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七章 秦三的忠心 上

  

  對於丁家爺孫的死,秦天德的內心一直很愧疚,如果不是他為了充好人,大庭廣眾之下給了他們一張五十兩的銀票,也就不會引來孫興的覬覦,以至於最終命喪黃泉。

  所以他想補償自己的過錯,但是丁家爺孫已經不在人世,他隻能想辦法改善城南那些窮苦百姓的生活來彌補自己內心的愧疚了。

  他苦思冥想好幾天,總算是想了一個辦法,就是建造一個大型的綜合娛樂城。娛樂城從開工開始,就需要大量的人手,即便竣工,也同樣需要大量的人手。這樣一來,城南的那些窮苦百姓可不就有了穩定的收入來源了麽?

  因此這天晚上他的心情很好,就連翠兒再一次在他麵前誇張的扭動著尖翹的臀部他都沒有嗬斥,至於秦三下午違背他的意思,更是被他拋諸腦後了。即便秦三和顏悅色的跟那些圍在府門前的百姓解釋,也改變不了自己在那些人心中的形象,這一點秦天德是心知肚明的。

  由於心情大好,所以這一晚他和齊妍錦折騰到很晚才沉沉的睡下,等到第二天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了。

  在齊妍錦的服侍下,他穿戴好了服飾,朝著門外喊了聲:“蝶兒!”

  平日裏他和齊妍錦起床後,蝶兒翠兒一般都是後在門外,聽到他的召喚,會立刻將洗臉水端進房內,伺候他們洗漱。

  可是今天他一連喊了三聲,也不見蝶兒進來,就連翠兒這個別有用心的小丫鬟也不見人影。

  齊妍錦本就是小門小戶出來的女子,以前在家也沒少幹活,看到兩個小丫鬟不知道因為什麽事情耽擱了,怕秦天德生氣,連忙撐著還有些發軟的身子說道:“官人,你先坐著,奴家去打盆洗臉水來。”

  她還沒來及邁出步子,卻被秦天德一把從身後攬住,一邊在她耳鬢廝磨,一邊關懷的說道:“錦兒,昨晚折騰的那麽晚,你哪還有力氣?乖乖的先做著,我出去看看是不是發生什麽事情了。”

  穿越到南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秦天德早就弄明白了府中的規矩,蝶兒翠兒本就是伺候他的丫鬟,每天早上他起來後,必須立刻伺候他洗漱,像今天這樣的情況是絕對不容許的。除非是兩個小丫鬟不想幹了,要不然就是發生了什麽事情。

  拉開房門,清風拂過,帶來了舒適的感覺,同時夾雜著院中花壇內剛剛綻放的無名花朵的芬芳,順著秦天德的呼吸,鑽入到他的鼻孔中,讓他身上的每個毛孔都充滿著愜意。

  隻是這份愜意僅僅停留了幾秒鍾,因為他看到了門前跪著的秦三。

  一般這個時候,門口站著的都是蝶兒和翠兒,不經自己的召喚,秦三從來不會在這種時候出現在自己門前的,尤其還是跪在自己門前。

  出了什麽事情?他扭頭隨意一掃,就看見遠遠地一些丫鬟下人正躲在遠處,一個個目光閃爍的看著這裏,還在不停的竊竊私語。

  “三兒,你起來,出了什麽事情?”

  秦三再一次違背了秦天德的話,不但沒有起來,而且也沒有答話,隻是跪在地上耷拉著頭,一動也不動。

  秦天德下意識感覺事情恐怕不小,旋即朝著遠處喊道:“去吧秦管家叫來!”

  他轉身回了房間,而管家秦洪沒過一會也一路小跑的來到了門口。

  “進來吧!”秦天德淡淡的吩咐了一句,卻發現原本隻有四十多歲的秦管家此刻蒼老了許多,不僅臉上多了許多皺紋,就連頭發也白了不少,“秦管家,發生了什麽事情?”

  秦洪的老臉上頗是難看,嘴角抖動了幾下,“咕咚”一聲跪倒在坐在神色梨花木製成的太師椅上的秦天德麵前,一邊地磕著頭,嘴裏還不停的求饒著:“少爺恕罪,少爺恕罪!”

  “秦管家,你這是做什麽?”四十多歲的人這樣跪在自己麵前還不停的磕著頭,這讓秦天德一時間難以接受。

  他趕忙站起身,來到秦洪身邊,強行將其攙扶起來,追問道:“秦管家,到底秦三犯了什麽事?”

  “少爺,是老朽教子無方,以至於那個畜生冒犯了少爺,還坐下了那種禽獸不如的事情。老朽不求少爺放過他,隻是求少爺看著老朽為秦府賣命幾十年的份上,給那個畜生一條活路吧!”秦洪類如湧泉,渾身戰栗,聲音也變得有些沙啞了。

  “秦管家,您別著急,你先把事情說出來,隻要三兒沒有做什麽殺人犯法的事情,一切都好商量。”一頭霧水的秦天德立刻判斷出來,秦三犯的事絕對不是昨天下午違背自己命令,用武力驅散府門前百姓一事,難道說昨天晚上,那個憨貨又做了什麽事情麽?

