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五章 死命一搏

“你竟敢妄想把神送上絞首架!神一定會降罪給你的!”赤鬼大聲地厲嘯道,“你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的!!”

“難道神就可以隨便奪走人的生命嗎?!”淩凡盯著赤鬼吼道:“告訴我,指使你殺人截肢的人到底是誰?”

“哈哈哈哈”赤鬼瘋狂地仰天笑道,“是神啊!是偉大的神,你們又能把神怎麽樣呢?!”

“死刑!”淩凡推了下槍套,冷冷地說道:“隻要殺了人的,就是死刑,神也不例外!!”

“啊......”赤鬼被淩凡的‘死刑’兩字激的怒吼起來,再次撲將過來。

突然烏光一閃,一道淩厲的勁風襲向淩凡,不,是襲向淩凡的背後——古如風!

“嗚“的一聲悶哼,一枚黑色的指甲刺入古如風的胳膊上,古如風的臉刹時變得青紫無比。

楚天瑜剛要開槍,隻見赤鬼得意地冷笑道:“如果有時間殺我,還不如趕快救他,我的指甲套上有劇毒,現在送他去醫院的話也許還來得及,否則你們將永遠看不到他了,哈哈哈哈。”赤鬼發出冷酷的笑聲,縱身躍進街道的黑暗之中,瞬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楚天瑜冷峻的俏臉緊緊地皺著,緊緊地咬著貝齒,舉著槍的手緩緩地放了下來。

淩凡一把將古如風抱起,冷冷地盯了下赤鬼逃去的方向——劉家!

“天瑜,快把車開過來!!”淩凡把著古如風衝著楚天瑜吼道。

“好的!”楚天瑜連忙應聲道。

市第一醫院,手術室外。

牆上“手術中”三個大字因充電而顯得刺目的血紅。

淩凡揮起一拳狠狠地砸在雪白的牆上,頭重重地貼在拳頭上,低沉著嗓子自責道:“我真沒用!如果不是我出這個餿主意的話,老古也不會中毒!!”

“淩凡......”楚天瑜走到淩凡的身旁,卻不知道該怎麽安慰,隻是望著他,目光中沒有了平日中的那份冷酷,而多了些擔憂和關懷。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突然響徹在醫院的走道中。

方義魁梧寬大的身體出現在走道中,身後跟著是嬌小的林欣妍和豪爽的陳玉珍。

“淩凡!說!到底出了什麽事?老古怎麽了?”方義望著淩凡的眼睛沉聲道。

“老大,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老古,他中了赤鬼黑甲上的毒,到現在還沒有脫離危險。”淩凡低垂著頭。

“天瑜,你們怎麽搞的?!兩個人拿著槍還搞不定那個赤鬼嗎?!!”方義低聲吼道。

“對不起,老大,我不知道赤鬼竟然連子彈也不怕,更不知道他的指甲原來隻不過是一個鐵套......”楚天瑜同樣低垂著頭。

“對不起!對不起!”方義憤憤地轉動寬大的身體,重複著這三個字,道:“我現在要的不是對不起,而是那個赤鬼的屍體!!”

“老大,您先別動怒,現在事情已經很清楚不過了,”陳玉珍忙走到方義的身旁寬慰道:“赤鬼的確存在於劉家,而且是很大可能就是劉振海。”

“對呀,淩凡哥哥你要我找關於劉振海和那個神密的咒印的教派的資料我已經查到了。”林欣妍忙說道。

“是嗎?!欣妍快告訴我!”淩凡抓著林欣妍的胳膊喊道。

“淩凡哥哥,你抓疼我了......”林欣妍皺著小眉頭疼道。

“噢,對不起,對不起,欣妍你說吧!”淩凡忙鬆開手。

“那個咒印隻有西藏一個很古老的教派的教主才能掌握,那個教派叫黃教,但最後一任教主早已死去,傳說在三十年代的時候黃教就已經不複存在了。據說當年一股日本士兵突然闖進黃教,槍殺了裏麵所有的信徒,教主很幸運地從後麵的矮牆逃了出去。日本兵像發瘋般地追擊著黃教主,黃教主也是拚命的逃命,逃進珠峰一所秘密黃教聖地中,日本兵隨即跟蹤他的足跡也闖了進來,之後的事就任誰也不清楚了,後麵據說有人曾上珠峰去尋找過他們屍體,可沒有人任何人找到過黃教主和日本兵的痕跡,於是這個故事就成了珠峰眾多傳說中的一個,也是惟一一個關於咒印黃教的傳說。”林欣妍拿著手上的一份材料念道。

淩凡堅起右手,托著下巴,思索了一下,又道:“那劉振海呢,他的資料呢,他和這個古老的教宗又有什麽關係呢?”

