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六章 意料之外

深夜,劉振海的豪華莊園。

“先生,小姐,請你們不要再往裏硬闖了,我們老爺已經休息了。”一個胖胖的婦女,也就是劉家的廚師馮媽擋在劉振海的房間前麵,橫在淩凡三人麵前喊道,“有什麽事情,請明天再來好嗎?”

陳玉珍一把將馮媽按在門旁,從懷裏掏出警官證,冷聲喝道:“看好了,我是警察,如果你敢妨礙我執行公務,那麽我可以當場逮捕你!”

馮媽一聽陳玉珍要逮捕自己,忙駭的閃到一旁,結巴道:“我...我不知道...你們是警察,不要......不要捉我啊。”

“那就乖乖地給我滾到一旁。”陳玉珍冷聲喝道,“不要妨礙我們辦案!”

“你們是什麽人?為什麽三更半夜闖進我的家,我要告你們私入民宅!!”一股沉穩但不耐煩的聲音從房間裏麵響了起來。

淩凡一腳將門踹開,大步走了進去,隻見劉振海正穿著睡衣坐在床旁,抽著煙,一臉不悅的表情望著淩凡三人,而他的兒子劉天琳則一臉難看的表情站在一旁。

“老爺,發生了什麽事?要不要我們叫警察?!”胖叔此時也跑進劉振海的臥室,然後草坪工趙子陽也跟著跑了進來,後者更是將自己的袖子挽了起來。

“不用叫了,我們就是警察!”陳玉珍將自己的警官證朝著眾人的麵前劃過,然後停留在劉振海的麵前,道:“劉先生,我們是HIT——特別行動組的成員,奉命前來請您協助我們調查最近的‘赤鬼截肢殺人案’的。”

“對不起,我不知道什麽赤鬼截肢殺人案,如果你們是來搜查的,請你們快點,我還要休息呢。”劉振海站起身做出請的動作道。

突然,一角紅色的布角自劉振海的床底露了出來。

淩凡眼快手疾,大步跑了過去,一把將床底的赤色的包袱拖了出來,然後將其一抖,隻聽嘩啦啦的數聲,九枚黑色的鐵指甲套掉落在地上,蹦跳數下便疊在一起,在明亮的燈光下閃爍著詭異的光芒,上麵殘留的血跡更是讓人觸目驚心。

劉振海的臉色頓時微變,身體不禁顫抖一下。

“劉先生,我想聽聽你怎麽解釋這些東西?!”淩凡將手中的紅色長袍摔在地上,一雙淩厲的眼睛如短刀般釘在劉振海的身上。

“既然被你們當場發現了這些東西,那我還解釋什麽,”劉振海嘴角挽起一絲冷笑,緩緩道,“不錯,我就是你們要找的赤鬼,所有的案子都是我做下的。”

“爸!!”劉天琳大聲喊道。

“天琳,不要說話,這裏已經沒你的事,滾回你的房間去!”劉振海抬起手臂,指著房間外衝著劉天琳怒斥道。

劉天琳緊咬著嘴唇,雙拳緊緊地握著,渾身都有些顫抖。

淩凡發覺劉天琳的樣子有些異樣,然後將目光再次盯向劉振海,質問道:“劉先生,我想請問你,你做這些事的動機是什麽?為什麽要這樣做?”

“哈哈哈哈,難道複活偉大的神錄還需要理由嗎?!”劉振海狂笑起來。

“那你口中所謂的神靈在哪裏?!”淩凡再一次緊緊地逼問著。

“哼,關於神的事我無可奉告,想找抓我就抓我吧。”劉振海緩緩地伸出雙手,舉在淩凡的麵前道。

門口站著的趙子陽和胖叔均四目相對,趙子陽驚道:“這...這不可能,老爺怎麽可能會是傳說中的赤鬼呢?!我沒有看錯吧!!”

胖叔盯著劉振海舉起的雙手,跑角泛起一抹令人難以察覺的詭笑,卻裝作故意歎氣道:“我也以為我自己看錯了,但事實擺在眼前,老爺就是那個噬人截肢的殺人魔。”

“嚓”的一聲脆響,陳玉珍已經將一副鋥光明亮的手銬拷在了劉振海的手腕上,冷冷道:“劉先生,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

“爸,我忍受不住了!我必須要將事實的真相說出來!!”劉天琳伸開雙手,縱身擋在陳玉珍的麵前,喊道:“我爸爸絕對不是什麽噬的殺人魔!”“是他!是胖叔!!”劉天琳突然掉轉身子,指向胖叔,吼道:“我親眼看見胖叔,看見他將那件血衣塞進爸爸的床底下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所做的。”

“天琳!!”劉振海怒吼起來,甚至連腦袋上的粗粗的青筋都暴露出來,“警官,我兒子說的都是胡話,請你們不要相信他,我才是真正的殺人魔!”

