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二章 大力神邱剛

陳天河一行人狼狽逃到陳府門前,邱剛與何隊長等人全副武裝正好與陳天河碰上,陳天河一見邱剛等救援的人一到,心裏頭總算鬆了一口氣,小心的把陳秋菊放下道:“來人,把她抬到太夫人房間去,叫上小劉(那年輕的法醫)給開點藥。”



陳天河早已經累的筋疲力盡,全身早已被汗水濕透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想起那可惡恐怖的僵屍,陳天河怒道:“明天,我不管你們用什麽辦法,一定要給我把那姓刑的捉來,老子要讓他百倍償還今日的代價。”



鄧龍與李康愷也是飛快的奔到了大街,也不知道僵屍是否還在追趕自己,兩人氣喘籲籲的停下來坐在雪地上,整整一個晚上實在是累的夠嗆,尤其是發生的這一切對精神的壓迫非常大,鄧龍長吸了幾口冰冷空氣對李康愷道:“李大哥,你說咱們現在該怎麽辦,是回家,還是繼續去保護陳秋菊。”



李康愷歪著頭一邊拍打著身上的雪花,解開麵巾吸了幾口刺骨的寒風清醒下頭腦道:“幫人幫到底,而且我們不是幫人,我們的目的是除掉趕屍人和那僵屍,隻要那僵屍一天不除,就會繼續害人,我看還是找陳天河商量下,徹底消滅僵屍才是。”



鄧龍看著漫天飛舞的雪花是如此的美麗,歎了口氣道:“若是這個世界上,沒有貧窮,沒有災難,沒有惡人,該是多麽的完美。”鄧龍伸手接過一片晶瑩的雪花,哈了一口氣那雪花迅速的融化在鄧龍的掌心。



李康愷站起來仰著頭看著漫天的雪花自言自語道:“要是有那麽一天就好了,我當初加入偵緝隊就是想憑借自己的力量可以為這個社會作一點點的貢獻。”說完李康愷把麵巾帶好,拍了拍鄧龍的肩膀堅定的道:“我相信總有那麽一天的,走吧,去陳天河家,搞不好僵屍已經追到那邊去了。”



鄧龍點了點站起來和李康愷飛快的向陳天河家趕去,雖然鄧龍在這鎮子上住了這麽多年,但是他還是第一次來到陳府,陳府在東街的轉角處,遠遠看去那房屋非常的普通,除了大點與普通的居民房沒有什麽不同。



陳府此刻卻是如臨大敵,院子的保安隊員舉著火把背著鋼槍警惕的巡邏,鄧龍與李康愷兩人來到大門前,隻見這陳府的大門卻是十分的巨大,是那種古木所製的,漆成大紅色,大門的兩邊還有兩個銅獅環,用來叩門的,那大門的上麵有一塊巨大的牌匾,刻著陳府兩個剛勁有力的大字,看起來好不氣派。



鄧龍看到院子裏火光通明,本想從後院跳牆而入,不過想了下,頓時打消了這個主意,自己既然被陳天河當作張大帥的特使,何不好好利用這個身份呢。



想到這,鄧龍朝李康愷點了點頭,兩人早已經心有默契,隻需一個簡單動作就能明白對方的想法。兩人昂首走進陳府,那裏麵的保安人員一見兩人身穿黑色夜行衣麵帶黑巾極是可疑,頓時把兩人圍在中間,鄧龍也不理會他們,仰著頭冷聲道:“陳天河呢?”那些人見鄧龍二人語氣傲慢立即跑進去匯報,隻見陳天河與邱剛、何隊長馬上走了出來。



