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 生死搏殺

    第二十六章 生死大戰



  吳天,幾乎已經忘卻了自己的所在,他的眼中已經被那慘烈的戰鬥畫麵所震撼著,群蛇的悍不畏死。“黑紋蟒蛟”的強力攻勢,隨著它的每一個甩尾之後,就會有濺起一陣血水和蛇類的血肉。整個場麵不僅壯烈,還很淒慘。



  而那兩隻“黑鱗紅蝮蛇”卻好像是軍中的將帥一般,盤踞在蛇群的中後方。時不時的向著前方嘶叫一聲,從開始到現在,它們未曾移動過分毫,隻是冷眼旁觀著。因為它們在等待著一個時機,一個能夠將這個不共戴天的敵人除去的時機。



  仿佛無窮無盡一般,當前麵的一排蛇死去的時候,後麵的一排就會迅速的撲將過來,前赴後繼,沒完沒了。



  “黑紋蟒蛟”已經爬上了岸,在其身上到處有著鮮血與碎肉,也不知道是它的,還是周圍那些蛇類的。它張口一吸,就有數百隻蛇類進入它的腹中,它尾巴一甩,又是上百隻蛇被砸成肉泥。



  它霸道無匹,周圍,幾乎沒有生物能與它一拚。



  可是,蛇的數量太多了。縱然一次性死個幾百,亦或者上千,可那龐大的數量卻並不見減少。它們還是那麽的多,甚至,遠處的黑暗中還在緩緩的有不知名的蛇類來加入戰鬥。



  這是一場傾巢之戰,雙方之間必須有一個結果。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人類如此,蛇亦如此。



  “吼!”



  也許真的是殺累了,“黑紋蟒蛟”長吼一聲,而在其頸部正有一隻五彩斑斕的毒蛇咬在其上。大怒的它,不由的撞向了旁邊的岩壁,直撞的整個岩壁都一陣顫抖,而那隻緊咬它的毒蛇,也化為一堆肉泥。



  至於下方的水潭也早已呈血紅色,那濃鬱的粘稠度就好像是糨糊一般,可是知道實情的吳天卻明白,那裏都是血與碎肉的結合。在那廝殺了近半個多小時的群蛇,早已死了上萬都不止。強忍住心頭的劇烈嘔吐感,吳天這個始作俑者就那麽瞪大了雙眼看著眼前的一幕又一幕。



  其實,在吳天的心裏,所關注的並不是下邊的雙方,那一方會贏。他所關注的則是,這兩方中,最後所剩下的那一方還有多少實力,自己又是否能夠對付的了。可是現在,那兩條“黑鱗紅蝮蛇”卻讓吳天感到苦惱,如果容事態一直這樣發展下去,那麽隻要隨便剩一隻實力還有一半的“黑鱗紅蝮蛇”的話,那麽自己可就慘了。



  一隻五階的凶獸,去殺一名中級能力者,這可並不是什麽困難的事情。



  盡管,這名中級能力者比同級別的人要強上幾倍都不止。



  所以說,能殺一隻還沒成年的“黑鱗紅蝮蛇”已經是運氣。而如果一直依仗運氣的話,那麽也許這條人生路也並走不遠。



  吳天明白,也就是因為明白,他才會感到焦急。



  不過,事態好像並非按照吳天的所想那樣的發展。



  “黑紋蟒蛟”畢竟是一隻六階以上的強大凶獸,對於這個級別的凶獸來說,都是有了一定的思維能力。所以它在這群殺不勝殺的蛇群中,也看到了那兩隻一直傲立在後方的兩隻“黑鱗紅蝮蛇”,已經能夠簡單思考的它,自然也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妙,它稍微的明白對方是在消耗它的能量。



  所以,它的攻擊方向變了,不在管那些如螻蟻一般的存在,而是昂頭衝向了“黑鱗紅蝮蛇”所在的位置。



  兩隻“黑鱗紅蝮蛇”也都是這一帶的蛇類統領,見到與自己結怨向來深重的“黑紋蟒蛟”衝來,自然也不甘示弱,一左一右迎向對方。



  疾走如風,攻擊似電。



  三條強勢的家夥瞬間便糾纏在一起,瘋狂的扭在一起,互相的撕咬著。隨著它們動作的幅度過大,逐漸的波及到周圍,群蛇的傷亡更是直線上升,直到最後,吳天都沒有膽量去看,胃部更是翻滾個不停,若不是死死的捂住鼻翼和嘴巴,恐怕早就被那股難聞的血腥熏的大吐特吐了。



