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一章 命懸一線

呼呼的喘氣聲,驚懼的目光,破掉一半的眼鏡片,額頭不斷沁出的豆大的汗珠,慘白的月光陰暗的街道映的灰蒙蒙的。突然一道慌亂的身影出現在街頭,長長的影子拖在地上。雪白的襯衣已經被汗浸的幾乎透明,青年臉上的兩對眼鏡片此時一片已經破碎,另一半還懸掛在框上,蒼白的臉幾乎沒有一絲血色,淩亂的頭發已經幾乎堅了起來,腳下更是不停在向前瘋跑著,突然腳底下滑,摔了一跤,青年卻連哼都沒哼一聲,忙滾爬起來又接著向街道的前方跑去......

藍色的寶馬跑車正緩緩地在街道上開著,猶如一道藍色的閃電,撕裂暗黑的夜幕。

“淩凡,你真的認為那個紅衣的鬼是人嗎?”劉天琳緊緊地握著方向盤,心裏還是有些擔心。

“是的,我已經檢查了死者指甲裏麵的DNA,那確實是人類所特有的,如果真是鬼的話怎麽又會有真實鮮活的血液樣本呢。”淩凡笑道。

“可是,我心裏還是有些沒底,因為最近我們家發的事情都太奇怪了,我現在對鬼神之說已經有些認可了。”

“啊......”一聲慘叫聲從前方的街道突然傳來,那種尖叫聲幾乎是人類聲音的極限,令人全身的毛發都不禁寒立起來。淩凡和劉天琳兩人不禁四目相對,突然間淩凡如飛躍般從跑車座上跳下,朝著剛才的喊叫聲的方向跑去!!

“淩凡!你要去做什麽?!”劉天琳也忙從身上跳下,朝著淩凡追去,邊追邊喊。

“前麵一定出事,剛才的慘叫聲肯定有事,我要去哪看看!”淩凡頭也不回地向前跑著。

“我......我也去!”劉天琳猶豫了一下,看著前麵無盡的黑暗,咬咬牙關,於是大步朝著淩凡追了上去!

血,暗黑色的血沿著地板間的縫隙流動著。

一個眼鏡框被踩碎躺在一旁,鏡片也被踩的粉碎。

空洞無神的目光,朝外凸起的眼珠,誇張地張大的嘴,慘白無血的臉頰緊貼著冷冷地地麵,脖頸間藍紫色的抑痕。一條被生生撕扯掉的右腿躺在地上,大腿根處仍不斷地向外冒出騰騰的熱血,慢慢地形成一攤可怖的暗紅,斷腿不時還抽動兩下。

一道紅色的身影直僵僵地站著,站在已經死去的年青人的旁邊,手裏拿著那條被扯斷的右腿。長長的頭發將臉遮的隻露出兩顆滲血的紅眼珠,長長的血紅的舌頭從淩亂的頭發下伸了出來,不住地卷曲著。

“不許動!我是警察!!”淩凡此時已經趕了過來,正好看見這一幕,急中生智地將自己口袋中的手機手中扮成手槍的模樣。

紅衣赤鬼慢慢的抬起了頭,滲血的眼睛如凶獸般地盯著淩凡,口中血紅的長舌向前伸者冒出陣陣寒氣。寬大的紅衣之下,赤鬼一隻手拖著那隻斷腿,另一隻手緩緩地從長袖中伸了出來,隻見五道尖尖的黑色指甲在慘白的月光下閃爍著詭異恐怖的氣息。

“我的媽呀!!”隨之追來的劉天琳見到不遠處月光下所站著的那個紅衣鬼物時,駭的腳下一顫,跌倒在地,眼睛睜的大大的,露出驚恐的神色,雙手抓地,不住地後退著,顫抖著的嘴唇直喊道:“......是......是它......我看到的那個紅衣鬼就是它!!”劉天琳一邊急聲呼喊著,一邊朝著自己的跑車的方向滾跑去。

淩凡全身也在急劇地顫抖著,但他是HIT——特別行動組,肩負著找出哥哥死亡真相的責任,不管前麵站著的是什麽東西,他都必須站著,哪怕真的是鬼,他也不能後退一步!!

