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一章 窮追猛打

鄧龍在險險避開那僵屍的厲害一擊,心裏也是膽寒,若不是自己有這辟邪寶刀令那僵屍忌憚,這一下刮在頭上,不死也得殘疾。李康愷走了過來緊緊的握著鄧龍的肩膀,剛剛那驚險的一幕沒有人比李康愷更擔心的,雖然和鄧龍相處隻是短短幾日,但是兩人早已經親如兄弟。



鄧龍對李康愷點頭笑了笑,示意自己沒事,李康愷才神色鬆懈長籲一口氣。陳秋菊早已經暈倒在地,陳天河命令保安隊的人打起火把,整個院子都是一片通明十分的明亮。



鄧龍這才仔細的看了看陳秋菊,陳秋菊卻是長的十分的迷人,小巧的瓜子臉,長長的睫毛,彎彎的柳葉眉,穿著粉紅色的棉襖,看起來楚楚動人,讓人情不自禁的生出一股憐意,此刻陳天河緊緊的抱著陳秋菊,神情十分的痛苦,看來他們之間沒有想象的那麽簡單。



樓上沒有任何動靜,也不知道僵屍走了沒,良久,陳天河放下陳秋菊問道鄧龍:“你們兩個是什麽人?”此刻陳天河並沒有往日的那種威嚴與冷漠,畢竟若不是高飛與李康愷,他與陳秋菊可能就慘遭毒手了。



“我們是誰並不重要,不過我們有著共同的敵人,那就是趕屍人和僵屍,相信鎮長先生是個明白人。”鄧龍把手負在背後,對李康愷做了個手勢對陳天河說道。



李康愷明白,那是鄧龍要他暫時放棄煙土的事情,先對付了趕屍人再說,李康愷雖然心裏麵有點不願意,不過做事老成的他自然明白,趕屍人比起鎮長來說更是恐怖,鎮長至少對道德和法律有所顧忌,就算做什麽壞事也不敢明著來,可是趕屍人卻是喪盡天良、窮凶惡極之徒,對付趕屍人如果有陳天河相助那自然是如虎添翼,畢竟他手下有六十個保安隊員,所以鄧龍一做手勢,李康愷瞬間就能明白並分析鄧龍的意思。



陳天河明顯會意錯了,他以為鄧龍可能是張大帥派來調查煙土的特派員,而且這兩個特派員已經查明了趕屍人私吞了,或者銷毀了自己獻給張大帥的煙土,所以才與自己聯手對付僵屍。



其實陳天河這樣想是理所當然的,因為知道他勾結趕屍人運煙土的除了趕屍人一行,就是自己的兩個手下何隊長與邱剛,這兩人是不會出賣自己的,那麽唯一知道這事情的人就隻有是張大帥,因為自己先前早已經通知了張大帥,煙土三天前就運到,可是由於趕屍人的原因,現在都快晚了三天了,從這兩人的身手來看的確不俗,就算是張大帥派來的特派員也是極有可能。



想到這陳天河輕聲的對鄧龍問道:“兩位專員是張大帥的人?”說這句話的時候陳天河的臉色十分的複雜。從目前的情況來說,張大帥知道自己準備貢獻的煙土已經丟失了既有利也是有害的,害處是畢竟煙土是他的地盤上丟失的,利是,有兩位身手不凡的特派員協助自己,那麽對付趕屍人也就更加容易了,他現在反而希望趕屍人隻是攜帶煙土逃入了古森林,那麽煙土被找回來的可能還是很大的。



鄧龍是何等的機靈,陳天河這話一開口,鄧龍的大腦早已經分析的清清楚楚,所以鄧龍冷哼了一聲道:“張大帥很生氣,限你早日追回煙土,我們會暗中協助你,你凡是小心點,最好麻利點,你知道的張大帥的耐心和脾氣。”



“是,是,我一定早日追回煙土,還請特使到時候美言幾句。”陳天河躬身道,鄧龍沒有回答,畢竟在陳天河看來自己是特派員,特派員就要有特派員的派頭,所以鄧龍隻是冷哼了一聲。



鄧龍抬頭看了看樓上的窗戶,沒有一絲的動靜,甚至連聲音都沒,看來這僵屍已經是走了。陳天河不愧是官場老手,察言觀色的能力極強,馬上朝保安隊員怒吼一聲:“還愣著幹嘛,給老子上樓去看看。”



那些保安隊員趕緊背起鋼槍,三個人齊刷刷的向樓上跑去,由此可見這陳天河平時肯定是心狠手辣,這些保安隊員對他的畏懼甚至比對僵屍的畏懼還要可怕,雖然心裏是一百個不願意但是還是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向樓上跑去。



一會兒那保安隊員跑了下來對陳天河敬了個禮道:“報告鎮長,沒有發現僵屍。”陳天河眯了眯眼睛對鄧龍笑道:“還好有特派員,不然就憑這群飯桶哪能嚇跑僵屍。”



