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七章 陰謀詭計

斷肢之痛,子彈劃爛皮肉之痛,終於一股腦像洶湧的潮水般湧向胖叔。

“我說,我說,那個神是......”胖叔終於決定要將幕後黑手說出來。

“啊......”的一聲無比淒厲的慘喊叫聲從客廳裏傳來。

淩凡和眾人不禁麵麵相覷,這股慘叫聲是——管家徐伯!莫非他遭到不測!!

“天瑜,你留在這裏看守胖叔,玉珍姐你跟我去樓下的客廳看看!!”淩凡說著便衝向樓下,陳玉珍也緊跟著衝了下去。

樓下的客廳。

徐伯癱倒在地板上,整潔的頭發此時已經淩亂不堪,雙隻眼睛驚懼在望著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外,不住地顫抖著,整個人都縮成一團。

“徐伯!發生什麽事了?!!”淩凡從樓梯上躍下,跳在徐伯在麵前,道。

“鬼!!紅色的鬼!!它就在外麵,剛才它在死死地盯著我呢!!!”徐伯臉色因驚懼變的蒼白如紙一般,一根戰顫的手指直直地指著窗外。

果然透過巨大的落地窗,一襲紅衣的鬼瞪著一雙眼睛望著客廳裏的人,血紅的眼睛一閃一閃的。

“娘的!又來裝神弄鬼!!”淩凡一聲暴喝,站起身大步走到紅衣鬼麵前,一腳將巨大的落地玻璃踢的粉碎,然後照著紅衣鬼的腦門就是一槍,隻聽“咕嚕”一聲響,紅衣鬼的腦袋便掉落下來,原來隻是一個電子娃娃的頭!

“糟糕!我們中了那個幕後黑手的調虎離山計啦!天瑜!!”淩凡第一時間想到楚天瑜,然後拚命的朝著樓上的劉振海的房間跑去。

一股濃鬱的香味頓時襲向淩凡的鼻子!

乙醚!!

淩凡忙捂緊鼻子,衝向窗口,倒轉槍托,將玻璃砸碎,冷清的夜風頓時吹進來,將屋內的空氣濃香吹淡不少,隱隱間一股血腥味卻襲向淩凡的鼻子。

血沿著胖叔的脖頸處流了下來!

他的頭不見了!

被人撕割下來!!

緊跟著跑來的陳玉珍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禁大驚失色,道:“這是怎麽回事,胖叔的頭呢?!”

淩凡環顧四周,隻見劉振海和劉天琳暈倒在地,草坪工趙子陽癱倒在門口,而楚天瑜卻已失蹤。

急,那是一種撕心裂肺的焦急襲向淩凡。

“啊!!”淩凡無助地仰天大聲喊道:“誰?!!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做的這一切,是誰把天瑜帶走了?!!”

“呃...是馮媽...”一股細微的聲音自趙子陽的口中傳來,原來他距門口最近,所以受到的乙醚最輕。

淩凡急步衝過來,按住趙子陽的人中穴,喊道:“馮媽!馮媽她為什麽要殺胖叔?!!”

趙子陽虛弱地道:“我看到...馮媽...她的眼睛...也是血紅的...”說完趙子陽便一頭栽倒在淩凡的胸口,暈了過去。

“什麽?!!難道馮媽才是幕後黑手嗎?!!”陳玉珍驚道。

突然淩凡手機的彩信鈴聲響起。

淩凡忙打開,是林欣妍傳送過來的,是一張照片。

隨著照片的緩緩放大,四個穿著厚厚登山服的人出現在手機上,三男一女,雖然這是很久以前的照片,但上麵的四人麵容還是依稀可以分辨的,分別是劉振海、胖叔、古董商常叔還有馮媽!

