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八章 墓地裏的教授

窗外的雨,不停的敲打在窗麵上,發出“啪!——啪!”的聲音,我雙手捂著熱乎的暖瓶,一雙眼睛看著窗外的世界。

雨,下的大了起來,天空陰沉沉的樣子,一副老天爺動怒的摸樣,我有些失神的想起了“哥哥”,還有他說的話。

“替我活下去,我就你這麽一個弟弟,無論如何都要活著,替我活著,替所有人活著!”哥哥是這麽說的,我也是這幾記住的,但是我總覺的哥哥的眼神裏還有以外一層含義,我沒有讀懂,也沒有看明白。

“碰!~碰。”門被敲響了。

我轉過頭,剛好看盡刁蟬探頭探腦的樣子,我笑著說:“進來吧!就我自己。”

“奧。”刁蟬說著笑嘻嘻的走了進來,順便還關好了門。

“說吧!什麽事,看看老師我,能不能幫得上忙。”我裝出一副正經老師的摸樣說。

刁蟬“噗嗤”的笑了出來,她過來拉著我的手說:“老師,我肚子疼,那個來了....怎麽辦?”

我差點直接把另外一隻手裏的保溫瓶給扔了,手一抖,瓶子還是掉在了地上。

看著我錯愕的表情,刁蟬連忙蹲下身把保溫瓶撿了起來,擦了擦上麵的灰說:“悟空,你怎麽這麽不小心!這麽隨便的亂仍,萬一砸到花花草草怎麽辦?”

我尷尬的咳嗽了一聲,問:“你看《大話西遊》了?”

刁蟬“嗯”了一下,算是回答了我的問題。

想起她剛才學三八唐僧的語氣,我就忍不住想笑,我說:“你真該去學表演啊!很有天分。”

刁蟬也不顧自己自己的矜持,直接坐在了我的腿上說:“表演有什麽好?還不如學畫畫那!”

“哦?沒看出來,我家小刁,還挺專一的。”我調笑說。

刁蟬一聽到“我家”兩個字,小臉就紅了一半,她伸手把保溫杯塞到了我的懷裏,小聲說:“你想我了嗎?”

我露出了一個“啊?”的表情,我說:“咱們才剛剛分開三個小時啊!”

“可是我想你了啊!”刁蟬說著就趴到了我的懷裏。

我無語的想到:戀愛中的女人果然很癡纏,男人一天至少要說100次我想你,200次我愛你,300次我要你....

“哎....”我歎息了一聲,手指撫摸著她烏黑的長發,我尋思了一陣,說:“還要等一會兒才去上課,你把上衣脫了,我看看。”

刁蟬在我懷裏的身體一僵,看著我的眸子都變的水汪汪了。

我心道:“懷了!丫頭誤會我的意思了。”

刁蟬並沒有我想象中的扭捏,倒是很果斷的,三加五除二的脫掉了上衣,弄的我有點不好意思了起來。

我連忙抱起刁蟬,正欲起身,她一雙烏黑的眼睛看著我問:“你要幹嘛?”

“我去鎖門。”我話一說完,就被她一個千斤墜給壓倒在了椅子裏。

刁蟬一個魚兒一般的翻身,就騎在了我的小腹上,一頭烏黑的長發傾下,落在了我的臉上,她嫵媚的說:“這樣不是很刺激嗎?”

我咽了一大口口水,很是艱難的說:“讓我看看....”

話還未說完,刁蟬就脫掉了自己上身最後的一件....胸罩...頓時我的鼻子開始蠢蠢欲動起來,我連忙伸手捏著自己的鼻子說:“親愛的媳婦兒,你不能這樣禍害你男人啊!”

