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章 覓得鬼蹤

劉家的管家徐伯是個年近五十的老人,眼角的皺紋深深的,一臉的慈祥,平時總是穿著一身黑色的燕尾服,背有些微躬,笑起來總是眼睛總是眯成一條縫。

“少爺,這位先生是?”徐伯望著淩凡,臉上露出笑容,道。

“噢,我都忘了介紹了,徐伯,這位是我的高中同學,叫淩凡。”劉天琳又指著徐伯對淩凡笑道:“淩凡這位是徐伯,是我爸請來的管家,你可別看徐伯年紀大,我家很多事情都是要靠徐伯打理的。”

淩凡眼睛中露出驚疑的目光盯著眼前這個近半百的老人,想不到都這個年紀了,他還能打理如此大的家業,不禁佩服道:“徐伯您當真是老當益壯呀!”

徐伯眯著眼上下打量著淩凡:“哈哈,我這把老骨頭還益什麽壯呀,倒是淩少爺不僅會說話,更是一表人材,將來一定能做成一番大事的。”

淩凡打著哈哈,聽到人家說自己一表人材,心裏頓時美滋滋的,如果給他雙翅膀真能飛上天,隨後淩凡又問徐伯為什麽家裏要招保安。

徐伯看了看門口那一排長龍馬,搖搖頭歎道:“主人家業這麽大,而且最近聽說市裏有些不安寧,聽說出了幾件命案,家裏除了司機胖叔、草坪工趙子陽和我這個糟老頭之外,都是一些沒有什麽什麽氣力的女傭,如果真有些什麽事的話,有幾個保安守護著家也安全些。”

淩凡轉身望向身後那座富麗華貴的西式樓房,以及旁邊美麗的噴泉和廣闊的綠坪院落,剛好三個從走廊走過的笑的如同花般的年輕女傭。淩凡臉上頓時露出燦爛的笑容道:“的確是需要些保安,就算是為了那些年輕的女子,多雇幾個保安都不為過的,嗬嗬。”

“嗬嗬,淩凡,看來你對如花般漂亮的女子挺關心的嘛。”劉天琳轉身看了看走廊裏三個正朝偷偷朝這裏瞄來的年輕女傭,不禁拍著淩凡的肩膀。

“哈哈,那是自然,本來這個世界可以欣賞的東西就不多,偶爾看到幾個像花一樣美麗的少女對我來說可是生活中最大的欣慰呢。”淩凡眼睛仍然一眨不眨地盯著那三個漂亮的女傭。

“好了,徐伯,您繼續忙您的事吧,我帶淩凡去屋裏看看。”劉天琳拉著淩凡朝著屋裏走去。

如果院落裏的碧綠的草坪與絕美的噴泉讓淩凡驚訝的張大嘴巴的話,那此時淩凡站在客廳裏,簡直連下巴都快要掉落下來。鵝黃色的絲絨地毯,一塵不染地鋪在近二百平米的明亮客廳地板上,幾扇落地大窗將屋外明亮的光線化為絢麗的彩虹映射進來,淺藍色的絲綢窗簾掛在窗上,雪白的廳頂之上懸掛著四盞水晶吊燈,微風一吹響著清脆的響聲。麵包色的沙發擺在一張華麗的茶幾前,茶幾上放著一個香爐,嫋嫋的輕煙漸漸地從爐中升騰起來,一股淡淡的幽香隨風飄來,沁人心脾。

劉天琳斜靠著沙發,裝作一副驕傲的樣子,問淩凡感覺怎麽樣。

“太行了,真不想到,我那宿舍和這裏比起來簡直就像是狗窩!”淩凡轉頭四周環顧不禁歎道。

這時一個身材偏矮著一個米黃圍裙的中年婦女走到劉天琳的麵前,躬身問道:“少年,今晚想吃些什麽,待會我就去準備一下。”

“馮媽,夜晚我們就加幾道菜吧,他是我的同學,叫淩凡,今晚要和我們一起吃飯。”說著劉天琳指著淩凡對馮媽笑道。

“噢,原來是淩少爺,不知道淩少爺喜歡吃什麽?”馮媽望著淩凡客氣地問道。

“哈哈,可不叫我什麽少爺不少爺,我不過是一個窮高中生而已,馮媽您不必為我費心了,隨便做些就行。”淩凡打著哈哈。

“是。”馮媽躬身應了一身便朝著廚房走去。

淩凡接著欣賞大客廳裏麵的擺設,突然客廳一角的牆上掛著的一個褐色的裝飾品引起了淩凡的注意。淩凡將那個東西從牆上拿了下來,細細地看著,突然他的臉色微微起了些變化,因為他發現原來這個號角竟然是人的小腿骨做成的。