“常叔!!馮媽一定是帶著胖叔的頭去了常叔那裏!別忘了,胖叔也是一個陰靈體!”淩凡衝著陳玉珍大聲地吼道。

“你是說,胖叔成為複活那個所謂的神最後一個犧牲品嗎?!而那個古董商就是他們口中所謂的‘神’!”陳玉珍驚喊道。

“玉珍姐!快!通知老大,趕快派人來控製這裏!”淩凡衝著陳玉珍喊道。

“你在這裏盯著現場,我去姓常的家裏,去救天瑜!!”淩凡話音還回響在房間,人卻如流星般躍起出房間,朝著樓外的車跑去。

古董商常叔家,從外麵望去,常叔家的窗口依然燈光通明。

“咚”的一聲巨響,淩凡一腳將常家的門跟踹開,門板嘩的一聲倒在地上。

麵前的景象令淩凡不禁呆在當場。

隻見常叔坐在一個微型的酒櫃前,手中拿著一杯血紅色的酒,在手中不斷地搖晃著,紅色的酒在燈光下閃爍著詭異的光芒。而馮媽卻被釘在一根石柱上,胸口被一枚巨大的鐵釘當胸穿過,生生地釘在石柱上,血沿著鐵釘緩緩地流淌下來,在腳下匯聚在一片,如死魚般突兀而出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前方,仿佛不相信眼前的事實一般。而楚天瑜口被一條白布纏住,手腳也被捆綁住,被丟在屋內的一角,眼睛卻是狠狠地盯著常叔,當看到淩凡突然闖進來的時候,楚天瑜的眼睛閃過一絲濕潤的溫柔。

“天瑜,如果你沒事的話,就點點頭。”淩凡望著楚天瑜,輕聲道。

“嗯......”楚天瑜乖巧地點點頭。

“真是令人感動的場景,為這樣的美景應該幹一杯才是。”說著常叔嘴角劃過一抹冷笑,隨即將手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為什麽?!為什麽你連自己的信徒都要殺害?!!”淩凡指著被鐵釘釘在石柱上的馮媽,盯著悠然喝酒的常叔吼道。

啪的一聲脆響,明亮的高腳酒杯瞬間捏碎在常叔的手掌中。

常叔緊緊地握著那堆破碎的酒杯渣子,任憑碎片刺進掌肉裏,血沿著手掌的紋線瞬間滴落下來,落在雪白的地板上,濺起一朵朵殘酷的血花。

“你竟然說是我殺了她!你竟然說是我殺了她!!你竟然說是我殺了她!!!”常叔緊咬著自己的牙,血絲從牙縫裏滲了出來,雙行淚水沿著常叔臉上的皺紋滑落下來,吼道:“你知道她是誰嗎?她是我的妻子啊!!我怎麽會殺自己的妻子!!!”

淩凡當即呆在當場,他實在沒有想到,馮媽竟然是古董商常叔的妻子,事情益發變的複雜起來。

“如果她不是殺的,那又是誰?!”淩凡大聲吼道,強大的壓抑使淩凡的思緒全部混亂起來。

“是神!是神的旨意,是神命令我把她殺死的,神說要帶她去天國。”常叔眼睛中透露出虔誠的光芒緩緩說道,“是神將我們帶到他那裏的。”

一年前。

“當年我和劉振海還有其他幾個夥伴,都是青山市一家登山俱樂部的會員。那一年,我們從網絡上看到有人再次成功地登上了珠穆朗瑪峰的最高峰,你是無法想象那種站在世界之巔上的誘惑是多麽吸引人的。這種強大的魅惑力強烈地吸引著我們,終於有一天我們決定去攀爬那座雪山,那座在世界上所有的登山者眼中的聖峰——珠穆朗瑪峰!

站在雪峰腳下,抬頭仰望著那座深入雲宵的峰巔,我們當時每一個都興奮得像一個看到玩具的孩子一樣。我們全副裝備,開始了攀登神聖雪峰的第一步,珠峰上的風好大,我們緊緊地撲抓著繩索,仿佛隻要手一鬆開,我們就會被凜冽的山風吹落於峰下,有好幾次我都差點掉下去,是劉振海救了我。我也不知道我們到底爬了多長時間,反正無論是向上望還是朝著下麵望去,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常叔望著自己不斷滴血的手心,緩緩地說道。

“然後呢!”淩凡問道。

“然後,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沒有放棄,我們咬著牙堅持向上爬,因為我們知道每向前爬一步,我們都更接近世界之巔一步,但我們誰也沒有想到,就在我們距離峰頂還有不過幾百米的時候,突然發生了一件極其可怕的事!!”常叔眼神中透露出一種極端的恐懼,嘴唇都在顫顫地發抖。