  不止是他,就連後堂內靠在床邊休息的齊妍錦也發覺了蹊蹺,好奇的側耳傾聽。

  “那個畜生,那個畜生,唉。。。”

  四十多歲的秦洪好容易止住了哭泣,哽咽著,斷斷續續的將事情簡單的講述了出來。

  事情其實很簡單,就是昨天晚上,秦三由於心情不好喝的酩酊大醉,半夜時分趁著酒勁摸進了翠兒的房中,不顧翠兒的強烈反抗,強行奸汙了翠兒。

  其實這種事情要是放在以前,對於在秦府趕了十幾年管家的秦洪來說本不是什麽大事,無非就是秦三強奸了一個小丫鬟,最多賠點錢就算了,畢竟秦府的強勢所有人都看在眼裏的,而且以前秦天德也經常這麽幹的。

  可現在秦洪卻不敢這麽想。首先翠兒是少奶奶齊妍錦的貼身丫鬟,這個齊妍錦雖說嫁入秦府的時間並不長,而且隻是一個妾室,但秦府所有人都看得出來秦天德對其的寵愛,哪個敢把她當成一個妾室來對待?一個個都把齊妍錦當成了少奶奶,就連齊正方都憑著妹子的關係在秦府無人敢惹。

  其次是秦洪根本摸不清如今秦天德的脾氣,而這才是讓他最頭疼也是最要命的!要是放在以前,按照他的了解,秦天德知道這種事情,多半會哈哈一笑,頂多將秦三打一頓了事,可自打秦天德的頭部被重擊之後,整個人都變了,行事作風變得讓所有人都看不明白!

  城南的地痞孫興,不就是因為殺害了倒夜香的丁五斤一家被秦天德弄死了麽?那手段是何等的殘酷?

  而且秦天德還嚴禁秦府家丁欺行霸市,強取豪奪,這跟以前比起來,變化太大了!更不要說這麽長時間來,還從來沒有去過青樓酒肆,沒事就在府中陪著齊妍錦,恩恩愛愛的。

  想到這裏,秦洪再度跪了下來,隻是這一次他沒有朝著秦天德,而是對著後堂的門簾,淒聲哀求道:“少奶奶,老朽知道錯了,那個畜生也知道錯了,求您發發慈悲,勸勸少爺放過他吧!”

  齊妍錦一時間也沒了主意。按說她作為一個女人,而且是多次被人強搶的女人,對這種事情應當是深惡痛絕的。可是翠兒多次當著她的麵有意勾引秦天德的事情以及翠兒的那點小心思她清楚得很,雖然秦天德一直表現的像個正人君子,對此視而不見,但作為一個妻子,那裏能夠容許其他的女人這麽做呢?

  “咳,秦管家,奴家隻是一介女流,這種事情不便發表意見,你要相信少爺,少爺肯定會有決斷的。”

  秦洪聽到齊妍錦這麽說,就知道齊妍錦不會追究秦三奸汙翠兒一事,至少不會在秦天德的耳邊添油加醋,隨即將目光轉向了秦天德。

  此刻的秦天德卻無心理會齊妍錦和秦洪說了什麽,他心中正翻騰著,因為他想到了大半個月前,自己曾經隨口交代給秦三的那件事情。

  媽的,難道又是因為我的緣故,才弄出了這麽一樁事?

  “少爺。。。”看到秦天德遲遲不吭聲,秦洪試探著叫了一聲。

  “嗯?哦,秦管家,家中做主的是我爹娘,這事情就由他們做主好了,我不管了。”

  “老爺和夫人今天天還沒亮就出門,去臨安府拜會親戚去了,說是十天半個月之後才會回來。”

  拜會親戚?這麽巧啊?秦天德看到自己推脫不掉了,隻能說道:“好吧,秦管家,你先起來,去吧三兒叫進來,我有話問他。”

  秦洪連忙站起身,把跪在門外的秦三叫了進來,隻不過這回進來的還有秦二,看樣子也是來替兄弟秦三求情的。

  “孽畜,還不跪下!”秦三剛走進房內,就被秦洪一腳踹在了腿彎處,跪倒在了秦天德的麵前。

  “參見少爺。”皮糙肉厚的秦三想必是被自己父兄踹的多了,所以也沒有什麽疼痛的表情,跪下來隻說了這麽一句,就再不吭聲了。

  秦天德看到秦三這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不由得覺得好笑,心中的那點怨氣早就不見了,實際上他對秦三也並沒有太多的憎恨,隻不過擔心秦三說出自己曾經讓他們兄弟在一個月內把翠兒搞定,而使得別人誤認為秦三昨晚的舉動是自己所指使的。

  “三兒,你知不知道你昨晚做了什麽?你這個混賬!”他心中已經有了定計,猛地一拍桌子,佯怒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