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邪惡趕屍人

湘西的初冬已是如此的寒冷,一陣寒風呼嘯而過,打更的老光棍陳老六趕緊從腰間掏出酒葫蘆泯了一口湘西老酒,嗯!陳老六滿意的咂了咂嘴,緊了緊衣服,陳老六提起馬燈拿著更鑼走上了大街,“三更半夜,小心火燭,冬寒已至,防寒防凍!”陳老六在空曠的街上吆喝起來。



陳老六慢慢在大街上打著更鑼,一陣寒風襲來,奇怪的是這股寒風夾雜著濃厚的血腥味,陳老六頓時精神一振,難道有什麽情況,順著血腥味陳老六走到了村裏有名的俏寡婦門口,血腥味正是從這房子裏麵傳來的。



按照風俗及道德倫理,自己一個老光棍是不應該半夜在寡婦門前轉悠的,陳老六來到門前,由於擔心有什麽意外,陳老六悶了一口老酒,壯起膽子輕輕的推了俏寡婦院子的大門,奇怪的是門應聲而開,一陣寒風吹過,陳老六發現自己已是渾身冒汗,血腥味更濃,為什麽三更半夜的一個寡婦家的大門卻都不上閂的,陳老六腦海中閃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陳老六走進院子,隻見俏寡婦的房門似乎被什麽東西砸的稀爛,濃烈的血腥味正是從這房間內散發出來的,陳老六把酒壺剩下的烈酒一飲而光,把那扇稀爛的房門推到,走了進去。



眼前一幕讓陳老六膽寒,隻見一個黑衣人,頭戴著黑色高氈帽,正趴在俏寡婦身上,那血腥之氣正是從俏寡婦身上散發出來的,那黑衣人一見有生人闖入,反過頭來朝老六撲了過來,在馬燈的照耀下,隻見這黑衣人臉色黑藍黑藍的,眼睛散發著耀眼的綠光,烏黑的嘴唇,兩顆長長的犬牙帶著鮮紅的血液張的大開,幾寸長的指甲帶著耀眼的寒光向陳老六撲來。



陳老六馬上反應過來,慘叫一聲,顧不得地上的俏寡婦是否還活著,嚇得一跌一撞跑了出來,正好保安隊在街上巡邏,一聽見有人慘叫以為又出現了什麽情況,一行人趕緊奔了過來,那僵屍見有人過來了,飛快朝房頂上躍去,隻幾下就不見了蹤影。



保安隊看到狼狽的陳老六,陳老六已經害怕的連話都說不出來,用手朝那俏寡婦家指了指,因為受驚過度昏迷了過去,眾保安在副隊長陳小山的帶領下,壯起膽子衝進俏寡婦家,隻見俏寡婦整個脖子都被什麽東西撕爛,場麵極其血腥恐怖。



陳小山揮了揮手退了出來道:“把屍體蓋好,不要破壞現場,把陳老六帶回去,待鎮長決定。”一行人抬起陳老六很快離去,街道上又恢複了寧靜,寒風卷起漫天的雪花,看起來是如此的淒冷。



鄧龍和李康愷穿上夜行衣戴上黑麵巾,再一次摸進了死屍客店,死屍客店的燈基本上都滅了。鄧龍決定和李康愷再去看看那些死屍,摸到了那間房子,鄧龍和李康愷分別含了一顆地霜丸,以免被屍氣侵蝕。



輕輕推開那房門,隻聞見一陣雷鳴般的打鼾聲,自從趕屍人他們發現了李康愷已經盯上了他們,這裏加派了人進行守衛,不過很明顯這個時候他們已經熟睡,為了安全起見鄧龍還是對著那兩個看守吹了一管迷煙,鄧龍笑了笑打起火夾子在李康愷驚訝的目光中輕輕的道:“這一下就是把他們賣了,他們都不知道,咱們行動!”



推開裏間的房門,很明顯屍體仍然在,雖然是第二次看見這些屍體,鄧龍仍然覺得膽寒,尤其是那股難聞的屍味,即使帶著麵巾也是幾欲嘔吐,李康愷早已是麵色鐵青,他在巡捕房確實是見過屍體的,但是眼前這些既神秘又難聞的死屍,還是讓他感到非常驚訝,強壓住那股嘔吐的衝動,臉都給憋青了。



鄧龍看著那些蒼白的死屍對李康愷小心的道:“李大哥,千萬不要觸動這下麵的小鈴鐺,不然會引起趕屍人的警覺的。”



李康愷小心的點了點頭道:“那趕屍人卻是我在上海見過的毒販,隻是不知道他是如何運走煙土的。”鄧龍突然想到了什麽對李康愷興奮的道:“李大哥,你看他是不是把那些煙土藏在這些死屍身上。”



李康愷的眼睛一亮拍了拍額頭道:“我怎麽沒想到呢,還是你老弟聰明。”說完就要伸手觸碰那些死屍,鄧龍趕緊拉住他的手道:“死屍一般都有屍鬃,小心別被紮了,還是帶上這手套吧。”鄧龍從口袋掏出兩副金絲手套,這是他和青叔以前‘幹活’時的老工具了。