劉天琳見淩凡拿著的號角忙快步走了過來,從淩凡的手中搶過,語氣有些不自然道:“這是我爸的東西,據說是我爸當年去西藏旅遊的時候買回來的紀念品,我爸說這東西能祛邪,所以就把它掛在客廳裏,還是不要輕易拿下的好。”說著劉天琳再次將那把人骨號角掛了上去。

淩凡對於劉天琳的行為很是奇怪,發現他的臉色有些不正常,隱隱帶有些懼意,看來這個號角真不是什麽好東西,淩凡剛要說話,一陣腳步聲從樓梯外傳來。

果然,兩個中年人從樓梯上邊說邊笑走了下來。

劉強的父親劉振海,是個身高力壯的中年人,隻是此時兩隻眼睛卻是布滿了血絲,臉也微微有些蒼白,仿佛大病初愈一般,麵容十分的憔悴,如果告訴別人說,現在麵前的男人就是那個曾一夜之間富可敵國的人的話,估計誰也不會相信會是這麽一個身形憔悴不堪的男人。

“爸爸您原來在家呀,我還以為您和胖叔出去辦事呢!”劉天琳望著麵前一個穿著灰色西裝的中年男子,笑道。

然後突然發現旁邊還站著一個黑西裝的麵色蒼白的中年男子,劉天琳臉上轉而擠出些難堪的笑容道:“原來常老板也在呀,是不是又來找我爸商量古董的事呀?嗬嗬......”

“天琳!怎麽能這樣對常老板說話,我告訴你多少次了,見到常老板要叫常叔!他是你爸爸以前的好朋友,不可以對他無禮。”劉振海眉頭緊皺,好像對劉天琳對常老板的態度有點生氣。

“對不起,爸爸,我以後會注意的,常叔,晚上就在家裏吃飯吧,我還向您請教些古董知識呢。”劉天琳忙轉移話題笑道。

“好啊,不過今天可不行,我還有事,等改天我給侄兒你帶幾件好東西來好好給你講講。”常老板眼睛眯成一條縫地盯著劉天琳笑道。常老板是一個身形枯瘦的中年人,兩隻眼睛時常閃爍著狡黠的光芒,總是將手揣在口袋中,仿佛裏麵放著一隻大珍珠一般。

“天琳,這位是?”劉振海望著站在劉天琳後麵的淩凡問道。

“嘿嘿,伯父,我是天琳的高中同學呀,我叫淩凡啊。”淩凡露著比陽光還燦爛的笑容道。

“天琳你還待在這裏做什麽!還不趕快帶淩凡去你的臥室!!”劉振海顯然對劉天琳很是生氣,但淩凡感覺到常老板一條縫般的目光卻是一直盯在劉天琳的身上,仿佛想要一口把他吃了的樣子。

劉振海望著常老板盯著劉天琳的眼神,忙重重地咳了聲,示意讓劉天琳趕快從自己和常老板的麵前消失!

“是的!爸爸!我這就帶淩凡去臥室!!”劉天琳卻一點沒有生氣,反而很聽話地拽著淩凡朝著自己的房間跑去。

“砰”的一聲劉天琳將自己臥室的房門死死地關上,整個後背都貼在門板上,呼呼地喘著氣,額旁的沁出細細的汗珠。

淩凡側過頭望著驚恐萬狀的劉天琳,心裏不禁湧起疑問,劉天琳為什麽臉色這以難年地,劉天琳忙轉過臉去,說沒事,並擠出一絲勉強的笑容轉移話題:“......淩凡你看,這就是我的臥室,你覺的怎麽樣?”

淩凡雖然心中充滿著無數的疑問,但還是別問的好,探聽別人家的隱私可不是什麽好習慣。淩凡在劉天琳寬敞華麗的臥室裏來回轉了兩圈後,突然道:“對了,到現在我還有點奇怪呢,伯父到底發什麽橫財,怎麽一下子變的這麽有錢,讓我也參考參考下。”淩凡望著劉天琳笑道。

劉天琳顯然沒有對淩凡的突然問這個問題感到奇怪,隻是臉色微變:“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以前每次我問我爸時,他都說他和他朋友做了一筆大買賣,所以賺了些錢。”

淩凡笑道:“賺錢是可以,但這也賺的太多了吧,依我看,這樣的豪宅都幾乎可以進入中國前三百首富的行列呢。”

突然劉天琳從床上蹦跳起來,來回在屋裏踱著大步,神色異常緊張,然後又一把緊緊地抓住淩凡沉:“淩凡,我要告訴你一件事,如果不說的,我想我就算不被殺,也會憋死在這種膽驚受怕的日子裏的。”劉天琳的臉上閃現出異常激動與驚恐的神色,仿佛自己隨時都可能死掉一樣。

淩凡本來就對劉天琳今天古怪的神色好奇,卻沒好意思問,現在他主動告訴自己,正是求之不得呢,看來人還是喜歡探聽別人隱私的。

劉天琳沒有立刻說,而是低身跑到臥室的門旁輕輕地拉開一線,向外瞄去,確定沒人後才再次將門關上,又急步跑到窗前將窗簾嚴密地拉上,這才長長地吐了口氣:“淩凡,我還是想問你下,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鬼字的突然出現讓淩凡心頭一震,他的思緒立刻聯係到最近發生的三起疑似惡鬼分屍截肢案。

劉天琳驚懼的臉上突然露出一絲奇異的笑容,顫音抖道:“我看到鬼啦!!紅色的鬼!!”

