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二章 人體拚圖

“所謂的陰靈體就是最具有陰氣體質的人,在古時候,這些人常被陰陽師做為活祭獻給天地鬼神,而且關於陰靈體還有更多不可思議的傳說,其中一個就是可能被邪靈附身所控製,迷失本性。”古如風的麵色顯得有些陰沉。

“可是如果那個鬼想要附身的話,為什麽不用活人,而要把他們殺死,卻又單單取走他們的肢體呢?”淩凡顯然對古如風的話提出異議。

“人體拚圖!!”古如風嘴裏突然又冒出這麽一個奇怪而詭異的名詞。

“人體拚圖?!好可怕!”林欣妍吐了吐舌頭,忙捂著耳朵道:“我不聽了,不聽了,你們這些人真是奇怪,大晚上的說這麽可怕的事情,叫人家晚上怎麽睡覺呀?!”

“人體拚圖?!那又是什麽?”楚天瑜也忍不住問道,“有什麽用途?”

古如風緩緩掃過眾的麵容,神色異常地一字一字蹦出來:“人體拚圖,是西藏一個神秘的教派所創的一個神秘的咒印,據說隻要有人能將六個陰靈體的頭、左右臂膊、左右腿、軀幹六部分別湊集拚成人形,那麽巫師就可以將死去的怨靈召喚回來,而這時拚湊而成的肢體就將成為那個怨靈的新的身體,進而重生!”

“老古,你是說,有個神秘的巫師在收集陰靈體的肢體,想重生某個怨靈?是這個意思嗎?”方義沉著著一句道破問題關鍵。

“沒錯,老大,我就是這個意思,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犯下這幾件案子的那個赤鬼可能就是那個會這種咒印的藏巫!”古如風以平常少有的嚴肅態度說著,在眾人眼裏卻有些滑稽,但卻沒有人笑出來。

“藏巫?!”方義轉身盯著林欣妍:“欣妍,你查一下青山市的戶籍流動情況,看青山有沒有從西藏進來的人!”

“是!”林欣妍很快打開手旁的筆記本,隨著十根纖纖的手指啪啪的聲音,不一會,一張報表便呈現在粉色的屏幕上,在欣妍輸入的條件欄裏顯示為“無”。

林欣妍頓時一陣失望,望著方義搖搖頭:“老大,青山市沒有符合條件的人。”

“那就奇怪了,既然沒有從西北方過來的人員,那藏巫一說可能就不能成立了...”方義一手抱胸,另一隻的托著青喳喳的胡子沉思道。

“大家有沒有想過這樣一種情況,那就是,那個赤鬼是本地人,而是被藏巫的邪靈所附身。”在一旁直直地望著天花板的淩凡突然說道。

“很有可能!”古如風很是同意淩凡的觀點:“的確是有這種可能存在,如果那個赤鬼附著的本體也是陰靈體的話,那麽很有可能是被附身。”

淩凡的腦袋間突然靈光一閃,讓欣妍將青山市所有出生日期為七月十五日的市民資料調出來。果然在一陣啪啪的敲鍵盤的聲音後,一張報表出現在粉色的屏幕上,在七月十五的下麵是一排人名。

淩凡將身體湊過去,少女清純的體香襲向淩凡,可這時淩凡卻沒功夫聞,忙拖動著鼠標,仔仔細細地翻滾著名單,突然一個熟悉的名字出現在淩凡的眼前:劉天琳!!

淩凡沒有將自己要把劉天琳帶回來的事告訴眾人,而是問大家知不知道一個叫劉振海的人。

“劉大富豪誰不認識呀!!”古如風第一個喊道:“他是我這個智勇雙全的陰陽師的超級偶像,一夜暴富夢的最佳典型。”

說到關於錢的事,沒有人比古如風更了解了,中國前三百位富翁的名字,他倒著也能背下來。淩凡又打擊著古如風,問他知不知道劉振海是怎麽一夜暴富的。

“啊?”古如風顯然被這個問題給問倒了,嘿嘿笑道:“誰管他是怎麽富起來的呀,我們看的是結果!”

“嗬嗬,所以呀老古,你就是老死也成不了富翁的!“淩凡笑罵道,然後又換了一副嚴肅的神情望著眾人道:“各位我有種直覺,這個劉振海一定和這個殺人截肢的赤鬼有關係!”

