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五章 萬蛇齊鳴

    第二十五章 萬蛇齊鳴



  日出日落,朝去夕來,眨眼既是三年過去了。



  崖底無歲月,雖然吳天也有自己的計時方法,可那種方法在堅持了一陣子後,就宣告結束了。三年的時間裏,吳天已不在是當年那個瘦弱的少年,甚至他自己都認為自己再也不會踏入能力者一途。可現在,一切都變了,變的就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仍然是那個平台,平台上的樹要較三年前更加的茂盛,隻是果實卻是寥寥無幾了。而在樹林的另一側的石頭上,正坐著一位身高在一米七五,赤裸在上身的青年,滿頭的亂發已經快要齊腰了。青年臉上汙跡斑斑,完全看不清長相如何,在起手中所持的卻是一竄由蛇肉穿成的蛇肉串。蛇肉烤的焦黃,時不時的有滾熱的油水滴落下來,整個空氣中都到處彌漫著蛇肉特有的香味。



  “明天,我就要開始實行計劃了,隻要一切順利,那麽我吳天就可以安然的去尋找出路。宋萬鵬,車飛,你們讓我在這裏呆了不知道多少年,我一定要好好的報答你們一番。”亂發青年狠狠的咬了一口蛇肉,口中憤憤的道,說到最後,目光中所蘊含的隻有殺機了。



  青年自然不是別人,正是掉落這道千刃深澗的吳天!想象當時剛掉進來的那幾天,還能勉強的適應。可是隨著時間的緩慢流逝,吳天唯一的感覺就是度日如年,那本基礎刀法所講解的要訣要義,早就熟透在心底。粗略算計了一下,裏邊的那幾招簡單的招式,也都各自練習了上萬有餘。旁邊的果實,也都早在一年前就被他吃的差不多了,若不是想到帶點回去給家人嚐嚐,恐怕早就幹幹淨淨了。



  而造成這一切的,除了“獵魔武衛小隊”還能有誰?所以,在吳天此時的心裏,恨不得將他們碎屍萬段。不過,經曆了這一切的吳天也有著極大的收獲,那就是自己的實力隱隱有突破至高級能力者的現象。其實這倒也算不上奇怪,三年內吳天雖然並不會修煉之法,可畢竟有基礎刀法在,基礎的技能對於自身的發力、動作方麵都有著極大的考究。而每一次的練習,都會帶動全身的經脈,時間久了,自然的吸收那些“火炎果”和“冰靈果”中的能量也簡單許多。



  所以說,在這兩種果實的幫助下,還有每天都吞吃的蛇膽情況下,又加上耐住性子修煉三年,吳天快要突破到高級能力者這一層次,倒也並不算稀奇。



  嘶嘶!



  遠處又傳來蛇的鳴叫,而薛灑仍然一如既往的躲藏在樹林中,那隻本來隻有手臂粗細的“黑鱗紅蝮蛇”經過這三年的成長,起碼是當年的兩倍大小。它仍然按照它曾經的習慣去捕獲岩漿中的紅色怪魚進獻給潭中的“黑紋蟒蛟”。



  當看到“黑鱗紅蝮蛇”遊到下方的時候,吳天也不在躲藏,慢慢的從其中站了出來,就那麽靜靜的等待著對方捕獲獵物後再次上來。



  “黑鱗紅蝮蛇”在抓到獵物之後,又緩緩的遊到了平台上,蛇類天生的敏銳感覺使它剛到平台上後,就已經意識到了危險,也同時第一時間發現了那正凝視自己的吳天。蛇口一張,就要將口中銜的紅色怪魚放下,而那麵前的吳天卻也並不給它這個機會,一個跨步到了“黑鱗紅蝮蛇”的身前,右手快速的探出抓向“黑鱗紅蝮蛇”的七寸處。



  也許是因為沒來得及閃躲,也許是因為吳天的動作太快,幾乎沒有一絲懸念的,“黑鱗紅蝮蛇”被吳天抓個正著。



  啪!



