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九章 嶽家有女名銀瓶

  

  “你這個登徒子!”投井的女子一醒來就看見一個男人雙手摁在自己的胸部,羞急之下,一巴掌就打了過去。

  “哎呦!”秦天德根本沒有想到女子此刻轉醒,不曾防備,結結實實的挨了一記耳光。

  女子的手勁不小,秦天德隻覺得腮幫發麻,眼冒金星,跌坐在一旁:“你幹什麽,我救了你,你就是這麽對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我情願你不救我,也不願遭受你這好色之徒的輕薄!”

  秦天德這才反應過來女子為什麽會這麽激動。他剛剛將女子從井中救出來的時候,女子已經昏迷了。

  好在他穿越前曾經學習過一些急救措施,知道該如何救醒溺水之人。

  他先是將女子扛在肩上跳了幾下,讓女子將水吐出,然後將女子平放,看到女子還沒有醒轉,按照所學的仰臥壓胸法,將雙手摁在女子的胸部,結果這個時候,女子醒了,誤會也就產生了。

  秦天德揉了揉生疼的腮幫子,心中暗歎對方手勁之大的同時,卻在暗中慶幸:幸好不是剛才口對口人工呼吸的時候醒過來,要不然恐怕就不是一個巴掌這麽簡單了。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本少爺對你沒有惡意,剛剛也是為了救你。”這種事情根本沒法解釋,古人能夠懂得現代的這些急救措施麽?所以秦天德幹脆也不解釋,不過他還是向後挪動了一些,拉開了與女子之間的距離。

  虎父無犬女啊,老子英雄,這女兒看樣子也厲害的很啊!

  女子記起自己之前投井之舉,四下看了看,發覺自己身處破廟之中,再次看了秦天德一眼,沒有說話,而是從地上站了起來,轉身朝著廟門外走去。

  “喂,你要去哪兒?我跟你說話呢!你娘還有你兩個弟弟不在山下,你去了也找不著他們!”

  女子原本並不理會秦天德的喊叫,可是聽到後麵驟然停下腳步,轉過身警惕的看著他,問道:“你到底什麽人,怎麽會知道這些?你說我娘還有我弟弟不在山下,那我問你,他們現在何處?”

  “我是。。。”秦天德隻說了兩個字就停了下來,他知道對於眼前的這個女子,“秦”字是絕對不能說出口的,於是改口道:“你別管我是誰,反正我對你沒有惡意,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你家人現在都很安全,你大可放心,用不著這麽著急。”

  “你到底是什麽人?想要幹什麽?”女子心中的疑慮更加重了。

  秦天德臉上露出一個善意的笑容,然後從一旁拿來包袱,取出了一套幹淨衣衫,然後將包袱扔到了女子腳邊:“這裏麵還有一套幹淨的衣服,你換一下吧。如今天涼,你全身濕漉漉的,被山風一吹,很容易著涼的。”

  這一下女子更加弄不懂秦天德的心思了,她並沒有拾起秦天德丟過來的包袱,而是繼續追問道:“我家人現在究竟在什麽地方!”

  “姑娘你放心好了。本少爺既然能夠救你,自然也能夠將你的家人救出來,他們也用不著被押赴雲南受苦了。”

  女子再次打量了秦天德半天,終於彎腰拾起了腳邊的包袱:“你出去!”

  “為什麽?啊,我明白了,我這就出去。”秦天德拿著一套幹淨衣服走出了破廟,在院中快速的換好,然後就等在門口。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功夫,廟中傳來了女子的聲音:“你可以進來了。”

  秦天德剛把這個女子從井中救出來的時候,由於忙著救人,根本沒有仔細打量過女子的容貌。如今走進廟中,看見已經換好衣裳之後的女子頓時愣住了。

  這女子頭上挽著螺螄髻,狐尾倒照,雉雞尾高挑,眉似柳葉兩彎清,麵如敷粉紅杏色,一口銀牙,十指尖尖如春筍,足下小小金蓮,配上身上的一身男裝,渾身上下透出一股難以言狀的英姿颯爽的巾幗味道。

  “你這登徒子,看什麽看!你把我家人弄到什麽地方了?”

  “咳咳,”秦天德裝模作樣的咳湊兩聲,試圖遮掩自己剛才的窘態,“姑娘啊,我拜托你把發髻換一換,包袱裏不是有襆頭麽,幹嘛不換上?你知不知道現在很危險,有多少人想要殺你的?要不然我幹嘛給你準備了一身男裝?”

  女子斜了秦天德一眼:“你到底是什麽人?為什麽你會在這破廟之中,為什麽要救我還有我的家人?”

  這個問題是秦天德沒法解釋的,秦檜害了人家的父兄,而他又是秦檜的堂侄,現在要是讓這個對方知道了,萬一一時激憤,弄不好就會搞出人命了,搞掉的是他自己的命!

  “我,那個,我碰巧路過而已,正好救了你們。難道救人還有錯麽?”

