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三章 血戰僵屍

嗚鳴的聲音刺透冷冷的夜空,時斷時續,也不知道這音波到底是不是笛聲所發出的,姑且把它當做笛聲,這聲音十分的低沉,但是很有穿透力,似乎是從那茫茫的夜空中穿透層層大氣傳播到大地上,漫天的大雪似乎也被這低沉的笛聲所感染了,愈下愈急,似乎想把整個古鎮給掩埋掉。



不過這笛聲對於鄧龍來說卻是如同催命符一樣,仿佛地獄裏魔鬼發出來的聲音,因為每當這笛聲一出現,僵屍就會發狂,力量就會大增,變得更加恐怖。



那僵屍被邱剛一刀劈的飛到牆角後毫無動靜,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離去,而在陳天河與何隊長等人看來那僵屍至少不死也重傷了。邱剛想說什麽但是又欲言又止,他心底其實也希望自己這一刀能夠劈傷這凶猛的僵屍,此刻他再也不敢小看僵屍,至少他知道他的全力一擊沒能給僵屍造成致命傷害,反而讓自己受了內傷。



陳天河還在欣然的對剛才那一刀津津樂道,保安隊也明顯放鬆了警惕,鄧龍站在院子裏卻是絲毫不敢鬆懈,把辟邪寶刀捏的緊緊的,不知道從什麽時候空氣傳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鄧龍皺了皺眉頭突然痛呼一聲:“不好!”



所有的人一下子從稍微放鬆的情緒中清醒過來,頓時緊張起來,沒錯的確是血腥味,此刻每個人都聞到了那股濃濃的血腥味,陳天河臉色巨變痛呼一聲,飛快的朝後院跑去,也就是陳天河老母親的住宅跑去,陳秋菊正是被安置在那。



何隊長與邱剛等人馬上明白發生了什麽事情,何隊長朝保安隊眾人大喊一聲:“跟上”,飛快的跟上陳天河向後院跑去,鄧龍、李康愷自然明白僵屍肯定受那笛聲控製,不再與眾人糾纏直接去‘獵殺’陳秋菊。



陳家的後院極大,從外麵看根本不知道陳家還有個這麽大的後院,也難怪能夠容納幾十個保安隊人員,把陳府當做辦公的地方了。剛來到後院,一股濃重的血腥味讓人幾乎嘔吐,果然這裏出事了。



在火把的照射下,陳天河麵色慘白,痛呼一聲,推開那房門,那僵屍正從房子內跳了出來,嘴角還滴著鮮血,陳天河卻是與僵屍碰了個對著。那僵屍血紅的指甲向陳天河戳了過來,情形之快,連鄧龍都意想不到,陳天河都已經閉上了眼睛,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人能夠躲開,即便是鄧龍也沒把握。



“砰”的一聲,隻聽見邱剛怒喝一聲已經與那僵屍戰到一起,能在這個時候準確而無畏出手的人,沒有別人,隻有離陳天河最近的邱剛,邱剛不愧是當年的綠林高手,反應極是快,這是擁有很豐富的經驗的高手才能在電光火石間做到的,就在那僵屍的利爪就要抓到陳天河的麵門之時,所有的人都以為陳天河一定會腦漿迸裂慘死當場。



但是,沒有,陳天河活下來了,是真的活下來了,不是因為別的,僅僅隻因為站在他身邊的大力神邱剛,邱剛不僅力大,更是眼神奇準,刀法奇精。



邱剛準確的,應該說精確的把刀橫擋在陳天河麵門,那利爪當時離陳天河的麵門隻有一公分左右,要知道邱剛的那大環金刀足足有一公分厚,這一刀恰恰是貼著陳天河的鼻尖橫入,險險擋住僵屍那鋒利的一抓。若不是手法與眼神極準,即便能夠救下陳天河也必然削去了鼻子,後來每每想起這一幕,鄧龍都不禁暗自佩服邱剛。