  水浪四濺、群蛇飛舞。



  三道巨大的身影從岸邊廝殺到水潭中,又從水潭中廝殺到吳天所在平台的下方,有幾次都差點上了平台。倒是讓吳天心驚不已,還好這三個大家夥因為都太過巨大,無法遊走到上方。否則,吳天可是真的要受到無妄之災了。



  蓬……



  三道巨大身影在一陣撕咬後,各自都被對方的大力甩了開來,而它們所滾落的地方,自然又是死蛇無數,隻是這雙方卻都並不在意。而是迅速的調整了一下身形,並昂起頭顱的看向對方,雙眸之中的那股殺意變的更加濃烈了。



  再看它們三位,身上所負的傷也讓人感到觸目驚心,兩隻“黑鱗紅蝮蛇”的腹部都有著數十道深可見骨的齒痕,甚至其中一條的尾巴還斷了小半截,那鮮血更是如噴泉一般,瘋狂的噴灑著。不過,大敵在前,卻也容不得它去查看。另外一隻,身體中間的部分本來是渾圓的身軀,可現在卻是呈扁平狀,看它擺動的都那麽困難,看來傷的也是不輕。



  它們如此,“黑紋蟒蛟”自身也不好過,頭顱以下,那被咬的痕跡簡直是布滿了脖頸,鮮肉外翻,血淋淋一片。最重要的是,它的左眼竟然隻剩下了一個血窟窿,很明顯,它已經瞎了。



  “吼!”



  “黑紋蟒蛟”痛苦的嘶吼著,這麽多年以來,它哪裏受到這種屈辱?僅餘的獨目中完全被無窮無盡的怒火所占據著。周圍群蛇的幹擾,又加上麵對這兩隻僅比自己第一階的“黑鱗紅蝮蛇”就算它是六階,也討不了什麽好去。



  頭領不攻擊,可是周圍的低階蛇類,卻並沒有給“黑紋蟒蛟”多少喘息的工夫,它們就好像是飛蛾撲火一般,明知前方有危險,可仍然沒有一絲的猶豫,瘋狂的撕咬過去。傷痕的逐漸增加,也讓“黑紋蟒蛟”的動作開始變的緩慢起來,然而周圍還起碼有著一半的數量,那可是有著好幾萬的數量。



  可是,現在的“黑紋蟒蛟”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凶猛,那每一次攻擊再也沒有之前的效果了,反而顯的柔弱無力。可盡管如此,每一次的攻擊,也總能輾殺數十隻。



  眼看,這六階的強力凶獸,就要被這些螻蟻一般的存在拖死的時候,“黑紋蟒蛟”也許是真的動了怒氣,下定了某些決心。粗長的尾巴將周圍一切礙事的生物都掃到了一邊去,使自己的身體周圍段時間內,再也沒有一個蛇類。然後它那龐大的身軀盤旋在一起,緊接著一股黑色的能量從其體內散發開來,在一瞬間的時間裏形成了一個保護罩將其圍在中間。



  也許是對於自己的這個能量防禦有著極大的信心,“黑紋蟒蛟”在用出這一招之後,頭顱竟然緊挨著身軀,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隻是在閉目的那一刹那,吳天分明看到了一股讓人冷入心脾的寒意,那已經沒有了殺意,沒有了憤怒,有的隻是無盡的冰冷。



  能量罩的出現,這使幾乎所有的蛇類都迷惑不解,甚至有的直接奮力撞去,結果卻被反震之力,震的頭部化為一灘肉泥。



  “黑鱗紅蝮蛇”見狀也都慌了,齊齊長吼一聲,也各自有著一股黑紅相間的能量從它們的體內湧現出來,並隨著它們的控製下,直直的撞向那層黑色的能量罩。



  蓬!……



  連續不斷的撞擊,也僅僅隻是能量罩晃動了幾下,卻並沒有什麽太大的動作。反觀其中的“黑紋蟒蛟”身體的傷勢竟然開始了緩慢的愈合,身軀也在慢慢的縮小,一切都顯的是那麽的詭異。



