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八章:幕布黑手

“沒錯就是他,淩楓,我的哥哥!”淩凡緊緊地咬著牙關,手中的槍不住地抖動著,仿佛槍身都要被淩凡捏碎一般。。

突然,常叔無奈地歎了一口氣,緩緩道:“那個叫淩楓的年青人真的很聰明,其聰明程序簡直可以說是淩駕於我們所信仰的神之上,隻不過才一起案子,他就直接調查到了劉家,並且很快地查到了我,更是將我們的神的身份也查到了,他將所有的線索記錄在一本備忘錄上。為此,神真的憤怒了,我從來沒有見過神那麽憤怒,不,那不是憤怒,應該可以說是一種害怕,神命令我們無論如何也要將那個青年殺死,無論如何!!”

“於是你們就殺了他!”淩凡向後推了下槍套,將子彈上膛,眼神的殺意洶湧而出。

“沒有,我們殺不了他,他每一次都巧妙地躲過我們的追蹤,我們甚至連他住的地方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我們突然接到一張紙條,上麵寫著他的住址,然後胖子就按地址找到你哥哥,到的時候卻發現你哥哥已經......”常叔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胖子發現你的哥哥已經去世了,當時胖子也沒有在意,隻是想找出那本備忘錄,他在抽屜裏翻找著,卻始終沒有發現,突然一聲響胖子怕被人發現就閃到門後,隱隱間胖子闖到一股淡淡茉莉花的香味,然後那股花香就突然消失,再接著就是窗外的警笛聲,胖子就躲藏在屋頂之上,窺視著屋內的一舉一動,直到他看見你從抽屜底部將那本備忘錄拿出來,所以才對你起了殺心。”

“這樣說的話,我哥哥就不是你們所殺的啦!!”淩凡冷聲喊道。

“不是,我們沒有能力殺死他,但依我看能殺死他的人也不多,除非他是自己殺死自己!”常叔緩緩道。

“不可能!你一定在騙我!!”淩凡一把衝上去,將槍頂在常叔的額頭上,喝道:“我哥哥那麽優秀的人怎麽可能會自殺!我和佬佬還在等著他呢!他絕對不可能會自殺!!”

常叔聳聳肩,笑道:“如果你不信我也沒辦法,我隻是告訴你我所知道的,如果你不想你哥哥白死的話,你最好調查一下那股淡淡茉莉花香,這是惟一的線索。”

“哼,我相信你,死人是不會說謊的,但你說這麽多,根本就沒有將你的已經成為神的隊長說出來,他到底是誰?”淩凡冷聲喝道。

“哈哈哈哈,就算現在告訴你,怕是也晚了,神現在已經啟動神秘咒印陣啦!”常叔的眼睛突然變的血紅起來,瘋狂地叫囂著。

淩凡盯著漸漸進入瘋癲狀態的常叔,緩緩地道:“第五人,到底第五人是誰?!”

“唔......”一陣含糊不清的聲音傳進淩凡的耳朵,楚天瑜正掙紮著望著淩凡。

“天瑜!”淩凡忙跑過去,將楚天瑜口上的白布和手腳上的繩索解開,急道:“天瑜,你沒事吧?!”

“我沒事,我知道第五個人是誰?!!”楚天瑜深吸一口氣忙道。

“淩凡小心!!”楚天瑜剛要說出第五人是誰,隻見常叔睜著血紅的眼睛,張著血口撲向淩凡。

淩凡忙側身避開,一記強力的膝頂重重地擊在常叔的腹部。

楚天瑜不禁呆立當場,她沒有想到淩凡的身手居然這麽犀利,剛才那一擊幹淨利落,實在不是一般的截拳道白帶新手所能使出來的,隻有黑帶以上的高手才會有這樣極快的反應能力與強大的攻擊力。

常叔血紅的眼睛瞬間變得黑白分明起來,嘴角溢出白沫,摔倒在地。

淩凡縱身上前一把拎起常叔的衣領,吼道:“我明白了,終於全明白了,其實第五人就是這個給你們照這張照片的人!!!”淩凡將手機中的照片揮在常叔的麵前吼道:“其實第五個人就是那個管家徐伯!!!”

常叔終於像全身散了骨頭一樣癱倒在地,緩緩道:“沒錯,我們的隊長就是劉家的管家徐伯,我們最敬愛的隊長,為了我們竟然將自己的靈魂都賣給了神,成為我們最敬仰的神!!”

