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四章 老古威武

古如風猛然感覺一道淩厲的掌風向自己襲來,左手微微一抖,一黃色的靈符一角已經出現在古如風的手心之中。

“啪”的一聲輕響,那隻揮來的手卻輕輕地拍在古如風的肩膀上。

“你是來應聘保安的嗎?”一個寬廣洪亮的聲音自古如風的背後響起。

“嗯,是啊。”古如風瞬間將靈符收回到袖子之中,轉過身望著來人笑道,“請問您就是劉振海劉先生嗎?”

隻見一個身形肥胖的,滿臉笑容的中年男子站在古如風的背後。

“哈哈,我要是劉先生就好了。”肥胖的中年從拍拍自己的瘦的隻剩下一片的錢包,笑道:“我不過是劉先生的專用司機而已,當司機可是掙不了什麽錢的呢。”

“哈哈,那倒是,當保安想必也是掙不到什麽錢的吧。”古如風聽到這句話忙接了上去,想著法子想趕快從這所莊園裏跑出去,在這裏多待一刻,古如風就感覺自己的生命就會多一份危險。

“保安不一樣,我會付給保安很多錢的。”一個穩重成熟的聲音自兩人的上方響起。

隻見一個著灰色豪華西裝的中年男子出現在樓梯的轉角處,雙手架在扶梯上,自上而下地望著下麵的兩個人。

“老爺,對不起,我剛才隻是玩笑而已,我這就出去辦事。”肥胖的男子驚恐地向劉振海作了一躬,然後快步驚慌地跑出客廳。

“你的生日真的是七月十五嗎?”劉振海以一種異樣的眼色盯著古如風道。

“劉先生,我自己的生日怎麽可能會記錯呢,您看,這是我的身份證。”古如風臉色微微一變,但很快恢複過來,從自己的口袋中掏出身份證遞給劉振海。

古如風的身份證是方義特別為他製作的,絕對是真品,隻是除了身份證的麵板是真的外,其餘的信息一概為假,對了,還有姓氏是真的。

劉振海仔細地看著手中的身份證,確定無誤後還給古如風笑道:“既然沒錯就行,你明天就可以來上班了,回家收拾一下東西吧,明天你就可以住進我們為你安排的房間了。”

古如風頓感全身的汗毛都駭的堅了起來,但臉上卻裝出一副受寵若驚的表情,苦笑道:“劉先生真是太抬舉我了,不過我怕應付不過來,您也看到了,我都已經是三十歲的人啦,這項工作我怕應付不來。”

劉振海笑道:“放心,我不是招你來打群架的,隻是守護我的莊園安全而已,就這樣了,你回去吧,記得明天要準時來報到。”

“好……好的,那劉先生,那我先回去了。”古如風苦笑著朝劉振海微作一躬,便如逃命般地離開了客廳,朝著黑色電子門跑去。

詭異,一絲極度詭異的笑容呈現在劉振海的嘴角。

劉振海緩緩地走下樓梯,同樣朝著古如風跑去的方向慢慢地走去。

夜色已深。

古如風一個人步行在寥寥無人的街道上,路燈發出昏暗的燈光映出一片光亮在街道上。

古如風此時正在自己的心底陰恨地詛咒著淩凡,咒他這輩子買方便麵都不帶調料包!

一陣蕭瑟的夜風吹過,古如風將自己的衣領堅了起來,一雙眼睛警惕地盯著四周,生怕那個傳說中的赤鬼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突然,一陣奇怪的聲音傳進古如風的耳朵,古如風忙穩定心神,盯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踏踏踏踏踏……”

一陣膠皮鞋的聲音自不遠處的黑暗中清晰無比地傳來。

隱隱間一道搖搖晃晃隱匿在黑暗中的身影朝著古如風緩緩走來。

古如風緊緊地握著拳頭,一張黃色的靈符已經握在手心,但卻有一大半被手心沁出的汗浸濕。

“路……見不平……一聲吼啊!!該出手時…….就出手呀,風風……火火闖……九州呀!!”一個醉醺醺的聲音突然以無比洪亮的音度,結巴地喊唱起來。

古如風差點被這聲吼栽了個跟頭,手心裏的靈符也已被揉爛了,心中罵道:“我考!原來是一酒鬼,嚇了老子一跳,還以為是赤鬼呢!!”古如風長長地舒了口氣,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隻要不是赤鬼,酒鬼有什麽好怕的。

“我看你……印堂……印堂發黑,老子敢打…….打賭,你一定活…….活不過今晚。”一個穿著破爛頭發亂蓬蓬的醉酒走到古如風的麵前,搖搖晃晃,斷斷續續地說道。

古如風一聽這話渾身一顫,然後如螞蚱般蹦跳起來,朝著醉鬼吼道:“我考!老子我就是陰陽師!我能活一百二十多歲呢!!”

