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三章 布置天網

“不幹!堅決不幹!!”短暫的沉寂之後,一聲常人難以發出的尖叫聲從古如風的嗓子中奇跡般地迸發出來,窗戶上的玻璃幾乎都被震顫晃動起來。林欣妍嚇得忙伸出雙手抱住麵前粉色的筆記本,生怕筆記本會被這突然而至的暴喝給震摔到地毯上。

“你這哪裏挖火坑讓我往裏跳呀?!!”古如風指著淩凡大聲喝道:“這分明就是早就挖好了一個死坑讓我跳舞嗎?!!我不去!想讓我當誘餌引那隻赤鬼出來,休想,我還想多活兩年呢!!”

“老大,你看老古又不聽從我的指揮了?”淩凡笑著望向方義。

方義盯著古如風緩緩道:“某年某月某日某地,一個陰陽師向村民大肆宣傳封建迷信,騙取了村民大額錢財後如煙般消失;次年,該陰陽師又在另一處地方招神弄鬼,以返魂術為誘餌勒索村民大額財物後又突然消失……”

方義每說一個案例,古如風的額頭便漸沁出一滴豆大的汗珠,嘴角也以極不自己的角度扭顫著,眼睛中更是夾雜著驚疑的神色,這些案件自己做的無聲無息,連當地的警察都摸不到頭腦,成為糊塗案件,卻沒想到方義竟然如數家珍般將這些案件一一地說了出來。古如風心裏有些發毛,後背更是冒起了一大片汗,浸濕那件星雲道袍。

“天瑜,依你看,這些案件加起來該怎麽處理這個陰陽師?”方義笑著望向楚天瑜。

“就地槍決!”楚天瑜冷峻的俏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瞬間以極其迅速的動作從腰間拔出手槍,瞄準古如風的眉心。

“老大!天瑜!你們該不是和我開玩笑的吧?”古如風盯著楚天瑜手中那黑洞洞的槍口驚慌道,“我天生膽小,沒見過槍,你們可不要嚇我呀?!!”

“你看我的樣子像是和你開玩笑嗎?!”楚天瑜俏臉上如同結了萬年的冰霜一樣,手指緊緊地扣在板機之上,仿佛下一秒就有可能開槍,“我數到三,就會開槍!一!”

“天瑜,你不能這樣啊?!!”古如風臉上駭的如同紫色一般,揮舞著雙手喊道。

“二!”楚天瑜根本就沒有在意古如風的話。

“好吧!!我答應你們當誘餌!!”古如風狠狠地咬著牙關喊道。

“哈哈,老古你太讓哥們失望了,如果你能堅持到她喊到三的話,兄弟我真的佩服你到五體投地!”淩凡在一旁雙手抱胸,遺憾地搖了搖頭,笑道。

“我現在才發現原來天瑜姐比那個赤鬼更可怕呢!”林欣妍吐了吐小舌頭。

古如風一P股癱倒在沙發上,抬頭仰望著明亮的水晶吊燈,眼睛中透露出無助的神色,歎道:“如果上天真再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加入這個盡是非常人的組織!這簡直就是對生命的摧殘!”

“老古,你也別歎息了,明天一早你就去劉家排隊應聘保安,盡管把自己說的好一點,爭取進入到劉家,放心吧,我會在暗中保護你的,絕不會讓你少一根毫發。”淩凡拍拍古如風的肩膀笑道。

“就憑你!得了吧,我還是靠自己吧。”古如風指著淩凡的鼻子奚落道,“我還不信了,我堂堂智勇雙全的陰陽師會怕一個人扮的鬼!”

