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〇肆玖、子彈情緣

晚上十點鍾,麗人歌舞廳。

謝文方已經足足喝了一瓶白酒,眼睛開始發直,腦袋不聽使喚地左右擺動著,“服務員,再拿一瓶來!”

這時,五六個人走進了歌舞廳,遠遠就看到正在買醉的謝文方。一人指著他說道:“大哥,他不就是昨晚和你搶女人的渾小子嗎?”一個胖子點點頭,點燃一支煙,啐道:“媽的,老子長這麽大還是頭一遭被這個乳臭未幹的小子給唬住了。看來今個兒就他一人,不好好拾掇他一回,以後怎麽在這興縣混下去?”

“大哥,你說咋辦吧?是砍了他手腳,還是挖掉眼珠子?”

胖子吐一口眼圈,“最好把他弄殘,老三,動手!”

老三帶人走到謝文方桌子前麵,見他倒酒手都打顫,身手奪過酒杯子,笑道:“小子,大爺給你倒一杯吧!”說完將一瓶酒猛地潑在了謝文方臉上。

酒精入眼,謝文方頓時感到一陣刺心的疼痛,猛然清醒了不少,抬頭看見四個人正站在自己跟前不懷好意地斜嘴笑著,心裏窩著的火一下子被點燃了起來,隨手抄來一把椅子朝對麵狠狠砸了過去。

老三一時疏忽,額頭被砸個正著,鮮血吐吐地直往外冒,發出一聲歇斯底裏的慘叫,“媽的,給我弄死這個狗日的!”其餘三人從腰間掏出匕首,分別刺向謝文方三處要害。

謝文方麵臨生死之戰,酒意霎時化作無窮的力氣,一抬腳踢翻了桌子,一人不及躲閃,給重重撞翻地上。緊接著一把匕首堪堪已刺到麵前,謝文方身形一斜,右手急速拿住那人手腕,發力之下,“哢嚓”一聲,那人手腕被當場折斷,慘叫著倒退了出去。

剩下最後一人眼看著謝文方發紅的雙眼,無端氣短,轉身想要逃跑,不料謝文方身手敏捷早已搶在他前頭,一拳甩出,擊落三顆門牙。

坐在不遠處的胖子,本等著瞧謝文方如何受刑,誰知道一轉眼的工夫,他的四個手下盡皆敗下陣來,再看看周圍的人都是一臉的鄙夷,感覺麵子上很過不去,好歹他也是這一地帶出了名的地頭蛇。要是就這麽逃跑了,事情傳揚出去,道上的人聽說他們兄弟五人叫一個醉鬼給打跑了,他的臉麵可是沒地兒擱了。

“娘的,你這是找死!”胖子怒氣衝衝地掏出一把手槍對準了謝文方。

“小心!”突然不知哪裏跑過去一個女人擋在了謝文方跟前,把他推到了一邊。子彈破鏜而出,直直地打進了女人的左肩,她慘呼一聲撲到在地上。

胖子沒想到半路殺出個女人來,眼看誤傷了人,害怕警察來追捕自己,慌忙喊道:“快走,別愣著啦!”五個人一時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謝文方意識過來的時候,急匆匆走過去扶起那女人,等到看清楚她的容貌,一下驚住了,“怎麽是你?”女人幽幽睜開眼睛,望著麵前的英俊挺拔的男人,眼中閃過一絲羞澀和欣喜,“因為你——你曾——對我好過!”這個女人正是昨晚在江浩房間裏的那個**,名叫阿珍。

謝文方心中五味陳雜,想起昨晚跳窗去追江浩的時候,隨手扔給她一件衣服給她遮體,沒想到她卻記在了心裏,而且這麽快就以生命的代價來回報自己。“看來她並不是一般的**,也許是生活所迫。”想到這裏,對眼前這個女人又多了一層複雜的感覺,昨晚謝文方第一次目睹了女人的裸體,內心難免有一絲異樣,此番又蒙她舍身搭救,對她又不禁感激愧疚。

“你忍一忍,我送你去醫院!”謝文方把阿珍橫抱了起來,飛速跑出了麗人歌舞廳,攔截了一輛出租車,徑直朝縣人民醫院馳去。

途中,阿珍不停地呻吟著,雙手緊緊抓住謝文方的衣襟,口中喃喃說道:“我會死嗎?”

謝文方無端一陣心痛,急忙安慰道:“不會的,你隻是肩膀受了傷,等到了醫院,醫生把子彈取出來你就會沒事的。”

阿珍勉勵笑了笑,把頭微微靠在他懷裏,“我感覺好冷,你——你能抱緊我嗎?”