“劉振海,在暴富前不過是一個曾通的公司小職員,也是市內一個登山俱樂部的會員。三年前他曾經隨一個的登山小隊去西藏攀登著名的珠穆朗瑪峰峰,卻在攀登的途中遇到雪崩,小隊的成員全部葬身於白雪之下。可奇怪的是就在一年前,小隊的成員之一的劉振海卻突然現身於青山市,做起了生意,然後一夜之間,便從一個小商人變身成為富可敵國的大富豪。”林欣妍翻開第二份資料道。

“等等,他突然出現在青山市,難道就沒有人奇怪他為什麽存活下來,而其他人卻死了嗎?還有他隻做些小生意怎麽就成為一夜富豪了?!”淩凡問道。

林欣妍搖搖頭,道:“當時的記錄是曾有警方調查過他,而結果是:他隻是沒有被雪深埋,被另外一個登山隊伍在途中給發現了,並把他救了下來。至於他為什麽做了什麽生意會一夜暴富,卻不詳細,有人說他是做起了古董生意,以極低的價格收購了幾件價值連城的寶貝,然後轉手賣了出去,並以此賺了很多大錢。”

“說起古董我也想了些什麽,”陳玉珍回憶道:“你讓我跟蹤的那個叫常叔的古董商,他的確很可疑,因為他沒有別的什麽主顧,隻是和劉振海接觸很頻繁,今天常叔還去過劉振海的家,他們在臥室裏談了很長時間,並伴隨著吵鬧聲,可是等他們出來的時候兩人的臉上卻像是什麽都沒發生過一樣,就像平常的談生意一般,而且我發覺還有一個人和常叔的關係異常的親密。”

“誰?”淩凡問道。

“是一個女人,胖胖的女人,好像是劉家的廚師馮媽!”陳玉珍回憶道。

淩凡一P股坐在旁邊的長椅上,雙手緊緊地抓著頭發,將各種線匯聚到一起,想理出一個頭緒,卻發現這件事情越來越複雜,好像比自己想像的要複雜的多。

突然,淩凡從口袋中摸出手機,拔了一個號碼,道:“喂,是天琳嗎?!嗯,對,待會我打算去你家一趟,以警察的身份,調查一下赤鬼的事情!!”

淩凡突然打電話告訴劉天琳,說自己很快將要去劉家,而且還是以警察的身份調查赤鬼的事,然後一把將電話給掛斷。

“淩凡!”陳玉珍衝到淩凡麵前喊道:“你怎麽能這樣做?這樣不是打草驚蛇了嗎?!”

淩凡的眼睛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冷冷笑道:“沒錯,我就是要打草驚蛇!我要讓那條蛇知道,我們HIT——特別行動組不是好惹的!他傷了我們一個組員,我就要讓他們付出死亡的代價!而且如果咒印‘人體拚圖’是真的話,那麽它們還缺少一個陰靈體的頭,屍體是很容易腐敗的,我想他們也許已經很著急地想得到一個人的人頭啦!”

方義沉默良久,突然說道:“淩凡,難道你說的那個最後的陰靈體是劉天琳!!”

“對,老大,您說的沒錯,大家一定還記得那日欣妍調出來的市民出生日期表了吧,我想如果那個赤鬼迫急想找最後一個陰靈體的話,無疑他們身旁的劉天琳必是他們最容易得手的獵物。”

“但如果按你所說的話,那麽劉振海豈不是連自己的兒子都要殺嗎?!”楚天瑜震驚道。

淩凡搖了下頭,望著楚天瑜,笑道:“首先,這就是為什麽劉振海要招聘保安的原因,因為他不能殺自己身邊的人,否則這樣會使自己引起警方懷疑的;其次,我們現在所見到的劉振海,也許並不是真正的劉振海,而隻是一個空殼,一個被赤鬼邪靈附身的人。”

