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八章 秦三的忠心 下

  

  “三兒,你知不知道你昨晚做了什麽?你這個混賬!”他心中已經有了定計,猛地一拍桌子,佯怒道。

  秦洪和秦二看到秦天德發怒,心中慌亂,臉色蒼白,想要開口替秦三求情,卻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倒是秦三,似乎沒有意識到秦天德副怒,隻是搭拉著腦袋,簡單的回了一句:“少爺,小的知道錯了。”

  “錯了?你一句知道錯了就完了?你一句知道錯了,能夠還給翠兒一個清白的身子麽?對了,翠兒現在怎麽樣?”曆史專業畢業的秦天德自然之道古人對貞潔的重視,他生怕翠兒一時間難以接受,想不開尋了短見,那可就是他的的罪過了。

  “少爺,小的剛剛去看過翠兒姑娘,她的情緒已經平穩了許多,而且蝶兒正陪著她,想必暫時應當不會出什麽大事。”秦二猜出了秦天德關心的問題,連忙回答道。

  對於秦二,秦天德是非常的滿意,有眼色,有主意,做事情懂得思考,至少目前對他的幫助很大,隻是忠心方麵由於接觸的時間較短,還不能完全肯定。

  “嗯,那就好,沒弄出人命就好。三兒,本少爺問你,這事情你打算怎麽了結?”

  “三兒是少爺的奴才,少爺讓三兒怎麽做,三兒就怎麽做。”秦三還是沒有任何表情,隻是垂著頭,聲音也很平靜,仿佛自己做的事情沒什麽大不了的。

  “好,三兒,這是你說的,那本少爺讓你娶了翠兒,也算是彌補你的過錯,你願不願意?”

  秦天德此話一出,一旁站著的秦洪和秦二立時睜大了雙眼。父子倆對視了一眼,一臉的難以置信——這事情就這麽了結了?是少爺好說話還是少爺如此看重秦三呢?

  “少爺吩咐,小的自當遵從。”

  “本少爺是問你願不願意!”

  “小的願意。”這一回,秦三的聲音中流露出了一絲喜色。

  “你願意就好,不過少爺有話擺在頭裏,你把翠兒迎娶進門後,要好好對待她,不許耍渾,更不許隨意大罵,否則,本少爺要你好看!”

  翠兒長的雖然不夠漂亮,那也算是中人之姿,配他一個秦三那是綽綽有餘了。秦三本來是以為自己昨日違背了秦天德命令,讓秦天德不滿,所以想做些事情來彌補,重新獲得秦天德的信任。

  於是借著酒勁趁夜摸進了翠兒的房內,做出了那種事情。

  雖說他以前也去逛過窯子,不過以他的身份和收入,去的都是比較低檔的地方,裏麵根本沒有什麽太漂亮的女子,而且翠兒還是一個黃花閨女,更是那些窯姐比擬不了的。

  如今聽到少爺不但不責罰,更是賞賜給他了一段大好姻緣,心中的喜悅和感激自然是沒的說了,當即趴在地上砰砰的磕了十幾個響頭:“多謝少爺恩賜,小的以後一定會好好對待她,隻是不知道她願不願意嫁給小的。”

  聽到秦三順杆爬,還想要自己說服翠兒,秦天德當即罵道:“滾,去賬房領二十兩銀子,算是你家的聘禮,以後再敢犯渾,定不饒你!”

  “謝少爺,小的這就滾。”秦三又磕了三個響頭,然後居然真的滾著離開了房間。

  秦洪和秦二沒想到事情竟然是這麽個結局,看到秦三離開,立刻齊齊跪了下來:“多謝少爺,小的一定銘記在心,將來為少爺做牛做馬,來報答少爺的大恩大德。”

  秦天德沒心情和他們再說太多,他現在琢磨的是如何說服翠兒接受秦三,隨即讓秦洪和秦二也退去了。

  “官人,您可是在考慮如何跟翠兒說這件事?”齊妍錦聽到外堂的下人都退去了,於是從內堂款款走了出來,來到秦天的身後,一邊輕柔的揉捏著秦天德的太陽穴,一邊小聲問道。

  秦天德抓住齊妍錦的柔荑,順勢一拉將齊妍錦攬到懷裏,坐在自己腿上,抱著她的細柳腰,點了點頭。

  “官人,這些女人的事情就交給奴家去做吧,女兒家之間很多話比你說起來要方便的多。再說了錦兒嫁入秦府後,一直沒有機會替官人分憂,這種府內的小事就交給錦兒好了,官人是做大事的人。”齊妍錦的麵孔微紅,雙眼半閉,一邊享受著秦天德的愛意,一邊又有些接受不了秦天德的舉動。

  這時候門外傳來了秦洪父子三人的對話聲。

  “畜生,這次少爺大量,放過了你,以後你一定要報答少爺,忠心耿耿的替少爺做事!還有,二子,你弟弟這次的罪過大了,以後你們跟在少爺身邊,一定要看住你兄弟,免得他替少爺惹禍。”這是秦洪在訓斥自己的兩個兒子。

  “爹,少爺對咱家的大恩我們兄弟倆用命都彌補不了,兒子自然知曉,您老放心。三兒,以後你做任何事情之前要先問爹,要是找不到爹就來問我,不許擅做主張,省的將來給少爺惹禍!”

