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秋收

  

  秦府內喜氣洋洋,可是東跨院內的一間亮著燭光的房間內,坐在梳妝台前的齊妍錦的臉上卻是愁容滿麵。

  她知道從今天開始,多了一個女人同她分享秦天德。對此她不敢有什麽怨言,隻是希望新來的這個姐姐的脾氣能夠好一些,不會讓她太難做。

  官人現在應當已經跟朱家的小姐圓房了吧,也不知道今晚之後,他還能不能想起我來。

  胡思亂想著,齊妍錦突然聽見門口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叫自己的名字。

  難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她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那個聲音是秦天德的。這個時辰秦天德怎麽可能來這兒呢?

  “錦兒,你開門啊,我知道你還沒睡!”門口的聲音再度響起,這一回不僅僅是在叫她的名字了。

  齊妍錦立刻從圓凳上跳了起來,飛快的跑到門邊,拉開門栓,隻看見一身酒氣的秦天德正站在門口。

  “官人?你是不是喝醉了,這裏不是新房啊。”

  “我知道,”秦天德攔腰抱起齊妍錦,走進房後,用腳將房門帶上,然後抱著齊妍錦徑直走向房內的床榻,“今晚我就睡這兒了。”

  “可是官人,朱家姐姐還在洞房裏等您呢,您這麽做。。。”

  秦天德輕輕的將齊妍錦放在床榻上:“錦兒,難道你不希望我睡這兒麽?”

  “不是,隻是。。。”聰慧的齊妍錦很快就從琢磨過勁兒了,“官人,該不是你和朱家姐姐生氣了吧?”

  “想不到你還真聰明。”秦天德在齊妍錦的鼻頭上溫柔的刮了一下,將洞房內的原委詳細的講了一遍。

  “嗬嗬,官人,該不是朱家姐姐出的那個對聯你對不上來吧?”齊妍錦知道秦天德沒讀過什麽書,連字都寫不好,“錦兒以前上過兩年私塾,要不然讓錦兒替官人想一個下聯?”

  “切,我對不上下聯?你太小看我了!大地香飄蜂忙蝶戲相為伴,人間春到鶯歌燕舞總成雙,怎麽樣?”秦天德毫不猶豫的對出了下聯。

  “大地香飄蜂忙蝶戲相為伴,人間春到鶯歌燕舞總成雙。”齊妍錦反複念了兩遍,眼前一亮,稱讚道,“官人,好對啊,真想不到你居然能。。。”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呢。”這幅對聯秦天德在穿越之前參加親戚婚禮時見過,所以才會立刻對出,“好了錦兒,時間已經不早了,咱們也早些休息吧。”

  “等一下,官人。”齊妍錦推開了秦天德撫在自己胸口的的手,“官人,既然你能夠對的上,為什麽還要離開呢?”

  “唉,我是真的不想再提這件事情。”秦天德一個翻身躺在了床榻上,一手摟著齊妍錦的肩膀,一手拉著齊妍錦的柔荑,“原本因為那天在靈隱寺的事情我是覺得挺對不起她的,原本想著她能提出什麽條件我好補償一下。

  哪知道她居然弄出這個對聯。明知道我沒有讀過什麽書,她這麽做不就是為了要我難看麽?再者說了,她這才剛進門,就顯擺她的才情,要是不給她點教訓,以後的日子該怎麽過?

  要是順著她的意思,我給她對上下聯,那我這錢塘縣第一惡霸豈不是要著了威風?哈哈。”

  秦天德前麵所說的的確是他的真實想法,說實話他有些大男子主義,見不得自己的女人在自己麵前炫耀。

  即便他這次對上來了,難免不會有下次。說不定朱淑真下回就不讓他對對子了,而是讓他作詩詞了。

  對於接受過現代高等教育的他來說,幾十首詩詞都是沒有問題的,畢竟這麽多年學背下來的有不少,可關鍵是他現在所扮演的角色是個不學無術的惡霸,突然冒出幾首驚豔決絕的詩詞來,別人該怎麽看他?

  性格可以借口自己腦部受到撞擊而發生改變,可是學識呢?連書都沒怎麽讀過的人,張口就能做出好詞來,這怎能不讓人懷疑?

