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九章 吃餅愛好者的危機

當我和這張土豆臉的女生討論完了“土豆”和“小雞”的區別時,下課的鈴聲也響了起來。

我看著這些百無聊賴的同學們從我麵前一個個走了出去,突然心裏有了一絲絲的自豪感。難道身為老師都有這樣的感覺?我自問著。

我從吳剛的手裏拿到了畫室的鑰匙,除了我,就是課代表的吳剛,還有第三方的學校擁有這鑰匙,看來這東西還挺注重身份的,我摸著下巴尋思道。

鎖了門之後,我發現吳剛目不轉睛的看著我,而且還沒有走的意思。

我問:“想請我吃飯?”

吳剛:“.........”

等了能有三四分鍾,他終於忍不住問我:“你怎麽不給她打電話?”

我摸著下巴問:“你怎麽知道我要給她打電話?”

“我又不是傻子,當然知道。”他有點愣的說。

我繼續保持摸下巴的造型說:“我現在不想打。”

他挑了一下眉毛,也沒說話,就往我旁邊一站,不動了。

我站在畫室門口的房簷下邊,看著外麵下著的綿綿細雨,心裏琢磨著:“這廝不是打算一直跟著我吧?那我隻能去廁所找後門開溜了。”

“你想甩開我?”吳剛突然說。

我幾乎下意識的以為他是個能力者,但是我很快就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我在心裏罵了他的祖宗十八代,他竟然會沒有反應。那麽隻會有一個解釋!他,是個尋常的老百姓。

“咳....”我假裝咳嗽了一下,說:“哪有的事?想好了?”

“什麽?”吳剛問我。

“吃飯啊!你不是要請我吃飯嗎?哪吃?”我笑著問。

吳剛冷著張臉,變幻莫測的吐出了兩個字說:“食堂。”

“行啊!”我說著樓過了他的肩膀,繼續說:“我要40張千層餅,20張卷餅,再來10斤手抓餅,至於飲料嘛!你看著辦好了。”

聽我這麽一說,剛剛走出幾步的吳剛愣在了原地,他回頭錯愕的問我:“你屬餅的?”

我:“..........”

最後,吳剛也沒整過我,到食堂硬是給我買了20斤手抓餅。我一看也沒敢還嘴,找了個他不注意的時候,我就偷溜了出去。

出了食堂,我沿著房簷一路小跑,過了幾條街,淋了一點雨,跑到了門衛室。

到了門衛,我一瞧,看門打更的大爺真睡覺那!我往旁邊一坐,把手裏的20斤手抓餅放到了桌子上,又給刁蟬打了一個電話,讓她回來買些酒菜。

我尋思了一會兒,又給半禿頂的老頭支了一個電話,沒想到他沒在,他弟弟倒是在,過程是這樣的。

“喂?”這是對麵的聲音,聲音聽上去還挺威嚴的。

“我是離少難啊!”我笑著說,對麵的怎麽講也是個主任,能客氣點就客氣點,萬一給我壓工資,我都沒處說理去。

“誰啊?不知道。”他這麽一說,我就懷疑他是“弟弟”了。

我連忙講:“紅包還記得嗎?三萬多的大紅包!”

“紅包....”看樣子他在回憶了。

“對啊!紅包!三萬多的那個!”我提醒道。

“...恩,有點印象!你送了我多少?”他說著問我。

我一愣,原來這哥們倆受賄啊!~心道:給我的那三萬,就是這麽來的吧?

“咳,是你送我紅包...就上周,有印象嗎?”我咳嗽了一聲問。

“恩..有印象,奧!我想起來了,你是不是那個...嗯..那個來要飯的!!?”他突然驚奇的問道。

要飯的?要是要飯的,還能給三萬,那我以後天天要飯去!看樣子,這老頭是又健忘了。

我歎息一聲問:“我請吃飯來不??樓下門衛。”

“吃什麽?”他鎮定的問。

“煎餅卷大蔥!”我隨口說。

他突然抓著電話衝我吼道:“真的?!!等我,我馬上來。”

就這樣,我把老頭的弟弟給騙來了。

當我坐在門衛室裏摸著下巴尋思上哪買大蔥的時候,一個半禿頂的腦殼出現在了窗戶上,讓後伸手在窗戶上敲了敲。

我過去一開門,就看到一大堆的...蔥..

