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五章 感恩戴德的挨打

  

  秦府後院今日的人異常的多,也異常的吵雜。

  偌大的院子中,被豎立起若幹木樁,每個木樁上都綁著一個民夫打扮的人,光著上身,身上一條條鞭痕使得其皮開肉綻,血跡斑斑,就連用來捆綁他們的木樁上也有許多地方都被血水浸透了。

  陣陣秋風略過,帶起了淡淡的血腥味,飄灑在秦府後院的天空中。

  還有幾十個人,在身穿藍灰色短褐的秦府家丁的看押下,排成了長隊,在木樁旁邊等候著,排在前麵的幾個人已經將身上的短褂解開了,看樣子是準備隨時上去挨打。

  他們看著木樁上那些正在被鞭打的同伴,眼中卻沒有任何的同情與不忍,相反卻是帶著淡淡的羨慕與期待。

  顧老六正是秦府的雇農之一,也是多年積欠的佃戶中的一員。這些年來,每到秋收的時候,他總少不了挨上一頓鞭打,換得來年大半年的口糧。

  就像秦三說的那樣,他們這些佃戶每個人家中都還有少量存糧,如果把這些存糧交了,也就欠不了太多了。不過如此一來,他們來年的生活可就沒有了保障。

  所以他們情願挨上一頓毒打,換取來年的口糧,也不願意將藏在自家地窖裏的儲糧交了租子。

  雖然年年挨打,不過這些被打的佃戶對於秦府還是很感激的,尤其是對秦非秦老爺。像是租種別家田地的佃戶,到了這個時候,隻要租子沒有交夠,家裏一定被翻得亂七八糟,藏在地窖中準備應對來年生活的口糧肯定會被發現。那些糧食不但會被搶走,那些私藏糧食的佃戶也少不了再挨上一頓暴打,最終落得兩手空空。

  可是秦府的老爺秦非並非如此,他允許佃戶積欠,不過秦夫人為了防止有人惡意拖欠,規定每個欠租之人都要主動來秦府領上一頓鞭罰。

  雖說疼得一時,但來年的生活卻有了保障,隻要挨完這頓打,今年的事情就算了結了,至於他們欠著秦府的租子,秦府雖然會記在賬上,但一般不會再催繳。當然,隻要家裏沒有成年了得閨女又或者不被秦府的少爺、錢塘縣的惡霸秦天德碰到就行。

  嗯,挨完這頓打,今年就算挺過去了,等會挨完打,可以給閨女買一條紅頭繩回去,在割上一兩豬肉。。。。。。

  “顧老六,該你了,快點,磨蹭什麽呢!”一個穿著藍灰色短褐的秦府家丁用力的推了一下正在心中籌劃的的顧老六,“趕快把短褂脫了,要不然給打破了,你不得心疼死!”

  “哦,哦,謝謝武哥,小的這就脫。”顧老六一個踉蹌,但臉上卻沒有任何的不滿,相反口中還對這個武哥不停的道謝著。

  要不說秦府老爺夫人就是仗義,知道他們這些佃戶家中貧窮,就連一件粗布短褂也是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然後還是舍不得扔。所以定下了規矩,讓他們在挨打之前將身上的衣裳褪去,這樣一來,挨完這頓打後,雖然皮肉受苦,但衣裳卻可以完好無損。

  皮肉破了可以慢慢愈合,衣服破了,那就麻煩了,縫補也是需要花費布料和針線的!

  心中懷著感激,顧老六褪去了短褂,拎在手裏輕車熟路的來到一個剛剛空了的木樁前,後背頂住木樁,然後笑著對一旁的秦府家丁說道:“小哥,麻煩你快點,挨完這頓打後,小的還有事情要辦呢!”

  “真是個賤骨頭!”木樁旁邊的秦府家丁笑罵了一句,熟練的用已經被血水浸透的麻繩將顧老六綁好,退到了遠處,“成哥,好了,開打吧!”

  顧老六麵前一個拎著沾了水的皮鞭的中年漢子點了點頭:“顧老六,你已經拖欠府上地租五年了,今年又欠租。。。。。。”

  這是秦府的規矩,在鞭打這些欠租的佃戶之前,要先把拖欠情況說明,然後根據對方今年拖欠的多少來決定挨打的鞭數。

  “成哥,小的知道今年應當領四十七鞭,不敢浪費您的口水,您隻管打吧。”顧老六早就算出來自己今年要挨多少鞭,開口搶著說道。

  不光是他,所有欠租的佃戶都知道自己要挨多少鞭子。甚至有些人還會根據自己的身體健壯程度估摸出自己能夠抗住多少鞭子,然後決定欠繳秦府多少租子。

  這是個老油條了。拎著皮鞭的成哥一聽顧老六說話,就知道自己沒什麽好說了,也不再耽誤功夫,掄起手中的皮鞭正準備開打,卻聽到遠處傳來一個吼聲:“住手!”

