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七章 有人認祖

  

  “不用,少爺也隻是關心諸位,隨口說說而已,大家以後還是按照老樣子來吧。”

  聽著這句膽大包天的話,秦洪不用回頭也能聽出這句話出自自己大兒子秦二之口,不由得心中一顫:二子什麽時候起敢給少爺當家做主了?

  “哥,你說什麽呢?你怎麽比我還憨呢!這話你也敢說出口?”腦子大多數處於停頓狀態的秦三也被秦二的話嚇了一跳,要知道他們隻是秦府的下人,秦二剛才的話是大不敬的!

  秦二倒不覺的有什麽,臉上的表情沒有什麽變化。他不理會自己兄弟秦三,而是向前一步在秦洪耳邊小聲說道:“爹,我跟著少爺好長時間了,他的脾氣我了解一些,今天的事情應當是少爺隨口說出來的,他的本意應當是想讓那些佃戶的日子過得好一些。

  不過少爺不懂農桑,他那樣做實際上是好心辦壞事,找個時間我私下裏把這些給少爺詳細的解釋一下,相信少爺應當會明白的,你不用擔心我。

  您要是實在擔心,一會我就去找少夫人,回頭讓少夫人跟少爺說。少爺很疼少夫人的,隻要少夫人開口,少爺肯定不會責怪我。”

  秦洪慢慢的轉過身,似乎第一次認識自己的這個大兒子一般,好一會才諾諾的說道:“你說的少夫人是二少夫人?”

  秦二點了點頭。在他心裏對剛才他的那番話還真不是太擔心,如果不是怕自己父親擔憂,他根本不會解釋那麽多。

  自從秦天德頭部受創後,跟隨在秦天德身邊多年的秦二就發現秦天德變了。雖然大部分時間的言談舉止中還透露著囂張與跋扈,但比之受傷之前,好太多了。

  更重要的是,秦二發現秦天德心中似乎在隱藏著什麽東西,不願意告訴任何人,而隱藏的東西也在左右著秦天德的心性,使得秦天德做某些事情的時候搖擺不定。

  這個東西是什麽他猜不出來,但他卻能肯定一點那就是秦天德自打得到齊妍錦後,心性變了很多,做事開始考慮別人的感受了。

  秦二一直懷疑秦天德是受了齊妍錦的影響,慢慢收斂了以往的劣跡,而他作為一個下人,一個心思細膩的下人,自然要緊跟少爺心思的變化了。

  所以秦天德沒有毆打顧老六,又決定更改租種製度後,他就知道秦天德是想讓這些佃戶過得好一些,隻不過不懂農桑好心辦了壞事。

  這才有他擅自替秦天德做主,說出了那句話。而他相信,即便秦天德知道這件事情後,隻要了解了其中的緣由,他在解釋的小心一些,秦天德一定會對他大為讚賞的。

  而且這幾個月來他發現,秦天德做事情似乎隻是停留於口頭交待,並不會自己認真的深入進去,所有的事情都是交待好安排別人去做,而秦天德安排好後基本上就撒手不管了。

  所以他敢肯定,隻要秦天德了解了租種製度,一定不會堅持要求佃戶按照分成租來租種秦府的土地的,說不定今天晚上秦天德就把下午後院裏發生的事情都拋諸腦後了!

  做下人不是事事順著主人就能夠得到青睞的,有時候還要適當的做出一些改變。不過這話他肯定不敢說出口,不說萬一被傳到秦天德耳中怎麽辦,要是被他兄弟秦三聽到,以那個憨貨的性子,今後恐怕會惹出更大的麻煩!

  “爹,我現在就去求見少夫人,讓少夫人今晚跟少爺解釋一下。三兒,你還愣在這兒幹什麽?趕快去少爺那兒,萬一少爺有什麽吩咐怎麽辦?”

  看著自己兩個兒子朝著不同的方向跑去,秦洪最終將目光落在了秦二的身後。他老懷安慰的捋了捋自己的胡須,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雙眼也變得迷離了。

  模糊間,他看到十幾年後,秦府的當家人變成了秦天德,而秦二也繼承了他的位置,成為了秦府的大管家,繼續在秦府的下人中擁有著絕對的權利。

  “洪叔,咱們現在該怎麽做?洪叔,洪叔,洪叔!”

  旁邊的秦府家丁的大聲吆喝,將沉浸在自己腦海中勾畫出來的未來中的秦洪喚醒,他隨意的擺了擺手,朝著自己的座位踱了過去,丟下了一句話:“在老爺夫人或者少爺發話之前,一切還按照原來的做!”

  秦二對秦天德的性子還是有些了解的,此刻的秦天德正如秦二所想的那樣,早已將後院的佃戶什麽的忘到了九霄雲外,站在正廳中央的他,正瞅著坐在他對麵的一個四十歲出頭,一臉淳樸憨厚模樣的男人。

  “天德,天德,這是你堂哥秦強,人家大老遠的來咱們錢塘認祖歸宗,你發什麽愣啊!”秦李氏看著手中的一封信,眉開眼笑,嘴巴快咧到耳後根了。

  “咳!”秦非重重的咳湊了一聲,有些不滿,“天德,你堂哥大老遠的趕來,你還不趕快打個招呼,發什麽愣,一點不懂禮數!”