陳天河麵帶怒色喝退了保安隊人員,鄧龍擺了擺手示意陳天河不要拆穿他們的身份,陳天河笑了笑,趕忙將兩人迎進大廳,隻見那大廳極是奢華,所有的桌椅都是上好的檀木所作,那些花瓶以及茶杯器具都是上好的陶瓷,鄧龍不禁皺了皺眉頭,這姓陳的不知道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陳天河給鄧龍介紹了何隊長與邱剛,鄧龍隻是冷冷的點了點頭,他對陳天河這一夥人本來就沒有什麽好感,那邱剛卻是一臉的不快,幾欲發作,不過見到陳天河對二人如此恭敬也是無奈的別著臉悶哼坐在。



鄧龍冷冷的對陳天河道:“陳大人,當務之急是要消滅僵屍以及捉住趕屍人,你可有什麽對策。”陳天河尷尬的笑了笑道:“特使大人,你也看到了那僵屍凶猛無比,連槍都不怕,要消滅它恐怕難啊。”



鄧龍估計那僵屍一時也不敢來陳府大鬧,也不想跟陳天河又過多的糾纏,站起身來道:“那是你的事情,隻不過那僵屍凶殘,你們自己好自為之吧。”陳天河趕緊想留住鄧龍二人,甚至試圖探查兩人的住所,不愧是隻老狐狸。



鄧龍沒有理會他,與李康愷站起身來走出陳府,隻聽見那邱剛在後麵大罵兩人好大架子,鄧龍笑了笑,也不理會那粗漢。那僵屍若是不來陳府那是最好,自己二人都累了大半夜了是該回去休息下了,就在兩人剛離開陳府的時候,就聽見陳府傳來槍響。



兩人趕緊返回到陳府,隻見陳府亂成一團,幾十個保安隊員守在陳府的大廳門前不斷的放槍,果然那僵屍還是追來了,鄧龍兩人剛離開,僵屍就順著陳秋菊的氣味追到了陳府,保安隊的人趕緊以火力壓製了僵屍,陳天河在保安隊後麵大怒道:“給我打死它,給我打死它。”



那僵屍也是極其憤怒,沒想到這最後一個獵物讓它連連受挫,頓時發起狂來一躍躍進了正在放槍的保安隊眾人中,兩隻手用力揮舞,隻見幾個保安隊員猝不及防慘遭了毒手,其中一個被僵屍的鋒利指甲直劃的肚破腸流,場麵看起來極其恐怖。



不過那何隊長看來卻是有點經驗,雖然他麵帶慌色,可是卻臨危不懼的指揮眾人飛散射擊僵屍,鄧龍兩人趕緊與保安隊員站在一起對付僵屍,對他們來說,僵屍才是首要的敵人。



鄧龍一拔出森寒的辟邪寶刀,那僵屍就更加憤怒,因為辟邪寶刀是能夠給它帶來致命傷害讓它害怕的東西,僵屍咆哮連連,就要硬闖陳府,夜空中那隱隱約約的笛聲始終不斷,那僵屍像是受到了鼓舞,發瘋似的往那大廳裏闖,由於陳天河等人都在大廳前,保安隊員一時也不敢亂放槍,紛紛舉起火把朝僵屍打來。



鄧龍握刀的手都冒出了冷汗,僵屍已經陷入瘋狂,渾然不怕火燒,雙手不斷的飛舞,不少保安隊員被傷倒在地,就在鄧龍準備出手的時候,隻聽見一聲雷霆大喝:“閃開,讓我來!”



沒錯,能夠這麽勇猛的隻能是邱剛,曾經的綠林生活,邱剛手上人命無數,殺人砍頭對他來說那是經常的,是以,邱剛根本不畏懼僵屍,隻見邱剛從後院跑了出來,手中拖著一把大環金刀像一陣勁風一樣卷了過來,那刀在地上劃過的聲音極其刺耳。



那邱剛大踏步奔到僵屍麵前,怒目圓睜,鄧龍感覺邱剛身上有著一股強烈的殺氣,趕緊與李康愷閃開了去。



邱剛手中的刀,不是一柄普通的刀,實是一柄厚背薄刃的大環金刀!這種沉重的大環金刀,曾經是冷兵器的很有效的殺傷兵器,如今卻是很少能夠看到的了,邱剛拖著這麽一把大刀奔了過來,氣勢如虹,難免讓人愕然。



