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章 僵屍秘聞

兩人剛走出門外,鄧龍似乎想起了什麽,對李康愷道,“我想要對付僵屍必須先去找一個人尋求些幫助,或許他可以幫我們點什麽。”李康愷沒有細問什麽,緊緊的跟在鄧龍後麵。



李康愷跟著鄧龍在穿過重重反複交錯的小巷後來到一個陳舊的門外,門外的屋簷下還掛了一些蜘蛛網,鄧龍敲了敲門朝裏麵喊道:“陳爺爺,我是鄧龍!”



那門應聲而開,一股難聞黴味撲鼻而來,讓李康愷奇怪的是屋內並沒有人,鄧龍把那門合上,徑直向裏間走去,隻見這間小屋充滿了檀香味,屋內的家具漆的都是大紅色,正中央擺著一個巨大的神壇,那神位上用金水刻著天師呂祖純陽子,畫中之人正是那手提降魔劍腳踏七星燈的天師老祖呂洞賓。



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正閉著眼睛在蒲團下打坐,鄧龍走近神壇點起兩根黃香恭敬的朝那神像磕頭敬香。



完畢之後,鄧龍在老者旁邊的蒲團上坐了下來道:“陳爺爺,咱們鎮子上出現了僵屍,不知道你老人家知道不。”那老者睜開雙眼,雖然須發盡白臉上布滿了皺紋,但是老者的雙目炯炯有神。



“我聞到了那畜生的氣息,不過你也看到了,我老了,連開門走動都很辛苦,最近更是感覺身體很累,大限之期不遠了哦。”老人看了看鄧龍笑道:“小龍,你最近沒幹老本行吧。”



“嘿嘿,自從青叔去世後,我就不做那個了。”鄧龍看了看站在門口的李康愷小聲的道,李康愷畢竟是偵緝員,自己不想讓他知道自己的俠盜身份。



“哎!你這孩子,再不來看我,陳爺爺恐怕就見不到你了。”老者麵帶笑容說道,“怎麽會呢,陳爺爺遠近聞名的高深法師,你比那張真人(張三豐)還能活的久呢。”鄧龍笑了笑道,“哈哈!你這孩子越來越會說話了。”老者大笑起來,每次他看到鄧龍都非常的開心,這一老一少非常的投緣。



“好了,你還是趕緊說正事,那僵屍怎麽樣了。”老者停止笑聲正色道,鄧龍道:“陳爺爺,那僵屍專門殘害女性,陳老太爺的兒媳婦以及俏寡婦都慘遭殺害,但是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人見過僵屍,唯一見過僵屍的陳老六被當做殺人凶手被監禁了。”



“好個凶殘的畜生,不過看來這僵屍並未成形,而且是被人操控的。”老者摸了摸胡須道,“什麽,被人操控的,難道是趕屍人?”鄧龍驚訝道。



“很有可能,一般來說,僵屍吸血是沒有選擇的,隻要是活物,他都會去殺害吸血,這僵屍專吸女性,很可能就是受那趕屍人的操控。”老者道,“陳爺爺,你能不能詳細的告訴我僵屍到底是什麽東西,聽別人說被僵屍咬過的人很可能也會變僵屍。”鄧龍不解地問道。



“胡說,想成為僵屍哪有這麽容易,必須要滿足三個條件,第一個,這人的生辰八字一定要是陰年陰時陰月出身,第二嘛,這個必須死在陰年陰月陰日,這第三個,就是死不瞑目保留了一絲怨氣,還有埋葬的地方必須是陰氣逼人的地方。這三個條件缺一不可,所以僵屍的本性會如此的凶殘。”老者看著鄧龍驚愕的麵孔說道。