“怎麽?我不性感嗎?”刁蟬輕咬著下嘴唇,對著我拋了一個飛眼,其性感撩人的程度頓時讓我的身體產生了異變,我甚至可以肯定的說,現在天上要是有個月亮,我能馬上變身成為一匹“人狼”。

“別玩了,會弄死人的。”我伸過手去,抓著刁蟬的腦袋按在了我的懷裏說。

刁蟬就趴在了我的懷裏壞嘻嘻的笑著。我一閉眼瞳,再一張開,右眼睛裏就出現了金色的螺紋,順著我的手,她身上的鱗片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等我閉眼解除能力的時候,一張性感的嘴唇緊緊的親上了我的嘴。

我張眼看著刁蟬那火熱的眼神,還有扭動的身體,心底裏開始有了一絲絲的笑意。

“離老師,我說....”門刷的被推開,走進來的一個男生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和刁蟬做著親密的事情。

“關門!”刁蟬回頭怒吼到,然後又一口啃在了我的嘴上。

我一雙眼睛看向門口,正巧見那男生尷尬的臉和嫉妒的眼神,我心裏頓時升起了一陣陣的得意。

我一下子愣在了那裏,一把推開了發情的刁蟬說:“我有感覺了!”

刁蟬的嘴唇有些紅腫,她的一雙眼睛驚異的看著我,說:“別告訴我,這麽長時間你才有感覺?!”

“笨蛋啊你!我說我有感情,有了一點點的.....”我說著有些不思議的看著自己的手,因為我的手心裏出現了一塊藍色的鱗片。

刁蟬一把捧起我的臉說:“真的?”

我笑著說:“真的。”

“那你愛我嗎?”刁蟬高興的笑著,問我。

心道:果然,又來了!

我說:“愛!”

她把整張臉貼在了我的臉上說:“你真好。”

我無語的想:“那次我不好了?”

她拉著我的手,看著我手心裏的鱗片說:“是不是因為它?”

我搖了搖頭說:“不知道,可能是。”

刁蟬伸出手指摸著我手心裏的鱗片說:“要不要再試試?”

我伸手摸著她的臉頰,笑著說:“等有時間吧!外麵還有人等著我那。”

刁蟬皺著眉毛,賭氣的說:“早知道就不讓你做什麽老師了。”

我抱起她,站了起來說:“你不是已經幫我推掉了外語係的所有課程嗎!”

刁蟬的兩條腿夾著我的腰,一雙手臂環著我的脖子,整個人就像是樹袋熊一樣掛在我的身上,我見她不願意離開我,我就說:“那陪我一起去上課吧!”

刁蟬這才高興的親了我一口說:“老公最好了!”

望著這丫頭笑著像是小孩一樣的臉,我忍住親昵的吻了吻她的嘴唇,然後把她放在了辦公桌上,說:“穿好衣服吧!”

出了門,看到那個男生果然還站在門外,我對刁蟬說:“晚上記得請我吃飯。”

出門前,刁蟬說:“那個傻子準走了。”

我奇怪的問:“哪個傻子?”

“還能有哪個!就是剛才的那個唄。”刁蟬好像很厭煩的說。

我奇怪的問:“追過你。”

刁蟬馬上看著我解釋說:“我們沒什麽的!他約我出去,我沒理他。”

我笑著說:“我又沒怪你。”

刁蟬一副明白人的樣子說:“你們男人一旦知道了和自己在一起的女人外麵有了別的男人,就一定不會再給女人一次機會的。”

聽她這麽一說,我對陳旭含又何嚐不是如此。每次想到她和那個男人在我麵前....我就還是會忍不住難受,雖然我喪失了對她的感情。

我說:“就算你和別的男人在一起,我也不會怪你。”

刁蟬做了一個鬼臉說:“美的你,我一定要全心全意的守著你,你要是敢...嘿嘿!~我就哢嚓了你!!”說著,刁蟬就做了剪刀的手勢,一雙眼睛瞄著我的下半身。

我見狀笑了起來,我說:“要不咱們打個賭,我猜那個小子一定在外麵。”

刁蟬說:“好啊!咱們賭什麽?”

“晚飯!”

就這樣我贏了一頓飯,刁蟬在我耳邊問我:“你怎麽猜到的?”

我見她的一雙眼睛不快的掃著正在前麵走的男生,我說:“因為若是我,也會如此。”

刁蟬嘟著嘴說:“你和他不一樣。”

我問:“哪裏不一樣?”

她說:“哪都不一樣。”

我笑了,說:“其實一樣。”

她問:“哪裏一樣?”