那‘砰’的一聲正是那僵屍的利爪擊在了邱剛的大環金刀上所發出的聲響,邱剛隻一隻手甩開了陳天河與那僵屍戰到了一塊,鄧龍趕緊奔到臥室一看,果然,房頂上有個巨大的窟窿,看來僵屍正是從樓頂上墜下來的。



可憐陳老夫人與陳秋菊已經遇害,鮮血流的到處都是,整個房間彌漫著血腥味,那老夫人是被掐斷脖子而死的,而陳秋菊由於是在昏迷之中,直接被僵屍咬死了。看到這一幕鄧龍心中有著莫名的憤怒,這僵屍再一次在自己的眼底下殺人,鄧龍覺得心中有種莫名的酸楚,眼眶血紅,鄧龍大叫一聲拿起辟邪寶刀朝那僵屍躍過去。



鄧龍此刻已經被憤怒衝昏了頭腦,也顧不得邱剛的大環金刀和僵屍的利爪是否會傷到自己,大喝一聲,鄧龍淩空躍起,雙手握著辟邪寶刀,朝那僵屍飛撞過去。眾人都被鄧龍這種不要命的拚鬥驚呆了。



那僵屍對辟邪寶刀有種異樣的敏感,見到鄧龍持刀撞來,身體往後一躍,鄧龍這一刺就撲了個空,跌倒在地上。邱剛正與僵屍鬥的吃緊,鄧龍這一撲卻是緩解了他不少的壓力,舉起大環金刀又與那僵屍戰到一起,那大環金刀砍在僵屍身上,砰砰作響,猶如打鐵匠敲鐵錘煉鐵發出的聲響。



邱剛卻也是無奈,這僵屍刀槍不入,他已然是用盡力氣卻絲毫不能奈何僵屍,倒是他自己的身上好多處地方被僵屍刮傷了,不過也隻有邱剛才有如此的膽魄力戰僵屍,這讓人不得不佩服。



鄧龍一撲不著,持著刀側著身向那僵屍刺去,這一式看起來極其簡單,可是卻是鄧龍對武術精華的精確運用,(一般來說側身攻擊可以最大程度的縮小攻擊距離,增加攻擊速度,又可以在最快的反應之內躲過對手的反擊),那房間本是不大,僵屍已經被逼到牆角,這一擊卻是避無可避的。



那僵屍倒也知道鄧龍才是自己的勁敵,根本不理會邱剛那凶狠的大刀,任由大環金刀砍在身上,架起雙臂護在胸前,想要擋住鄧龍的當胸一刺。



鄧龍是何等的反應,見那僵屍用雙臂護住頭部,鄧龍把身子往左用力一閃,辟邪寶刀換到右手,用右手反握著那辟邪寶刀朝那僵屍腦後就是一刀,僵屍明顯感應到這致命的危機,咆哮著往邊上一偏,避無可避,辟邪寶刀無比鋒利,隻見撲哧一聲,那僵屍的耳朵被高飛割下。



鄧龍暗歎一聲,可惜了,那辟邪寶刀上(開過光的)的靈氣讓僵屍耳朵被割除的地方竟然劇烈腐蝕起來,僵屍卻是雙臂護頭,不住的嗚鳴咆哮,看來辟邪寶刀給它帶來的傷害是非常厲害的。



鄧龍刀勢未老就要揮出第二刀,那僵屍卻也是知道高飛的厲害的,高高的跳起,躍過鄧龍和邱剛的頭頂落到大院中間就要逃離,鄧龍與邱剛縱身追了出去。



“想跑,沒這麽容易”,隻見何隊長與李康愷,朝那僵屍潑出一盆烏黑的血水,那僵屍與剛追出的鄧龍、邱剛被潑了一身,兩個人瞬間成了血人。一股腥臭讓鄧龍差點嘔吐,沒錯是黑狗血,可惜了這盆黑狗血鄧龍和邱剛是被潑了個正著,僵屍卻隻挨到了一點點。



