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八章 投井的女子

  

  龍泉山位於南宋荊湖北路鄂州武昌縣外,因靈泉寺山中有色碧味甘的清泉潭又被稱為靈泉山。

  山勢順龍盤結,群峰高聳,三麵環水,可謂山環水繞、湖山鍾秀、林泉幽穆的“福地仙壤”。

  二月早春的天空中下著蒙蒙細雨,秦天德一身書生裝扮,手持折扇,邁步走在山腳的小道上。

  “少爺,你走慢點,等等小的!”落在秦天德身後的秦三身上背著一個包袱,腰間纏著一捆繩子,吃力的推著一輛木車,車上放著一個大箱子,在泥濘的道路上深一腳淺一腳的緊趕慢趕,不時的停下來用衣袖呼啦臉上的雨水。

  秦天德停下腳步,感受著細雨帶來的泥土的清新氣息,笑著說道:“三兒,你不是說你力大如牛麽,怎麽這就走不動了?”

  秦三好容易感到秦天德身邊,將木車停好,一P股坐在路邊,大口喘著氣,抱怨道:“少爺啊,小的就不明白了,您要是想帶銀錢,直接帶銀票就行了,幹嘛弄了一整箱的銀錠,死沉死沉的。

  還有,這幾天來,您每天都讓小的推著銀車出來,日落又推回去,您到底想幹什麽啊?就算您想上山遊玩,也要挑一個好天氣啊。這破天,還下著雨,路上都沒有什麽人。。。”

  聽著秦三喋喋不休的抱怨,秦天德一折扇打在了秦三的腦袋上:“閉嘴,你這個憨貨,你要是不原來本少爺不勉強你,你直接回錢塘吧。”

  這一下秦三嚇住了,連忙站起身,在秦天德身邊躬著腰,陪著笑臉說道:“少爺,小的知錯,小的就是隨便說說,您幹嘛要把小的趕回去?為少爺辦事,就是讓小的上刀山下油鍋,小的也絕不皺眉!”

  “嘶,這話聽著不像是你這個憨貨能夠說出口的啊?”秦三居然能夠說出上刀山下油鍋這種話來,讓秦天德大為詫異。

  “嘿嘿,”秦三撓了撓頭,訕訕地笑了笑,“少爺英明,這是翠兒教小的說的,她說這樣說少爺會更器重小的,這幾個字小的可是背了好幾天才記住的。”

  秦三的憨傻以及忠誠讓秦天德很滿意也很放心,他拍了拍車上的銀箱,說道:“好吧三兒,算算日子他們也該到了,少爺我就把事情告訴你好了。記住你要守口如瓶,這件事隻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明白了麽?”

  秦三頓時來了精神,他再憨也能聽出這是秦天德對他的看重,於是用其獨有的狡黠問道:“連小的的父兄也不能說麽?”

  “廢話!”秦天德哪裏會看不出秦三心中的小九九,再次用力的狠狠將折扇打在了秦三的頭上,“這是少爺我器重你,你要是敢把這件事情說出去,少爺我要你的好看。”

  秦三臉上露出喜色,挺直了腰,胸脯拍得砰砰作響:“是,少爺,小的記住,小的絕不會說出去的!”

  “你記住啊,你就在這兒旁邊的林子裏休息,如果看到幾個婦孺被人追殺,立刻將銀車掀翻,讓銀兩灑落一地,然後將那幾個婦孺救走,對了千萬要蒙麵,不能讓那些人看見你的臉,否則,你就自殺好了!”

  秦三挺直的腰瞬間又躬了下來,撇了撇嘴角說道:“少爺,這麽危險啊,那就應該多帶一些人。到時候別說救人,連那些追殺的賊人都能一並了結了。”

  “啪!”折扇再次打在了秦三的頭頂,“你這個憨貨,多叫人的話不就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情了麽?那本少爺還要你做什麽?”

  “嘿嘿,”秦三一臉恍然的揉了揉頭上挨打的地方,“還是少爺英明,小的知道了,可是少爺,這一箱銀兩就這樣白白便宜了那些賊人,會不會太可惜了啊?”

  “人命更重要!銀兩沒了,少爺我隻要動動手指頭就能賺到,我說你問題也太多了吧,還有什麽問題,一並說出來!”秦天德看了看天,已經接近晌午了,心中有些焦急。

  “還有,就是那些小的救下那些婦孺後怎麽辦?”

  “直接帶回府中。前些日子少爺我不是在東跨院旁邊有蓋起了一座獨門小院麽?把他們安置在那裏,好生款待,但是本少爺回去之前,除你之外任何人不得接近,聽明白了麽?”說完後,秦天德順手從秦三身上取下了包袱和繩索,拔腿就走,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哪知道秦三再次叫住了他:“少爺,他們會跟小的回錢塘麽?”