過了一會兒,我才說:“一樣的喜歡你。”

然後,刁蟬低著頭,笑著哭了。

我摟過她的肩說:“別哭了,傻丫頭。”

前麵走的男生,偷偷的往後秒了一眼,見刁蟬哭了,他連忙過來問:“怎麽了?”

刁蟬沒對他發脾氣,可能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她說:“我太開心,所以哭了。”

男生掃了我一眼,沒說話。

刁蟬,伸出手,說:“我們做朋友好不好?我有了愛的人了,對不起。”

男生沒握她的手,隻是執著的說:“這輩子不行,還有下輩子,我若握手,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聽著這家夥的話,我心裏忍不住說了一聲:“說得好!”

刁蟬憋了他一眼,說:“下輩子,我還是屬於他的。”說完,就望向了我。

我尷尬咳嗽了一聲,連忙說:“是不是已經上課了?”

男生掃了我一眼,說:“已經有一陣了,我來找你是同學們的意思。”

這小子是在向刁蟬解釋:“剛才闖進門並不是我的錯。”

“真沒看出來,這小子還挺機靈的。”我心想。

到了畫室門前,他跟我說:“我是你的課代表,我叫吳剛。”

我沒說什麽,刁蟬一副不開心的樣子,似乎是因為剛才這小子的話。

等“吳剛”先進了門,刁蟬才拉著我說:“這小子,好討厭!我看著他就煩!你進去上課吧!我在外麵等你。”

我本來想說:“外麵冷,進去吧!”

可是當我看到刁蟬的眼神,我就知道這話不能說,因為,我不能強迫她麵對一個自己討厭的人。

我說:“好,你去找個咖啡廳什麽的吃點東西,等我這邊下課就打電話給你,外麵很冷的,別感冒了。”

刁蟬衝著我一個勁的傻笑,我拉了拉她上衣的領子,才轉身走進了畫室。

距離陳旭含的暴走,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城市在逐漸的重建中。而人們對於災難的恐懼也在這段時間裏慢慢的平複下來,至於這次事件的說辭,大概是這樣的。

“此次城市的損毀,是因為太陽離子的騷動導致龍卷風的突然形成......”電視上就是這麽說的。

我是知道,這純粹是扯淡!而大家也都知道這樣的事實,但是誰也不願意去相信。因為,大家都需要一個讓自己安心的理由,不是嗎?

在眾多的知名科學家,紛紛用科學的方式解答了此次災難的原因後,大家也都開始相信了起來。

至於我,本身就是這件事的幕後黑手之一。所以,“相信”這兩個字,我是說不出口的。

關於尋找5號的事,也被我推遲了。因為,我現在的能力還不足以勝任這個工作,所以我需要時間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而目前最好的去處,就是我的“墓地”了,所以,我和刁蟬才會出現在了這裏。

本來,最初是因為前往澳門的旅費不夠。而現在則演變成了其他的問題,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事情。不過從現在來看,“善良”讓我去找5號,也是存在一定目地的。

這很可能與“死亡”的受傷有關,所以我有必要去弄清楚這件事。

畢竟,“死亡”有一張和我一樣的臉。

我想著這些事的時候,吳剛跟我請假說:“肚子疼。”

我一猜他就是想去找刁蟬,所以我直接告訴他說:“她沒在門外麵。”

吳剛堅持說:“我肚子疼。”

所以,我給了他10分鍾的假。而實際上這10分鍾的假期,他隻用了不到一分鍾,從我這走到門口,又走了回來。

看得出這小子挺倔脾氣的,我開始想,假如陳旭含給我生了個兒子,是不是也會這麽倔?

後來,我又想:我才19歲就快有孩子了,這算不算很早熟?

迷迷糊糊的就過去了1個多小時,等我緩過神來的時候,一個胖乎乎的女孩站在我麵前說:“老師,幫我看看畫。”

我走過去吃驚的看著她的畫板問:“你畫的是什麽?”

胖女孩幽默的回答說:“小雞食米圖。”

頓時,我感覺到一陣無語。

因為,她要說這是“土豆食米圖”,我可能還會信!至於小雞,我還真沒看出來。

“抽象派?”我疑惑的問。

胖女孩說:“可能是我餓昏了頭,把小雞畫成土豆了,要不老師你改改?”

我看著她那張神似土豆的臉,表示“..........”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