窗外,墨黑的夜空不知從哪裏飄來一屋烏雲,將明亮的圓月遮的嚴嚴實實,幾乎透不出一絲光亮,整個青山市籠罩在一片漆黑之中。

陰暗的暗巷盡頭,一個臉色蒼白的青年男子後背緊緊地貼在巷牆上,全身不住地戰栗著,驚恐的眼睛直直地盯著前方。

前方,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兩顆如同血紅寶石般的紅色眼珠,在黑暗中一閃一閃,散發著詭異恐怖的氣息。

“求……求……你別殺我!!”青年男子嘴唇不聽使喚地顫抖著,雙腳不住地抖動著,檔部也因失禁染成暗黑色。

突然,一隻手從黑暗中伸了出來,上麵長著五根黑色的長甲,如同鑲著五根黑色匕首般鋒利詭異。

“啊……”的一聲令人心寒的慘叫,如驚雷般劃破沉寂的夜空。

“還差一個就可以拚成‘神的肉身’啦!”赤鬼嘴角微微彎起,泛起一陣詭異的笑容,然後從地上撿拾起一樣東西,眨眼間便消失在暗巷黑暗之中。

次日清晨。

一條黃色的隔離帶將圍觀的群眾擋在外麵。眾人不斷地伸著脖子向裏麵探望著,希望能看到些什麽,卻發現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值得茶餘飯後閑談的東西,不禁有些失望。

“玉珍姐,這是怎麽回事?”淩凡匆匆地穿過黃色的隔離帶,一邊向陳玉珍跑來一邊匆匆地穿著白色大褂。

陳玉珍的臉色有些蒼白,指了指身後的那方白布,輕聲道:“你去看看吧。”

淩凡感覺陳玉珍的臉色有些奇怪,蹲在那方白布前,揭開一角。

一張因驚恐而極度扭曲蒼白的臉露了出來,如死魚般的灰暗色的眼睛直直地盯著淩凡,一張嘴大大地張著,嘴角滲出一絲血絲。

突然!

“咕嚕”一聲,那張蒼白變形的青年頭顱從白布下滾動出來,停留在淩凡的腳旁,一雙如同死魚般的眼睛盯著淩凡,陰寒詭異的氣氛自頭顱散發出來。

“難道……”淩凡突然想到古如風昨晚所說的話,忙一下將白布全部揭開。

就在淩凡將白麵揭開的那一瞬間,一股酸氣自淩凡的胃裏湧了上來,淩凡忙將頭扭到一旁,‘哇’的一聲吐了出來。殘肢,四隻殘肢,生生地被撕了下來,丟在地麵上,血從四隻殘肢的斷處流了出來,將周圍的一片染的暗紅,幾隻老鼠在啃噬著殘肢上的肉,不時發出吱吱的聲音。

軀體!軀體不見啦!!

現場隻剩下青年人的頭顱和殘損的四肢,他的軀體不見了!

陳玉珍走到淩凡的麵前:“赤鬼的‘人體拚圖計劃’還差一個頭就要完成啦!”

淩凡盯著陳玉珍擔憂的眼睛,突然從自己的口袋裏掏出手機,迅速地拔了一個號碼,還沒接通便大聲喊道:“老古!趕快給我設套!馬上!速度!!”

劉家的電子門前。

等排隊輪到古如風的時間天色已經昏暗下來。

古如風穿著一身甚是嚴肅的黑色西裝,筆直地站立著,齊肩的頭發此時在腦後係了一個馬尾,如果猛的一看,任誰也看不出眼前這個人就是平日裏那個邋裏邋遢,玩弄古幣的陰陽師古如風。

“下一個,姓名!”一個又高又瘦的人頭也沒抬,懶懶地問道。

此人便是臨時充當筆錄工的劉家草坪工人趙子陽。

“嘿嘿,俺叫古田樂。”古如風隨便編了一個名字笑道,“是田地的田,不是天地的天,你不把田寫了天,也不要把天寫成了田。”

趙子陽頓感頭有些膨大的感覺,隨便當即立斷地在姓名欄大筆一揮:古兲(tian)樂。

古如風眼瞅著中間那個‘兲’字,眼珠滴溜溜地一轉,一把拿住趙子陽的衣領大聲地吼道:“娘的,你竟敢把老子的‘田’字寫成‘兲’字!你不是咒老子嗎?!找打!”古如風二話沒說,揮手就是一拳,重重地擊在趙子陽的鼻梁上,心中暗喜:這下我一定不會被應聘上了。古如風口中叫罵道:“老子就是打了你啦!怎麽著?!有本事你別錄用我呀?!把我趕出去呀!”