(這種大環金刀,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刀背,穿有九個金環,刀背一抖動,就會發出響亮的金屬碰擊聲。那九個金環的作用,隻是一種華麗的裝飾,當然也可以在用力的時候增加威勢,正是由於刀背上有環,所以這種刀鞘也十分的特別,鞘隻是一半,套在刀刃,刀背則露在外麵,所以刀出鞘的的動作單手就可以完成)



隻見邱剛手臂一揮,刀鞘頓時飛脫,鄧龍覺得眼前精光奪目,如同揮出了一道閃電,不由的在心底大喝一聲:“好刀!”鄧龍對於古代兵刃頗有見識,那刀背上的鑲著金環,固然璀璨耀眼,但是比起刀刃的那一層層青森森的寒光來,卻也比了下去,那種鋒刃代表了死亡,叫人一看到這種光芒一閃,生命就會消失。



邱剛一刀在手卻是興奮無比,絲毫不把僵屍放在眼裏朝大怒道:“這柄寶刀,伴著我邱剛走南闖北,刀下亡靈無數,看它今日再收妖伏魔!”



邱剛雙手握刀,意態極豪,不但雙眼通紅,連一張滿是胡茬的黑臉也是漲得通紅,僵屍見邱剛殺氣騰騰的擋在它的麵前,頓時大怒,用力一跳身體前傾,借著這前傾之力朝邱剛凶猛的戳來,那情形極其危險,如果被戳中,後果不堪設想,鄧龍都不禁替邱剛捏了一把冷汗。



眼見僵屍就要戳到邱剛,好個邱剛!隻見他腰馬一沉,揚起金刀直劈向僵屍的頭部,那一招,懂點武功底子的人一般稱作“力劈華山”,這一刀刀勢簡單,勁道卻是十足,刀身帶起一陣強烈的勁風,那金環發出‘嗖’的一聲,劈向那僵屍最脆弱的頭部。



那僵屍似乎感覺到了這一招的殺氣與力勁,隻見僵屍竟然將戳改為上舉,同時分身往後用力一跳,邱剛這一擊是何等的快,別說是僵屍,就是一般的武學高手也不見的躲得過。



轟隆!邱剛這霸氣的一刀劈在僵屍的雙臂上,那僵屍被這力量十足的一刀劈的撞向院牆,竟然把那院牆都撞了個大窟窿,可見邱剛這一刀的千斤之力,也難怪別人稱它為‘大力神’了。



邱剛劈了這一刀,也是氣喘不已,手臂發麻,體內血氣翻湧,他感覺自己這一刀就像是劈在了一塊精鐵上麵,那巨大的反震之力讓他手臂發麻,血氣翻湧,極是難受,麵色也變的鐵青下來。



陳天河突然哈哈大笑的從保安隊員中走了出來拍了拍邱剛的肩膀大笑道:“還是邱老弟厲害,這麽驚天地、泣鬼神的一刀,想必那僵屍必定被你活劈成兩半了。”邱剛卻是麵色鐵青,一言不發,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隻有鄧龍與李康愷明白,邱剛那一刀並沒有對僵屍造成致命傷害,僵屍不是武學可以對付的,不客氣的打個比方,最厲害的武學高手也不見得能傷害那刀槍不入的僵屍。



如果剛剛這一刀真劈中了僵屍的頭部,或許能對僵屍造成傷害,可是很明顯,被那僵屍擋住了,當然如果換成是削鐵如泥的開光寶刀,就像鄧龍的辟邪寶刀或許也能對付僵屍,可是邱剛的那把大環金刀畢竟隻是一把上好的普通兵器,又怎麽能夠傷害僵屍呢!!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