“啊……”常叔突然悲痛地大喊一聲,全身不斷地激動抖動著,整個身體不住地發生劇烈的變化,剛才還黑白分明的眼睛,此時卻變的如同老人般渾濁不清,一頭黑發也變成黑白相間再進而變成雪白,甚至連全身的皮膚都變得如同枯樹皮一般。

楚天瑜望著這種急劇的變化不禁捂住了嘴唇,眼睛不敢相信地望著剛才還是風度翩翩的常叔,隻不過一瞬間變成一個蒼老的老頭。

“為...為...為什麽會這樣?!!我可是神的信徒呀?!!!”常叔低頭看著自己的兩雙已經變的皺巴巴的手,顫道:“怎麽會這樣,我怎麽會突然老去!!!”

“也許,你們和那個所謂的神所定的契約根本就是他為了吸取你們的生命力,為的就是最後發動那個神秘的咒印時所需要足夠的生命能量。”淩凡猜測道。

“他竟然騙我們!!他竟然騙我們!!!”常叔一把一把從自己的頭上扯下大把的白發,想大聲地吼道,此時卻隻能發出疲弱的聲音:“他竟然騙了我們......我們是那麽的相信他,甚至連自己的靈魂都交給了他!!”

“天瑜,我們走!”淩凡拉起楚天瑜的手,看也不看常叔一眼便大步朝著門外走去。

“等......等一下……你們去那個......樺樹林找那個魔鬼......他現在在那裏......快......不能讓他......重塑肉身!”已經變成一個頭發掉光,皮膚幹枯的變形的老頭的常叔,緩緩地喊出了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便無力在倒在地上,安靜地死去,死因是心力衰竭,也許這是上天給他的最好的終結吧。

“嚓哢”一聲,淩凡再次將槍套後推,將子彈重新上膛,眼睛堅毅地盯著前方,頭也不回地對身後的楚天瑜冷酷道:“天瑜,走,我們去樺樹林,去宰了那個所謂的‘神’!”

圓圓的明月懸掛在夜空之中,銀色的月色灑落在這一片靜謐的樺樹林。

一顆怒睜著眼睛的頭顱,下麵是塊完整的軀幹,四周擺放著兩隻斷臂,兩隻斷腿,缺口處流著腥臭的血臭味,和那陣陣皮肉腐敗的味道。

這堆殘肢此時按照一個人形般地擺放在一個白石灰劃成的六芒星陣之中。

一個身形微躬的人站在陣外,一雙蒼老的眼睛興奮地望著擺在地上的肢體,口中不住地喃喃道:“終於集齊了,我新的肉身終於集齊了,哈哈哈哈。”

一陣奇怪的符咒語自徐伯的口中急速地念出。

瞬間,六芒星陣赤光大盛,赤紅如血的光芒映射在徐伯的臉龐上,那是多麽可怖的一張臉,簡直已經全部被興奮給扭曲變形,根本不像是一張人類的臉。

陰森詭譎的鬼哭狼嚎聲自血陣中湧現出來,那種聲音簡直就是來自地獄的聲音。

置於紅色血光陣中的六部分肢體,劇烈地抖動著,那顆頭顱急速地轉動著,上麵的一雙眼睛仿佛能看見東西一般,同樣流露出驚喜的目光。殘臂斷腿頭顱還有那塊軀體緩緩地彼此靠近,仿佛要重新組合一般。

突然,兩聲響亮的槍聲劃破那令人膽寒的鬼哭狼嚎聲。

兩顆子彈如同流星般穿透過徐伯的身體,鑽了進去。

瞬間,六芒星血光陣的赤紅色暗了下去,漸漸的再次恢複黑暗,殘肢幾乎已經結合在一起,肉皮已經相互接連起來。

兩道赤紅的目光自徐伯的眼睛中急射而出,轉身盯著子彈射來的方向。

淩凡和楚天瑜兩人站在不遠處,兩人均是持槍傲立。

楚天瑜是一臉驚駭地望著可怖的徐伯,而淩凡卻是滿臉的憤怒,奪目欲出的怒火。

“你們竟然阻撓我的血光大陣!找死!!”徐伯已經不再是那個麵目和善的老人家,此時的他已經變成一個如同地獄來的魔鬼一般可怖。

淩凡二話沒說,又是“砰”的一槍。

就在子彈將要襲中徐伯頭部的時候,徐伯卻微微側頭避過,冷聲笑道:“哼,真是可笑,當年那些日本兵都沒能把我殺死,難道就憑你這把破槍就想殺死我嗎?!!”

日本兵?!!淩凡聽到這三個字,腦海中突然閃過那個珠峰神秘的傳說,喊道:“你是黃教主?!!”