  “黑鱗紅蝮蛇”猛地一個甩尾,狠狠的抽打在吳天的背部,而當蛇尾離開的時候,隻見蛇尾所擊打的地方,出現了一道凹下去約有一寸的痕跡。痕跡呈烏青之色,隨後又有血跡從其中滲了出來,不大一會,整個傷口至下,已經是血淋淋的一片。



  當蛇尾抽打在身上的時候,吳天臉色頓時變的非常難看,額頭更是有汗水直接滴下,隻是抓住蛇身的手,卻並不放鬆絲毫,反倒抓的更緊了。



  “呀!”



  吳天輕喝一聲,左手五指並攏,呈一手刀型,連續對著蛇頭斬出數十擊,隻見一陣手影出現在蛇的上方。並接二連三的斬擊在蛇頭的下方,而其手掌也在這數十手刀之後,對著蛇頭拍了下去。



  原本在承受吳天發出的數十道手影後,“黑鱗紅蝮蛇”身上特有的細微鱗片一陣翻飛,不消一會就血淋淋一片,當麵對吳天那全力一擊之後,根本就沒絲毫的抵抗之力。



  蓬!一聲悶響自吳天的手下響起,手掌下的蛇頭已經成了一堆肉餅,就連石頭的地麵,也都有些凹了進去。蛇尾無力的掙紮了好一會,才緩緩的停了下來,再也沒有一絲的動靜。



  “乖乖!”



  吳天呲牙咧嘴了半天,背後傳來的火辣辣的疼,讓他清楚的明白,在那一擊之下,自己的骨頭起碼斷了好幾根。這還是自己,如果換做其他能力者不穿裝備的情況下,承受這一擊的話,恐怕早就沒命了。微眯雙眸,吳天深吸一口氣,頓時隻見之前凹下去的地方,在一陣蠕動之後,又還原如初,獨留一道烏青的痕跡顯示這裏曾經受過重擊。



  傷勢一好,吳天又得意起來,“可誰讓本少爺的能力那麽強呢,這樣的傷勢算個屁,隻要本少爺一次不被直接打死,那麽本少爺完全不死了。”



  這倒也不是吳天吹牛,在這三年之中,曾經有一次他嚐試去獵殺一隻準四階的“五毒蟒”,那可是一直力量與毒性並存的強大蛇種。吳天當時直接被它一擊將兩腿抽斷,另外胸部還中了一擊,當時整個胸部都幾乎凹了進去,就是吳天自己都認為自己沒活的希望了。可誰知道,幾天之後,竟然完好如初,也是從那時起,吳天才略為明白如何運用自身的能力去療傷。



  稍稍休息了一小會,感覺身體可以行動的時候,吳天就從地上站了起來。向著黑暗眺目望去,此時水潭附近仍然是安靜一片,隻是時不時的會有那麽一隻兩隻蛇遊走在一旁,雖然看起來一切都很安靜,吳天卻很明白,隻要再過那麽一刻左右,就是“黑紋蟒蛟”進食的時候到了。到時必然是上千條蛇類再度成為“黑紋蟒蛟”的果腹之物。



  “嘩啦……劈劈啪啪……”



  一陣細微的雨打樹葉的聲音緩緩的傳了過來,隨之而來的還有那鋪天蓋地的雨水,宛如盆潑一般。吳天仰頭,仍由雨水擊打在自己的臉上並濺起一朵朵水花。也許是因為地勢的問題,處在平台的這個位置,盡管上有一個空洞,可是能夠感受到雨水的幾率卻非常的小。可誰想,竟然在今天要進行脫身計劃的時候,又來了一場雨,也不知是福還是禍。



  瓢潑一般的大雨,很快就在平台上匯聚出一道道水流,“黑鱗紅蝮蛇”的蛇頭早已化為一張肉餅,巨大的身軀裏不斷有鮮血向上湧出著,很快就形成了一道道血色的溪流,隨後又緩緩的流向遠處的水潭。



  “不好,”



  吳天也在第一時間發現了這個情況,心底一驚,心知不可再耽擱下去了,雖然雨水的衝洗使空氣中的血腥味減少了不少。可是血跡在擴散在了這裏,如果任由事情發展下去,別說是實施計劃了,自己的安全都成問題了。



  不再猶豫,一手抓住紅色怪魚,另外一手抓住“黑鱗紅蝮蛇”的蛇身,整個人如黑夜中矯健的狸貓一般,快速的掠向水潭方向。



  落地無聲,吳天小心翼翼的將手中的蛇、魚都放置在水潭邊,並擺置了一下蛇屍的模樣。遠遠看去,就好像是這隻蛇趴在那裏睡覺一般。一切做定,吳天又是一個箭步向著蛇窟疾奔而去,其速快若閃電,黑夜中隻見一道黑影在深澗底快速的掠奔著。



  “起!”



