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十章 會特異功能的耗子

“丁局長,這件事怎麽處理?”身著警服的男人對著一個年紀約有五十多歲的大肚子男人說。

“難辦啊!~”大肚男的丁局長呻吟道。

“我也知道這件事...很難善了,可是犯人在監獄裏突然死亡,而且死的非常詭異....要是犯人的家屬見到遺體,一定會糾纏不休的。”男人很是無奈的說。

丁局長沉思了片刻說:“那就再壓壓!別讓家屬見到。”

“可是,已經壓了十多天了,再這樣下去會出事的!而且犯人的屍體已經開始發臭了。”男人焦急的說。

丁局長看著麵前這位跟了自己十多年的警官,猶豫了一會兒說:“把那天的監視錄像給毀了,然後....把屍體燒了!”

******

“你是誰?”我玩味的看著這個“女人”,不!也許是個男人。

“怎麽?連我你都不認識了?”

“別玩這個遊戲了,不然我說不好會不會殺你!”我說著露出了一個冰冷的笑容,眼眸裏抖動的人形露出了一個錯愕的眼神。

“你的能力?”她問我。

“看透生命的本質!包括你的死亡日,不過我很好奇,為什麽你的死亡日期是在兩百多年以後?”我盯著她的眼睛問。

“你比我想象的聰明,但是別忘了她還在我的手裏。”她說著伸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我微微愣了一下,她繼續說:“你一定以為我的能力是偽裝!但是你錯了!我的能力是侵入,侵入生命的軀殼之中,獲得身體的控製權!”

“為什麽要攻擊我?”我看著她的眼睛問。

“我要你的身體!還有眼睛。”她笑著說。

我歎息了一口氣,說:“想要就來拿吧!”

“你當我是傻子嗎?一旦我離開這個軀殼,你一定會在第一時間殺死我!你也感覺到了,不是嗎?我的能力等級隻有A2,在你的麵前根本毫無還手之力。”她看著我說,語氣還有著小小的不滿。

“那你要怎麽樣?”我問。

“關閉你的能力!閉上眼睛,然後,別動!!”她說著,手指更加用力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這是一個威脅,我明白。

“你贏了!”我說完就呼吸了一口氣,右眼睛裏的金色螺紋慢慢消失了。

然後我閉上了眼睛,說:“來吧!隻要你有本身,我的身體就是你的。”

“那這樣最好不過!”她說著。

突然!什麽東西鑽進了我的腦海裏,接著我就什麽都不知道了。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我站在一片黑色的土地上,天空是純白色的,遠處還可以看見那些一排排的紅色十字架墳墓。

另一麵依舊是那張通天的鏡子,我望著那鏡子好一會兒,才轉身往墳墓的方向走。

我走了一會兒才發現,不管我怎麽去靠近,我離那些墳墓都是一樣的遠。

我無奈的坐在地上,喊著:“死亡!你在嗎?”

“當然在。”聲音突然從我的身後響起,我一回頭就看到那張和我一模一樣的臉,他就坐在我的身後。

望著他蒼白的臉色,我問:“沒事了?”

他搖了搖頭,沒說話。

“你們能不能商量下?不要總這麽神秘的出現在人的身後,我有點受不了。”我笑著說。

似乎,他今天的心情很錯,他也笑著起來,頓時周圍的死亡氣息淡了不少。

“這還是你說的,你說這樣才像是我們你這種身份的人。”他淡笑著說。

“我說的?我怎麽不記得了?”我搔了搔頭,苦笑著說。

他微笑著望著我,說:“也許算是你的上輩子,假如真的有上輩子的話。”

“奧?那麽說,我上輩子也算是個神了?”我驚喜般的說。

他搖了搖頭,說了一句:“神,什麽都不是。”

我沒說話,就是看著他的眼睛,我說:“咱們以前是不是特鐵?”