“哈哈哈哈”一陣怪異無比的笑聲突然自徐伯的口中響了起來,那笑聲詭異之極,根本就不是人類所能發出的聲音,喊道:“沒錯,我就是黃教教主靈魂,當年那些日本兵拚命地追殺我,把我逼進珠峰密洞,就是想要得到我們黃教所珍藏的那些寶藏!我可是黃教教主呀,那能讓他們這麽容易就能得逞。我們黃教有一道召喚魔鬼的咒語,施法者吹響人骨製成的號角,然後再拿人肉祭祀,就能將地獄中的魔鬼召喚出來為自己辦事。於是我就砍下自己的一條腿,製成能夠召喚魔鬼的號角,而獻給魔鬼的食物就是我自己,於是魔鬼在吞食我的肉身之後連那幫可惡的日本兵一並拖進吞吃掉,而我的靈魂卻從此封印在那個號角之上,直到有一天,他們幾個闖進我的洞穴,用鮮血將我從號角中解封,我才能得以重生,哈哈哈哈!”

“原來那個傳說竟然是真的!!”淩凡驚道,然後將槍扔到一旁,脫掉上衣,衝著黃教教主喊道:“既然槍幹不掉你,那我就用拳頭把你打暴!!”

“哈哈哈哈,無知的人類,我連槍都不怕,難道還會怕你的拳頭嗎?!”黃教教主嘲笑般地盯著淩凡。

“啊!!”淩凡怒喝一聲如猛虎般撲向黃教教主,待臨近黃教教主時,淩凡突然起腳踢在旁邊的一棵樺樹上,騰空飛起一腳踢向黃教教主的臉旁。

“嘿嘿”黃教教主輕鬆地抬起一隻手,精準地抓住淩凡飛踢而來一腳,而後使勁向旁一掄,淩凡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然後腰身重重地撞向樺樹上。

“啊……”淩凡隻覺腰身一陣劇痛,痛的大叫出來,身體貼著樺樹幹緩緩地掉落下來,趴在地麵上,一動也不動。

“淩凡!!”楚天瑜驚懼叫喊道淩凡的名字,同樣也衝了上來。

“女娃子難道也活的不耐煩?!”黃教教主赤紅的眼睛盯著衝過來的楚天瑜冷冷地笑道,“想來送死嗎?”

楚天瑜衝到黃教教主的身前,黃教教主雙臂一股熊抱,楚天瑜嘴角一抹冷笑,突然低身倒地,從黃教教主的胯下滑過,然後瞬間雙手抓地,雙腳齊飛踹向黃教教主的褲檔部。

陳玉珍曾經見過楚天瑜單腳輕輕地踹就將一棵碗口粗的小樹攔腰踢斷,現在卻是雙腳急踹,而且是人體身上最脆弱的部位,其破壞力可能而知。

趴在一旁的淩凡突然抬起頭,驚愕地盯著眼前發生的一幕,臉上完全沒有了剛才的痛苦之色,隻是不住搖頭道:“乖乖,這個黃教教主這下還不玩完?!再怎麽強悍肉身也是徐伯的呀!可憐的徐伯!”

黃教教主的嘴張的大大的,雙手緊緊地捂著自己的檔部,臉上頓時冒出豆大的汗珠,雙膝一軟頓時癱倒在地,不住地呼呼地喘著氣。

楚天瑜哪裏肯給他喘氣的機會,縱身上前,一記結實的肘擊落在黃教教主的頭部。

“找死!!”黃教教主雙眼赤光大盛,緊咬牙關,突然揮起右手,扯住楚天瑜的胳膊,用力將她一掄,楚天瑜頓時化作一抹流星般撞向另一棵樺樹。

“不好!!”淩凡見勢心中暗叫道。

楚天瑜沒想到一個弱小的老者竟然有如此大的力氣,眼看自己的腦袋就要撞向樺樹,忙閉上了眼睛,隻聽“璞”的一聲響,楚天瑜感覺自己的頭部撞在一個極柔弱的地方,然後便掉落下來,頭部再次落在那堆柔軟的東西上。

“楚小姐,你撞的我肚子痛!!”淩凡一手抓著樹,一隻手摸在楚天瑜的腰間,減輕她的慣性,臉上露出一絲痛苦的表情,嘿嘿地苦笑道。

“淩凡……死淫賊!!你往哪摸呢!!”剛剛還是一臉嬌羞的楚天瑜突然臉色變的極難看,一拳擊在淩凡的胸口,騰的一下從淩凡的懷裏跳了起來,逃脫掉淩凡按在自己腰間的鹹豬手。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