“我一猜你就沒準備蔥!所以我自己帶來了,餅那?”老頭放下幾困大蔥就管我要餅。

我錯愕的看著這個老頭,愣愣的指了指桌子上,老頭一個惡狗撲食的動作撲向了那20斤手抓餅.....

床上睡覺的大爺聽見了動靜,摸起電棍就喊:“誰!誰誰!!”

我一瞧這大爺還沒長眼,可是手裏的電棍已經開始亂舞了,我連忙出聲說:“是我!我是啊難。”

大爺這才放心,接著躺了睡去,過了幾分鍾就傳出了呼嚕聲。

一旁坐在桌子上吃著手抓餅的半禿頂老頭衝著大爺喊:“起來了!老瞎子。”

躺在床上睡覺的大爺蹭的從床上跳了起來,手裏的電棍搖的嘩啦啦直響,一雙竟然還閉著那!

老頭一邊吃著餅,一邊摸了一根大蔥,對這大爺就是一頓抽。

大爺見閉著眼睛作戰有些不利,連忙張開了眼睛,大吼一聲:“哎呀呀!~~~~呀!”

老頭還往嘴裏塞著餅,吐字不清的說:“老瞎&……%你等我¥#@%&!!”

說完就用手衝著我做手勢,而且還翻白眼,我一看頓時蒙住了,沒明白這手語和眼語的意思。

大爺回頭拿起床上的一瓶娃哈哈礦泉水就衝著老頭仍了過去,老頭又一個惡狗撲食奪下了水瓶,擰開蓋子,就喝了起來。

大爺說:“噎不死你個老家夥!啊難,來了啊!”

我見大爺打招呼,連忙點頭說:“是我。”

“這餅太夠味了!哪買的,回頭我去弄40斤。”老頭喝完了水,衝著我問。

我一聽這個“弄”字,就知道老頭是沒有掏錢的意思了,連忙說:“別人送的。”

“誰送的?”老頭過來摟著我的肩膀問。

我一瞧,這要是不說個人名來,還真不是那麽回事了!怎麽說,咱也不能落下欺騙老人的罪名啊!我笑嘻嘻的說:“是我的一個學生,叫吳剛。”

“哦?我認識嗎?”老頭問。

我說:“您還認識我不了?”

老頭打量我一陣,搖了搖頭說:“不認識,但是看著眼熟。”

我笑道:“我老爺姓沉。”

“沒印象,你跟說說這個吳剛,他烙餅的?”看樣子,老頭對這個吳剛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我搖頭說:“好像不是。”

“奧,後頭給我介紹介紹,我請他吃飯。”老頭笑眯眯的說。

我琢磨了一下這個“請”字,又狐疑的看了看老頭的臉,怎麽看怎麽不像能請客的主,看樣子是他“請”,吳剛付錢了。

心裏為吳剛默哀了一下,然後說:“好的!有時間我就給您領過來悄悄。”

老頭聽了之後,像是解決了一件心事一樣的歎了一口氣說:“沒餅的日子不好過啊!”

頓時我無語了,原來真正能吃餅的在這那!

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我一看,頓時樂了!是刁蟬打來了,我接了電話,趴著窗戶就看到刁蟬站在外麵晃悠。

“你在哪那?”刁蟬問我。

“我啊!你猜我在哪?”我說著,眼睛看著窗戶外麵的刁蟬被小雨淋著。

老頭湊了上來說:“這女娃娃身材不錯啊!”

大爺也靠了過來,眯著眼睛點頭說:“是不錯。”

我心想:“丫的,都這麽大歲數了,還看MM!不怕欲火焚身燒死!~”

“嗯?在我身後?”刁蟬突然跳著轉身說。

可惜狗血的情景並沒有出現,我繼續看著她說:“猜對了一點點,我在....”

沒等我說完,老頭和大爺就一起捂住了我的嘴說:“再等會兒!沒看好戲剛開始嘛!!”

我瞪著兩眼睛一瞧,此時刁蟬身上的白色衣服都濕透了,緊緊的貼在身上,露出了她那絕美的S型曲線。

“在哪那?”刁蟬拿著電話抱著懷裏的東西問。

我這麽一看,當時就火了!媳婦兒辛苦的給咱帶吃的,還讓人家淋雨!這他媽還有天理沒了!!

我拿著手機“碰!~碰!”的就往窗戶上撞,刁蟬一聽聲音,眼睛就瞟向了門衛來。

我衝著兩個老不死甩了一個“還不送手?”的眼神,嘴上的幾隻手終於就撤離防線了,可是卻留下了一股大蔥味....