“淩凡,如果沒有證據可不能胡亂猜測呀!”方義吐著煙沉聲道。

“老大,可能你們不知道,劉振海的兒子也就是這個劉天琳!”淩凡指著屏幕上的名字,道:“而且,他還曾經在自己的家裏看見過赤鬼的身影,並見到赤鬼手中拖著一截手臂!本來我是想讓他親自告訴大家這件事的,可是經剛才今晚那個赤鬼那一嚇,這小子估計早就跑回家啦,所以我建議我們今後將視線全部集中在劉家,我敢斷定這個一夜暴富的劉家一定和赤鬼有著某種微妙的關係!”

“而且……”淩凡望了望眾人,突然拿起桌上其中一份檔案的附著照片,舉在眾人麵前,“而且第三起案件的死者我見過,地點恰恰就是在劉家的,那時我和他不小心碰撞了一下,所以我記的特別清楚。”

“你在劉家碰到他?!”陳玉珍驚疑地問道,“你為什麽會在那遇到這個人?”

“可能你們不知道,劉家現在正在招聘保安,名目上說是為了保護家庭院落,可我感覺沒那麽簡單,而且他們還將來人的信息一一登記,一定是有目的的。”淩凡道。

陳玉珍突然明白過來,驚道:“他們的目的就是在找生日是七月十五的男子,也就是找陰靈體。所以才以誘人的條件讓這些人爭相去報名,可能為了不讓人懷疑自己的意圖,沒有確定過具體的出生日期,即使如此,但很多人還是來報名的,那麽就一定能找到屬於陰靈體的人!”

“沒錯,找到陰靈體之後某個人再扮成赤鬼,在暗中跟蹤他,待無人的時候再將陰靈體殺死並截肢!”淩凡冷如冰霜的目光招掃過眾人,緩緩道。

“淩凡,按照你這樣說的話,那個赤鬼很有可能就是劉家的某個人?!”陳玉珍盯著淩凡問道。

“沒錯,我的意思就是這樣,”淩凡勾起邪邪的笑容道,“但還一點我們必須搞清楚,劉家是有不少人的,有管家、有司機、有修草工、還有劉氏父子等等,這些人都有可能是赤鬼。”

方義將煙頭上的煙灰輕彈兩下,看著淩凡道:“你的分析的確有道理,而且可以肯定赤鬼就是在這個劉家,並且嫌疑最大的就是那個一夜之間富可敵國的劉振海,但是你還有其他的證據嗎?我們不能再出差錯,已經有四個市民被殺,而且上麵給我們的一星期期限還剩下不到五天,我們的方向可不能再出什麽差錯了。”

淩凡沒有說話,隻是靜靜地從懷裏拿出那本黑色封麵的備忘錄,翻到其中的一頁,舉到方義的麵前,上麵清楚是寫著七個黑色的字跡:赤鬼、劉家、第五人!

“老大!這是我哥哥調查‘赤鬼分屍截肢案’的筆錄,他跟我們一樣也懷疑到了劉家,甚至可能得到了比我們更進一步的線索!”淩凡的眼睛突然濕潤起來,喊道:“也許我哥哥已經找到了赤鬼的真麵目,還沒有來的及通知各位就被那個家夥給殺了!!難道這樣的證據不夠嗎?這可是哥哥用命換來的線索呀!!”

“第五人?!那是什麽意思?”陳玉珍盯著那本備忘錄問道。

“我也不知道,但隻要我們能行動起來,我想我們一定能將這個赤鬼分屍截肢案偵破的,一定能知道這個‘第五人’到底是什麽意思,這樣也可以讓我哥哥的靈魂早點安息。”淩凡盯著方義幾乎是用吼的聲音。

啪的一聲脆響,方義將手中的煙頭徑直掐斷,扔在煙灰缸裏,一雙眼睛中露出沉穩而堅毅的神色,盯著淩凡厲聲道:“淩凡,我將這次案件的行動指揮權交給你,你要明白這不僅僅是為了淩楓,更是為了那些無辜的市民的生命安全,你能辦的到嗎?”

淩凡站起身,將備忘錄合上,盯著方義一字一字道:“老大,你放心,我的最終目的就是查出哥哥死亡的真相,找出赤鬼,將它從這個世界徹底地抹殺掉!”