“爸!您到底在怕什麽?!”劉天琳眼睛幾乎都要流出淚,顫音道:“自從您置下如此大的莊園後,每一天我都見您愁眉苦臉地坐在沙發上抽煙,您到底在怕什麽?!!”

“天琳不要再說了!你跟我滾!滾回你自己的房間!!”劉振海衝著劉天琳怒吼道,仿佛一隻暴怒的獅子般。

淩凡的眼睛此時瞄到胖叔的臉上,果然一絲詭異的笑容在胖叔的臉上呈現出來。

“不對!真正的赤鬼不是劉振海,而是胖叔!!”淩凡在心裏突然驚喊道。

突然胖叔身形一晃,便躍閃到楚天瑜的背後,一隻粗壯的手掐住楚天瑜的脖頸,另一隻手則扭著楚天瑜握槍的手。胖叔的嗓子裏發出陰冷而尖厲的聲音,冷笑道:“沒錯,我就是赤鬼,哈哈,真不想到你們這麽快就找到這裏。”

“哼!我早該猜到是你!”淩凡從腰間掏出手槍,後推槍膛,然後瞄準胖叔的腦袋,冷道:“從你的體形,聲音我就該猜到是你!你就是追殺我數次的赤色鬼物!!”

“哈哈哈哈,小子,我也真沒想到,你竟敢有這麽強悍的命,我一連襲殺你三次,卻連續三次竟然都讓你從我手中逃了。”胖叔連忙將自己的頭躲在楚天瑜的身後,陰冷地笑道,眼睛也慚慚的變成血紅色,流露出駭人的光芒。

“赤鬼,你給我聽好了,這一次你休想再從我的手中逃脫!”淩凡盯著胖叔冷冷地說道,:“我淩凡發誓,一定要親手將手殺了,把你送上絞首架,不僅是為了我哥哥,更是為了那個被你害成植物人的兄弟!”

淩凡冷冷地望著胖叔,現在楚天瑜被扼在他的手裏,淩凡隻能是舉著槍,隻要胖叔的腦袋從楚天瑜的腦袋一出現,淩凡就會開槍,一擊必殺!

“他還沒死呀,我還以為他會毒發身亡呢,原來竟然隻是變成了植物人,真是可喜可賀呀。”胖叔尖厲聲地笑道。

“你最好莫傷害你手中的這個姑娘,否則我淩凡一定會讓你品嚐下這世界上最殘酷的死法!”淩凡咬著牙說道。

胖叔大笑起來,仿佛聽到一個很好笑的笑話一般,道:“我看你這小子是真笨,還不明白當前的形勢吧,我告訴你現在我才是局麵的掌控者,你們最好乖乖的莫要給我動,否則我會不小心將這個美麗的女子的脖子扭斷的,所以千萬不要嚇我喲!”

“可惡!”淩凡在心裏暗罵道,“怎麽辦?現在的形勢應該怎麽辦?我不能讓天瑜事,絕對不能,如果現在是哥哥,那麽哥哥會怎麽做呢?”

法醫備忘錄守則第五條:淩楓說道:“有的時候,我們會很為難,因為我們必須要做出選擇,而我們做出的選擇將會改變整個局勢,所以當麵臨抉擇的時候不要怕,要按照自己的心來科選擇,哪怕結果會讓我們失去更多,但眼前的人我們卻能保護下來。

淩凡的思緒從備忘錄上收了回來,突然手指一鬆,掉轉槍口朝地,笑道:“好吧,你說的很對,你才是局勢的掌控者,說吧,你要我做什麽才肯放過你手中的那個女孩。”

“很好,我要劉天琳的頭!!”胖叔尖聲喊道。

“老胖!你在說什麽!你忘了我們的協議了嗎?!!”劉振海突然大聲地吼道:“不要忘了,你答應過我的事,所以我才願意替你頂罪的!”

“嘿嘿,劉振塗,原本我是可以不殺你兒子的,但他卻將我的計劃戳穿,從而將我的身份暴露,所以我不得不這樣做,”胖叔尖聲冷道:“還有你不要忘了,為了複活神,任何犧牲都是值的的,你的兒子能作為神的一部分,你應該感到榮幸才是!”

“放屁!他算是什麽神啊!他是魔鬼!!噬人的魔鬼!!”劉振海的臉頓時變的青紫起來,全身都在劇烈地顫抖著。

“你竟敢汙辱神!”胖叔咬著牙尖聲對淩凡吼道,“小子,如果你想要這個女孩活命,就去將那個劉天琳捉住,把他的頭割下來給我!!”