等刁蟬推門進來的時候,我連忙伸手抓著她的胳膊說:“菜扔下,酒扔下,咱走。”

刁蟬以為我有什麽要緊事,連忙從懷裏掏出了滴雨未沾的菜盒來,然後又從衣服的口袋裏拿出了兩小瓶白酒。

“行了!還掏什麽啊!夠吃就行!你們倆吃吧!小心別噎死!”我氣呼呼的說完,就拉著刁蟬跑進了雨中。

兩個老頭還沒心沒肺的衝著我倆喊:“回來在捎點酒!兩瓶不夠!~”

一聽,我就更生氣了,不是氣別的,是氣他們這麽對待我媳婦兒,憑啥啊!這萬一要是頭疼感冒的,誰難受!還不是我難受嘛!!這是咱媳婦兒,又不是別人的!我心痛了,還不行啦?

刁蟬見我氣呼呼的拉著她往前走,她也不好說話,過了能有半個多小時,我才反應過來。

“我走什麽啊!除了大蔥全是我買的!怎麽全都給了別人了?”我這麽一尋思,又拉著刁蟬往回走,走了一會兒刁蟬打了一個“阿嚏!~~”

我連忙脫下衣服蓋在她的身上,心想:“這麽下去,不行啊!我倒是沒事,可是她得生病。”

我站在馬路上一招手,一輛出租車就停了下來,我讓刁蟬先坐了進去,然後自己繞到另一邊開門上車。

“師傅,去最近的旅館。”我急忙的說。

刁蟬順勢倒在了的懷裏,小聲說:“去麗晶大酒店。”

我連忙改口說:“去麗晶大酒店!”

師傅說:“好嘞!”

沒過多達一會兒就到了地,我從口袋裏掏出了幾張皺皺巴巴的紙票,有找了幾個鋼鏰,才勉強夠了車錢。

我可是不敢讓刁蟬付錢的,因為她一準得問:“能刷卡不?”

進了酒店可真得刁蟬刷卡了,因為我兜裏的三角五分錢根本不夠幹啥的。

“開一間房。”刁蟬拿著自己的身份證說。

我見她臉色蒼白的樣子,就知道她準生病了。

我摟著刁蟬的纖腰,衝著忙碌服務生說:“先給我鑰匙,她不太舒服,先上去躺一會兒。”

服務生連忙遞給我一張卡,這下我可不樂意了,我有點橫的說:“給我鑰匙,我不要卡!”

服務生可憐的說:“先生,刷卡就能開門。”

我說:“那你不早說!”

服務生:“..........”

上了樓,我轉了幾圈,也沒找到我們訂的那間房,刁蟬氣呼呼的我一旁說:“笨蛋,你走錯樓層了!”

我連忙順著刁蟬的指引找到了那間房,等我開門進去的時候,全身都黏糊糊的貼在了身上。

“呼!我要洗澡!”刁蟬說完,就往浴室裏跑,結果,我這才發現浴室的玻璃是透明的......

等我緩過神,連忙摸了摸鼻子下麵,見到沒出血才放下心來。

我抬眼一掃房間,才發現屋裏隻有一張...四人床..

我咽了一口唾沫,開始無限的YY起來,正好這個時候浴室裏傳來了水聲,我背對著浴室,內心裏開始糾結了起來。

“要不要看?”我小聲的問。

“要的!你不是等這一天等很久了嗎?”心裏一個聲音說。

“你放屁!老子要看也光明正大的看!”我嘟囔著。

完事,我小心的側過頭,慢慢的轉過來瞧著玻璃的後麵,但是我很快就發現....浴室裏沒人!

“老公...你在找什麽?”一個頑皮的聲音突然在我身後響起。

我...又咽了一口唾沫,顫著聲音說:“我找....嗯..找毛巾!”

白藕般的手臂從我的身後順著腋下繞了進來,纖細修長的手指撫摸著我的胸....

“別玩了!會走火的。”我伸手拉住她的手說。

“怕什麽?我又不會吃人!”她笑嘻嘻的在我耳後說。

我突然愣了一下,說:“你真的會吃人也說不定!”

“是嗎?那你回頭看看我啊!~看我會不會吃了..你....”她用著嬌媚的聲音說。

我說:“非要看嗎?”

“當然!”她笑著回答。

我轉過頭看著她,用右眼裏的金色螺紋看著她!!!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