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九章 泉州來人

  

  秦天德心中暗暗叫糟,天曉得秦三這個憨貨又幹出什麽什麽出格的事情了!指著被秦三隨手丟在地上發出“嗚嗚”聲,還在不停動彈的布袋,問道:“這,裏麵,是什麽?”

  這個時辰,已經有一些遊客三三兩兩的開始下山了,看到秦天德等人的奇怪舉動,有幾個吃飽了撐的閑著沒事兒幹的讀書人打扮的年輕人也圍了過來,一個個好奇的看著秦天德麵前的那個大號布袋。

  “少爺,您看了保準滿意。”緩過勁來的秦三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自信滿滿的朝著秦天德笑了笑,手腳利索的解開了布袋口上的繩子,將布袋向下一拉,露出了個玲瓏剔透凸凹畢現的妙齡女子來。

  這個女子長的什麽模樣秦天德還是沒來及細看,因為她同樣是被秦三以及其嫻熟的捆綁著,就像秦天德第一次看到齊妍錦的情形一樣,前胸的衣襟緊緊的裹在前胸,露出了女人重要的兩點。。。

  媽的,這個憨貨!他隻來及怒罵一聲,一把從秦三手中搶過布袋,再次將布袋拉了起來,將那個女子裹在了裏麵。

  “看什麽看,都給老子滾!”

  秦天德的態度激怒了那幾個圍觀的年輕人,美色當前誰都想看個稀罕,當即幾個人就開始唧唧歪歪了。

  “三兒!”

  不用秦天德說太多,秦三立刻會意,當即揮舞著雙拳朝著圍觀的幾個人打了過去。

  看到秦三把看熱鬧的人全部打跑,秦天德抱著布袋走進了旁邊的樹林內,同時齊妍錦和蝶兒也叫了進去。

  沒一會他獨自一人走了出來,看著一臉討好的秦三皺了皺眉頭:“三兒,這個女的是誰,你幹嘛無端端把人家綁來?”

  “少爺,你忘了,她就是剛才您在天王殿門前見到的那個女的,你當時瞟了她好幾眼,還說她長得漂亮。”秦三臉上的討好之色頓時變成了委屈。

  秦天德琢磨了片刻,總算記起了秦三口中的女子究竟是什麽人了。

  那還是接近晌午的時候,他牽著齊妍錦的手,在秦三雙拳的開路下,遊覽者靈隱寺的壯觀和美景,在靈隱寺天王殿門前的時候,由於幾個不開眼的家夥對他公然在眾人麵前牽著齊妍錦的手而指指點點,變讓秦三將其轟走。

  哪知道對方看樣子也是有些家世的,手下也有些下人,雙方頓時廝打起來,準確的說是秦二秦三兄弟倆對付七八個。

  雖然對方人多,但好在秦三格外能打,沒多長時間就將對方打跑了,但卻引來了眾人的圍觀,秦天德無意中看到了一個二八年華的妙齡女子。

  這個女子身穿淡藍色的雲煙衫繡,上麵印著秀雅的蘭花,逶迤拖地紫色古紋雙蝶雲形千水裙,手挽碧霞羅牡丹薄霧紗。雲髻峨峨,戴著一支鏤空蘭花珠釵,臉蛋嬌媚如月,眼神顧盼生輝,撩人心懷。

  本就是一個難得一見的美女,尤其還時不時的盯著他和齊妍錦牽在一起的雙手,又或者盯著自己和齊妍錦,眼神極為古怪,難免使得秦天德對她格外留心,也就多看了幾眼。

  哪知道就是這麽幾眼,居然讓秦三產生了誤會:“三兒,我就是多看了幾眼,你就能確定我讓你搶人了?”

  “少爺,以前您都是這樣的。有時候您看中哪家的女子又不屑親自動手,往往都是使個眼色,然後小的們就把那個女子弄回府。。。哎呀,哥,你幹嘛又踹我!”

  秦天德實在是沒法責怪秦三什麽了,畢竟也算是自己造下的孽,隻能說到:“三兒,以前是以前,從今個開始,以後隻有本少爺說要搶誰,你才能去搶誰,不許自作主張,聽明白了麽!”

  “是,小的明白了。”秦三一邊揉著臀部,一邊應著,一臉的悻悻。

  “官人。”這時候齊妍錦已經和蝶兒一起替那個女子解開了繩子,攙扶著那個女子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秦天德轉過身,衝著還有些驚魂未定的女子一抱拳,說道:“姑娘,我家下人不懂規矩,冒犯了姑娘,還請姑娘原諒。”

  “哼,用不著你在這裏假惺惺!”哪知道女子毫不領情,甩開了齊妍錦和蝶兒的手,向後退了兩步,怒斥道,“如果不是你授意,那個大膽的奴才怎麽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如此膽大妄為之事!”