不過這黑狗血辟邪還真是見效,僵屍被血水潑到的地方竟然嗤嗤作響,仿佛要燃燒起來,那黑血腥臭難聞,沒錯,正是那黑狗血,原來剛剛趁鄧龍與邱剛牽製僵屍的同時,何隊長與李康愷端出了黑狗血,這黑狗血卻是早準備好的,陳天河一夥人早就知道僵屍在鎮上害人,這黑狗血正是為了預防萬一。



那僵屍發出淒厲的慘叫聲,聽起來恐怖之極。看來這辟邪的黑狗血對僵屍卻是十分的有效,那僵屍卻是縮在牆角不停的慘叫,可惜黑狗血隻有一盆,很明顯無法消滅僵屍,鄧龍想起《茅山伏魔錄》上有記載,僵屍忌狗血、糯米、黑驢蹄。



鄧龍朝何隊長喊道:“快去拿糯米來,那東西克僵屍。”何隊長呆了一下,但是沒有多問,帶領幾個保安隊員就跑到後院拿糯米去了,鄧龍想利用僵屍受傷之際,一刀結果僵屍,反握住辟邪寶刀,朝那僵屍橫劈了過去,那僵屍正在發狂之中,舉起雙臂也顧不得辟邪寶刀的厲害了,雙臂一掃擋住了鄧龍的一擊。



出乎意料,鄧龍差點被這反震之力震飛,直退了六七步才穩住身形,李康愷趕緊扶住鄧龍,鄧龍張嘴就是一口鮮血,原來這辟邪寶刀被黑狗血這麽一潑失去了靈性,雖然鋒利,可卻再也破不了僵屍的銅皮鐵骨,那僵屍的力勁是何其的大,憤怒中的僵屍全力一掃,力道何止千斤。



鄧龍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急退泄力,若不是如此鄧龍的雙臂恐怕當場就被僵屍掃斷,饒是如此這巨大的力量還是震傷了鄧龍,當李康愷扶起臉色蒼白的鄧龍,鄧龍卻是吐出一口鮮血昏迷了過去。



那僵屍見識了黑狗血的威力,卻也是不敢再來襲擊眾人,何隊長又拿來了糯米朝那僵屍撒去,那僵屍也是怪叫連連,痛苦難耐。保安隊員趁此機會猛射雙臂亂舞的僵屍,僵屍的頭部甚至都中了不少子彈,那僵屍的頭部果然是致命弱點。



僵屍被糯米和子彈折磨的大怒,幾次想從牆角躍起,卻都無功而返,看來僵屍的氣力已經也是到了極致,原本張牙舞爪的僵屍,此時護著頭部不斷的哀鳴著,保安隊員見到這個情景越打越來勁,不一會兒,那僵屍橫倒在地上動彈了幾下後便沒了聲響。



李康愷此時卻也顧不得這些事情了,抱起鄧龍趁著眾人沉浸在打僵屍的激情之中,悄悄的離開了陳府,他可不想讓人知道鄧龍的真正身份,那不利於自己和鄧龍日後的行動,再說了鄧龍受到如此的重傷,需要好好休息。



想起鄧龍為了一個不相幹的女人被僵屍殺害竟然這麽拚命,李康愷長長的歎了一口氣,中國就是缺乏像鄧龍這種熱血青年,所以我們的國家才會被西方列強欺辱,我們中國人才會被稱為‘東亞病夫’。



陳家的槍聲一直到下半夜才停下,也不知道保安隊眾人是否殺死了僵屍,李康愷抱著昏迷的鄧龍慢慢的在雪夜中行走,漫天的大雪似乎也變得哀傷起來,不時有雪花落在鄧龍那被鮮血染紅的夜行衣上,鄧龍眉頭緊鎖雙目緊閉,李康愷抬頭看了看天空,自言自語道:“鄧龍,咱們是該歇一歇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