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九章 殺即死刑

“真是好心沒好報!”淩凡摸著自己被撞痛的肚子,緩緩地從地上站了起來,望著楚天瑜笑道,“下一次,我要告訴那些做好事的人,特別是幫助女子的人,莫要做,否則會被反咬一口的。”

“哼!”楚天瑜冷哼一聲,眼不看為淨,轉身盯著那緩緩從地上爬起來的黃教教主,眼神中不覺間露出一絲驚恐。

淩凡走了過來,站的比楚天瑜稍稍靠前一些,衝著黃教教主喊道:“喂,那邊那個什麽教的教主,滋味怎麽樣,我身邊這位女戰士的踢腳很爽吧?!!”

黃教教主血紅的眼睛如野獸般地盯著淩凡和楚天瑜,冷冷地笑道:“今晚你們兩個誰也跑不掉,男的我要殺掉去喂魔鬼,女的我要自己留著,好好地享用,哈哈哈哈。”

楚天瑜的臉色瞬間變的鐵青,秀拳緊握,剛要衝上前,卻被一隻大手緊緊地握住,淩凡一把將楚天瑜拉了回來,低聲道:“你要幹什麽?找死嗎?!剛才他最脆弱的部位受了你最強的一擊照樣沒事,你這樣上去不是白白送死嗎?”

“哼,我也是死,也不要他侮辱!”楚天瑜一把掙脫淩凡的手縱身躍了上去。

“嗨……”淩凡剛想叫住楚天瑜,卻發現她根本就不理會自己,無奈地聳聳肩,心道:我到底該怎麽樣殺死這個被邪靈附身的黃教教主呢!

楚天瑜果然不愧是女子特種大隊的退役隊長,很快意識到與眼前這個黃教教主拚力氣簡直是找死,於是采取遊鬥戰術,利用女子靈活的身形與黃教教主糾纏在一起。突然黃教教主揮動雙臂撲向楚天瑜,楚天瑜忙低身閃過,然後側身揮起一腳踢在黃教教主的脖頸處,巨大的踢力一下將黃教教主轟向一旁。

黃教教主擺擺腦袋,雙手撐地從地上站了起來,盯著楚天瑜冷笑道:“你的身體果然不錯,我是要定你啦!!”

“哼!”楚天瑜冷哼一聲,俏麗的臉頰頓時因過度運動而泛起一陣暈紅,櫻唇微微地喘著氣。

黃教教主再一次撲向楚天瑜,左手揮出楚天瑜忙縱身避開,可腳剛一落地,黃教教主便早已料到楚天瑜落地的方位一般,提早一步竄了過去,右手緊緊的將楚天瑜攔腰抱住,左手扼住她的喉嚨,冷聲笑道:“怎麽樣?女娃子,我很厲害吧?隻要你肯答應跟我簽訂契約,我就饒過你的性命,保你享受世上所有的榮華富貴。”

“呸……”楚天瑜啐了黃教教主一臉,雙手緊緊地抓住緊扼自己喉嚨的手,想扳開,卻發現根本就紋絲不動。

“那你這是找死!不過你也放心,就算你死了,我也能用咒印將你複活過來,到時候你還是我的。”黃教教主冷冷地笑道。

“哈哈哈哈,老色鬼,她可是我的,你可不要跟我搶,否則嘿嘿……”淩凡的聲音突然從傳進黃教教主的耳朵中。

隻見,淩凡不知從哪裏提著一個白色的塑料桶,在向那個白色的六芒星圈倒著一股透明的液體,澆的不亦樂乎。

“臭小子!!你在做什麽?!!”黃教教主盯著淩凡手中塑料桶嘴不斷湧出的透明液體喝道。

“倒汽油呀!你這個老古董該不會連汽油也沒見過吧?!”淩凡笑嘻嘻地指著白色塑料桶上的兩人醒目的大字:汽油。

“難道你想燒毀我收集起來的陰靈體?!!”黃教教主此時臉上終於露出驚恐的神色,顫道。

“哼,那是當然,這些人死的這麽慘,臨死都還要缺胳膊斷腿的,如果不一把火燒了,他們在地下怎麽會瞑目呢!”淩凡嘻笑著,從口袋中掏出打火車,火石一打,明亮的小火苗騰的一下竄了起來。

“慢……慢!”黃教教主衝著淩凡驚恐地哀求道,“不要燒,你說什麽我都答應你!”