  而有幾隻級別在四階的凶獸也由此開始了能量攻擊,一道道水箭擊打在下方的黑色能量罩上激起一片片水花。



  吳天愕然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這才想起,在凶獸中,幾乎隻有四階以上的凶獸才會擁有能量攻擊,同時這也是判斷它們階別的標誌。同時也不得不慶幸,如果之前自己誅殺的那隻“黑鱗紅蝮蛇”有機會使用能量攻擊的話,恐怕自己就是有三條命也不夠死的。



  下方的撞擊聲還在不斷的響起,這兩隻“黑鱗紅蝮蛇”畢竟是屬於五階的凶獸,而它們現在更是達到了五階的巔峰,雖然它們無法逾越突破到六階,可那實力就是準六階的凶獸也未必敢小看它們。隨著撞擊次數的增加,能量罩終於開始出現了細小的裂縫,又逐漸的發展成蜘蛛網的形勢。而這,也完全的引起了本來一直閉目的“黑紋蟒蛟”的注意力。



  能量罩出現裂痕,這讓群蛇感到歡躍,也使“黑紋蟒蛟”真正的開始有點慌了,身上的黑光閃爍的更是頻繁,到了最後,完全被一團黑霧所籠罩住。哪怕就是以吳天的視力,也難以看清分毫。



  啪……



  能量罩的破碎發出一聲輕響,隨後一道要比之前要小上三倍都不止的小號“黑紋蟒蛟”從黑霧中激射而出,出現的同時張口一噴,一股腥臭的黑霧頓時將一片方園五丈的範圍籠罩住,接著就見到那些被黑霧籠罩住的蛇類,幾個翻滾之後,都化為一灘膿水。



  “黑紋蟒蛟”的毒,竟然毒辣如此!



  吳天倒抽一口冷氣,而那周圍的蛇見狀,更是連連後退,其中包括那兩隻五階的“黑鱗紅蝮蛇”,在它們的如燈泡一般大的眼睛裏,此時充溢的隻有恐慌。



  “黑紋蟒蛟”的身軀輕輕的遊動著,身上已無一絲傷痕,唯獨頭顱上僅剩的一隻獨目在提醒上,它之前受到了不小的創傷。仿佛是想證明現在的自己到底有多強,“黑紋蟒蛟”疾走如電,每走一步,便有眾多蛇類喪命。



  好似瘟神附體,殺神出世。



  以一對萬,竟然絲毫不落於下風,反而完全占據了對戰的優勢。



  “這是怎麽回事?怎麽會突然變的那麽強了?”



  吳天瞪眼看著那不停上竄下跳捕殺蛇類的“黑紋蟒蛟”,心中充滿了不解,從對方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股與之前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強大氣息,就好像是換了個一樣。



  “換了個一樣?”吳天心底一顫,好像明白了什麽,“難道它剛才搞出那個能量罩是為了進化?那豈不是說它現在是七階了?”



  天啊!



  吳天那承受力還算強大的心髒再一次的不可抑製的瘋狂跳動起來,“五階都他M的那麽變tai了,七階的話,我還不如直接把腦袋遞過去讓它吃了呢。我的運氣怎麽就那麽好呢?我X。”



  數量多,就一定會取勝嗎?



  這個答案,的確不是很固定。



  如果說,雙方的實力差距並不大,可是弱的一方,卻是比強的一方多出幾倍,幾十倍,亦或者是幾百倍。那麽,勝利隻不過是彈指之間的事情而已。



  可如果說,這雙方之間的差距頗大,那麽就又是另外一種說法了。而“黑紋蟒蛟”就確確實實的告訴了吳天,在真正的強者麵前,數量毫無用處。



  以一對萬,聽起來是那麽的恐怖,那麽的讓人無力應對。



  “黑紋蟒蛟”的每一次甩尾、噴毒,更是時不時的發出數十、上百道水箭,每一次的攻擊都會帶走成百上千條生命。亦或者是想示威,它並沒有采取進攻兩隻在一旁已經傻了的“黑鱗紅蝮蛇”,而是選擇了獵殺那些弱小的蛇類。



  也許過了很久……



  也許隻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



  那數萬隻蛇,已經化為了一堆白骨,或者一堆碎屑一般的血肉。而能活著在台麵上的幾乎沒有,如果非說有的話,那也就隻有兩隻“黑鱗紅蝮蛇”了,它們瞪大著雙目,就和吳天一樣,就那麽傻傻的,呆呆的看著“黑紋蟒蛟”不停的屠殺著。



  嘩嘩……



  “黑紋蟒蛟”獨眼中閃爍著冰冷的光芒審視著岸上僅剩的存在,它輕輕的遊在那已經算不上是水潭的水潭上。



  嗖!