可讓人驚疑的是,趙子陽仿佛沒事一般,隻是簡簡單單的擦了擦流出的些許鼻血,然後躬身拿起那張表,接著道:“你的出生日期!”

“七月十五……”古如風咬緊牙頭,一個字一個字地道。

趙子陽抬起頭盯著古如風,突然露出一絲不明深意的笑容,將身子移開,給古如風讓開一條道,道:“你可以進去了,去正屋的客廳裏候著吧,老爺會親自麵試你的。”

“喂!我剛可是打了你呀?!你就不能假公濟私一回,拒絕聘請我嗎?!!”古如風簡直是用喊的聲音道!

“少跟我廢話,快給我進去!”趙子陽實在有點受不了古如風瘋癲般的糾纏,一腳將古如風踹了進去。

古如風果然被眼前的景象給悲震憾住了,一雙眼的範圍竟然裝不下整個莊院的五分之一,除了大理石過道外,周圍都是嫩綠的草坪,散發著誘人的草香。走道中央塑著一個白玉石般的女子雕像噴泉,嘩嘩的水聲傾瀉而下,如同奏著歡快的樂章。

突然古如風欣喜的臉色化為凝重,一股隻有陽陰師才能察覺的詭異氣息自眼前的哥特式建築裏傳出來,盤繞在建築的上方。

“看來淩凡說的果然沒錯,這個劉家確實是有些古怪!”古如風心中暗道,隨即臉色又是一變,恨道:“娘的!他們竟然派我這個偉大的陰陽師來做這種極其危險的事情,我恨死他們啦!”想歸想,古如風還是走進了建築的客廳,滿眼的富麗堂皇此時卻不能給古如風絲毫的享受,寬敞明亮的客廳此時卻沒有一個人,隻有四盞漂亮耀眼的水晶吊燈散發著熾熱的白芒。古如風提高警覺,四處環顧著,突然一件事物將古如風的目光全部吸引了過去。

西藏人骨號角!

裝飾著五彩的絲帶,暗灰色的號角身體,古如風雙手顫抖著捧著那把號角,眼睛中透露著無法言語的驚恐。

“怎麽可能?!這個東西怎麽可能會在這裏出現?!!”古如風盯著那把暗灰色的人骨號角,心中不住地驚喊道。

一雙眼睛,不知何時已出現在古如風的背後。

它,冷冷地盯著古如風,目色中沒有夾帶任何的感情,隻是迸射出如同野獸般的光芒。

一道閃電般的恐怖感覺穿透古如風的大腦,背後有人!

身為陰陽師的他竟然沒有覺察到背後早已有人站在自己的背後,這太不可思議啦。冷汗自古如風的背脊滲沁出來,將裏麵潔白的襯衣瞬間浸濕。古如風沒有回頭,身體卻有些顫抖,古如風隨即深吸一口氣,將自己的心神定住,但他的念力此時已經全部集中在背後,集中在那個無聲無息便站在自已背後人神秘人,根本就無法寧神。

古如風手中捧著的那個西藏人骨角號,更是不知為何不停地顫抖著,如同蛇一般地扭動著。

古如風忙急轉心思,裝作以驚喜的口氣驚道:“好神奇的號角呀,不僅漂亮,竟然還會自己跳舞!我也是要有一隻這樣的號角該多好啊!”

一隻手彎曲著緩緩地抬了起來,如急雷般揮向古如風。

“不好!”古如風心中驚叫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