“天啊!那太可怕了吧,白天是大富豪,而到夜晚卻化裝成噬人截肢的赤鬼!好可怕!!”林欣妍捂著櫻唇驚嚇道。

突然,手術室門鈴的一聲響,手術室上方的紅燈瞬間熄滅。

隻見幾個護士推著車床將古如風從手術室推了出來,後麵跟著一個戴著口罩的醫生。

“老古!老古!”淩凡第一個衝上前,扶著古如風床車喊道,可古如風臉色蒼白戴著氧氣罩,沒有一絲知覺的樣子。

“醫生,我朋友怎麽樣了?他怎麽一點反應也沒有?”淩凡轉身抓住醫生瘋狂地喊道。

“這位先生,請您冷靜一下。”醫生不急不躁地地望著淩凡道。

淩凡忙鬆開緊握醫生胳膊的手,方義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醫生的身上。

突然,手術候區的走道中變的異常的安靜,安靜的甚至隻剩下人的呼吸的聲音。

“你們的朋友經過手術已經脫離了危險期,但他中的是一種罕見的神經毒素,以至於到現在他的大腦受到侵犯,能不能醒的過來就要靠他的意誌力啦!”醫生慢慢地說道。

“你說什麽?!你是說老古有可能成為植物人?!!”淩凡再一次衝上前緊緊地抓住醫生的胳膊,眼睛已經變成了血紅色,大聲吼道。

“這位先生,請你把手鬆開。”醫生有點不耐煩地說道。

“鬆開了屁!你根本就沒有好好地救我的朋友,我要讓你死!!”淩凡紅著眼睛,突然從腰間掏出手槍,單手子彈上膛,一把將槍口指向醫生的太陽穴。

“啊...。。”醫生被淩凡突然掏出的槍嚇的戰顫不已,臉色刹那間變的蒼白。

“淩凡!!你不要胡來!!!”方義大聲吼道。

突然一隻纖纖細手以極快的速度握住手槍的槍套,麻利地將槍套從手槍上卸了下來,將子彈一一卸掉。

不過才一秒鍾的時間,淩凡手中的槍隻剩下一個空空的槍架子,淩凡瘋狂地按動板機,卻隻有空空的哢哢聲。

“啪”的一聲,淩凡將手中的空槍扔到地上,頓時摔成了幾截。

淩凡張開雙手作勢就要撲向醫生,又是兩隻纖細的手臂瞬間抓住淩凡的一隻胳膊,一記漂亮的過肩摔將淩凡重重地摔倒在地板上。

這一記猛烈的撞擊,頓時將淩凡的暴走製止住,血紅色的眼睛慢慢的恢複了常色,他仰頭望去,隻見一張不再是冷峻,而是一張俏麗的臉,兩行淚水自那張美麗的臉龐流了下來,一滴一滴地落在淩凡的額頭上。

楚天瑜緊咬著嘴唇,纖細的手緊緊地握著淩凡的手,緊緊地握著。

淩凡突然仰頭望著楚天瑜笑道:“你哭了......我還是第一次見你哭呢。”

“起來!”楚天瑜再次恢複往日的冷峻,仿佛剛才那一瞬間的溫柔隻是淩凡的夢幻一般,可淩凡卻知道那不是夢,是真真實實的關切。

淩凡緩緩地從地上站了起來,扭動著脖子,望著眾人道:“各位,真不好意,剛才我暴走了一下。”

方義盯著淩凡道:“我們HIT——特別行動組的每一個成員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絕不會被病毒擊倒,相信老古也一樣,老古是我們值的相信的兄弟。”

淩凡道:“老古是我們的好兄弟,我也相信他一定會醒過來的,我還要帶他去‘全盛世’吃全魚宴呢。”說著淩凡緩緩地蹲下身,將地板上被自己摔成數截的槍架撿了起來。

突然一把倒轉的槍出現在淩凡的麵前,淩凡順著槍望去,隻見方義正望著自己,方義笑道:“去吧,將赤鬼殺了,為我們的兄弟報仇!”

淩凡鄭重地接過方義遞過的槍,盯著方義的眼睛,冷道:“老大,放心,不僅是為了我哥哥,還有老古,我發誓這次一定要將赤鬼徹底地抹殺!”

“老大和欣妍就在醫院負責照看老古,雖然可能性很小,但我還是擔心,赤鬼會冒著危險闖進醫院來殺老古。”淩凡盯著林欣妍和方義道。

“放心去吧,這裏交給我。”方義沉穩地道。

“淩凡哥哥,你一定要將那個可恨的惡鬼捉住呀,古叔叔一定會醒過來的。”林欣妍露出燦爛的笑容道。

也許這個時候,也隻有林欣妍才會把任何事情都會看的那麽的美好。

“玉珍姐,天瑜,我們現在就去劉家,去找劉振海!!”淩凡兩隻眼睛閃露出興奮的光芒,右手握槍,左手利落地向後推下槍套,子彈上膛。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