“那僵屍豈不是非常的厲害,趕屍人擁有這麽多僵屍豈不是難以對付,這些湘西趕屍人還真是邪惡。”鄧龍驚訝的問道,“你又錯了,趕屍是一門職業,而且大部分趕屍人的確值得尊敬,一些人客死他鄉,卻又想落葉歸根,趕屍人正是運用獨門道術將那些屍體保持不化運回故土。”咳了咳,老者又繼續說道:“不過照你這麽說這個趕屍人卻是邪惡毒辣,竟然養僵屍還有拿死屍運煙土,這種人一般會遭天譴,輕則斷子絕孫,重則九世淪為畜生。”



看著老者因為說話顯得蒼白的麵孔,鄧龍靠過去給老者小心的捶背,小時候他就經常給老者捶背,沒想到時間過得飛快,曾經遠近聞名的陳爺爺已經是年老力朽,白發蒼蒼,老者滿意的點了點頭,鄧龍是他看著長大的,也隻有這孩子還記得自己。



“陳爺爺,你說這趕屍人為什麽讓僵屍專吸女性的血呢,而且這僵屍也怪,也不與人搏鬥,吸完人血就逃離現場,想抓他都難啊。”鄧龍邊輕捶著老者的背邊問道。



“僵屍的成長是通過血液來傳播的,僵屍乃是九陰所匯,跳出三界之外,不老不死,以血液為生,怕太陽,以及三味真火,一句話,主要是怕各種與他相克的九陽之物,是以一般的僵屍都是怕人的,因為人天生有三盞不滅真火,分別在頭部,兩肩。”



頓了頓老者繼續說道:“僵屍吸食女性,第一,女性的反抗能力弱,容易得手,第二,大部分女人體質呈陰性,女性的血對於至陰的僵屍更加滋補吧,有利於它的成長吧!”。



“難道這僵屍還有等級之分?”鄧龍問道,老者點了點頭道:“那自然是,在我道家僵屍分為紫僵、白僵、綠僵、毛僵、飛僵”老者說道這的時候停了下來,喘息了幾口氣,好久沒說話了,極是費勁。



鄧龍趕緊的跑到外麵倒了一杯茶呈給老者,喝了一口茶,老者笑了笑對鄧龍道:“爺爺真的老了哦,說幾句話就氣喘的不行,來咱們繼續,趁著我還能動,你需要問什麽趕緊點吧。”



“嗯,陳爺爺你估計下,這隻僵屍達到了什麽級別啊。”鄧龍接過老者的茶杯繼續問道,沒想到這僵屍還有這麽多自己不知道的東西,鄧龍的好奇心一起,待老者漸漸平息了氣喘趕緊問道。



“嗯,白僵行動遲緩,非常容易對付,它極怕陽光,也怕火怕水怕雞怕狗更怕人;白僵若飽食牛羊精血,數年後渾身脫去白毛,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幾寸長的黑毛,此時仍怕陽光和烈火,行動也較緩慢,但開始不怕雞狗,一般來說黑僵見人會回避,也不敢直接和人廝打,往往在人睡夢中才吸食人血,這隻僵屍在吸食了這麽多人血,又有趕屍人的獨特操控,我想此刻應該達到了綠僵了吧。”老者對鄧龍道。



“陳爺爺,綠僵難不難對付啊?”高飛問道,“綠僵全身堅硬如鐵,恐怕一般人對付不了,如果僵屍達到了毛僵,那便刀槍不入,不俱火和陽光。即便是我也很難對付啊,如果到了飛僵境界那更是恐怖,飛僵是僵屍修成妖之後,變為魃,變魃之後的僵屍能飛,據說可以殺龍吞雲、行走如風。所到之處赤地千裏,算是僵屍之王了。不過我這一輩子倒是沒見過飛僵。”老者摸了摸胡須緩緩道。



鄧龍一聽到僵屍會這麽恐怖,趕緊急切的拉著老者的手問道:“陳爺爺,我請你老人家出山收服僵屍,還古鎮一個太平,古鎮那僵屍夜夜殺人,現在是人心惶恐啊。”說完示意了站在門口同樣神情恐慌的李康愷。