  吳天站立在一塊呈橢圓狀,重達二百公斤左右的石頭旁,雙手環抱其左右,輕喝一聲,石頭應聲而起。吳天運石站立在蛇窟門口,粗壯的手臂上,青筋爆的渾圓。猛地一聲大喝:“去!”



  這塊近二百公斤的石頭,在吳天的巨力之下,夾雜著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響滾入蛇窟之中,不消片刻,就聞蛇窟內部傳來一陣蛇類的憤怒和痛苦的鳴叫。不用說,這一石之下定然是輾死了不少蛇類。



  隨著大石頭的落去,一陣緊密西索的聲音自動內傳出,不用問,自然是那萬千蟒蛇意識到了有外敵來襲,紛紛向洞外來去。



  吳天不敢作一絲的停留,身形再度化為一道黑色的光芒,迅速的向著水潭這邊掠來。



  “砰!”一塊巨石再度砸進水潭中,激起了一道三丈多高的浪花,隨後就見到水潭底一陣湧動,一道奇黑無比的黑影在水潭底翻動,隨之而顯的還有一聲低沉的咆哮聲。



  嘴角處微微揚起,一絲邪笑掛在其上,僅僅幾個跨越,吳天就再度的回到了平台之上,而平台處早已出現了一個空洞。那是這三年來,吳天所睡覺的地方,平時人往裏一躺,把洞門堵死,這樣就不怕有其他生物來傷害自己。



  “吼!”



  一聲咆哮直把剛剛藏身在山洞的吳天震的耳朵發麻,水潭中,“黑紋蟒蛟”又再度揚起了那長達五丈的脖頸,巨大的頭顱上兩隻閃爍著碧綠色的眼睛中充滿了憤怒,同時大頭左右搖擺,它要找到那個用巨石砸醒它的肇事者。隨後,它的目光死死的看著水潭邊的紅色怪魚,還有那已經死亡多時的“黑鱗紅蝮蛇”。雖然,它活了那麽多年,可是此時一雙大眼睛中,還是充滿了迷糊,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想不明白的它,緩緩的低下了頭顱,想要湊近一些,看看到底是怎麽回事。



  嘶!



  一聲巨大的蛇鳴聲在“黑紋蟒蛟”的耳邊突兀的響起,一隻絲毫不比“黑紋蟒蛟”的身軀遜色多少的“黑鱗紅蝮蛇”出現在不遠處。那雙閃爍著幽光的眼睛,正直盯盯的看著“黑紋蟒蛟”頭顱下方的蛇屍。雖然隔著老遠,可是它仍然清晰的感覺到那隻小型的“黑鱗紅蝮蛇”沒有了一絲的生機。



  而那隻小型的“黑鱗紅蝮蛇”正是它唯一的孩子!是它唯一的思念與寶貝。



  嘶!



  “黑鱗紅蝮蛇”將身軀盤繞在一起,再度的仰天嘶吼一聲,聲音中充滿了無盡的憤怒,更多的是無盡的悲傷。



  吼!



  “黑紋蟒蛟”那巨大的頭顱向著“黑鱗紅蝮蛇”這邊微微一伸,並同時低吼一聲,好像是在說事情並不是它做的一樣。



  然而,以它們的這種智商,所看到的要比任何一種合理的解釋都要有用百倍。事情,總是要有一個解決的,不僅僅是現在的,而是一直以來的,雙方之間的一個進貢、一個吞食。這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讓被吃的一方深深的不滿著,而現在的事情,就是一個導火索,一個引爆它們之間戰爭的一個導火索。



  嘶嘶……



  一道道蛇影從陰暗的角落裏、矮小的灌木叢中、遠處的湖泊裏,還有那些地麵的裂縫裏,總之,從一切能夠藏身蛇的地方,都會多多少少的出現一些。不足片刻的工夫,吳天才真正的認識到,自己所在的地方到底有多少蛇類,也更加的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為什麽每個月“黑紋蟒蛟”都吞食上千條蛇,可蛇卻並不滅亡。