“常叔,你們到底碰到了什麽可怕的事?!!”淩凡抑製不住心中的好奇,忙問道,旁邊捆綁在一角的楚天瑜也被常叔故事深深地吸引住。

“雪崩!!”常叔盡量用最平靜的語氣說出來,但顫抖的嘴唇卻依然忠誠地將常叔內心的恐懼展現出來,雪崩兩個字簡直就是從常叔嘴唇中蹦跳出來一般。

淩凡雖然心中已經隱約猜想到他們可能遇到了雪崩,但聽到常叔親口將雪崩兩個字說出來的時候,心裏還是不由自主的顫動一下。

“沒錯,是雪崩,鋪天蓋地的雪如同雪浪將我們像螞蟻一般吞沒,我當時就感覺自己像球一樣不斷地翻滾著,整個胃都幾乎翻滾出來,然後我就失卻知覺。等我們醒來的時候,我以現在自己躺在一個山洞裏,你知道我看見什麽?”說到此處的時候,常叔的眼睛突然明亮起來,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是寶藏!!數之不盡的寶藏!!!”還沒等淩凡回話,常叔已經抑製不住內心的激動,興奮地喊道,“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其他幾個人也早已醒來,大家都圍在那箱裝著巨大寶藏的箱子前,從裏麵拿出稀世的珠寶、紅的滴血的雞血石、還有那碩大的夜明珠......我們當時樂瘋了,有了那些東西我們一輩子都不愁吃喝了。”

“然後呢?你們一定遇到比雪崩更可怕的事了吧?”淩凡接著問道。

常叔的眼睛突然露出一絲狠毒,咬著牙惡狠狠地道:“沒錯,我們之後是遇到了比雪崩還可怕的事情,就在當天夜裏,我們突然聞到一股濃鬱的味道,瞬間我們便感覺大腦昏昏沉沉,隱約間我們看到一個人站在我們的麵前,手中握著一把閃亮的刀子,嘴角挽著一抹惡毒的冷笑一步一步地走進我們,那個人就是劉振海!!!他居然用乙醚將我們弄暈迷,然後用一把爬山的刀子將我們的手筋腳筋一根根地挑斷!!”

淩凡沒想到劉振海竟然會是這樣的人,這樣一來的話,道:“想必劉振海是見財起了殺意,卻沒有膽量殺死你們,而隻是將自己的手腳挑斷,不讓你們出去吧。”

“沒錯,劉振海冷冷地望著我們,看見我們的血漸漸的匯聚在一條小溝壑裏,流向那堆寶藏,將一件黃金色的號角都浸泡在血水中。突然整個山洞一陣震顫,劉振海拿出一大背包將箱子裏的寶藏全部裝了進去,甚至連那地上沾滿鮮血的號角也沒有放過,一並塞進被包裏,然後從山洞出口逃了出去,並將那個出口用雪堆死死地封住!後來他將寶藏藏匿在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後看到有一個登山小隊在攀爬,於是將自己埋在雪堆中,假裝是被雪崩淹沒的生還者,於是他被那夥人給救了起來,再然後他就伺機找到那堆寶藏回到了青山市,開始了富裕的生活!!”常叔的眼睛中透出憤恨的眼色。

“那你們呢?你們怎麽逃出來的?!”淩凡問道。

“是神的召喚!!”常叔的眼睛再次出現那種虔誠的目光,緩緩道:“當時我們都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突然間一個洪亮的聲音自山洞內響了起來,他說他是神,他能救我們。但神卻沒有肉身,需要我們中有一個人將自己獻出來,於是我們的隊長為了大家毅然將自己獻給了神。於是我們的隊長就成了神,神用一種奇怪的草木喂食給我們,於是我們感覺渾身充滿了力氣,然後神又將我們的手筋腳筋接好,他要我們成為神的信徒,說,隻要我們信從於他,那麽他就會把我們帶回天國,卻享受那永遠也享受不盡的榮華,那裏沒有煩惱與仇恨,隻有幸福。於是我們就與神訂下了契約,成為了他的信徒。神幫助我們逃出了那個山洞,告訴我們他需要重塑肉身才能複活,才能帶我們去天國。”

“於是你們就來到青山市找到劉振海,威脅他,讓他幫你們找出生日期是在七月十五的陰靈體,是不是?”淩凡咬著牙吼道。

“沒錯,神說要進行一個神秘的咒印,就必須六個陰靈體的每一部分,於是我們決定去找劉振海,威脅他說,如果他不按照我們所說的去做,我們就要把他連他的兒子一起殺死祭神!!劉振海害怕極了,於是就這樣我們四個人很順利地進入到劉家,雖然表麵上是主仆,但劉振海的一舉一動都是在我們的控製之下!!神讓劉振海設下這個招聘保安的騙局,為了成功實施複活咒印,神將自己的一部分力量分給同樣是陰靈體的胖子,於是身為劉振海專用司機的胖叔,成為實施噬人截肢的赤鬼!!”常叔盯著淩凡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那我的哥哥呢?!!你們為什麽要殺死他?!!!”淩凡突然喊道。

“你哥哥?!是誰,是那個自稱是淩楓青年男子嗎?”常叔問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