淩凡眼睛睜的大大的,仿佛兩顆晶瑩的寶石般閃耀著興奮的光芒,緊緊地抓著劉天琳的胳膊激動道:“你剛才說什麽,你看到鬼啦!!?”

“沒錯,以前這種事還沒有,但是自從我爸突然暴富之後,家裏就經常莫名其妙地出現一些奇怪的東西和聲音。”劉天琳的身體仿佛失去骨架一般,無力地平躺在床上,眼睛死死地盯著天花板,“這件事憋在我心裏已經很久了,我一直不敢給別人說,生怕別人會笑我,你知道嗎?最近我總是做噩夢,夢到那個滿身是血的鬼!!”

“天琳,你能不能把你看到的聽到的事,給我說一遍,說不定我能幫上你的忙呢?!”淩凡此時覺的劉天琳看到的東西一定和自己接手的這兩件案子有關,線索,他要找的線索終於找到了,他深深地暗吸一口氣,將差點噴薄欲出的激動強壓了回去。

“說出來你一定不相信!就是一星期之前的一個晚上,那時將近淩晨一點的時候,我睡夢中迷迷糊糊中聽到院落中有聲音傳來,於是我悄悄地從床上爬進來,掀開窗簾一角朝外看去!!淩凡你知道我看到了什麽嗎?!是鬼!滿身是血的鬼!而且它的手裏還拿著一截東西,你能想像是什麽嗎?!是一條斷的人的胳膊!血淋淋的胳膊!”說到最後劉天琳簡直就像是大聲喊了出來,壓抑在他心裏長久的恐懼終於釋放出來。

如果說激動的程度此時的淩凡一點也不亞於劉天琳,苦苦尋找的赤鬼終天有了一個目擊者,竟然還是自己的高中同學,看來今天自己真的是來對啦!淩凡看著劉天琳激動的要發狂的神情,忙按住劉天琳的肩膀示意他冷靜點

“哈哈……我怎麽冷靜!?你沒有看到那一幕怎麽能體會到當時我所感受到的那種恐懼!?”劉天琳卻反過來死死地抓緊淩凡的胳膊,聲音發顫:“那晚天色黑壓壓的一片,那隻像人的東西拖著一條斷臂就那樣一步步地走著,血流了一地!!

為了讓劉天琳的情緒穩定下來配合自己工作,淩凡將自己的另外一個身份告訴了劉天琳,果然劉天琳驚疑地望著淩凡,一臉懷疑的神色。

“沒錯,我是警市廳HIT——特別行動組的臨時法醫,專門負責這件‘紅鬼分屍截肢案’的,而現在已經有三名市民遭到被殺截肢,惟一的一名生還者也已經精神失常,所以我們的線索也就斷了,而你將是我們惟一的線索!天琳,我希望你能跟我回一下HIT總部,我們需要你的幫助!”淩凡眼中閃爍著激動的光芒。

“不行!!”劉天琳一把將按著自己肩膀的淩凡使勁推開,身體緊緊地縮成一團,顫道:“我才不要做證人!你們都是笨蛋,連你也是!你知道你所麵對的是什麽嗎?是鬼呀!是超越於常人的東西!!就憑你們怎麽能鬥的過它!?”

淩凡一失平日的溫和,立時衝上前,一把將劉天琳拎起,按到牆壁上,沉聲喊道:“我再告訴你,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鬼!隻是有人裝成鬼來進行一些不可告人的陰謀而已!我們必須找到它,否則還將會有更多的人會被殺害,天琳我們需要你的幫助!而且……”

淩凡停頓了一下,然後再次抬起頭盯著劉天琳,道:“而且我的哥哥也是因為它而死的,所以我發誓一定要將這件案子偵破,將那個裝紅鬼的家夥給繩之以法!!”

劉天琳扭曲的臉上擠出一絲苦笑,道:“淩凡,你真的以為你們能鬥的過它嗎?!”

淩凡盯著劉天琳的眼睛,毅然道:“我相信正義的力量永遠是能戰勝邪惡的,隻要我們能團結在一起,就算是鬼我們也要把它從這個世界徹底抹殺掉!!”

也許是被淩凡堅毅的目光、充滿信心的話感染了,劉守強終於苦笑道:“好吧,我答應,跟你回去,把我聽到的知道的全都告訴你們!”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