李康愷帶上手套解開一個死屍的黑色披風的死屍,鄧龍輕輕碰了下死屍,隻覺得這些死屍似乎很輕,鄧龍不解的對李康愷道:“李大哥,死人一般要比活著的時候重的多,為何這些死屍這麽輕呢。”李康愷拍了鄧龍一掌:“兄弟,你的觀察能力大哥真是佩服啊,這些屍體估計是空屍。”



果然不出所料,在火夾子的照耀下,那屍體的肚皮上有一條長長的麻線,很明顯在這之前肚子已經被人掏空,鄧龍掏出自己的辟邪寶刀替給李康愷,李康愷拔出寒光四射的寶刀,驚訝道:“老弟,真是一把好刀啊。”說完熟練的剖開了那具死屍的腹部,對他們這一行來說,解剖並不陌生。



隻見那死屍的腹腔內全部被黑色的團團裝滿,李康愷掏出一坨在鼻子下一聞欣喜道:“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功夫。”這正是他追查的煙土,轉過頭來李康愷對臉色極其難看的鄧龍道:“老弟,這次你立下大功了,這些正是我追查的煙土。”



雖然煙土被發現了,但是怎麽運走卻是件麻煩事,兩人陷入了沉默,呆了一下鄧龍痛苦的道:“李大哥,我看咱們最好一把火燒了這些煙土和死屍,讓他們早些安息吧。”李康愷想了想目前也隻有這種方法了。



“鄧老弟,外麵那兩個人呢,怎麽辦。”李康愷問道,“大哥,像這些喪盡天良的人配活在這個世上麽?”鄧龍冷冷的道,在他心中,對付窮凶極惡的人是不需要同情的。



李康愷麵露難色,畢竟自己也是執法人員,不過想了想恐怕這些人即使被判刑也是個死刑,索性一把火燒了他們也算是間接維護法律了。鄧龍從外間那兩人的床上拿來了兩壇子酒灑在所有的死屍身上,鄧龍寒著臉對李康愷道:“大哥,你先退出去。”



在李康愷退出房門後,鄧龍把火夾子往死屍身上一扔,隻見幹燥的黑綢服在噴了烈酒後熊熊燃燒起來,鄧龍在火勢快要破頂的時候才退出來,把房門打開,隻見大火在西北風的狂吹下迅速的燃燒起來。



趕屍人一行人被這衝天的火光驚醒過來,大叫一聲,飛奔了過來,鄧李二人,躍上牆頭飛快的離開。



吳老板和趕屍人趕緊急切的吩咐眾人救火,當發現火勢已經燃燒旺盛,貨物保不住的時候,趕屍人仰天長嚎,沒想到自己的千辛萬苦被付之一炬。“姓吳的,你三番兩次壞我大事,我豈能留你!”趕屍人怒極,一隻手掐住吳老板的喉嚨,竟將吳老板舉了起來,那吳老板拚命掙紮著,隻見不一會兒就被那趕屍人精鐵般的硬手給掐的舌頭吐露斷氣而亡。



趕屍人冷哼一聲:“沒用的人不配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從今天起你們就跟著我幹,保證你們吃香喝辣,否則就是一個死字。”趕屍人把吳老板的屍體往火堆裏一扔,朝那些驚恐的吳家夥計陰森的說道。



“給我一把火把這裏燒個幹淨,所有人都跟我去前麵那片大森林裏暫時躲避下。”趕屍人吩咐道,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剛回到家中,鄧龍的眼眶血紅,這趕屍人太殘忍了,竟然將人的屍體剖空,用以運毒,當看到那些可憐的死屍時候,鄧龍悲痛欲絕。他從來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麽陰毒、殘酷的人。想到這高飛怒道:“趕屍人,我鄧龍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斷。”



李康愷也是黯然神傷,一直都現在他還曆曆在目,太殘酷了這趕屍人,雖然自己的煙土已經被自己毀了,可是他已經被趕屍人激怒,心底暗暗發誓,不抓住滅絕人性的趕屍人,絕不回上海灘。



懷著鬱悶的心情,李康愷和鄧龍都是一夜未眠,此時也有一批人是徹夜未眠,那就是鎮長,死屍店突起大火,趕屍人和吳老板都消失不見,鎮長的獻給張大帥的煙土也是不知所蹤,是以他比鄧龍他們還鬱悶。



“大人,是不是那刑道長和姓吳的吞了我們的貨物再來個金蟬脫殼之計。”一旁的邱剛怒道,陳天河(鎮長)皺了皺眉頭道:“極有這種可能,那姓刑本是一個陰暗之人,一個心狠手辣的趕屍人,我們最近逼他們逼的這麽急,我猜他們極有可能是狗急跳牆吞了我的貨物。”



“哼!他奶奶的反了,我估計他們走的還不遠,我帶人去取了他的狗頭。”邱剛握緊拳頭怒道,“嗯,你立即帶人給我去追,追到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最好給我抓活的,我要他嚐嚐背叛我的後果。”陳天河抖動著臉上的肥肉怒道,想了想陳天河對正要出發的邱剛道:“刑無極為人凶狠,精通異術,本身功夫也不在你之下,若他實在反抗就給我放槍。”



“是,大人”邱剛拿起一把長馬刀走出了門外,門外的保安隊早已整裝待發,邱剛一行人騎上大馬朝鎮外追了出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