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 好心辦壞事

  

  “顧老六,你才租了我府中十畝良田,居然敢拖欠這麽多的租子!”從成哥口中得知顧老六欠租數量的秦天德勃然大怒,指著顧老六罵道,“本少爺看你真的是想死了,不好好教訓你一頓,讓其他人知道我秦府的厲害,你們這些賤民還以為我秦府好欺負了!”

  顧老六徹底慌了神,口中不停的討饒著,想要跪下磕頭認錯,可自己卻被綁在木樁上,掙脫不得。

  “行了!”秦天德擺了擺手,“用不著求饒,隻要你能夠老老實實的回答本少爺幾個問題,本少爺就不再追究你欠租的這件事情了!”

  “行,行,少爺您問,小的一定如實回答,少爺您問。”這一回顧老六不再像之前那樣聽不進秦天德的話了,這是他活命的唯一機會,自然格外珍惜。

  秦二已經搬來了一張太師椅,放在秦天德的身後。秦天德穩穩的坐在太師椅上,又示意秦三鬆開了顧老六身上的繩索。

  秦三放開了顧老六之後,又奉秦天德的命令端來一碗涼茶,遞給了癱坐在地上的顧老六。

  看到顧老六一口氣喝完整碗涼茶,心中稍稍安定少許,秦天德開口說道:“顧老六,本少爺問你,你現在每畝能打多少石糧食?”

  “這個,大約,好像,應當是十鬥左右。”顧老六眼神閃爍不定,遲疑了半天才回答道。

  “多少?!”秦天德睜大了眼睛,一下子從太師椅上跳了起來。

  “少爺饒命,少爺饒命,是小的記錯了,記錯了,是十五鬥左右。”豆大的汗珠順著顧老六的臉頰一顆接著一顆掉落下來,他原本以為秦天德五穀不分四體不勤,根本不知道畝產多少,少報一些,說不定能夠蒙混過關,自家還可以多落一些。

  哪知道居然被秦天德一口叫破,想到秦天德的手段,頓時大汗淋漓。

  “十五鬥?真的隻有十五鬥麽?”

  “不是,不是,小的剛剛被嚇壞了,說錯了,說錯了,是十七鬥。少爺,真的隻有十七鬥左右!求少爺開恩啊!”

  看著顧老六拚命磕頭求饒,猶如小雞啄米,秦天德忽然間想到了有位先人曾經說過,中國農民有他們獨有的狡黠之處,眼前的顧老六不就是最好的證明麽?

  他原本隻是想弄清楚現在南宋農民的畝產,看看有沒有辦法改變地租從而來幫助這些人改善他們的生活。哪知道明明被自己嚇得要死的顧老六居然還敢當著自己的麵玩出這麽一手。

  其實他並不知道此時的南宋畝產有多少,但作為一個曆史專業的現代人,他知道南宋的畝產,根據田地土壤好壞以及糧食作物的不同,畝產大約在300斤左右,折合成古代的計量單位,也就是將近三石。

  按照宋代的計量,1石=2斛=10鬥,一石糧食的重量大約相當於現代的一百二十斤左右,所以他剛聽到顧老六說每畝隻能打出十鬥糧食,當然吃驚,也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哪知道他的吃驚在心中有鬼的顧老六眼中就變成了憤怒,驚嚇之餘連忙改口,可即便如此還想少報一些。如果不是他對顧老六的話有所懷疑,追問了一遍,顧老六絕對不會說出十七鬥這個真實的數目的。

  “大膽!居然膽敢欺騙我家少爺,顧老六三爺看你是自己找死了!”秦三以前每年秋收都要鞭打這些欠租的佃戶,所以也認識顧老六,聽到顧老六一而再再而三的妄圖欺騙秦天德,頓時火冒三丈,就要替秦天德出手教訓這個不知死活的賤民。

  “三兒,住手!”得知了真正畝產的秦天德攔住了秦三,重新做回了椅子上。

  十七鬥,也就相當於現代的兩百斤,距離三百斤還有好大一段距離,為什麽會和後人的研究對不上數呢?

  思索了片刻秦天德心中就有了答案。

  這個時候,南宋可謂內憂外患。

  外部,北麵金國兵馬屢犯宋境,南宋為了苟延殘喘隻能不停的進貢求和,百姓心中也不安定,不知道金國兵馬什麽時候就會殺過來了。

  內部,秦檜一黨把持朝政,宋高宗趙構又無心抵抗,隻想著保證皇位,一方麵加害抗金名將,另一方麵為了防止金國兵馬入境,不停的征兵,也難怪這些佃戶無心耕種,畝產弄得才隻有二百斤。

  對了,今年是紹興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141年,也不知道嶽飛怎麽樣了。不過就算我知道,我隻不過是一個區區的地主家獨子,又能做些什麽呢?