“放了你手中的女孩!”淩凡收起笑容,將火苗轉置於殘肢上方冷道。

“好!好!我放!”說著黃教教主鬆開了緊握楚天瑜脖頸的手,將她摔倒一旁,眼睛卻一直盯著淩凡手中的火苗急道。

“嘿嘿”淩凡冷笑一聲,手中的火機突然失手掉落下火,整個六芒星陣頓時如火光四起,不比方才的血陣的光芒的弱多少,隻是火芒卻是那麽的猛烈與洶湧。

“呀……”淩凡忙縱身避開火焰,盯著黃教教主嘻笑道:“不好意思啊,一不小失手了,火機自己掉落下來了!”

陰靈體的肢體在熊熊的烈火中漸漸的扭動顫動起來,不時發出陰森詭譎的嚎厲聲。

淩凡盯著那漸漸化為黑炭的肢體,笑道:“死去的人終於可以安心!”

“他們可以安心了,但是你卻是要死!!!”一聲陰森的冷喝自淩凡的後背突然響起,一雙血紅的眼睛赫然間出現在淩凡的臉側。

“糟糕!!”淩凡剛想撤身閃避,卻發現已經晚了,一隻手已經緊緊地扼住淩凡的脖頸,而另一隻手已經環抱著淩凡的腰,死死地扼著。

淩凡緊緊地扳著那雙緊緊地扼著自己脖頸的手,口中喘不過氣道:“我真是大意……看來一個人……無論什麽時候……都不能……驕傲啊……”

“你很聰明,如果你不是我的敵人的話,說不定我會重重地任用你!”黃教教主眼睛中的血光更是稅利,尖厲的聲音響在淩凡的耳旁,“但你卻毀了我辛辛苦苦得到了陰靈體,所以我一定要殺了你!!!”

淩凡想說話,卻發現自己一句話也喊不住,喉嚨處像被一塊鐵鉗住一樣,慢慢地縮窄,甚至最後連氣也喘不出了。

“你這個魔鬼!!快放開淩凡!!”楚天瑜再也不顧得害怕,在黃教教主背後奮力的擊打著,可一切都如雞蛋砸在石頭上一樣,沒有絲毫的作用。

“天瑜......快跑!!!”淩凡用盡最後一股氣力,扳開那隻如鐵鉗般的手喊道。

黃教教主雙手死死地扼著淩凡的脖子,漸漸的淩凡的臉由通紅化為蒼白,然後又變成了青紫色。淩凡的一雙手緩緩地沿著上方垂落下來,眼睛也漸漸的閉合起來,睫毛微微跳動兩下後便再無任何動靜,隻剩下一雙手在空中不自主地搖晃著。

“嗚嗚嗚嗚……”刺高的警笛聲,突然響徹在這幽暗的樺樹林之中,久久地回蕩著。

黃教教主見淩凡已經沒有了任何氣息,又突然聽到這麽多的警笛聲,一聲冷哼便拋下淩凡,轉身朝著樺樹林深外竄去。

楚天瑜忙縱身接住被丟拋過來的淩凡,將淩凡放在地上,不斷地拍打著淩凡的臉叫喊道:“死淫賊!你快醒醒呀!!我不準你死!!!”楚天瑜的一聲聲呼喊,始終沒有將淩凡喚醒,淩凡仍是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頭無力地歪倒在一旁,鼻子處的樹葉卻一動也不動,說明他已經沒有了呼吸。

楚天瑜不斷地按壓著淩凡的胸部,幫他做著人工呼吸,一次二次三次四次……仿佛隻要淩凡不過來,楚天瑜就不會停止一般。

跑進樺樹林的黃教教主,一步步地從樹林中後退回來,隻見無數的手電筒齊齊地照射在黃教教主身上。

黃教教主忙抬手遮蔽住眼睛,一股略顯蒼老的聲音響起:“你們是誰?為什麽要用這麽多的手電筒照我啊?”