  女子哪裏會信秦天德的這番謊話,當即戳穿道:“碰巧路過?那我問你,你在這裏救了我,又怎麽救得我娘還有我家兄弟?還有,你說碰巧路過,那你來這破廟做什麽,那些追殺我的人又去了哪裏,他們難道沒有碰巧遇到你麽!另外,我娘還有我兩個兄弟被你怎麽樣了!”

  古代人講究的是女子無才就是德,秦天德哪裏想得到眼前的這個女子如此的聰慧,隻是這片刻的工夫就想出這麽多破綻來,饒是他反應再快也有些難以應對了。

  “這個,我。。。。。。”

  “哼!你不用在這個那個了!我問你,你是不是秦檜老賊派來的?老賊想讓你幹什麽!你要是不說,我就殺了你!”女子猛的向前躥出,單手扣住秦天德的手腕,向後扭去,迫使秦天德身子前傾,順勢將秦天德摁住了。

  “嶽銀瓶我警告你,你敢傷我,我保證你娘還有你四個兄弟都性命難保!”秦天德這回是急了,情急之下叫出了女子的姓名。

  女子向前一推,將秦天德推了個踉蹌,冷笑著說道:“還是露餡了吧。你怎麽知道我是嶽銀瓶,你還敢說你不是秦檜老賊派來的!”

  “我不是秦檜派來的!”秦天德好容易才站穩身形,立刻向後退了一大段距離,“嶽姑娘,你要相信我,我對你們嶽家絕對沒有惡意。如果有的話,你投井之後我就根本不用救你了!”

  嶽銀瓶略作思考後,怎麽也想不通秦天德的用意,於是再次問道:“那我問你,你是如何知道我的姓名,又有何用意!”

  秦天德沉默了。

  其實他來龍泉山的目的就是為了救下嶽家婦孺。曆史專業畢業的他,不但對曆史知識知之甚詳,就連一些野史豔聞也有所了解。

  野史曾記載過,嶽飛死後,其妻李氏以及二子嶽雷、三子嶽霖以及女兒嶽銀瓶被發配雲南。

  不過秦檜並不打算就這麽放過嶽氏一門,派遣爪牙暗中追殺,追至龍泉山後,嶽銀瓶破口大罵秦檜一黨,借以吸引追兵,掩護家人逃走。將追兵引至龍泉山靈山寺後,投井而死。

  隻不過關於嶽銀瓶的記載,曆史上一直都存在著爭議,尤其是有沒有這個人。所以正史上並無關於嶽銀瓶的記載,但在野史中卻有不少關於嶽銀瓶的記錄,其中“銀瓶墮井”這一段猶是廣為流傳。

  秦天德來的時候其實也吃不準這段野史是否真實,隻是想賭一賭運氣,萬一賭中了,也能將嶽氏一門從秦檜手中救出來。

  可能是他的運氣又變好了,又或者是老天爺聽到了他之前的祈禱,總之他賭中了。可問題隨之而來,他該如何對待這些人呢?

  “說不出來了吧?要是我沒有猜錯,你一定是秦檜這個老賊派來的!我嶽銀瓶殺不了秦檜這個奸賊,今日就殺了你,以祭我父兄在天之靈!”話未說完,嶽銀瓶身形暴起,哪裏還有纖纖女流的嬌弱,顯然是一頭下了山的老虎,嗯,母老虎。

  “你敢!你不想要你娘還有你四個兄弟的命了麽!你難道不想報仇了麽!”秦天德心中大駭,救人救出禍事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隻不過這一次尤為凶險。

  他這一番話倒是真的震住了嶽銀瓶,尤其是最後一句。嶽銀瓶在他麵前一步的地方停了下來,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問道:“你剛剛說什麽?你肯替我父兄報仇?你到底是什麽人?”

  此刻的秦天德心中大定。他先是將衣衫整理了一番,然後又深吸了兩口氣,拿捏著腔調說道:“我剛剛什麽也沒說,我隻是說如果我死了,你們嶽氏一門也將從此絕後,你要考慮清楚哦。還有我是什麽人並不重要,你隻要知道,如今天下雖大,也隻有我能保你嶽氏一門無恙,隻要你乖乖聽話,你們一家人就不會有血光之災!”

  嶽銀瓶心中起伏不定,不知道該不該相信秦天德的話。她思索了一番,雖然依舊不能理出頭緒,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秦天德似乎真的沒有加害他們之心。

  可是這個家夥到底想要幹什麽呢?想到自己剛換好衣裳,秦天德進入廟中見到自己時的模樣,她似乎明白了什麽。

  她銀牙緊咬,櫻唇緊閉,心中遲疑忐忑,好一會才說道:“你真能保我嶽氏一門平安?如果你敢騙我,我嶽銀瓶上天入地也要殺你泄憤!來吧。。。”

  說到這裏,嶽銀瓶突然閉上了雙眼,兩顆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滑落,伸手解開了剛剛係好的腰帶。。。。。。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