一絲詭異的笑容自紅衣鬼物的嘴角勾勒出來,現露於紅色的臉上,在慘白的月色顯得更為可怖,淩亂的長發在黑暗中卷曲飛舞著。

冷汗自淩凡的後背滲出,將後背的襯衣浸濕,他想喊話,可嗓子像堵了塊鉛一樣,根本就喊不出來,握著手機的手不住地顫抖著,瞄準著紅色鬼物。

淩凡就這樣舉著手機,咬緊牙關與麵前拖著一隻斷腿的紅色鬼物對峙著。

突然一陣熟悉的手機鈴聲從淩凡的手中傳來。

淩凡臉色大變,心知手機扮槍的把戲已經暴露,突然一股腥臊的氣息逼近自己。淩凡剛一抬頭,不禁臉色刹那間蒼白,一張紅的透血的人臉隻差分毫便已貼在自己臉旁,兩顆赤紅滲血的眼珠像一隻饑餓的野獸般盯著淩凡,血紅的舌頭微微舔到淩凡的臉上,一股冰涼發顫的寒意自麵部滲進淩凡全身的每一個細胞,然後轉化為每一滴汗珠再滴了出來。

“我不去找你,你反而自動送上門來,找死!!”一聲淒厲的似鬼嚎的聲音在淩凡的耳旁響了起來,緊接著淩凡便看見那隻長滿五根尖尖黑色指甲的手抬了起來,上麵沾滿了鮮紅的血,仍一滴一滴地滴下來,忽然那隻手朝著淩凡的喉嚨處刺來。

“砰”“砰”的兩聲槍聲突然響起,兩股聲音幾乎同時傳進淩凡的耳朵裏,淩凡心下大喜,忙睜開眼睛,隻見紅色魔物已經從自己身旁跳開,鮮血淋漓的手掌上出現兩顆黑洞。血從它的身掌下滴落下來,凶殘的赤眼死死地盯著淩凡的背後,可它的另一隻手上依然拖著那隻斷腿。

淩凡忙回身望去,隻見兩名俏麗的身影站在自己的身後,正是陳玉珍和楚天瑜。

楚天瑜雙手執一把號稱軍用手槍之王的92式手槍,但令淩凡奇怪的是站在旁邊的陳玉珍,她就像沒事人一樣地站在兩人中間,笑嗬嗬地望著自己。

“死淫賊,你沒事吧!!”楚天瑜托槍瞄準著紅色鬼物,眼睛也一眨不眨地盯著,但卻朝著淩凡笑道。

“死淫賊!小心!!”楚天瑜清秀的臉龐突然臉色一變,隻見紅色鬼物再一次伸出五隻長長的指甲刺向淩凡。紅衣鬼物趁眾人談話之際,再次欺身上前,由於鬼物距離淩凡太近,又是躲在淩風的後麵,楚天瑜沒法瞄準,隻能急的大聲地喊道。

一道明亮的寒光閃過,比暗夜中的月光還要冰寒,在淩凡的眼前閃電般劃過,如同一顆銀色的流星,隻聽嚓的一聲,閃亮且鋒利的匕首刺入紅色魔物的掌心之中,紅色魔物忙縱身跳開,一雙赤眼驚恐地盯著陳玉珍的手,又是一把匕首的尖端。

一聲長長的如同地獄傳來的厲嚎般突然響起,眾人直覺耳旁一陣轟鳴,紅色鬼物身形一晃便拖著那隻斷腿鑽進街道旁的黑暗,等眾人再向紅色鬼物望去時,那裏早已經沒有它的身影,隻留下一攤暗紅的血淌在灰色的地板之上。

相對於紅色鬼物的消失,淩凡倒是更在意陳玉珍,那一記如雷霆般迅速的飛刀!

淩凡睜著一雙驚異的眼睛盯著陳玉珍,他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短發女子竟然是一個冷兵器高手!“玉珍姐還真沒看出來,你還是一個飛刀高手,以前在警隊你不用槍的嗎?”淩凡盯著陳玉珍問道。

陳玉珍揚了揚手中的匕首,如同男子般朗聲大笑:“哈哈,在警隊的時候每一顆子彈都是要上報的,沒有這玩意好使。”

淩凡詢問兩人怎麽會突然跑到這裏給自己解圍。

“是這樣的,那時天色已經很晚了,天瑜就說:‘那個死淫賊怎麽還不回來呀。於是,天瑜就讓我們的電腦紅客兼小美女的欣妍利用GRPS定位搜索你的位置,卻發現你速度很快地朝著總部移動,中途卻突然慢了下來,我們就想你可能因為什麽事下車了,再接下來,老古就為你算了一卦,說你有難,於是我們也就半信半疑地趕了過來啦。”陳玉珍將飛刀收回袖中笑道。

這下完了,好幾條人情,淩凡最討厭的就是欠別人人情,這玩意不比錢說還就還,這可是虛無的東西,聽著不值錢,但一到關鍵時刻人情可是要比萬兩黃金還要貴重的多。

“你們兩個就別在那扯了,過來看看這個人!!”楚天瑜也已經收好槍站到死者的身旁。

淩凡蹲下身檢查著屍體:“死者跟前兩次命案的死者一樣都是被扼至窒息而死,然後被他撕扯掉......一隻右腿!!”淩凡突然將死者的臉翻過來,不禁臉色突然一變,嘴唇都抖動起來,“怎麽會是他?!為什麽這次會是右腿?!”