  “黑紋蟒蛟”突然化為一道黑色的閃電,疾速的掠向那身軀仍微微顫抖的“黑鱗紅蝮蛇”,就連吳天都沒看清楚它是如何動作的,隻見一道黑影閃過,就見其中一隻在左邊的“黑鱗紅蝮蛇”那巨大的蛇頭已經被巨力勒斷,隻能無力的砸落在滿是蛇肉碎屑的地上,再也沒有了一絲生息。



  剩下的那隻斷尾的“黑鱗紅蝮蛇”先是一陣驚愕,突然匍匐的低下了腦袋,好像投降,臣服一般。



  “黑紋蟒蛟”充滿人性化的眼神中,盡是輕蔑之色。這一次,它沒有再采取殺戮,因為它需要一個為它效力的存在。所以,它準備讓這隻“黑鱗紅蝮蛇”,再一次的使它過上曾經那種安逸的生活。



  “黑紋蟒蛟”向著麵前那將頭顱完全的放在地上的家夥,又低吼幾聲,好像在吩咐著什麽。“黑鱗紅蝮蛇”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點擊著那磨盤一般大的腦袋,身軀更是微微的顫抖著。



  “完了,沒希望了。”



  平台上的吳天愣了半天神,突然心底歎了口氣,別說是自己了,恐怕就是來個靈能戰將,在麵對這個大家夥的話,也未必討的了好去。反倒是自己,因為這個計劃,連自己最基本的食物都弄沒了。【主要指那些蛇類,反正在吳天現在的心裏,那些低階的蛇肉就是他的食物】



  想不到,自己千算萬算,卻萬萬沒有想到,這“黑紋蟒蛟”竟然在最後關頭進化了。



  就在吳天都選擇放棄觀看的時候,



  就在“黑紋蟒蛟”準備昂首離開的時候,



  那表現出俯首稱臣的“黑鱗紅蝮蛇”卻在“黑紋蟒蛟”轉身的那一刹那,在其全身上下呈紅色的地方,竟然散發出血紅的光芒。而它本身,也在第一時間猛地竄了出去,以眨眼的工夫裏,死死的將“黑紋蟒蛟”纏個正著。



  速度很快,快到就連已經是七階的“黑紋蟒蛟”都無法作出一絲閃避的機會。



  “黑紋蟒蛟”先是驚詫,接著卻是更多的憤怒,它想用力的掙脫,可是那隻“黑鱗紅蝮蛇”卻並不讓它如意。在它那呈紅色的腹部上,紅光更是急速的閃爍著,猛地一看,簡直好像是警報燈一般。



  噗嗤……



  “黑紋蟒蛟”猛地一口咬在“黑鱗紅蝮蛇”的身軀上,拉下一大口血肉,就連那脊骨也被咬掉了些許。這一咬,卻又讓對方又將身軀縮進了幾分。



  “它這是要做什麽?垂死掙紮嗎?”



  吳天心底不知怎地又湧現出了些許的希望,隻是對於這“黑鱗紅蝮蛇”的所做,卻是難以明白。



  吳天不明白,“黑紋蟒蛟”也不明白,它隻是一個勁的將自己所咬到的軀體,都狠狠的撕咬著。不足幾個呼吸,那纏繞在其身的“黑鱗紅蝮蛇”已經是體無完膚,一個個巨大的傷口,讓人感到心顫不已。



  終於,那緊緊纏繞在“黑紋蟒蛟”身上的軀體,微微一個顫抖,鬆垮了一些,就好像隨時要掉落一般。



  “黑紋蟒蛟”感覺到了這個變化,獨目之中,閃爍著不屑和興奮。



  吳天看到了這個微妙的變化,雙眸之中,有的隻是無盡的失望和絕望。



  然而就在這失望與絕望之間,可任誰也沒在意到“黑鱗紅蝮蛇”腹部所極速閃爍的紅光。



  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在這個深澗底宛如憑空一聲雷一般,



  響徹天地!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