抹紅暈,“謝大哥,我自己來吧!你不用這麽麻煩的。”

謝文方嗬嗬笑道:“沒關係,來吧。”

阿珍沒有拒絕,張口喝了一勺湯,“嗯,真香!”

謝文方見她嘴角殘留一些湯汁,忙用手替她揩了,溫語道:“那就多喝一點,明天我還給你燉。”

“啊,這湯是你親手燉的呀?”阿珍驚奇地睜大了烏溜溜的眼睛,不知道是開心,還是感動。

謝文方微笑著點點頭,“阿珍,我隻要你好好靜養身子,別的你就甭管了。”

阿珍眼睛裏流露出一種女人特有的深情,“我好開心!謝大哥,有你陪我,我真的好開心!可是——”

謝文方一愕,問道:“怎麽啦阿珍?有話就對我說。”

“可是等我的傷勢一好,你就會走的,我知道我這樣的女人不會討你喜歡的。你這麽細心照顧我隻是因為我救了你,對不對?”阿珍深埋著的頭突然抬起來直直地望著謝文方,眼中蘊滿了淚珠。

“怎麽會呢?我一直把你當——當朋友。好啦,別瞎想了,快把湯喝了吧!”謝文方心裏也很矛盾,他沒想到自己第一次接觸的女人居然是一個出賣肉體的**,更沒想到此刻會像對待至親至愛的人一樣來對待她。這種複雜的感情對他來說,其實很沉重。他是全市最年輕有為的偵緝隊長,叔父是S市公安局局長,父親是某軍區王牌師的師長,他母親更是山西省副省長的女兒,若是叫他們知道了自己正在和一個**交往,那種後果之可怕,他是不敢去想的。

“謝大哥,你怎麽啦?”阿珍見他呆呆地愣在當地不說話,急忙問道。

“哦,沒什麽,阿珍,我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你自己先呆著,晚些時候我會來看你的。”謝文方神色有點慌亂,顯得心神不寧。

“那好,你去吧,我一個人不會有事的。”阿珍覺察到了他的異樣,心裏彌漫上幾絲不安,嘴上卻又不敢說出來。

謝文方“嗯”了一聲,轉身離開了病房。

來到醫院外麵,冷風嗖的吹來,吹亂了他的頭發。此刻的馬路上行人稀少,不遠處卻有十幾人匆匆朝這方走來。秋風掀起了一人的衣角,一絲刺眼的光芒霎時射進了謝文方的眼中。

謝文方立時感到殺氣正將自己漸漸包圍起來,扭頭一看後麵,同樣是十幾人並排挨向自己。他下意識摸往腰間,不料摸了個空,“看來手槍丟在賓館裏了。”謝文方自語著用犀利的眼光再次掃了掃兩旁的殺手。

一個聲音突然獰笑了起來,“臭小子,我看你今天命有多大!兄弟們,砍死他!”田胖子話語一出,兩邊的二十多人頓時亮出了明晃晃的砍刀,一窩蜂朝謝文方湧去。

謝文方懼意全無,攥緊拳頭立在當地,仿佛是一尊戰神在等待久違的挑戰。

“啊呀!”當先的一人舞起砍刀徑直砍向謝文方麵門,卻被謝文方一腳踹在了臉上。眼看餘人都已逼近自己,他驀地蹲下身去,右腿疾風掃落葉一般眨眼間掃倒了五六人,不等他們起身,雙腳分起,“砰砰砰”幾聲悶響過後,衝在最前頭的幾人每人頭上挨了一腳,捂著腦袋在地上大聲慘呼。

剩餘眾殺手一時間被他氣勢所奪,手持砍刀卻不敢貿然攻擊。田胖子一看形勢不太妙,大聲罵道:“媽的,都給我上!他兩拳難敵四手,給我上呀!往死裏砍!”

眾殺手被田胖子一番鼓動,又紛紛操刀衝了上去,把謝文方圍得嚴嚴實實。

謝文方鼻子冷哼了一聲,猛地一聲大吼,拳頭如鐵錘一樣橫掃了過去,兩人當即倒地。他從縫隙中鑽了出去,迅速奔向一株道旁的小樹,借奔跑之力,一下子蹬斷了樹身,此時身後正有一人準備偷襲,謝文方頭也不回,把樹幹向後捅了出去,恰好插在那人嘴裏,來不及慘叫就倒在血泊中了。他雙手將樹幹揮舞起來,衝了進了人群中,所謂一寸長一寸強,頓時擋者披靡,鮮血染紅了馬路。

一番惡戰之後,那二十幾人已無戰鬥之力,各自趴在地上淒慘呻吟著。謝文方用噬人的眼光瞥向田胖子,嘴角流出的鮮血上掛上一絲笑意。

田胖子被他瞥了一眼,不由得渾身直打哆嗦,急忙用兩手抓住身邊一個戴墨鏡的人,說道:“虎子,你替我攔住他,別叫他過來!”

虎子嘴角上同樣閃現出一絲笑意,卻沒有回答田胖子的話,眼看謝文方已到了麵前五米處,突然尖叫一聲,兩腿一彎竄上了半空,右腳猛地蹬向謝文方額頭。

謝文方沒料到這人彈跳力如此驚人,一愣神的瞬間,虎子的腳就到了眼前。所幸他反應敏捷,急忙將手中的樹幹格在眼前,隻聽“哢嚓”一聲響,虎子的右腳折斷了樹幹,緊接著速度絲毫不減,在謝文方胸前留下了一個大大的腳印。

謝文方悶哼一聲往後飛出了一米多遠,剛才那一腳足足叫他五髒六腑都分裂開來,可是他畢竟在軍隊呆了三年,身體早已練得如鐵似鋼,但即便如此,胸口的疼痛還是一下接一下的衝擊著他清醒的頭腦。

謝文方緩緩支起身子,看著眼前這個並不算高大的殺手,“好力道!再來!”說著揮拳迎了上去。

虎子也沒料到他竟然受了自己一腳還能起身,朝謝文方投以讚許的目光,但手上卻更加狠辣,每一拳都足以擊斃一頭惡犬。

兩人施展平生所學,不敢有一絲怠慢,但是從開始兩人使得都是相同的拳術,都源自軍隊中實戰用的搏擊格鬥。過了片刻,謝文方漸漸承受不住了,步子不停地往後退,眼看正是下殺手的大好時機,虎子突然向後退出幾步,問道:“你參加過軍隊?”

謝文方不料他冒出這麽一句,但是對此人的功夫卻是極為敬佩,便如實說道:“不錯,那麽你以前也是一個兵了。”

虎子點點頭,“今日就到此結束,改天等你傷勢好了,我還會來找你的!”說完扭過頭向遠處走去。

田胖子明明看到謝文方落了下風,不想虎子竟然當眾放他一馬,心裏大怒,罵道:“虎子,你吃了雄心豹子膽了是不是?峰哥交代的事情你也敢不去照做?”虎子猛然伸出手,將田胖子一下提了起來,“我的事你少管!峰哥交代的事我自當遵命,不過不是今晚!”說完哼了一聲,把田胖子甩到了一邊,徑直遠去了。

田胖子有氣沒處撒,連聲大罵,帶領那些受傷的人灰溜溜也消失在黑暗中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