“哈哈,不聽……醉酒言,沒命……到今晚!”那個醉鬼搖搖晃晃地閃過古如風,吐著大舌頭,一邊遠遠地走開一邊神神秘秘地說道。

“哼!我才不信你……唔……”古如風轉身望著那道搖晃的身影,憤憤地說著,可是話還沒說完,一隻青紫色,上麵鑲著如同五根黑色匕首般指甲的手,如閃電般從古如風的背後掠過,緊緊地捂住古如風的嘴。

“怎麽回事?!!難道......”古如風嘴被那張青紫色的手緊緊地捂著,連喊叫的聲音都穿透不過去,長長的黑色指甲微微上翹,卻沒有刺傷古如風的臉,仿佛是刻意避開一樣。

無聲無息,一顆被長長的頭以遮的隻露出兩隻血色眼睛的臉,突然出現在古如風的右臉側。

一雙血色的眼睛冷冷地盯著古如風早已蒼白的臉。

古如風的臉被捂的發紫起來,他舉起雙手緊緊地抓緊那張青紫色的手,卻絲毫扳不動。

另一隻青紫色的手,突然從古如風的腋下掠了出來,一把掐住古如風的脖子。

古如風額頭上的青筋都被暴了出來,心道:“它的力量怎麽這麽強大!這不是一般人的力量,還有這股氣息......!!”

“你很幸運,因為你將會得到永生!”一股簡直無法用平常的詞匯形容的尖厲刺耳的聲音響起,從赤鬼那被淩亂長發遮蓋的的嘴唇下響了起來。

“開......開什麽玩笑!!”古如風緊咬牙關,右手一揮,又是一道上麵劃著梵文的黃色靈符出現在手心,猛地向上一揮,準確無比地站在赤鬼的額頭中心。

果然赤鬼的雙手鬆散下來,古如風忙低身掙紮出來,活動著自己的脖頸、開合著麻痹嘴巴,但一雙眼睛還是不敢放鬆地盯著眼前這個赤色的‘鬼’。

“哈哈......你這東西終於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古如風站在赤鬼的麵前,盯著被靈符僵住的赤鬼,拍打著它的青紫色的手,大聲笑道:“告訴你,我古如風可不是好惹的,我可是陰陽師呀,這靈符是神的力量,是任何鬼都無法掙脫不了的!哈哈哈哈”

赤鬼的眼睛像是嘲弄般地閃爍了一下,然後僵住的雙手突然動了起來,緩緩地抬了起來將那張黃色的靈符從自己的腦門撕開,然後血紅的眼睛中激射出令人心寒的目光。

“我的天啊!這不可能,我的靈符不會不管用的!!”古如風驚恐地後退了數步盯著赤鬼,不相信地搖著頭,突然戰顫地喊道,“難道你不是鬼,是人!!”

“你知道的太多啦!”赤鬼突然縱身掠來,像野獸一般地撲向古如風。

“如果是人,那我也不怕”古如風見赤鬼如野獸撲來,頓時心下大駭,忙從腰間掏出92式手槍,瞄準著赤鬼,喊道:“這玩意你怕不怕?!!”

果然,猛撲過來的赤鬼停止了身形,定在原地,盯著古如風手中的那把槍,冷冷地說道:“我是神的信徒,你那玩意是傷不了我的!”

“扯淡!我就不信這個邪!”古如風不斷地扣動著板機,卻隻聽哢哢的聲音,卻沒有見一顆子彈迸射出來。

黑暗中,兩雙眼睛緊緊地盯著古如風和赤鬼。

淩凡輕輕地撞了撞楚天瑜,道:“天瑜,你有告訴老古怎麽用槍嗎?”

“......”楚天瑜一陣沉寂良久的無語,冷冷地道:“沒有。”

“我考!老古真威武!”淩凡暗罵了一句,然後舉起手槍,迅速地將槍套後推上膛。

赤鬼嘲笑般地盯著古如風,揮舞著自己長著長黑甲的手,冷笑道:“你連怎麽用槍都不知道,就敢來捉我,我實在忍不住要讚美你一句:你真威武!”