  “堂叔堂嬸,不妨事的,小侄也是來的匆忙,有些冒失,天德堂弟一時間接受不了也是在所難免。”秦強站起身,笑嗬嗬的替秦天德解釋著,同時拱了拱手,“堂弟果然人如其名,英俊挺拔威武不凡,咱們秦家一脈必定能夠在堂弟手中大放光彩!”

  “哪裏哪裏,侄兒過譽了。犬子生性頑劣,不堪大用,隻希望將來能夠平平安安繼承家業,老夫就心滿意足了。”秦非微笑著搖了搖頭。

  “老爺,你怎麽說話呢,妾身覺得強兒的話說的很在理,咱家天德將來一定會為秦家添光增彩的。”秦李氏對於秦非貶低秦天德的舉動極為不滿,將手中的信紙放在桌案上,抱怨道。

  “是啊,是啊,堂嬸說的是,堂叔實在是太謙虛了,侄兒早先學過相術,觀天德堂弟麵相,將來必定是大富大貴,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啊。對了堂叔堂嬸,家父臨終遺言,想要認祖歸宗列入宗祠一事,您看。。。。。。”

  “好說好說,既然你們本是錢塘秦家一脈,又願意捐出這麽多錢銀修繕宗祠,你父親列入宗祠葬入祖墳一事自然。。。。。”

  “咳!”秦非再次重重的咳了一聲,打斷了秦李氏的話頭,“侄兒,你先坐下。你父親的心願老夫能夠理解,不過事關重大,不能草率決定。這樣吧,你先暫時安住府中西廂的客房,等老夫和族裏的長者商量,確定無誤後。。。。。。”

  聽到秦非要拖延此事,秦李氏的臉色當即一邊,毫不客氣的搶回了話頭:“老爺,還商量什麽啊!宗族的事情不一直都是你說了算麽,人家千裏迢迢大老遠的從蜀中跑到錢塘,又有蜀中小叔一家為他們作保,還有什麽可商量呢?”

  “這個。。。”秦非覺得歸宗一事非同小可,自然不能草草商定,可是他又是出了名的懼內,輕易不敢違背秦李氏的意見,一時間拿不定主意了。

  秦強看了看秦李氏,又看了看秦非,站起身來一抱拳:“堂叔,小侄知道您做事認真,隻是家父已經過世三日,不能耽擱太長時間,急需入土為安,而且家父的遺體正在運來的路上,明後兩天就到錢塘了。正所謂狐死首丘,還望堂叔體恤。

  不過侄兒亦知道此事事關重大,不能草率決定,為了不讓堂叔為難,這樣吧,就請堂叔請出族譜,家父臨終前曾經交代過我們這一係秦家出自哪一支,小侄看了族譜自然能夠找出來,這樣也就能夠證明我們的身份了。”

  秦非還沒開口,秦李氏搶先道:“這個主意不錯,就這麽定了吧,老爺您趕快派人去吧把族譜請出來吧。還有強兒,你在信中提及的修繕宗祠的銀兩都帶了麽?”

  “娘!”終於一直發愣的秦天德總算有了變化,其實就在秦強提出族譜的一刹那,他的雙眼就亮了,“孩兒覺得認祖歸宗一事不能這麽草率,就像爹說的那樣,無論如何都應當和族裏的長者商定之後,再挑選一個黃道吉日。

  要不這樣吧,堂哥,你把你們這一係出自我們秦家哪一支脈說出來,等家父和族中的長輩核實之後,再將你們這一係列入族譜。”

  “這個,”秦強的眼中露出了猶豫,求助的看了看秦李氏,卻發現秦李氏不再堅持,隻能說道,“這樣啊,那也好,認真核實無論對生者還是對死者都是非常有必要的。

  哎呀,要是這樣的話,小侄需要先安排好一個落腳的地方,等家父的遺體運來之後有個祭拜之處,小侄先行一步,還望堂叔堂嬸見諒。

  這是兩萬兩銀票,作為修繕宗祠的費用,等家父葬入祖墳之後,侄兒會遵從家父遺願,將家中一半財產捐入族中,算是補償他這麽多年來沒有為咱們錢塘秦家出過什麽力得遺憾,大約有二十萬兩吧。”

  說完話,他手捧一遝銀票恭恭敬敬的走到秦非夫婦身前,擺放在桌案上,轉身離去了。

  秦李氏看到秦強拿出兩萬兩銀票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就重新浮現了,聽到秦強最後一句,說是要捐出二十萬兩,當即就要開口留人。

  可是看到秦強身後的秦天德堅定的搖了搖頭,最終將到了嘴邊的話生生咽了回去。

  等到秦強在下人的指引下離開秦府,秦李氏再也憋不住心中的疑問:“天德,你爹不願意立刻答應他為娘能夠理解,可你為什麽也不同意?要知道那可是二十萬兩啊,說是捐給宗族,實際上還不是落入咱家的口袋,有了這二十萬兩,你想怎麽折騰就怎麽折騰,你為什麽不同意呢?”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