  心情大好的秦三明顯是不耐煩父兄的教導,大大咧咧的回了一句:“知道了知道了,有必要這麽緊張麽?我早就說過我對少爺忠心耿耿的,少爺絕對不會責怪我。你們看,少爺不僅把翠兒許配給我,還沒有說不讓我跟著他,明顯是。。。哎呦,誰又踹我!啊?少爺!”

  本在房間內跟齊妍錦郎情妾意的秦天德聽到秦三開口就坐不住了,眼見秦三在這裏胡言亂語,當即衝出門外,狠狠一腳踹在了秦三那經常被人踹的臀部上。

  “你這個憨貨!來人,把這個憨貨拖下去,給我狠狠的打二十輥,要見血!還有傳令全府,以後任何人膽敢再做這種作奸犯科的事情,老子讓他從此絕後!”

  秦三聽到最後一句,下意識的用雙手擋在了自己雙腿之間。

  也不知道齊妍錦和翠兒是怎麽談的,又或許是秦洪拿出的三十兩銀子起到了作用,總之翠兒答應嫁給秦三,而翠兒家也沒有因為此生出什麽事端,看樣子兩家人都很滿意。

  不過翠兒肯定是不能在留在齊妍錦身邊了,於是秦洪又派了一個叫做綠兒的小丫鬟接替了翠兒的位置。不過秦天德對於自己被十幾歲的小蘿莉服侍頗是有些接受不了,於是將蝶兒以及新來的綠兒都指派到了齊妍錦身邊。

  時至五月,山花盛開,爛漫芬芳,煞是美麗。

  錢塘縣遠郊有一處地方,夾在飛來峰與北高峰之間,叫做靈隱山麓。此地綠樹森森,翠柳成蔭。綠影婆娑間,一嶺土坨南頭北尾;前飲碧水綠荷,後交浮菱青湖;左右兩側隆起兩扇翼狀土丘;整個地貌有如巨鷹臥地。

  在此之上興建而成了南宋最有名的著名寺廟之一——靈隱寺。

  此刻日頭已經偏西,秦天德和齊妍錦正手牽著手的走在下山的道路上,而秦二和蝶兒落後一定距離,遠遠地跟在二人身後。秦二手中提著一個包袱,蝶兒手中則掛著一個食盒。

  山路兩邊的樹木很茂盛,低矮的山花也競相綻放,各種鳥兒的鳴叫聲不時響起,為幽靜的山林增添了格外的景致。

  如此美景下,秦天德卻是一副懊惱的模樣,無視從他身邊經過指指點點的遊客,隻是死死地抓著齊妍錦的柔荑。

  “官人,要不你還是把手放開吧,錦兒知道您疼愛錦兒,錦兒已經很知足了。”臉色通紅的齊妍錦低著頭,細聲的說道。

  她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既感覺到幸福有感覺到難堪,從早上上山遊玩開始,她的臉就一直想一個熟透了的蘋果般,紅的嬌豔欲滴。原因無它,就是秦天德堅決要牽著她的手。

  牽手這種事情對於現代人來說是在正常不過了,可問題是現在是南宋,雖說此時還不像明清時對女子的約束那麽無情,但秦天德的舉動無疑是在挑釁此時人們的神經,挑戰此時的倫理道德。

  從剛開始上山到現在,齊妍錦的頭從來沒有敢抬起來過,就連秦天德在靈隱寺遊玩時,也忍不住旁人的指指點點冷嘲熱諷,讓秦三大打出手,白白便宜了靈隱寺附近的遊方醫生。

  “怕什麽,”秦天德毫不在意,要是在錢塘縣內,他這番舉動絕對沒人敢品頭論足,隻不過靈隱寺全國知名,每日前來上香的香客來自各地,沒有幾個認識秦天德的,“我就是要讓別人知道你是我的女人,是我手心裏的寶,是我最在乎的人,那些膽敢惡語相向的家夥不都付出了代價麽?”

  “官人。”秦天德的一番對於現代人平常的不能在平常的話,聽在齊妍錦的耳朵裏,深深地刻在了她的心底,一時間眼圈發紅,鼻子有些發酸,“錦兒知道,錦兒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居然能夠得到官人如此的疼愛,錦兒知足了。”

  秦天德聽出齊妍錦聲音中的哭腔,連忙轉移話題,頭也不回的朝著後麵喊道:“二子,三兒呢?”

  秦二快跑兩步追到秦天德身後,恭敬的回答道:“回少爺,小的也不知道他跑哪了,估計是去追打那個長舌的家夥了。”

  秦二的話音還沒落下,就聽見大後方遠遠傳來了秦三的聲音:“少爺,少爺,等等我,小的把少爺想要的東西弄來了!”

  我沒有什麽想要的東西啊?秦天德下意識的停住腳步,轉身朝後麵看去,隻看見秦三扛著一個大號口袋,氣喘籲籲的跑著,而那個布袋似乎在不停的掙紮著。。。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