方義重重地歎了口氣,一頭仰靠在沙發幫上:“好吧,你下命令吧,現在這裏所有的人都聽歸你指揮。”

“謝謝老大,”淩凡笑道,既而轉頭看著林欣妍道:“欣妍你負責調查劉振海暴富的原因,將他的詳細情況匯集起來,特別是那些不可思議的事情。”

“好的,大哥哥,我這就查!”林欣妍笑眯眯地朝著淩凡吐了吐舌頭,很快便打開筆記本,飛快地敲擊起來。

“欣妍,你順便再將那個關於西藏古老咒印教派的傳說調查一下,我想知道這個古老的咒印和劉振海是不是有某種什麽我們沒有發現的關聯。”淩凡又接著道,“還有,我想知道劉振海有沒有接觸過這個咒印的線索,或者直接說他曾經是不是可能去過西藏?!”

“明白,淩凡哥哥”林欣妍將小腦袋便筆記本後露出來,右手彎成OK狀對淩凡現出一個嬌美的笑容道。

淩凡表示無語,苦笑一下,然後看向陳玉珍道:“玉珍姐,你可以調配槍械給我們嗎?就是今晚天瑜用的那種軍用式92式手槍,我想這次的行動可能危險些,大家最好都佩上槍,我可不希望你們被赤鬼給撕了,然後我忍痛檢驗你們的屍體。”

陳玉珍轉頭看向方義道:“老大,槍械的調配沒有問題吧?”

方義笑道:“沒有問題,這件事我會向上級請示的,我會給你們每人發配一支,但千萬要小心,這槍威力很大,誤傷了人可是很麻煩的。”

“既然沒問題就行,”淩凡接著道,“玉珍姐,我還想請你去辦件事。”

“什麽事?”陳玉珍問道。

“去調查一個叫常叔的古董商,雖然他不是劉家的人,但我感覺這個人有些問題,一些說不上的問題,反正你監視他一舉措一動就行,待會我會將叫欣妍將他的詳細資料調給你的。”淩凡道。

“好的,沒問題,姐姐辦事,你放心!”陳玉珍拍著胸口朝著淩凡自信地笑道。

淩凡看了看眾人,將目光停留在穿著一身星雲道袍的古如風身上,臉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就像是那種黃鼠狼看到小雞崽時的表情,有過之而無不及。

古如風頓感一陣涼風吹過,吹的身上汗毛都幾乎堅了起來,忙站了起來,邊往自己房間後退邊揮手道:“淩兄弟,我還有事,我的麵條還沒煮好呢,我就不參與你們這次的行動啦!!”

“嘿嘿,那可不行!”淩凡大步跑上前,擋住古如風的退路,陰笑道:“老古,這次行動少了誰也不能少了你呢,你是我們的主力呢。”

古如風一聽主力這詞就知道一定不是什麽好事,忙道:“不幹!不幹!打死我,我也不參與你們的這次行動。”

“老大,這怎麽處理?有人不聽我的指揮?!”淩凡將頭轉向方義笑道。

“哼!”方義沒有說話,隻是用鼻子冷冷了哼了一聲,看都沒看古如風一眼。

這一哼果然抵得上淩凡的千言萬語,古如風瞬間將頭垂了下來,齊肩的長發頓時將整個臉遮住。“好,好,算我倒了八輩子邪黴,碰上你這麽個瘟神!”古如風聳肩搖頭盯著淩凡歎道:“說吧,你到底準備了什麽火坑想讓我往裏跳呢?!盡管說出來!”

“嘿嘿,火坑倒是沒有,隻是想讓你去劉家一趟而已。”淩凡還是一臉陰陰的笑容。

“哈哈,我還以為是什麽呢?不就是去劉家嗎?正好我也想去拜訪那個巨富劉振海呢!”古如風重重地舒了口氣,露出滿口白牙大聲笑道。

“老古,也許你是誤會啦!”淩凡一字一頓地笑道:“你不是去拜訪,而是去劉家應聘,以出生日期為七月十五的身份去劉家應聘保安!!”

古如風剛剛還因大笑張開的嘴,此時隻是傻傻地張開著,如果有人拿個雞蛋塞進去的話,會發現那個大小剛剛合適。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