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章 門前突變

  

  看到嶽銀瓶的動作,秦天德傻眼了,這真不是他的本意。況且嶽銀瓶那是他大為推崇的嶽飛嶽武穆之女,他怎麽可能做出這種下流齷齪之事?

  “你住手!”一聲喝令,秦天德轉過了身子,“嶽姑娘請你自重,秦某人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人!”

  “你姓秦?!”嶽銀瓶緊閉的雙眼突然睜開,如刀子般盯在了秦天德的背部,“你和秦檜這個奸賊是什麽關係!”

  紙終究是保不住火的,何況等到他將嶽銀瓶帶回秦府後,嶽銀瓶遲早會知道錢塘秦家和秦檜之間的關係。

  想到這裏,秦天德索性不再隱瞞,腳步輕踱,看似是文人習慣性的邊走邊說,實際上是為了防範嶽銀瓶的暴怒,拉開一個安全的距離:“我乃錢塘秦家少爺,秦達秦天德。當今宰相秦檜是我堂叔,你的母親嶽李氏以及兩個兄弟嶽雷嶽霖已經被我家下人帶往秦府,估計你那兩個逃到黃梅大河鎮的兄弟嶽震嶽霆如今也應當在我家下人的護送下,在趕往錢塘的路上!”

  說完話他就小心的看著嶽銀瓶的反應。雖然他已經點出了如今嶽氏一門都在自己手中,但還是生怕嶽銀瓶一怒之下什麽也不顧將對秦檜的仇恨發泄到自己身上。

  出奇的是嶽銀瓶並沒有之前的過激反應,反而淡淡的問道:“你到底想幹什麽?”

  她是將門出身,自幼受父兄的熏陶,武藝智謀均略有小成。由於一直在家侍奉母親李氏,所以並沒有什麽人知道。

  之前秦天德始終不肯表露身份,她才會出言恫嚇,目的就是為了逼迫秦天德。如今知道了真相後,雖說秦天德與秦檜是叔侄關係,可是她卻另有想法。

  如果秦天德真的是秦檜派來加害她們的,那麽大可不必救自己一家,自己也早就溺斃於井中了。

  至於秦天德所說的自己一家人都已落入其手中,嶽銀瓶認為不會有假。首先秦天德並不是貪圖自己的容貌,那就沒有必要騙自己說母親李氏以及兩個兄弟;至於說自己的兩個幼弟嶽震嶽霆,由於事出突然,李氏都不知道他們逃往何處,嶽銀瓶又怎麽會知道他們逃到了黃梅大河鎮呢?

  歸納一切後,嶽銀瓶反而看不懂秦天德的行事作為了,隻能肯定秦天德必定另有所圖!

  嶽銀瓶在想什麽秦天德不得而知,他隻是對嶽銀瓶的反應有些好奇,於是朝著嶽銀瓶身前湊了兩步,有些犯賤的問道:“嶽姑娘,你有沒有聽清我剛剛說的話啊?我說我叫秦天德,秦檜是我堂叔。”

  說完這些話後,他立刻向後跳去,又拉開了與嶽銀瓶之間的距離。

  嶽銀瓶看著秦天德滑稽的模樣,不由得有幾分鄙視:“我聽見了。你也用不著那麽怕我,畢竟我家人如今都在你的手上,你有什麽企圖就直說吧!”

  秦天德這才放心少許,不像先前那麽懼怕嶽銀瓶了。清了清嗓子後,他搖頭晃腦的說道:“嗯,你知道你家人在本少爺手上就好,以後你要乖乖聽本少爺吩咐,如此你一家老小今後平安無恙。”

  嶽銀瓶雖然被秦天德拿住了軟肋,但並不是那種那麽容易屈服的女人,她伸出繡拳在秦天德臉前晃了晃:“帶我去見我家人!”

  秦天德也不知道自己這一步究竟是走對了還是走錯了。當日得知嶽飛嶽武穆父子枉死風波亭後,他就打算保下嶽家一門,不僅僅是保下嶽家一門的性命,更是要保證嶽氏後人能夠繼承嶽飛嶽武穆的遺誌,而不是像正史上那樣,二十多年後嶽飛平反昭雪後才入朝為官。

  眼下他已經救下了嶽銀瓶,秦三應當也將嶽李氏以及嶽雷嶽霖救下了,派往黃梅大河鎮的秦二估計也應該找到了嶽飛的四子嶽震五子嶽霆,嶽氏一門很快就能夠團聚了,可是他的心卻開始不安了。

  他這麽做,一旦其中稍有閃失,被秦檜知道,不但他的性命不保,估計還會連累整個錢塘秦家!

  可不救是不可能的!嶽飛嶽武穆父子枉死風波亭這一事實他改變不了,也沒有能力改變,但是嶽武穆的後人他還是有能力救下並替代嶽飛將其培養成才的!

  他的想法不止這些。自從大年三十得知嶽飛嶽武穆枉死後,他思考整整一晚,終於下定決心要憑借作為一個現代人對南宋曆史的了解來改變整個南宋曆史的走向!