他想了想,說:“還算好!兄弟裏除了小十,就跟我能說上幾句話了。”

“我以前人緣這麽差?”我奇怪的摸著下巴問。

“職責使然,有時候就是這樣。”他挺哲學的說。

我望著他那雙漆黑的眼睛,想找出點什麽來,可是我失敗了,因為什麽都看不見。

“跟我說說小十,他叫什麽?”我問。

他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說:“不能告訴你,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的。”

“是嗎?這麽神秘!”我笑了起來。

“上麵那家夥可在折騰你的身體,你就不上去看看?”他對我笑著說。

我直接躺在了地上,枕著雙手看著天空,說:“這不錯!能安靜的待會兒,等它折騰完了,我再去看看。”

“你知道它是什麽了?”他也躺在了我旁邊,一同看著天空問。

“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它不是人,能活好幾百歲還是人嗎?”我說。

“這話你以前也說過。”

“哦?是嗎?”

“那個時候你一直想死,說自己不想是人。”他說著,笑了起來。

我知道他一定是回憶起了什麽,我也隨聲笑了一會兒。

“你知道嗎?”他問。

“恩?”

“現在的你,比前好很多。”

“這樣啊!我以前什麽樣?”我問,心裏還挺好奇的,畢竟那是上輩子的事。

“很....我說不出來,當你想起來一切,沒準就知道了。”他模糊的回答說。

我側頭看著他的臉,突然問:“我是怎麽死的?”

他突然露出了一個十分錯愕,痛苦的表情,說:“你會知道的,不過不是現在。”

我說:“是嗎?”

他“嗯”一聲,就沒在說話。

沒多大一會兒,我就閉著眼睛睡著了,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我發現躺在一張四人床上,而刁蟬就趴在我胸前“呼呼”的睡著,我正奇怪那家夥去哪了?不會還在我的身體裏,或者是刁蟬身體裏吧?

結果我一動,一個白絨絨的毛球從我的腦袋上掉了下來,正好砸在了刁蟬的頭上。

刁蟬迷迷糊糊的抓起毛球就朝牆上仍,我一看這動勢,就知道是每天早上被鬧鍾吵醒練出來的,因為我也沒少摔鬧鍾。

可憐的毛球直接像是張餡餅一樣的貼在了牆上,我一瞧,這那是什麽毛球啊!分明就是一隻長著白毛的耗子。

“我草!這麽狠。”田鼠從牆上滑了下來說。

我當場就被雷倒了,這耗子竟然會說話!!!

突然間我想起一個笑話來,是這麽講的:“一個獵人帶著獵狗去打獵,在林子裏溜了一天都沒有獵物。 天黑了,不甘心的他,還是不停騎馬在林子裏轉, 馬忽然說:‘你都不讓我休息,想累死我啊!?’ 獵人聽到嚇了一跳,立刻從馬背上滾下來,拉著獵狗就跑,跑到一課大樹下喘氣時,獵狗拍拍胸口對他說:‘嚇死我了,馬居然會說話!’於是,獵人當場被嚇死了。”

當然,我沒被嚇死,但是卻被嚇了個半死。

耗子從地上趴起來,“噌”的就上了床,然後兩隻後爪站在被上,伸出兩隻前抓在我眼前晃悠。

“我沒被嚇死!”我眼睛呈“— —”狀說。

耗子拍著胸脯說:“還好你沒被嚇死!”

“怕蹲監獄?”我問。

耗子白了我一眼說:“你的身體我用不了,所以,我得等我能力夠了再說。”

我伸出兩根手指掐著耗子脖子上的肉,把它拎了進來說:“是你?”

“不是我還是誰?”它衝我聳了聳肩,做了一個非常人性化的動作和神態,就連眼神都惟妙惟肖。

“你丫的成精了?”我問。

它再一次翻了白眼說:“有你這麽說話的嗎?”

“那您公母?”我想了想問。

耗子伸出左抓蓋在了自己的眼睛上做了一個十分痛苦的表情,說:“能不能不問這麽尖端的問題。”

我尷尬的笑了笑,問:“那你打算怎麽招?”

我發覺我還挺喜歡這白毛耗子的,心想:養一隻也挺不錯。

“你打什麽注意那?”耗子放下眼睛上的爪子,雙抓交叉抱胸問。

“說說你打什麽注意?還有你的眼睛...”我問著,但是沒說完,就是要給它個思考的空間。

耗子用兩隻烏黑的小眼睛盯著我說:“別以為就你們人類可以擁有能力!我們動物也是一樣,隻是很難罷了。”

“是嗎?你的眼睛叫什麽?”我問。

“用我們的話說,是&*……%¥!用你們的話說,是傀儡之眼。”耗子說。

我摸著小巴盯著這隻耗子,我問:“你為什麽肯定我醒來之後不會殺你?”

