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〇伍壹、吻

謝文方打的回到住處,一進門就吐出一大口黑血,他敞開衣襟,隻見胸口上那個腳印足足往裏麵陷進去一公分,周圍又紅又腫。他回想起挨那一腳的情形,“此人必定在刺血營中呆過!”

這刺血營本是他父親謝錦添王牌師中的一個精銳,參與過抗美援朝,在上甘嶺戰役中憑借一個營的兵力力克美軍近一個師,在雙方裝備極度懸殊的那個時代,可謂是驚人之戰了。戰爭過後,被我軍高層授予“刺血”的稱號,自此聲名大振。

刺血營中出來的軍人,論身手膽識,無不高人一籌,他們動作敏捷,招式犀利,最注重實戰,就連在平時訓練演戲當中,也無不是真刀真槍。謝錦添說過一句話,“隻有對自己夠狠,才能以最短的時間擊敗敵人,才能獲取生存的機會,才能無愧於刺血的稱號。”這句話被尊為不變的鐵律。

八十年代末,我國開始加快了社會主義現代化進程,國際形勢有所改善,再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戰爭,導致許多軍人複員從業,不少刺血營中的兄弟也跟著離開了軍旅生涯,踏上了平凡而艱難的生活道路。

謝文方猜想那個名叫虎子的殺手定是從刺血營中複員的軍人之一,他本身隻在營中呆了一年多,由於母親心疼他,把他轉到了別的地方,因此大多數刺血營裏的兄弟他都不太熟識。

謝文方不希望自己受傷的事情被叔父謝封國知道,他想依靠自己擺平這場事端。

次日醒來,想起阿珍還獨自一人躺在醫院,謝文方草草止了止傷痛,帶上熬好的雞湯就匆匆趕往醫院了。

一個還算豪華的別墅內。

田胖子兩手緊緊捂住臉,聲淚俱下,“峰哥,別打了,你饒我這一次吧。”單峰麵部肌肉聳動,並不說話。田胖子嚇得急忙用膝蓋走過去,“峰哥,啊——”一個人手提一根手臂粗細的木棍猛地掄在了他後背上。

“峰哥,你——你聽我說,昨晚本來能幹掉那小子的,可是虎子,是虎子不肯下殺手,這才叫他跑了。”田胖子借這句話能保住自己的命。

“虎子,怎麽回事?”單峰眼神瞄上站在他一旁的虎子。

“大哥,這件事是我不對,我會找機會把他幹掉的。”虎子說話的時候,永遠沒有任何表情,好像是個冷血的人。

單峰鼻孔中呼出一股粗氣,“好,昨晚的事我就不追究了,我限你三日之內,把那小子的頭提回來!”虎子點點頭,再沒有說一句話。

這時,一人慌慌張張跑進了屋裏,“峰哥,查到了,那小子是個警察。”

“警察?”單峰哼了一聲,“傷了我這麽多兄弟,就算是警察我也不會罷休的。”

“峰哥,還有呢。他名叫謝文方,叔叔是市公安局局長,父親是某個很厲害的師長,還有——”

“行啦!”單峰一聽心裏窩了一肚子的火氣,他內心已有些害怕了,他知道謝文方的事跡,行事雷厲風行,為人嫉惡如仇,更何況他背景還那麽硬朗。

“虎子,先不要動手了,他來頭不小,就算我們不去找他,他也會找上門的,大家這段日子都收斂一些,避避風頭,等他回到了市裏,我們再出來。”單峰話語中缺少了以往的蠻橫霸道,顯得有些心虛。

“事情若真是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我們也絕不會坐以待斃,好啦,都散了吧。”話雖如此,他眉宇間流露出的卻是前所未有的惶恐和膽顫。

一個星期以後。

阿珍的傷勢基本上痊愈了,但她卻不希望這麽早出院,因為出院固然表示她的身體已無大礙,但同時也意味著她和謝文方將各奔東西。她承認喜歡上了謝文方,從他的眼神中也看得出來,謝文方也並不因為自己身份的卑微而討厭了自己,可是他對待她始終隻像是好朋友,或者更進一步的說,把她當作了小妹妹。

阿珍這幾天暗自神傷,鬱鬱寡歡,看到謝文方對她笑,心裏就不自禁一陣酸痛。“老天爺,你為什麽叫我遇到他,為什麽?”她自言自語,“他心裏到底怎麽想的呢?”

一連幾天,傷勢雖然日日見好,精神卻越來越差。謝文方看到後,問她:“阿珍,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叫醫生給你看看吧。”

阿珍望著他充滿關懷的眼神,哇的一聲就大哭了出來。“謝大哥,我好了以後,你就會離開我的,不再管我了是不是?”

瞧著她秀麗的臉龐日漸消瘦,加上那叫人可憐的眼淚,謝文方身為男人,喉間也跟著哽咽,“傻瓜,我何時說過要不管你了,你放心,我會時時刻刻陪著你的。”

“真的嗎?”阿珍眼裏突然射出來一絲興奮地目光。

謝文方心中無奈,緩緩點了點頭。

等到晚上,阿珍的心情還是很爽朗,既然謝文方答應了她,那麽她就堅信他一定會照顧自己的。

可是,她沒有注意到謝文方神色的不安和矛盾,拉著他叫他講述他以前的經曆。

謝文方沒有拒絕,一直和她聊到夜裏十一點多。“阿珍,很晚了,你先睡吧,明早我再來瞧你。”

阿珍幸福地點點頭,突然伸嘴在他麵頰上輕輕吻了一下,然後羞澀地低下頭,久久不說話。

謝文方一時間愣在當地,他萬萬沒想到阿珍會主動吻自己,急忙說道:“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望著謝文方的背影,阿珍心裏絲絲甜蜜,“他沒有責怪我,就是說他心裏有我,嗯!”她自語著使勁點了點頭,對自己適才魯莽的舉動表示讚同。

謝文方走在路上,就像是丟了魂兒似的,心裏一直在回味著剛才阿珍親吻自己的感覺。有欣喜,也有不安。他從來沒有接觸過女人,或者說他以前所接觸的女警察在他眼裏其實算不得女人,他心裏所期盼的伴侶是溫柔的賢淑的嫵媚的,所以一開始見到田青梅他就動了情,可是匆匆幾麵並沒有給他留下太多美好的回味。

倒是阿珍,隻有阿珍,叫他嚐到了什麽是愛情的滋味。他不可否認,自己其實愛上了阿珍,隻是他一直將自己的感情深深埋藏在心裏。“怎麽辦?”一路上他不止一次的問自己這一個問題。可是沒經曆過男歡女愛的他,雖然辦案利索,對處理男女之事他確實是個小白。

回到住處,謝文方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阿珍的一言一行,一哭一笑,都在他眼前過電影似的過了一遍,叫他愈發的沒有睡意。

此時外麵月光正明。窗台上驀地閃過一個黑影,謝文方猛地坐了起來,他想起了虎子一個星期以前的那句話,“我還會來找你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