那神情極其令鄧龍討厭,鄧龍真想狠狠的揍這個死胖子幾拳,不過由於帶著麵巾,陳天河也看不到鄧龍的表情。



鄧龍認為既然僵屍已經跑了,那自己也沒有留在這裏跟這個讓自己嘔吐的陳天河廢話了,想到這鄧龍冷冷的對陳天河道:“你好自為之吧。”說完轉過身,用眼睛示意了李康愷準備離去,李康愷臨走的時候經過陳天河身邊,也是冷冷的哼了一聲,那陳天河趕緊麵帶笑容鞠了個躬。



鄧李二人剛剛走不久,隻聽見夜空中似乎有一陣清幽的笛聲,斷斷續續的聽的不甚真切,在夜空中傳來極其神秘。鄧龍趕緊凝聚心神,突然鄧龍朝李康愷大叫一聲:“不好!古森林傳來的。”



沒錯原來那僵屍在被鄧龍用辟邪寶刀削去一片指甲之後,心生畏懼,早已逃竄。不知道趕屍人是怎麽感應到僵屍並沒有完成任務,成功‘獵殺’陳秋菊,所以吹起笛聲,那僵屍向來被趕屍人操控,一聽到笛聲,自然是去而複返,不惜一切手段,要殘害陳秋菊。



果然,陳天河一夥還沒來得及走出大院,那僵屍又從天而降,落在大院中,這次僵屍也不與眾人糾纏,直接朝陳天河背上的陳秋菊撲去,陳天河大叫一聲,趕緊朝保安隊員身後閃去,那保安隊員趕緊放槍,頓時阻止了僵屍的凶猛攻勢。



鄧龍與李康愷趕緊返回院中,果然那僵屍正被那保安隊員的洋槍逼的不敢向前,口裏卻是呼嘯連連,在火把的強光下,僵屍顯得極其的恐怖。



那僵屍身上早就沒有一塊完整的布紗,露出身上紫藍泛著鐵灰色的恐怖皮膚,也不能說是皮膚,就是一層緊緊貼在骨頭上的死皮,這僵屍全身早已經幹枯,可能是生前體型比較巨大,即便是血肉幹枯了,骨架卻是極大,一顆大頭顱,湛藍的眼眶,眼珠卻是瞧不真切,頭頂上甚至還有幾根稀稀拉拉的黑發,看來這是僵屍吸了人血後長出來的,看起來顯得十分的恐怖。



僵屍隻是護著頭部不斷的後退,從僵屍對槍彈的畏懼來看,頭部是它的弱點,那保安隊員卻是不明白,隻是一味的朝那僵屍胸口猛打,也不知道僵屍身上那層死皮是什麽東西,這子彈打在它的身上,猶如打在鐵板上一樣清脆,鏗鏘作響,火花四射。



陳天河背著陳秋菊在保安隊的掩護下慌張的撤出大院,見到鄧龍二人返回驚訝的道:“特派員,那….那僵屍又來了。”鄧龍見這個時候了,那陳天河還能背著陳秋菊,至少這個人還不是喪盡天良。



院子實在是太小了,那僵屍發起飆來,保安隊的人躲避都成困難,想到這,鄧龍朝院子裏那幾個開槍掩護的保安隊員喊道:“快撤。”說完掏出辟邪寶刀與李康愷衝到院子裏。



保安隊的人一見鄧龍兩人來了,神色頓時放鬆,收起槍就往外麵撤了,他們都見識了僵屍的厲害,一聽到撤,立馬緊追著陳天河一行人撤了出去。



鄧龍與李康愷二人與僵屍對峙著,僵屍畏懼鄧龍手上的辟邪寶刀,鄧龍卻也是不敢向前。他隻想拖住僵屍為陳天河一行人逃脫爭取點時間,僵屍咆哮著向兩邊跳去,鄧龍身手敏捷,那僵屍往哪邊跳,鄧龍就移向哪邊,始終站在那僵屍的對麵。



約莫對峙了十幾分鍾,笛聲,笛聲又響起來了,在鄧龍聽來那隱隱約約的笛聲猶如催命曲,因為那笛聲一響,那僵屍似乎變得更加暴躁,也顧不得辟邪寶刀的厲害,就向鄧龍與李康愷凶狠的撲來。



鄧龍兩人估計陳天河一行人至少跑到了大街上,他們卻是知道發狂了的僵屍的厲害,如果真要硬拚,恐怕兩人都討不到好,鄧龍飛快的往後一退道:“閃”,鄧龍與李康愷以最快的速度向那大街上跑去。



那僵屍聳吸了下鼻子,躍過院牆,也不追趕鄧李二人,飛快朝陳天河一夥追去,原來僵屍的嗅覺是十分的靈敏的,一旦確定了目標就會順著目標的氣味窮追猛打,一直到得手為止。



陳天河一夥人早已經逃到了大街上,離陳府(陳天河家)也不遠了,一陣馬蹄聲響徹了整個夜空,沒錯,陳天河的救兵到了,何隊長和邱剛一聽到陳天河遇上了僵屍,立馬召集人馬朝陳秋菊家趕來,剛出門不遠,就遇上了陳天河一行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