  水潭的周邊,密密麻麻的出現了各種各樣的蛇,有的竟然不比那看來像是它們頭領的“黑鱗紅蝮蛇”小上多少,那強大的氣息,也容不得別人小覷。稀稀落落中,竟然還有數隻實力在四階左右的巨蛇。



  吳天無法形容出自己所看到的場景,隻見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都是蛇,無窮無盡的蛇。僅僅隻是看,就讓人從心底發寒。他敢說,自己這一輩子都不會在見到這樣的場景,蛇的場景!他雖然沒說,可是卻隱隱約約的知道,眼前的蛇,怕不有幾十萬!



  幾十萬數量的蛇!其中二階、三階不在少數。這是什麽概念?如果放到上邊,絕對可以直接把一座“罪都”毀滅掉,他們可要遠遠比那些四隻腿的家夥難對付多了。



  吳天,現在唯一的感覺就是發寒,另外還有著些許的興奮。它們的戰鬥狀況越激烈,對自己也就越有利。



  吼!



  見到蛇群在一步的向自己靠近,“黑紋蟒蛟”也不由的急了,多年以來,它已經習慣了這種安逸的日子。可現在,它卻感到迷茫了,它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也不知道怎麽做才是正確的。它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的為自己開解,因為,它不想失去這種生活。



  嘶!



  人有人言,獸有獸語。



  “黑鱗紅蝮蛇”眼中隻有無盡的憤怒,對方的解釋在它看來也僅僅隻是狡辯而已,物證就在眼前。自己的孩子,在這一片區域,除了自己和眼前的這個大家夥,誰又能夠將它殺死,不引起太大的動靜。隻是此時的它,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蛇窟為什麽會有人投石進去。



  它現在要做的就是,殺了這個一直高高在上,耀武揚威的家夥,這不僅僅是為了自己的孩子報仇。也同時想證明一件事,自己並不是好欺負的。



  “黑紋蟒蛟”見解釋無望,龐大的身軀微微向後一揚,遠方,又快速的遊離來了一隻較之前要小上一圈的“黑鱗紅蝮蛇”,很顯然,這兩隻蛇是一雌一雄。



  撲通……



  也許是礙於“黑紋蟒蛟”曾經的威信,蛇類盡管數量居多,可是某些離其最近的蛇類身軀不停的顫抖著,一不小心,就有幾條手臂粗的長蛇掉入水潭中。



  本就防備群蛇的“黑紋蟒蛟”,見狀以為對方是要攻擊自己,條件反射般的,藏在水底的蛇尾突然揚起,並將掉入水中的幾隻蛇抽成一片碎屑。



  安靜!



  無論是水潭,還是岸邊,都呈現了一片寂靜,就連蛇類吐信的聲音都沒有。



  所有的蛇類都冷冷的看向水潭中的“黑紋蟒蛟”,這一個小小的意外,已經使事情不再需要說什麽了。



  “黑紋蟒蛟”高昂著頭顱,環顧四周,那一雙雙質疑的眼睛,讓它感到無比的憤怒。



  在這裏,它才是王,它才是無敵的存在!



  所以,它絕不允許有生物敢以這樣的眼神看它,因為它的威壓絕不容挑釁。



  “吼!”



  “黑紋蟒蛟”再次的仰天長吼,附近的石壁,或者說是土壁上,被這巨吼震的掉下許許多多的土渣碎屑,掉入到水潭,砸在群蛇的身上。



  蛇類,慌了!



  它們的數量縱然再多,可是現在在它們麵前的卻是一隻,一隻讓它們隻能仰視的存在。



  一隻六階的王者!



  平時的它們都隻能妥協,妥協的代價就是每個月貢獻出上千的同類送與眼前的王者。



  “嘶!”"嘶!"



  那並排在一起的兩隻“黑鱗紅蝮蛇”見狀,也是齊聲長鳴,鳴叫聲中好像在訴說著什麽,也好像在鼓舞著什麽。在它們的聲音剛剛落下來的時候,所有的蛇,俱都仰頭長鳴!



  “嘶!”……



  萬蛇齊吼!



  吼叫聲中充滿了不甘,充滿了憤怒。



  其聲在這遙不可及見的深澗低,不停的回旋著、回旋著……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