  想到這裏,秦天德的臉色開始變得難看了。作為後世穿越而來的現代人,他對嶽飛嶽武穆的精忠報國還是極為敬佩的。剛剛來到這個混亂的年代後,他還想過能不能憑借自己對曆史的精通來改變南宋的命運,從而救下嶽飛等一眾抗金名將,然後鏟除秦檜,替南宋收複故土之類的事情。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他的那些想法隻不過是一廂情願的無稽之談了。他隻不過是一個富家子,了不起自家的背景深厚一些,可憑什麽能夠隻手遮天,改變一切呢?

  秦天德微微的搖了搖頭,將心中再度浮起的那絲被他認為是不可能做到的想法壓了下去。

  心情大壞的秦天德歎了口氣,轉頭看向站在自己身後的管家秦洪:“秦管家,咱們府上在城外有多少田地,我要具體數目。”

  秦洪看出來秦天德的情緒突然變得一落千丈,連忙跑到書案旁邊,開始翻看賬本,同時口中應道:“少爺,府上田地的具體數目小的也沒有統計過,隻知道有上萬畝,您稍等片刻,小的很快就能統計出來。”

  “算了,你也別費事兒了,你就回答我府上的田地有沒有空著沒有種莊稼的?”

  “哦,這個肯定有了,府上田地無數,城東的所有良田都是府上的,到現在還有一些荒蕪無人耕種。”

  “既然這樣,那以後的地租的規矩改一改好了。”秦天德聽到這裏心中已經有了定計,“所有的人都過來,本少爺要從新製定每年的地租製度!”

  秦府的家丁們將木樁上捆綁的人一一放了開來,然後將所有在院內的佃戶集中到秦天德麵前。

  站在太師椅上的前天的清了清嗓子,放聲說道:“從今日起,你們租種我秦府的土地,每年土地所出的六成作為地租繳入府中,不論畝產多少,豐年荒年,都按照六成繳租,剩下的四成就歸你們所有,聽明白了麽!”

  秦天德的計劃其實很簡單,就是想將現在實施的定額租製度改變一下。本來他想推行的是類似於家庭聯產承包製這種製度,不過考慮到時下的大環境最終放棄了,變成了他口中的分成製度。

  按照他的想法,這樣一來,如果佃戶們每年打得糧食多了,那麽自家和所有租種土地的佃戶得到的糧食也都會增加,這樣一來佃戶們會加倍用心耕種土地,一旦他們嚐到了這種方式的甜頭,那麽來年會願意租種更多的土地。

  可是他說完這番話後,卻發現,所有人的臉上皆流露出一種怪異的表情,不僅是佃戶的臉上,就連自家下人的臉上同樣如此。

  他正想問一問到底怎麽回事兒,管家秦洪來到了他的身邊:“少爺,以前的製度都是老爺和夫人定下的,您這樣貿然改變,恐怕需要老爺和夫人的首肯吧。”

  “那你等著,我這就去找我爹娘,跟他們說個清楚!”

  秦天德知道事關重大,也不敢擅做主張,從椅子上跳了下來,一溜煙的朝著前廳跑去。

  看著秦天德消失的背影,秦洪搖了搖頭,心說這個少爺啊,還是像以前一樣,不著四六啊!

  他剛才說的那一套說的天花亂墜,說白了不就是分成租麽?而且比既定的分成租五五分還要過分,居然要的是六四,如果真的這樣,這些佃戶來年恐怕就不會再租種秦府的土地了。

  宋代租佃製度中有兩種基本的形態:分種與租種。分種者,采取分成租的分配方式;而租種,最主要的特征即為實行定額租。

  所謂分成租,就是租率為50%的地主和佃戶對半分成的分配方式,在宋代實施還是較為普遍的。

  但是由於分成租所涉及到的方方麵麵的因素過多,例如估產、監收等種種麻煩,越來越多的地主和租戶都對此有所怨言,尤其是經濟較為發達,土地較為肥沃的兩浙、江南地區,更是一直都實行定額租,這種租種形式遠優於分成租。

  根據曆史的進程,地租形式從分成租演變成定額租其實是一種進步,而秦天德的做法,則是由於對曆史上的租種製度知之甚少所帶來的一種倒退,所以他說完話後,佃戶們擔心自己將來的收入變少,而秦府的下人們也擔心將來自己的活計會越來越多,以至於臉色都不好看。

  秦天德離開後院已經好一會了,不過後院內還是靜悄悄的,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各自思索著。

  自認為逃出虎口的顧老六拍拍P股站了起來,壯著膽子問出了所有佃戶都關心的話題:“秦管家,那來年是不是咱們就按照少爺說的六四分成租啊?”

  這個問題真的是難住了秦洪,正當他猶猶豫豫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時候,身旁傳來了一個聲音:

  “不用,少爺也隻是關心諸位,隨口說說而已,大家以後還是按照老樣子來吧。”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