“死淫賊,你認識他嗎?!”楚天瑜見淩凡臉色有點異常,驚疑地問道。

淩凡的臉色變的異常的激動,仿佛一個埋伏在林間很久的獵手終於找到了自己獵物的行蹤一般,兩隻眼睛頓時放出耀眼的光芒,如同發現獵物的狼一般,讓陳玉珍通知刑偵科,過來收下屍體,順便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將死者的資料傳真過來。

倉庫的客廳燈火通明,耀眼的水晶燈懸在廳頂上,紫白色的光線將廳內的每一個角落都映的光亮異常

HIT——特別行動小給眾成員此時圍著一方茶幾坐了下來。方義從在上首嘴裏咬著一根煙,不時地吐著煙圈。淩凡則是大口大口地喝著茶水,好像待會他要說很多話呢。古如風在擺弄著他的幾個銅幣。楚天瑜雙手抱胸盯著淩頭頂上的水晶燈,希望它此時馬上將下麵的那個死淫賊給砸扁。陳玉珍則翻閱著剛剛傳過來的一份檔案,不時皺著俏麗的眉頭。而我們的小美女林欣妍則是嘟著小嘴,雙手托腮望著淩凡一杯又一杯地將茶水灌到喉嚨裏,看著那一動一動的喉嚨,覺的很神奇。

“淩凡,把你了解的紅衣鬼截肢案的情況跟我們說一下。”老大掐滅手中的煙道。

“好吧,“淩凡將茶杯放在桌子上,笑道:“根據目前我們所掌握的線索,我們已經知道有一個男人扮成鬼在不斷地作案,他的殺人目的就是為了截取人身體上的一個部位,而且他是有選擇地殺人截肢!”

“什麽?有選擇地殺人截肢?!這是什麽意思?”陳玉珍轉過頭有點不明白地看著淩凡。

“這個可以從第二件案件說起,如果紅衣鬼真的是無選擇地殺人截肢的話,為什麽第一次不把那兩個人都殺死,卻偏偏放過一個。”淩凡笑道。

“也許,是那個人幸運地跑掉了也不定。”楚天瑜插嘴道。

“這不可能!”淩凡望著楚天瑜,笑道:“我和那個紅衣鬼有過兩次親密接觸,他那超於常人的速度和力量,絕對不可能讓一個普通的男人從自己的手裏逃掉的。”

“既然是有選擇殺人,那他的選擇標準是什麽?”古如風停止了玩弄銅幣,抬頭說道。

“問的好,老古看來你的智商明顯提高呀!”淩凡興奮地拍了拍古如風的肩膀,笑道:“這個……我也不知道......”

頓時客廳裏的眾人感覺一陣暈厥,繞了半天原來淩凡自己也不知道。

“不知道歸不知道,但我們可以從這上麵查嗎?”淩凡笑嗬嗬地望著眾人,指著桌上的四份檔案道,“玉珍姐,你剛才就一直在看它們,看出來這四個死者身上有什麽共同點?”

陳玉珍姐拿著檔案,翻看著,緩緩道:“四位死者的共同點,實在找不到有什麽相似,如果非要說相似的話,那就是他們的生日是同一天,都是七月十五。”

啪的一聲,一枚銅幣在桌上滾動兩圈後躺在桌麵上,一動不動,隻是古如風的臉色有點異常。

“七月半,小鬼叫;七月十五過鬼節!”

古如風緩緩地抬起頭,盯著眾人臉色嚴肅道:“七月半即七月十五,又叫中元節,也是平時我們所說的鬼節,這一天是天地間陰氣最重的一天;小鬼叫,就是說在這一天無數的冤魂惡靈都會在陽界聚集漂蕩著,一起哀嚎泣嗚。而在這一天出生的人都是極具陰氣的,我們陰陽師稱這些人為‘陰靈體’!!”

“陰靈體!?”眾人不禁被古如風這個詭異的名詞給震懾住。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