  隻是這種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千難萬險,稍有差池恐怕就要陷入萬劫不複的深淵了。

  該怎麽做,他暫時還沒有一個完整的計劃,隻能走一步看一步,救下嶽氏一門就是他計劃中的第一步。

  “狗賊,我跟你說話呢,你想什麽呢!”嶽銀瓶看到秦天德遲遲不說話,有些不耐煩了。

  秦天德這才從沉思中緩過神來,心中變得異常沉重。他也懶得和嶽銀瓶廢話太多,直接說道:“先把你的發髻換了,戴上襆頭,然後跟我回錢塘。。。還有,不許叫我狗賊!”

  下了山後,秦天德在與秦三分手的地方沒有發現血跡,也沒有發現什麽打鬥的痕跡,等回到這幾天一直住宿的客棧後,得知秦三也沒有返回,就知道秦三已經成功救下了嶽李氏以及嶽雷嶽霖兄弟倆。

  考慮到自己身邊的這個嶽銀瓶不太好對付,他決定在武昌縣多停留一天,讓秦三能夠帶著人先回到錢塘,等安置好了那些人後,他再返回。

  此舉遭到了女扮男裝的嶽銀瓶的堅決反對。不過秦天德總算是手中握有人質,最終嶽銀瓶還是屈服於秦天德的“淫威”之下。

  索性他和秦三來的時候租了兩間客房,住宿倒是沒有問題。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嶽銀瓶大力的砸門聲就將正沉浸在夢鄉中的秦天德吵了起來,打算立刻上路,她要確認自己家人的平安。

  在秦天德心中早已擬定好了製衡嶽家人的對策。雖說他敬重嶽飛嶽武穆,也打算幫助嶽家渡過難關,但是他所處的位置以及為了長遠考慮,他不能對待嶽家人太好,甚至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嶽家人的身份。他必須絕對掌控嶽家的所有人,至少要讓他們在明麵上屈服於自己,對自己言聽計從。

  所以他很堅決的拒絕了嶽銀瓶的提議,並且威脅嶽銀瓶,如果嶽銀瓶敢不告而別,嶽家一門將會有生命危險。

  嶽銀瓶被氣得接連罵了秦天德十幾句“狗賊”,終於噙著淚水返回了房間。

  直到中午吃過午飯,秦天德有午睡了半個時辰,兩個人這才雇了輛馬車,慢慢騰騰的趕往錢塘。

  一路上秦天德有意放慢了形成,終於三天後馬車駛進了錢塘縣。

  如今的錢塘縣和以前沒有什麽分別,即便是那些因為嶽飛嶽武穆的死而對秦家恨之入骨的人,也不敢在表麵上做出什麽忤逆秦家的事情了。

  原因很簡單,去年大年三十那天,秦天德失魂落魄的回到府中後,秦三帶著秦府家丁在錢塘縣大打出手,所有敢在目光中流露出對秦府恨意的人一個都沒有放過,直到十五這些人都是在床上度過的。

  至於那三個膽大的書生,更是被暴走一番後,扒光了衣服掛在了縣城東門的城頭上。如果不是秦天德第二天一早聽說此事後,下令秦三將其放掉,這三個書生絕對都會被凍死。

  饒是如此,這三人被放了後也隻剩下了半條人命,至於凍傷會造成什麽影響之類的,就不是秦天德能夠考慮的了。

  秦三此舉是得到了秦李氏許可的。愛子如命的秦李氏從秦二口中得知事情真相後勃然大怒,對於她來說,整個錢塘縣所有人的性命加起來都比不上秦天德的一個手指頭重要。

  秦天德得知此事後也沒有怪罪秦三,因為他已經想通了,要將自己頭上頂著的這個惡霸名號坐實。不但要做錢塘縣的惡霸,還要做整個大宋的惡霸!

  在府門口下了馬車,立刻有守在門口的秦府下人認出了秦天德,立刻圍了上來,同時有一人向著內堂跑去,去向老爺夫人報信。

  “狗賊,我娘他們在哪兒?你立刻帶我去見他們,不然我扭斷你的手臂!”嶽銀瓶緊跟著秦天德下了馬車,趁著秦天德不備,出其不意的扭住了他的手臂,將他製住了。

  沒天理啊!秦天德心中頗為無語,這年頭想做點好事怎麽就這麽難呢?

  秦府下人眼見少爺被人製住,當即就將嶽銀瓶圍在了當中,另有一人飛快的跑入府內,想是去喊人了。

  沒一會秦三帶著一眾秦府下人手持棍棒湧出了秦府,將嶽銀瓶為了個密不透風:“你這不要命的賊廝,趕快放了我家少爺,不讓把你大卸八塊!”

  一聽秦三的說法,秦天德就知道秦三救不出自己。

  果然嶽銀瓶手中發力,擰得秦天德慘叫一聲,厲聲道:“立刻帶我去見我的家人,不然我扭斷他的手臂!”

  秦天德忍著疼痛抬起頭看了一眼,正好看見秦二出現在了大門之後。二人對視了一眼,秦天德說道:“你們退下。你輕點,我領你去見你家人。”

  嶽銀瓶押著秦天德小心戒備的走上了秦府門前的石階,秦三則咬牙切齒的帶著一眾秦府下人緊跟其後。

  剛剛邁過門檻的時候,秦天德突然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你這麽做會害死你全家的!”

  嶽銀瓶正要開口,突然感到腦後一痛,頓時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