耗子伸出爪子指了指正在熟睡的刁蟬說:“因為她。”

“我不明白。”我說。

耗子想了想說:“我進入別人的身體之後,能夠感受到對方心裏的陰暗麵,但是,她完全沒有!是一個極為純潔的人,所以,我相信你也不會差到哪去。”

“那你進入我的身體,感受到我的陰暗麵了嗎?”我好奇的問。

耗子也摸了摸下巴說:“沒有,但是很奇怪。”

“什麽意思?”

“你好像沒有心。”它回答說。

我差點一激動把它扔在牆上,再讓它表演個餡餅。

“我沒開玩笑。”耗子說。

“行了!就這樣吧!那你是想跟著我了?”我問。

耗子的小爪一指,很果斷的說:“我跟著她!”

我瞧了一眼熟睡的刁蟬,就把手裏的耗子放在了刁蟬的手裏,然後....“啪!~~”的一聲,餡餅出爐了...

“跟我,還是跟她?”我問。

“我跟她!”

“啪!~”

“跟我,還是跟她?”

“跟她!”

“啪!~~”

“跟我還是....”

“跟你!”

“啪!~~~”耗子又貼在了牆上,它問:“為什麽還扔?”

我說:“不好意思,仍上癮了。”

耗子:“.........”

就這樣我收留了一隻擁有特異功能的耗子,隻是這隻耗子很NB。

等刁蟬睡醒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的11點多了,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玩電腦,而耗子則在電腦鍵盤上跳來跳去。

“必殺!”我說。

耗子說:“我反必殺!”

“擦!這都行?”我苦著笑說。

耗子得意洋洋的擺了一個POSS說,我曾經是“黑龍江區97街機比賽的個人冠軍!”

“你就這摸樣去的?”我問。

“那倒不是,我上了一個小孩的身。”耗子解釋說。

不過我怎麽聽它這話,怎麽覺得別捏。

我肚子餓的咕咕叫了起來,耗子跑到座機電話前,抱起話筒,撥了一個電話說:“麻煩你給我送三份外賣來,恩....行!對了!我吃素的,別放肉,恩...好的,謝謝。”

耗子放下了電話,我奇怪的問:“你怎麽知道我吃素的?”

“因為我吃素!”耗子回答說。

我:“..........”

又跟這家夥玩了幾局,但是我發現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對手,所以就不玩了。

耗子突然指著QQ企鵝彈出的消息對話框說:“看看這個!”

我一點開,就看到了這樣的一排標題。

“XX監獄濫用職權,私自處刑犯人胡某,並企圖毀屍滅跡掩人耳目,卻被我省公安機關抓獲.......”

我摸著下巴疑惑的問:“公安管得著監獄的事嗎?”

耗子鄙視的看了我一眼說:“管不管的著跟咱有個毛關係!我就是覺得這個胡某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見過.....”

我一瞧照片,是挺眼熟的。

耗子突然說:“這不是前陣子在醫院殺人的那個神經病嗎!”

“神經病....”我剛笑了一半,突然間發現這個胡某就是殺死我父母的人!不顧現在看來,真正的凶手應該不是他。

我回頭望了一眼正在床上睡覺的刁蟬,發覺她現在隻穿了一個單薄的內衣,其情景很讓人想入非非。

當我轉過頭看電腦屏幕的時候,發現耗子它正直勾勾的盯著刁蟬看。

“流鼻血了。”我關心般的說。

耗子伸出爪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說:“沒出血.....”它說了一半,抬眼的時候就看到了盡在直尺的一張臉,當然這臉是我的。

“我媳婦兒身材不錯是不是?”我挑了挑眉毛問。

耗子尷尬的笑著說:“啊!是不錯!~”

“看夠了?”我問。

耗子突然趴在桌子上,做了一個五體投地的姿勢說:“我看夠了。”

“這姿勢什麽意思?”我奇怪的問。

“她醒了!”

我:“.........”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