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章 生死奧秘

邱剛一行人追到路口停了下來,沒想到趕屍人一夥逃的這麽快,順著雪地上的腳印邱剛可以斷定趕屍人一夥是逃進了前麵那片古樹林,邱剛喝令眾人停下來,立即返回,邱剛冷笑的哼了一聲,在他看來趕屍人一行人走進古樹林是在自尋死路,“撤”!邱剛調轉馬頭一行人迅速離去。



古樹林相傳是湘西某古老部落祭奠祖先的地方,後來這個部落不知道什麽原因兩百年前突然消失了,整個古鎮上的人對古樹林都是敬而遠之,即使是白天也是繞道而行,曾有膽大者或能人異士進去探查過,但都不見出來,自此古樹林便成了禁忌。





一直到現在為止,趕屍人都認為是死屍客店吳老板的手下喝酒誤事火燒了煙土,而鎮長則認為趕屍人是狗急跳牆燒毀煙土或者是私自攜帶煙土逃了,兩邊都是互相狗咬狗,絲毫沒有懷疑鄧龍與李康愷這第三股力量,其實趕屍人也是被憤怒衝昏了頭腦,不然以他的精明至少會懷疑是李康愷幹得,畢竟上次李康愷在死屍客店探查時已經漏了身份。



趕屍人一夥自然也知道古樹林是湘西古鎮的禁忌,但是煙土已經在自己手上毀了,那鎮長豈能饒得了自己,在至陰日來臨,僵屍成形之前,自己還沒有實力跟鎮長抗衡,隻是那姓吳的兩個廢物手下喝酒誤事燒了自己的煙土,想到這趕屍人怒火中燒。



揮了揮手,趕屍人命令一個手下打起馬燈在前麵開路,眾人膽戰心驚的小心摸進古樹林,由於古森林的恐怖傳說,趕屍人也不敢在夜裏深入,眾人便在樹林口找來些幹樹枝烤起火堆湊合的過了一夜。



鄧龍一大早就被吵醒了,隻見保安隊在街道上背著鋼槍飛快的奔向陳家祠堂,難道又出什麽事情了,鄧龍吩咐李康愷好好在家呆著後,飛快的向陳家祠堂跑去,難道又是陳氏家族死人了,鎮上的人大多數是陳姓,陳姓的人如果去世一般都是在陳家祠堂做法事。



鄧龍來到陳家祠堂,人已經擠得滿滿的,這次陳老太爺等都不在,隻是一些普通的村民在圍看著,眾人都是議論紛紛著,鄧龍覺得奇怪,難道死者是在自己昨天晚上潛入死屍客店的時候遇害的。



不一會兒,保安隊押著打更的陳老六來到祠堂,陳老六一邊掙紮著一邊大喊冤枉,保安隊何隊長麵色一冷舉了舉手示意眾人安靜下來,何隊長一向為人冷漠,眾人見他臉色鐵青頓時安靜下來。



“把陳老六帶上來。”何隊長大喝一聲,隻見陳老六被兩個隊員押到眾人麵前被推到在地,眾人又開始紛紛議論起來,“打更人陳老六於昨夜三更時分強行闖入陳秋梅(俏寡婦)家,欲施行強奸罪,遭到陳秋梅強烈的反抗,陳老六惱羞成怒,殘忍的殺害了陳秋梅,在逃離的時候被巡邏保安隊員所抓捕。”何隊長朝眾人宣布道。



陳家村的人紛紛大怒起來,沒想到一把年紀的老光棍平時看起來老老實實,卻是個如此的衣冠禽獸。眾人紛紛向陳老六吐起唾沫來,那陳老六聽到何隊長宣布他是殺人犯,頓時從地上爬起來滿臉痛苦的大喊起來:“冤枉啊,是僵……”



可憐那陳老六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何隊長一腳踢在嘴上,把口腔踢的稀爛,鮮血直流煞是恐怖,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眼角流著淚在地上縮成一團。



“來人,把陳老六先帶下去收監,待鎮長處置。”何隊長朝保安隊員喝道,說完轉過頭對祠堂的眾人說道:“凶手已經查明,大家先幫忙把陳秋梅埋葬吧。”說完帶領眾隊員紛紛離去。



鄧龍在趁著眾人在互相議論之中,悄悄的掀開屍布,看到陳秋梅那被撕扯的血肉模糊的脖子,實在是慘不忍睹,悄悄的退出陳家祠堂,鄧龍回到店子,將陳秋梅以及陳老六的事情告訴了李康愷,從陳老六的痛苦表情與何隊長處理這件事情的急切,鄧龍覺得這件事情有很大的問題。



鄧龍認為很有可能是僵屍所為,而接受過正規科學教育的李康愷始終不肯相信,甚至不相信有僵屍這種東西。關於是否是僵屍所為,兩人都陷入了沉默,李康愷是接受過高等科學知識的,他很難讓自己接受這個世界上還有僵屍這種奇怪的生物存在,是以他陷入了激烈的思考。



“李大哥,你說生命到底是什麽?生命來無影,去無蹤,看不見,摸不到,它究竟是什麽?為什麽有它的時候,一個人就是活人,而同樣是一個人,如果作最科學的解剖,可以發現其實什麽都沒少,隻不過少了那所謂的‘生命’,他就變成了死人。”鄧龍看了看李康愷抬頭望著屋頂深思道,越想越混亂,鄧龍搖了搖頭。