謝文方從未有過和女人的零距離接觸,雖說和她不過是兩麵之緣,但兩次見麵無不叫他記憶終生,他依言把阿珍摟在懷裏,鼻尖嗅到了她的陣陣體香,她的聲音雖然低,可是聽在耳裏,卻叫他一陣心痛。“難道前世注定了的,這樣一個女人從此要和我有著扯不斷的關聯?”他隱約感到,經過這件事情,他和阿珍的關係既不是情人,也不是朋友,更加算不上陌生人,但要去說清楚,卻又難的很。

“你能告訴我你叫什麽名字嗎?”阿珍把頭深深埋進他的懷裏,輕聲問道。

“我叫謝文方。你呢?”他真切地感覺到每和這個女人多說一句話,她就好像在自己的心裏紮進去了一粒種子。

“我叫阿珍。我和你能做朋友嗎?”阿珍說著句話的時候,聲音有些怯懦。

謝文方長長籲了口氣,“當然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嘛。”

阿珍聽了輕輕笑出了聲,“那——你不嫌棄我的身份嗎?你是一個警察,可我——”

“我知道你本意不喜歡那麽做的,既然做了,一定有苦衷的。”謝文方不希望她過分擔憂,於是匆忙說道。

“謝謝你!”阿珍小心翼翼地把手圈住了謝文方的脖子,“認識你,我這一輩子都開心!”

謝文方突然不自在了,內心和手腳都開始局促不安起來。這時,出租車停下來了,謝文方看看到了縣人民醫院門口,於是鬆了口氣,說道:“咱們到了。”打開車門,再次把她橫抱在懷裏,一路小跑著進了醫院。

“醫生,我這位朋友中了槍,麻煩你快點救她!”謝文方見到了醫生慌忙說道。

醫生狐疑地看著謝文方,警惕性地說道:“怎麽中的槍?你們是什麽人?”

謝文方一聽有點生氣,從懷中掏出來證件,“S市公安局的。”醫生看了看證件,轉臉笑道:“好好好,小崔,快幫忙把人送進手術室!”

兩個小時以後,醫生從手術室裏出來了。謝文方急忙問道:“我這位朋友怎麽樣了?”

“一切都很順利,在醫院裏住上十天半月就能痊愈了。”

“太好了!醫生謝謝你!”謝文方搓動著雙手,高興之情溢乎言表。

“不用客氣。剛才做手術的時候,她嘴裏一直念叨著你的名字,嗬嗬,看來人家心裏很看重你,你還老是朋友朋友的稱呼她,好啦,快去看看她吧!”醫生笑著說道。

謝文方點點頭走進了病房。阿珍正躺在病床上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不是微微顫動著,清秀的臉龐沒有了蒼白之色,多了幾許紅潤,在謝文方看來她又多了一些嫵媚的秀麗。

他拉過去一把椅子坐在她床邊,輕聲喊了兩聲她名字,阿珍依然睡著,“唉,真希望你能早日康複!”謝文方伸手給她拉了拉被子,轉而想到她醒來的時候身體會很虛弱,一定會肚子餓,看她睡得正熟,於是打算到外麵買些吃的東西回來。

此時已是淩晨一點多鍾了,所有的商鋪早已關門打烊了。謝文方一連轉了三四條街沒能找見一家營業的,著急之下,決定砸開一家店鋪的門。

二十分鍾以後,謝文方好說歹說,最終連警察的身份都亮了出來,終於叫開了門,買了一大堆有營養的補品,回去的時候又沒遇見出租車,隻好步行返回了醫院。

走近病房門口的時候,隱隱約約聽見阿珍在哭,謝文方急忙推門進去,問道:“怎麽啦阿珍?”

阿珍見他進來,驀然停止了哭泣,低著頭說道:“我以為你不理我了,把我一個人留在這裏。”

謝文方想安慰她,於是笑道:“我怕你醒來的時候會餓肚子,就到外麵給你買些吃的去了,可是所有的商店都關了門,好不容易才叫開了門,所以時間長了一點。”

阿珍看見他滿手的禮品,突然感動的哭了。謝文方走過去拍拍她,說道:“傻瓜,怎麽又哭了?我不是回來了嗎?”這句話說的異常曖昧,倆人一時間都愣了一下。

“剛才,你叫我什麽?”阿珍臉上飛上一抹紅暈,羞赧地問道。

“噢——嗬嗬,你餓了吧,來吃點東西!”謝文方感到了尷尬,找了個借口。

“嗯。”雖然沒有聽到謝文方的正麵回答,但是阿珍的心裏仍是美滋滋的,溫柔地笑了笑。

兩人相對而坐,一邊吃東西,一邊閑談,說到開心處,拋卻了一切當晚發生的不快,似乎就連職業身份的差異也微不足道了。

淩晨四點多的時候,阿珍忽然想到他晚上喝了很多酒,到現在還沒有歇息一會兒,滿懷抱歉地說道:“你先回去睡一覺吧,我沒事的。”

“不成,你剛做完手術,需要人照顧,我要是走了,誰來陪你?”謝文方笑道,“就算要休息,在這裏也一樣的。”

阿珍睜大了雙眼,“在這裏怎麽休息啊?”

“你就別擔心了,你再睡一覺吧,我困了就趴在你床邊,萬一出了什麽事情,我也好照顧你。”

阿珍怔怔地望著謝文方,“我隻是一個**,你不用對我這麽好的。”

謝文方歎口氣,說道:“阿珍,我從來都沒有小瞧過你,你自己也要自信一點,自信的人才能受到尊重。”

“嗯,我會的。”阿珍眼中噙著淚水,不自由又啪啪地掉落下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