  這倒是個問題,要是依著秦三的脾性,如果對方拒絕,恐怕就會老拳相加,那幾個人哪裏能承受得起?

  略作思考後,秦天德回答道:“此事容易,如果他們不同意,你就告訴他們,他們的兒女都在少爺我手中,如果還想見到,就必須聽你的話。對了,要是你哥二子先回來了,把他帶回來的人另外安置到後院我新蓋的小院裏,不能讓這兩撥人見麵,千萬謹記!”

  秦三點了點頭:“小的知道了。不過少爺,您讓我哥去幹什麽了?怎麽聽這話他也會帶人回府啊?”

  秦天德實在是被秦三的囉嗦弄得煩了,當下惡狠狠的說道:“不該問的不要問,不該說的也不要說,聽明白了麽!”

  秦三被秦天德的凶惡模樣嚇了個哆嗦,小雞啄米般連連點頭,可是在秦天德走出幾步後,有扯著嗓門喊道:“少爺,您現在去哪兒啊?”

  秦天德氣的幾乎跳了起來,手中的折扇“嗖”的一下砸向秦三:“本少爺要去山上的寺廟避雨,怎麽著,你還想跟著不成?”

  擺脫掉了囉嗦的秦三,秦天德加快了腳下的步伐,朝著龍泉山蛇山五坡處的靈山寺方向趕去。

  靈山寺雖然說是寺廟,但此時已經是殘垣斷壁破敗不堪了,不要說是住寺的僧人,連個人影都看不見。

  秦天德早就通過當地人打探出靈山寺的位置,所以很快就找到了地方。看著滿目瘡痍蛛網橫結的破爛寺廟,他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自言自語的說道:“應該就是這裏了,這裏果然是投井的好地方。不過那口井在什麽地方呢?”

  寺廟並不大,他很快就在後院處找到了一眼井口,然後在寺廟內搜尋了一番,最後有折回了後院,找了一處雜草叢生的巨石後麵躲了起來。

  細雨很快就停了,太陽從烏雲中顯出身形,散發出煦暖的光芒灑向人間大地。

  秦天德嘴上銜著一節草杆,頗為無聊的靠著石頭上,望著天空中,嘴裏念念有詞:“老天保佑,保佑這段曆史是真實的吧。雖然這段曆史的真實性沒有人能夠考證,但老天爺你不經我同意,擅自做主把我弄到這兒來,應當不會拒絕我這個小要求吧?”

  突然間他聽見前院傳來了叫罵聲和緊密的腳步聲,一個女子的聲音格外的清晰:“奸賊秦檜,害我父兄,將來必定不得好死!你們這幫爪牙,為虎作倀,將來也不會有好報!”

  緊接著幾個男人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小娘們,死到臨頭還敢辱罵秦相爺,小弟們抓緊辦事,辦好了回去領賞!”

  “大哥,這麽漂亮的小娘們直接殺了是不是太可惜了?不如讓兄弟們開開葷吧?”

  “是啊,大哥,讓兄弟們開開葷吧!”

  “就是啊大哥,兄弟好幾天都沒有嚐過葷腥了。”

  “混賬!殺了這個小娘們,領了賞錢,去飄香院什麽樣的女人沒有?萬一出了什麽岔子,你我性命不保!趕緊動手!”

  是他們了,看來野史記載的內容也有真實的一麵。秦天德屏住了呼吸,豎起了耳朵,躲在巨石後麵仔細探聽著周圍的一切。

  很快腳步聲就傳到了後院,這一下秦天德更加小心了,心跳也加快了不少。他知道如果讓對方發現他,恐怕根本不等他說些什麽,直接手起刀落,他就要做一個冤死鬼了。

  “兄弟們,把她圍起來!小娘們,這回看你還能逃到什麽地方,讓你再辱罵秦相爺!”

  “大哥,你看著天色還早,這裏有這麽偏僻,應當不會出什麽變數了,你就讓兄弟們開開葷吧。”

  沒等那個大哥表態,女子的聲音再度響起:“你們休想!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放過你們!娘,女兒不孝,不能再陪在您身邊了,爹,女兒這就去陪您!”

  秦天德隻聽得“咕咚”一聲,那個大哥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便宜這個小娘們了,也算賞了她一具全屍。兄弟們,找塊石頭堵住井口,然後去和山下的兄弟回合,回去領上去!”

  終於後院中再也沒有任何聲響了,雖然並沒有時間並不長,可秦天德隻覺得時間過得太漫長了,他的後背已經完全濕透了。

  又過了一會,他頭上頂著一團雜草,悄悄地從巨石後麵探出半個腦袋,快速的打量了一番,發現後院真的沒有任何人了,當即從巨石後跳了出來,直奔井口。

  來到井口後,他用盡全身力氣推開了蓋在井口上的巨石,又將帶來的繩索一頭綁在旁邊的一刻歪脖樹上,另一頭丟到井中,順著繩子跳入井內。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