李康愷歎了口氣道:“從科學的角度上來說,人死了,那就表示他的呼吸停止了,血液不再循環,身上的細胞全部死光了,不能再活動了,其實在生和死的奧秘上,我們的科學家發現的東西實在少的可憐,就比如你們所說的僵屍,身體明明死了,可是指甲和牙齒卻仍然在生長,這就說明他身上的細胞仍然存在,至少在手指甲內是存在的,可奇妙的是,在沒有生命力的支撐下,他們仍然可以持續生長,我個人認為這是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



頓了頓鄧龍道:“李大哥,我不覺得科學是萬能的,你也看到了趕屍人就可以操控死屍運毒,而那僵屍也會自己吸血攻擊人類,你說這是科學能夠解釋的?。”



李康愷陷入了沉思,鄧龍說的何嚐不是,在沒見到僵屍之前,自己也不相信僵屍這種奇怪的生物存在,也不知道趕屍人用了什麽奇妙的力量竟然連死屍都可以操控。



兩人都是越想越亂,良久,兩人思路回到了現實中,爭辯僵屍的性質已經不重要,還是查探趕屍人才是正題,李康愷拿起溫的滾熱的老米酒,給鄧龍和自己倒了一杯。



“對了保安隊員是在現場抓獲陳老六的,你不是認識那副隊長嗎?請他過來問問可能會有點線索。”李康愷吹了吹滾熱的米酒喝了一口對鄧龍道。“嗯,最了解情況的可能就是他們了,我現在就去找小山。”鄧龍回過神來點了點頭道。



鄧龍飛快的跑出去,最近街上發生了這麽多事情,保安隊加強了巡邏,所以鄧龍很快就找到了正在巡邏的陳小山,連拉帶拽把陳小山拖到了自己的店裏。



一進店門鄧龍趕緊把店門關緊,當陳小山來到火爐旁看到陌生的李康愷頓時警覺起來,問道:“你是什麽人?”鄧龍笑了笑給陳小山倒了一杯酒道:“小山,咱們坐在下來好好聊聊。”



“我是上海偵緝隊的副隊長李康愷。”李康愷說完笑著把他的證件替給了陳小山,陳小山在看了良久以後對李康愷恭敬的敬了個禮道:“李隊長,不知道你來我們這個小鎮是偵察什麽案件。”陳小山恭敬的道,“嗬嗬,這個等下再說,來坐下來,先把你昨天晚上看的事情說給我們聽聽。”李康愷擺了擺手示意陳小山坐下來。



“小山,咱們可是鐵哥們,你可不能編瞎話騙我啊。”鄧龍笑了笑道,“哪敢呢,我其實正要跟你們說這件事情呢。”陳小山朝鄧龍道。



陳小山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詳詳細細的告訴了鄧龍與李康愷,說完以後臉上還帶著恐怖的神情,俏寡婦當時的慘象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鄧龍聽陳小山這麽一說與李康愷會意的點了點頭,看來這陳老六八成是冤枉的。“小山,你覺得這個世界真的有僵屍嗎?”鄧龍問道,“我覺得就算不是僵屍所為也應該是凶猛的野獸所為,以陳老六的性格是不可能做出如此凶殘的事情,隻不過這件事情既然鎮長和何隊長已經拍了板了,誰也改變不了。”陳小山滿臉的同情道。



“嗯,那確實,在咱們這,鎮長就是王法。”鄧龍皺了皺眉頭道,“如果鎮長是殺人凶手或鎮長做了什麽為非作歹的事情,小山你怎麽辦。”李康愷盯著陳小山的眼睛認真的道,“李隊長,你可別亂說,被鎮長知道了那可就麻煩了。”雖然是在房間裏,但是陳小山還是謹慎的看了看四周小聲的說道。



“嗬嗬,我隻是說如果而已,或者就是真的,你會怎麽辦。”李康愷麵帶笑容卻聲音嚴厲的問道陳小山,陳小山再看了看周圍,良久,一口悶幹了杯中的酒站起來道:“如果是真的,我陳小山第一個抓他。”



“好!”李康愷站起來用力抓住陳小山的肩膀道:“我果然沒看錯人,實話告訴你,你們鎮長與趕屍人勾結運煙土,隻不過煙土已經被我毀掉,我估計你們鎮長肯定有什麽賬本之類的東西,假如能夠找到這些賬本,我就可以抓捕他。”



“李隊長,你,你的意思是要我去偷賬本?”陳小山驚訝的道,“嗯,必要的時候需要,不過目前你不要打草驚蛇,咱們先去追查僵屍的下落,省的它再害人。”李康愷道,頓了頓李康愷又道:“小山,你有多少心腹兄弟,我們現在急缺人手。”陳小山飛快的回答道:“整個保安隊算上何隊長一共有六十人,我的心腹不多,隻有八個人,但是他們絕對信得過。”



“嗯,那夠了,你回去像以前一樣,不要告訴任何人我的消息,必要的時候我和鄧龍再聯係你。”李康愷拍了拍陳小山的肩膀道。



在陳小山走了以後,李康愷對鄧龍道:“鄧龍,咱們也該行動了,早一天找到僵屍,抓住趕屍人對這個鎮上的居民越有利。”,“嗯,李大哥,那咱們就行動吧,省的又有人遇害。”鄧龍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