“什麽?!”劉天琳被駭的頓時跌倒在地,不住地後退著,驚恐地望著淩凡。

淩凡緩緩收起手槍,伸手在旁邊的水果盤裏將一把水果刀抄起,慢慢地走向劉天琳,一雙明亮的眼睛此時卻沒有一絲猶豫,目光透露出的冷酷令劉天琳的全身的汗毛都不禁堅了起來。

“淩凡!你要做什麽?!不要殺我!”劉天琳驚懼地求道。

淩凡沒有說話,隻是一把將劉天琳提了起來,手中的水果刀瞬間架在劉天琳,鋒利的刀鋒已經將劉天琳的脖子割破一層皮,血緩緩地沿著刀鋒流了出來。

“淩凡,不要傷害我的兒子!!”劉振海如風獅子一般撲將過來!

突然,一個黑洞洞的槍口頂在劉振海的額頭。

冷汗自劉振海的腦門滲了下來。

“你最好也不要動,否則我卻不敢保證手中的槍會不會走火!”陳玉珍單手舉槍冷冷地說道。

“哈哈,我還真是沒想到形勢會變成這樣,看來我手中的這個女娃子的命要寶貴的多,如果不是因為神,我還真不舍得讓你死呢!”胖叔尖聲在楚天瑜的耳旁冷笑道。

“哼!”楚天瑜冷峻的俏臉上沒有任何情感變化,也沒有說話,隻是冷冷地哼一聲。她在等答案,等淩凡問出赤鬼後麵真正的主謀,所以她在忍,必須得忍!

“胖叔,我已經按你所說的做了,接下來你是不是也得放了那個女孩呀?!”淩凡盯著胖叔問道。

“哈哈哈哈,小子,你當我傻呀,隻要你將劉天琳的頭割下來交給我,我保證你的女人我會完整無損地交還給你。”胖叔盯著劉天琳的頭尖聲道。

“好吧,你可莫要食言。”淩凡說著,手下的刀但重了幾分力,血更多地沿著刀鋒流了出來,與此同時淩凡瞄了楚天瑜一眼,眼神交流的語言不言而喻——動手!

“啊......”一聲尖厲的慘叫,隻見楚天瑜趁胖叔將注意力集中在淩凡手中的刀上的時候,猛提起右腳狠狠地踩向胖叔的右腳趾上,頓時胖叔的腳變的如同一張餅一般。

胖叔因劇痛鬆開了緊扼楚天瑜脖頸的手,而楚天瑜等的便是這一刻。

一瞬間,隻聽“嚓哢”一聲,胖叔的一隻胳膊頓時被折斷。

“呀!”胖叔揮起另一隻手握成鷹爪狀急速地揮向楚天瑜。

然後,又是一聲輕脆的“嚓哢”聲,胖叔的這一隻胳膊也被生生折斷。

淩凡的眼睛直直地望著楚天瑜的兩記殺著,簡直比赤鬼還要凶悍三分,原來她平時打自己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使出全力呀,淩凡不禁暗自慶幸:認識天瑜真好!

淩凡收加水果刀,笑著對劉天琳道:“天琳,對不起,剛才我必須這麽做,請你原諒。”

劉天琳一時也望著楚天瑜望的目瞪口呆,他無法想像一個冷酷的瘦弱的美麗女孩竟然能使出如此駭人的殺招,簡直比赤鬼還要可怕。

“沒...沒關係。”劉天琳此時才聽到淩凡的聲音,忙道。

淩凡走到胖叔的麵前,一把將早已癱倒在地板上的胖叔拎了起來,掏出槍指著他的腦袋冷笑道:“胖叔,說吧,那個指使你殺人截肢的幕後黑手是手?”

“哈哈哈哈,他是神呀!是偉大的神呀,你們這些卑微的人類,竟然敢傷害神的信徒,神一定會替我報仇的,哈哈哈哈”胖叔發出尖厲的笑聲喊道。

“我倒要看看有誰會來救你!又有誰能從我的槍口下將你救走!”淩凡單手槍套後推,子彈上膛,然後將槍頂向胖叔的大腿上。

“砰”的一聲就是一槍。

血如水柱般沿著胖叔的大腿處湧了出來。

“你這小子好狠!!”胖叔停止的笑聲,咬著牙道。

“哼,我狠,我和你比還差的遠呢,你難道不知道自己做的有多麽狠嗎?!”淩凡再次將槍頂在胖叔的另一條大腿上,吼道:“你是把人家的肢體生生地撕斷呀!!”

然後又是“砰”的一聲巨響,一個血肉模糊的黑洞出現在胖叔的腿上,血將周邊的褲子全部浸的血紅。

“說,那個被你所謂的神到底是誰?!”淩凡將槍頂在胖叔的腦門上吼道。

“好!好!我說!!”胖叔終於感覺到疼是什麽滋味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