  事到如今再怎麽解釋也解釋不清了,秦天德索性也不再解釋:“不知道姑娘家住何處,我府中馬車就在山下,可以送姑娘回家,算是彌補我的過錯了。”

  “哼,不用了!”女子狠狠的拒絕道,“我府中馬車也在山下,用不著你裝好人!虧我之前還以為你是。。。哼!我問你,我身邊的丫鬟呢,是不是被你們害了?”

  秦天德轉頭看向秦三,如果秦三真的敢無端謀害人命,他決計不會放過秦三的。

  秦三吃他冷冷一掃,頓時感覺全身發冷,連忙解釋道:“沒有,小的沒有害人性命。小的隻是趁著那個小丫鬟和她分開的空當,把她弄來了,估計那個小丫鬟應該下山了。”

  女子盯著秦天德看了好久,最終再次冷哼一聲,邁開小碎步,轉身快步的朝著山腳下走去。

  看到女子走遠,秦天德這才吩咐道:“二子,你和蝶兒跟上去,暗中護送,等到那個姑娘平安上了她府中的馬車再回來。三兒,你記住本少爺的話,再敢擅做主張,本少爺打瘸你的腿!”

  由於丁五斤和丁瑤的慘事,秦天德是怕了,總怕自己再害了什麽人,尤其是這山林之中,保不齊有什麽為非作歹之人。

  安排好一切後,他這才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連忙走到齊妍錦身邊,牽著齊妍錦的小手,輕聲解釋道:“錦兒,你相信我,這絕對不是我的本意,我對那個女子也沒有想法,有你陪在我身邊,夫複何求?”

  “官人,錦兒相信你,你對錦兒的情意錦兒感受得到。”還是那句老話,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如果放在齊妍錦接受秦天德之前,無論秦天德怎麽解釋她都不可能相信的,但現在不同了,尤其是和秦天德生活的這段日子裏,她明顯感覺到秦天德的巨大轉變。

  平息了這場小波瀾,秦天德等人來到山腳下自家馬車的時候,先行一步的秦二和蝶兒已經候在那裏了。

  秦二目送那個女子上了馬車,通過馬車上的字號認出了那個女子的來曆。不過由於秦天德沒有追問,他也就沒有多說,隻不過在回到秦府後,他將今日在山上發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稟告給了秦非夫婦。

  秦李氏聽完頓時眼前一亮,凝視著秦二追問道:“你都看清楚了,那個姑娘上的馬車真的是朱府的?”

  “回夫人話,小的看得仔細,馬車上的確漆著一個朱字,想必應當是。”

  “好了,你下去吧。”秦李氏屏退了秦二,轉頭看向秦非,“老爺,看來咱家天德跟那個丫頭當真是有緣啊。”

  秦非揪了揪胡須,微微搖了搖頭:“有什麽緣啊,人家自幼穎慧,博通經史,能文善畫,精曉音律,尤工詩詞,素有才女之稱,咱家天德是個什麽樣,夫人你還不清楚麽?”

  有人貶低自己的獨子,即便是自家男人秦李氏也不能容忍:“天德什麽樣?你說天德什麽樣!她隻不過一個縣令之女,能夠嫁進咱們秦家,那是他們八輩子修來的福分!再說了,朱愈他也有心,到時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就是板上釘釘的事兒了!

  何況咱家天德又不是普通人,就像他弄得什麽娛樂城,咱家親戚不是大加讚賞麽,直誇咱家天德有才,連他這樣的人物都對咱家天德大為讚賞,別人誰還敢小看?如今泉州的那個人已經被帶到了府中,說不定天德又會做出什麽驚人之舉,到時候恐怕想來跟咱家攀親的人能把咱家的門檻踩破!

  我明天就去趟縣衙,看看那個姑娘的八字怎麽樣,和咱家天德配不配。”

  “親戚?”秦非每次聽及親戚二字,臉上均流露出難看的神色,“夫人,你不要再提什麽親戚了,當初如果不是你,老夫絕對不會。。。”

  “你怪我?當初要不是妾身,咱們秦家能有如今的風光麽?說不定得罪了人家,早就被滿門抄斬了,老爺你如今還怪我?”

  “我。。。。。。”

  秦非夫婦的爭吵還在繼續,而秦天德此時正對站在自己麵前的一個四十多歲的獨臂男人上下打量。

  他剛回府後,去拜見了秦非夫婦,卻從秦非口中得知他要求的那個人已經從泉州來到了府中,如今正在偏廳等候。

  他一直都惦記著這件事情,聞聽人已到來,連忙吩咐下人帶他前往。興衝衝的衝進偏廳,看到那人隻有一條手臂的時候,他的心頓時變得哇涼哇涼的。

  他倒不是懷疑這個男人的出海經驗,被海風吹成古銅色的肌膚以及刀削斧鑿般硬朗的麵容還有額頭上一條一寸見長歪歪扭扭的傷痕,無一不在證明著這個獨臂男人豐富的出海經驗。

  隻是他的手臂。。。

  最終秦天德的目光落在獨臂男人左側空蕩蕩的衣袖上麵。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