眾多的手電筒之中緩緩走出兩個人影,一個是身材魁梧的方義,另一個是英姿颯爽的陳玉珍。

“徐如方,涉嫌故意殺人罪,請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方義掏出一張逮捕令置在黃徐伯(黃教教主)的麵前莊嚴地喝道。

“我想你們一定是誤會了,我沒有殺人,我怎麽會在這裏?”黃教教主裝出一副失憶的樣子,不停地觀望著四周,道。

楚天瑜終於停止了對淩凡的心肺複蘇,兩行淚水已經流淌在那張秀俏的臉頰上,縱身衝向黃教教主,一個過肩摔將黃教教主摔倒在地,嬌叱道:“你還裝,你不是很很打嗎?!跟我打呀!!!”黃教教主此時要裝作徐伯,忙用雙手緊捂著自己的頭部,蜷縮著身子道:“姑娘,我隻是一個老人家,請你下手輕點,打斷我這把老骨頭就再也好不了啦!”

“輕點!!方才你掐死他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要輕點呀!!”楚天瑜上去朝著徐伯的臉上又是一記淩厲的踢腳。

黃教教主痛苦地捂著自己的頭部,哭泣道:“我的頭要碎了……你們就是這樣對待老人家的嗎?!!”

“淩凡他死了!?”方義驚疑地望著楚天瑜,然後那一張俏麗的臉上布滿著的淚水,已經無聲地將答案告訴了眾人。

“娘的!!你一個人竟然折損我HIT——特別行動組兩員大將,老子殺了你!!”方義猛地從旁邊的一名小警員的手中奪過一把手槍,“砰”“砰”“砰”的三聲巨響,三顆子彈突突突的鑽進黃教教主的大腿上。

“啊!!”黃教教主發出一聲慘痛的哀嚎聲,顫抖道:“我真的沒殺人,我不過是一個上了歲數的管家,怎麽可能殺得旁邊那個青年壯實的小夥子呢?!!”

“黃教最後一任教主——阿嚓薩姆那多•齊拉!!”一聲冷冷的聲音突然從樺林深處傳來。

聽到自己的名字,黃教教主全身俱是一震,很久,太久的時間沒有人叫過這個名字啦,甚至連自己都有些遺忘,卻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人知道自己的名字。

“誰?到底是誰?!”黃教教主的眼睛再次呈現出血紅色,冷冷地盯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隻見兩道身影緩緩地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老古!!”方義、陳玉珍和楚天瑜三個人異口同聲地驚叫道,“你醒啦?!”

“嗯,古大叔在各位走後不久突然驚醒過來,他說他一定要參與最後的落幕呢!”林欣妍小心地攙扶著臉色仍舊慘白的古如風,站在不遠處,笑嘻嘻地盯著眾人道。

突然林欣妍的眼睛集中在那個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淩凡身上,忙將古如風扶穩後跑到淩凡的身旁,搖晃著淩凡的身體喊道:“淩凡哥哥,你醒醒呀!你這是怎麽了?”

林欣妍將纖細的手指伸在淩凡的鼻處,嚇的忙縮了回來,盯著淩凡慘白的臉喊道:“淩凡哥哥……死了!!”

陳玉珍忙跑過來,抱住林欣妍,眼睛也瞬間變得濕潤起來,道:“欣妍,不怕,淩凡他沒有死,不過是暈過去而已。”

林欣妍拍打著陳玉珍的肩膀,伏在上麵哭道:“你騙人,暈過去的人怎麽會沒有呼吸呢!!”