李康愷正在想這僵屍原來有這麽多秘密,這是科學完全解釋不了的,他對中國的古老神秘現在是充滿了好奇心,看到鄧龍向自己示意的眼神,李康愷趕緊跑了過去與鄧龍請求老者出手,老者雙目如電的看著李康愷,李康愷隻覺得麵前的這個清瘦老人似乎可以透穿自己的身體看到自己的靈魂。



良久,老者對李康愷滿意的點了點頭摸了摸胡須道:“你們也看到了,我現在連路都走不動了更別說抓僵屍了,不過你們兩個可以抓啊,我可以教你們。”



李康愷卻是麵露難色,他受過正統的科學教育,是很難接受這些奇門異術的,鄧龍卻是要搶著學。老者看了看兩人哈哈大笑起來:“嗯,你們現在的後生是很難接受這些東西的了,罷了,罷了,老朽卻是沒什麽精力去教你們,嗯,鄧龍你要學?”



“嗯,陳爺爺,我想學。”鄧龍興奮的道,“嗯,你扶我起來,我給你些東西。”老者道,鄧龍小心的扶起老者,來到老者的內室,內室十分空曠,隻有一個紅木大箱子,老者道:“鄧龍,你身有俠義之風,天資又好,可惜陳爺爺是真的老了,不能教你些什麽東西,這箱子裏麵是爺爺的全部寶貝,爺爺就把它們送給你!”



老者吃勁的打開那紅箱子,從裏麵拿出一把桃木劍,一個黃色的乾坤袋,以及一麵背部畫著八卦的鏡子,“鄧龍,跪下接法器。”老者嚴肅道,鄧龍趕緊跪下,高舉著雙手接下了這些東西:“桃木劍,斬妖除魔,乾坤袋,鎮鬼伏魔,八卦鏡,妖魔現形。鄧龍,現在我將這些東西傳授給你,希望對你有些幫助,切記切不可用此作惡。”老者將這些東西放在鄧龍的手上道:“鄧龍,起來吧!”



鄧龍欣喜的接過三件法器,心底已是興奮之極,有了這幾件法寶自己就能消滅僵屍了,想到這鄧龍對陳爺爺鞠了一躬道:“陳爺爺,這,這真的給我了?”陳老頭摸了摸胡須道:“我一把年紀了,難道還把它們帶到地府去,對了你那朋友一身正氣,真火旺盛,可以結交,現在這樣的年輕人不多了,嗯,差點忘記一件重要的事情了,還沒給你開天眼。”



“天眼?”鄧龍不解的問,“嗯,這是最起碼的,不然就是給你一身的法器,不開天眼你也看不到髒東西。”陳老頭道,“嗯,那我豈不是天天要看見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鄧龍想了想道,“想用就用,不想用就封閉,走,去神壇!”陳老頭顫巍巍的向門外走去。



在拜了呂祖之後,隻見陳老頭點起一張符咒,化了一碗水,再用柳枝沾了那水在鄧龍額頭中一拍,口中迅速的念叨些什麽,最後陳老頭用兩片柳枝樹葉貼在鄧龍的雙眼上,鄧龍隻覺得神智似乎清明了許多,眼睛一片清涼。



良久,陳老頭向呂祖像恭敬的拜了幾拜對鄧龍道:“小龍,我已經替你開了天眼了,不到必須時候不得擅自使用,以免驚擾鬼神。”



陳老頭給鄧龍取下那兩片柳葉,李康愷發現在取下柳葉的一瞬間,鄧龍的眼睛竟然呈金色,不過隻是一閃而逝,鄧龍揉了揉眼睛覺得沒什麽不同,隻見陳老頭將從神壇下麵拿出一本書替給鄧龍道:“這本書上有記載怎麽用天眼,以及一些道術的口訣,你拿回去自己好好琢磨,實在不懂再來問我。”



鄧龍恭敬的接過這本書,正是這本書讓鄧龍在以後很多生死奇異的關頭躲過了一次次的劫難,這本書名叫《茅山伏魔錄》,正是這本書,讓鄧龍有了以後神奇而詭異的故事。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