  媽的,這是哪個小子這麽猖狂!說不得他停住了手中的動作,不滿意的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隻一眼,臉上的不滿霎時就變成了笑容,諂媚的笑容。

  秦府管家秦洪原本正坐在院落中央的書案旁邊,一邊查閱著往年的賬目,一邊記錄著今年的數據,不時的會告訴身邊的家丁每個欠賬的佃戶應當領多少皮鞭。

  猛地聽到遠處傳來的怒喊聲,渾身一個哆嗦,連忙放下手中毛筆,站起身來,快步迎了過去。

  “少爺,您來了。”

  來的人正是秦天德,身後還跟著秦二秦三。

  “這是怎麽回事兒?”秦天德掃了眼院中井然有序的鞭打場麵,不由得勃然大怒,看都不看躬著腰站在自己身邊的管家秦洪問道。

  秦洪看出秦天德臉色不虞,連忙解釋道:“少爺,那些都是欠租的佃戶,按照老爺和夫人以前定下的規矩,這兩天要來府中接受鞭打。”

  秦二心思細密,又跟在秦天德身邊時日較長,立時明白秦天德為什麽發怒了。他知道自己父親秦洪的解釋無法讓秦天德滿意,趕忙補充道:“少爺,事情是這樣的,他們這些佃戶。。。。。。”

  用了一炷香的功夫,秦二總算是把整件事情解釋清楚了。由於他了解秦天德的脾氣,所以他在解釋的同時,著重解釋了此舉實際上是對秦府的佃戶有利,是在為那些佃戶著想,而且這些佃戶也因此對秦府感恩戴德。

  秦天德的火氣總算因為秦二的解釋完全消除了。他剛來到後院,看到後院內的情景後,心中的確是怒火中燒。他已經下令秦府家丁不得隨意毆打欺壓縣城內的百姓,可是今天就然在後院內看到如此一幕,隻以為是秦府的家丁下人又在仗勢欺人。

  作為一個來自後世的現代人,他暫時還是接受不了古代的這種豪門大戶仗勢欺人的舉動,可是聽完了秦二的解釋,他又無法因此而責怪誰,可這種情況又不是他想看到的。

  得找個辦法來解決這件事情。

  思考了片刻,他朝著顧老六的方向走了過去:“大叔,你怎麽稱呼?”

  秦天德不認得顧老六,可顧老六卻認得秦天德。他看到秦天德進入後院的時候,一顆心就懸了起來。

  不隻是他,就連秦洪心中也惴惴不安。

  他親眼見過,前幾年自家少爺閑來無事也曾經親自動手毆打欠租的佃戶。沒錯,是毆打,不是鞭打。

  用那時候秦天德的話來說,這些賤民有膽拖欠秦府的地租,就必須接受嚴懲,他也正好借此鬆鬆筋骨。

  要知道秦府家丁鞭打佃戶,下手還是有些分寸的,不會將人往死裏打,可是秦天德根本不考慮那麽多,他不用皮鞭,但手腳並用,皆是打在佃戶身上致命的部位。

  曾經就有一個佃戶被他毆打的險些致死,頗是引起縣城內一些百姓的議論。後來還是秦非出錢醫治了那個佃戶,又賠了少許銀兩,並且免除了那個佃戶五年地租,才算是將這件事情壓了下去。

  那件事情發生時,顧老六也在當場,目睹了那個佃戶被秦天德毆打的整個過程。如今眼見秦天德朝著自己走了過來,當下雙腿就開始不聽使喚的顫抖起來。

  “少爺,少爺,小的不敢拖欠租子了,小的家中還有些存糧,您大人大量,放了小的,小的現在就回家去取那些糧食!”

  秦天德並不知道古代版的自己以前做過些什麽,不過顧老六臉上的變化他看的清楚,心中納悶,繼續說道:“本少爺問你姓甚名誰,租了幾畝田地,你說那麽多廢話幹什麽?”

  “少爺,少爺,求求您了,放過小的吧,小的以後再不敢拖欠府中的租子了。。。”

  手持皮鞭退在一旁的“成哥”看不下去了,畢恭畢敬的走到秦天德身後:“少爺,那個賤骨頭叫顧老六,租了府中十畝良田。”

  秦天德聞聲斜了他一眼,看到他手中的皮鞭已經被鮮血染紅,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大大咧咧的秦三並沒有發現秦天德微皺的眉頭,不過對於“成哥”這種等級的家丁居然敢在少爺麵前搶自己的話頭,大為不滿,上前一步毫不客氣的將他扛到了一邊。

  “顧老六,本少爺問你,你欠了我秦府多少糧食?”

  顧老六此刻已經被嚇傻了,隻想著自己在劫難逃,哪裏還有心思聽秦天德的問話。

  還是那個被秦三扛到一旁的成哥,又湊了過來,在秦天德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引得秦三的拳頭不停的在他眼前晃動。

  對於成哥來說,能夠近距離討好少爺的機會不是每個秦府下人都能夠得到的,更何況幾個月前,秦三和他的身份也是一樣的,隻不過有個當管家的老爹加上一個好運氣而已。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