  說到底主要就是他擔心自己的身份,才使得他離開,將朱淑真一個人丟在了洞房內。可是這些是他最私密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告訴。

  “好了,我都說完了,現在也很晚了,錦兒,咱們睡吧。。。”

  秦天德倒是逍遙了,可卻苦了獨守新房的朱淑真。

  由於秦天德“威名遠揚”,所以沒人敢來鬧他的洞房,就連洞房外麵的丫鬟下人也被他趕走了,結果沒有任何人知道,大婚當晚,新郎摔門而出,隻留下新娘獨守空房。

  其實秦天德誤會了朱淑真。他雖然知道曆史上對朱淑真的評價很高,但也隻是流於表麵,並不知道朱淑真的性格。

  用現在的話說,朱淑真在當時是一個比較前衛的女人,她的詩詞多抒寫個人愛情生活,作品作品存有大膽露骨的香豔鏡頭,例如那句“但願暫成人繾綣,不妨常任月朦朧”,翻譯過來就是說纏綿於情愛連時間也不管了,“嬌癡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懷”——猶如八九十年代當街親吻一般大膽。

  她第一次在靈隱寺看到秦天德的時候,對秦天德牽著齊妍錦的手之一出格之舉甚是豔羨,這正是她所向往的愛情。

  雖然後來被秦三綁來,讓她對秦天德大失所望,不過發現自己嫁與之人就是秦天德後,她還是對秦天德抱有一絲期望心理的。

  她想給秦天德一個台階下,可是由於她平日裏經常吟詩作畫,所以這個台階也就變成了一副對聯,而且她還專門出了“大地香飄蜂忙蝶戲相為伴”這樣一個帶有濃重暗示色彩的上聯,就是希望秦天德能夠明白。

  可惜秦天德雖然能夠對出下聯,也能夠從表麵聽懂上聯,但卻聽不出上聯隱藏的含義,更是由於自身的顧慮,奪門而出,隻留下獨守空房雙淚垂的朱淑真。

  次日清早,一夜未眠的朱淑真來到前廳,拜見公婆。當秦非夫婦得知秦天德昨晚的行徑後,秦非不由得勃然大怒,當即就要派人將秦天德架過來,好好訓斥一頓,因為這實在是有違禮數啊!

  可是秦李氏是個婦道人家,根本不管什麽禮數不禮數的,她勸住了震怒的秦非,又簡單安慰了朱淑真幾句,說什麽秦天德現在性子還是比較頑劣,剛剛成婚一時間還收不回來,讓她多多擔待,不論怎麽說朱淑真的是正室,而且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秦天德就會有所轉變。

  當家做主的婆婆都這麽說了,朱淑真還能說些什麽?隻能每日在陪嫁丫鬟冬梅的陪伴下,在秦府過著度日如年的生活。

  好在秦天德還算懂得一些禮數,在婚後拜門之日還是帶著朱淑真返回了朱府,並且也沒有流露出什麽異色,至少在表麵上,沒有讓朱淑真太下不來台。

  夏天已經到了,秋天還會遠麽?

  秋天是收獲的季節,對於辛苦耕耘了一年的農民來說,這是決定他們是否能夠過一個好年的重要時節,至少錢塘縣的絕大多數農民是這樣的,因為他們大多數都是秦府的雇農,租種著秦府的土地,隻有秋收的收成高了,交足了地租之後,剩下的才能是他們的。

  剩下的越多,他們後麵的日子才能越好過,隻不過經常都有很多人,即便把收成全部交了地租,都還倒欠著秦府的,因此每年這個時節,總有不少人會被抓到秦府,幾頓杖責之刑是少不了的。

  不過今年讓所有雇農鬆了一口氣的是,聽說錢塘縣的第一惡霸秦天德突然改了性子,似乎變得不再強搶民女了,這讓許多有女兒的人家放心不少,往年這個時候總會有幾戶交不夠地租的雇農家閨女落入秦天德的魔爪。

  這日申時,秦天德和齊妍錦帶著下人秦二秦三以及綠兒蝶兒剛剛從就要竣工的娛樂城返回府中,正準備回到自己所居住的東跨院,卻聽到後院方向隱隱傳來慘叫聲和哀嚎聲。

  秦天德頓時一愣,心說自己已經嚴格約束秦府家丁,讓他們不得欺壓城中百姓,更不得搶人勒索,這又是怎麽了?

  秦二看到秦天德停住腳步,眉頭微皺,就知道他在想什麽了。連忙上前一步,來到秦天德側後:“少爺,想是那些人今年又沒有交夠租子,所以。。。”

  “沒交夠租子?”來到南宋大半年的秦天德從來沒有去過城外秦府的良田看過,也沒有接觸過這方麵的事情,所以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好在還有秦三,這個憨貨也上前兩步,直咧咧的接道:“少爺,就是那幫租種府中良田的雇農。當初租得時候說的好好的,說什麽每年秋收的時候要交多少,可是每次都有很多人交不夠,而且還換著花樣的編借口,其實他們家中都還有餘糧。

  老爺心善,不願逼他們,夫人就吩咐小的們,對於那些交不夠地租的家夥,打一頓讓他們長長記性,往年這個時候都是小的大顯身手,估計現在後院應該是。。。”

  “行了,你不要說了。”秦天德毫不客氣的打斷了滿不在乎的秦三,轉向了齊妍錦,“錦兒,你先回房歇息,我去看看怎麽回事兒。”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