“你到底是誰?怎麽知道我的名字?”黃教教主盯著麵前這個穿著星雲道袍、長發飄飄的中年男子吼道。

“陰陽師古如風!”古如風冷冷地盯著黃教教主道,“你自己了斷吧,你本不該是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不要再留戀凡間啦!”

“不!!!”黃教教主驚恐地後退著,血紅的眼睛盯著眾人道:“我是神!是神啊!你們這些卑微的人類竟想將神殺死!!哈哈哈哈!休想!!”

墨黑的夜空隻剩下黃教教主一個人在仰頭大笑,殘厲的笑聲回蕩在樺樹林中。

“你不是神,你不過是一個殺人凶手而已,而殺了人的人隻有一個結局——死刑!!”熟悉的聲音突然憑空響起,這種聲音在楚天瑜的心頭頓時一震,楚天瑜忙轉頭看向那個早已不忍回望的地方,果然一個挺拔的身影靜靜地站在那裏,嘴角挽著一抹邪邪的笑,旁邊的林欣妍和陳玉珍則是不斷地抹著歡喜的眼淚。

淩凡衝著楚天瑜笑道:“剛才真是謝謝你的心肺得蘇,要不是你,我怕早已斷氣了,嘿嘿,我身無分文,無以為報,看來隻能以身相許啦,哈哈哈哈。”

楚天瑜沒想到淩凡竟然能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麵前,本以為他會像淩楓一樣永遠地離開自己,卻沒想到他竟然活了,而且還是自己將他救活了。長久以來,楚天瑜在淩楓身上烙下的悔恨頓時一掃而空,她如一陣風般撲在淩凡的懷中,沒有說一句話,隻是痛痛快快地哭著。

淩凡撫摸著楚天瑜的秀發,轉身盯著黃教教主,笑道:“什麽黃教教主什麽徐伯,一切都是騙局,在我的眼中,你不過是一個手上沾滿了鮮血的人,我才不管你是誰,隻要是奪走過無辜人性命的人,那他就犯了死刑,不可饒恕。”

淩凡的眼睛激射出淩厲的目光,冷冷地注視著徐伯,正義的力量永遠都是強大的,無論什麽時候。

“啊……”徐伯發出一聲怒吼,揮舞著雙手撲向淩凡。

“死刑”兩個字如同晴天怒雷一般直接劈向徐伯。

徐伯頓時惱羞成怒,揮舞著雙手猛地朝著淩凡撲了過來。

瞬間,無數的子彈雨水一般一齊掃向徐伯,強大的衝擊力將徐伯掀倒在那個白圈之中,那個他自已畫出的六芒星陣中,刹那間熊熊的烈火將徐伯整個吞噬,慘烈的叫喊聲劃破整個夜空,久久地回蕩著。

陳玉珍忙將林欣妍的耳朵死死地捂緊。

淩凡將楚天瑜抱在懷中,冷冷地望著那個在火堆中不斷滾爬的人。

古如風緩緩地從背後拿出一樣東西——那個西藏人骨號角,揮手便將它一齊丟進烈火中,冷道:“將它也拿走了,它是你的東西,不屬於人間的東西。”

熊熊的烈火瞬間將人骨號角化為白灰,一切不祥之物在烈火之中全部化為無。

古如風轉過身望著淩凡笑道:“哎,小子,還記得你曾經說過的話嗎?”

淩凡嘴角仍然是一抹邪邪的笑,望著古如風:“當然,去我家吃麵條,自備調料。”

哈哈哈哈……

暢快淋漓的笑聲頓時充溢在黑暗的樺樹林中,樺樹葉仿佛也被感染般,輕輕地舞動起來,所有的黑暗都已經結束,死去的人的靈魂終於可以安息。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