古如風哪裏聽得進赤鬼的話,隻顧擺弄著那把該死的槍,腦海中回想著楚天瑜開槍的動作,“沒錯呀,天瑜每次開槍都隻是扣動下扳機呀!!”

突然了陣勁風自古如風的麵前掠過,手中的槍如同空氣般沒了蹤影。

古如風忙抬頭望著,隻見槍已經握在赤鬼的手中。

“哼!看好了!”赤鬼用力將槍套向後推,子彈上膛,然後舉槍朝天扣動板機,隻聽“砰”的一聲巨響,火花四濺,一顆子彈襲向夜空。

“噢,原來是這樣啊,謝謝你啊。”古如風朝著赤鬼嗬嗬笑道。

“拿去。”赤鬼再一次將槍丟給古如風。

躲在暗外的淩凡和楚天瑜簡直無語,他倆呆呆地望著前麵的兩個人,如同望著兩個非人類的生物一般。

“他們到底是誰傻呀?!”淩凡盯著楚天瑜無語地問道。

“老古是真傻,那個東西是自信過頭!”楚天瑜冷道。

“哈哈哈哈,你這個笨鬼,竟然教會我開槍,還把槍還給我,這世界上沒有比你更笨的鬼啦!”古如風欣喜若狂地將槍套後推,再次瞄準赤鬼。

“砰”的一聲巨響,槍口卻什麽東西也沒有飛出來,古如風狂喜的臉上頓時再次如萬年冰塊般僵住,驚疑地低頭檢視著槍膛。

隻見赤鬼緩緩地伸展開他那青紫色手,一顆顆子彈赫然呈現在手心中。

“哈哈哈哈...”古如風忙將槍丟到地上,揮舞著雙手,討好地笑道:“大哥,你別誤會,剛才我是開玩笑的,你別介意啊。”

“把你的頭給我,我就不介意!”赤鬼血紅的眼睛中突然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揮舞著十根鋒利的指甲撲向古如風。

“淩兄弟!天瑜!你們快出來呀!”古如風險險地避過赤鬼的一抓,完好的西裝頓時呈現出五道裂口,“你們快出來呀,我挺不住了!”

砰砰的兩聲巨響,兩顆子彈準確無誤地射進赤鬼的兩隻手掌之中。

淩凡和楚天瑜一前一後地將赤鬼夾在中間,兩人均是雙手持槍,將黑黑的槍洞直指赤鬼。

“淩凡!我的好兄弟,你簡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古如風雙眼淚汪汪地撲向淩凡,抱著淩凡哭訴起來,“如果沒有你,我可怎麽活呀!!”

楚天瑜皺了皺眉頭,冷哼一聲,盯著赤鬼冷酷道:“今天是我們第四次見麵了吧!”

赤鬼看著楚瑜冷聲尖笑道:“原來是你呀,你為什麽總是壞我的好事?!”

“因為你殺了他,殺了那幾個無辜的人!”楚天瑜強忍著憤怒,冷道。

“哈哈......殺人,你們簡直愚蠢透頂,他們不是死,而是得到了永生,為了神的降臨而做出的小小的奉獻而已!”赤鬼揮舞著自己黑工指甲狂妄地笑道。

淩凡聽到赤鬼如此的話,頓時怒上心頭,吼道:“你簡直是在放屁!什麽鬼,什麽神?!簡直連屁都不是!!快說你是誰?為什麽要殺我哥哥?!”

“你竟敢汙辱神,找死!!”赤鬼的血紅雙目突然激射出犀利的光芒,撲向淩凡。

“砰”“砰”的兩聲巨響,淩凡將兩顆子彈射進赤鬼的胸膛和腹部,血染著赤鬼紅色色的長袍湧了出來。

“看見了沒有,槍對神的信徒來說是沒有用的,”赤鬼盯著自己身上的兩個血洞,用長長的指甲沾了點血伸進被亂發遮住的嘴唇中,發出尖厲的笑聲:“血的味道真的不錯,嘿嘿,不過你們竟敢傷害神的信徒,我要讓你們必死無疑!”

淩凡緩緩地抬起頭,盯著麵前的赤鬼,冷道:“為了個人的私益,無端地奪去無辜人的生命,就算是神也罷,我也將他送上絞首架!!”

第十五章 死命一搏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