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連續晉級

  然而,也就在吳天在下方進入到了“初級能力者”的當天,位於地煞十號城市中的一家最為有名的“天利拍賣行”中,正在拍賣著這次吳天所作為炮灰而獲得到的“大地暴熊”的幼兒。



  交易所的前排的幾個座位上,赫然坐著宋萬鵬、車飛、鄭隆還有李俊宇四人。此時四人臉上都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因為這次的收獲,完全可以讓他們每個人都分到不少。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盡管這件事情很不光彩。



  拍賣行大廳前方的高台上,一名大概有四十歲上下的清瘦男子手持一柄小錘站在上方,在其身側的不遠處,正有一個不大的精鋼牢籠囚著一隻通體漆黑的“大地暴熊”,而這隻大地暴熊也正是宋萬鵬他們費盡心機所得來的大地暴熊幼兒。



  清瘦的拍賣師,環眼看了一下下方的眾人,這才緩緩的開口道:“下麵我們要拍賣的是一隻大地暴熊’的幼兒,對於這種幼兒,我想不用我多說,大家就已經非常的明白它的價值所在。而能夠得到一隻凶獸的幼兒,這本來就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這需要的是對時間的控製,同時還不能夠讓這幼兒看到能力者將其的父母誅殺,因為這樣會使其心底提早產生嗜殺的欲望,這樣的話,就所捕獲了也沒有什麽用處了。”



  頓了一頓,又道:“現在要拍的這隻,我想大家都是有經驗的人,一望就知,這是一隻極易馴養的幼兒。而一隻成年的大地暴熊,完全頂的上一名巔峰實力的靈能戰士了,而且還是一名一心隻為你效力的靈能戰士,就算到死,也不會背叛你的存在。那麽,現在拍賣開始,低價一千萬黃龍幣!”



  一千萬黃龍幣!這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可一千萬去讓一名實力達到巔峰的靈能戰士完全賣命給你,那完全是不可能的。從高級能力者到靈能戰士之後,這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那是屬於質的變化,而一千萬在靈能戰士的麵前,也不過就是多費幾年的時間而已。



  所以,一千萬黃龍幣買一個實力堪比巔峰靈能戰士的大地暴熊,絕對是一個穩賺的買賣。



  下方,在拍賣師這一句話之後,先是沉默了幾分鍾,才緩緩的有人舉牌叫道:“一千一百萬。”



  一石激起千層浪,有了第一個,就有了第二個,整個場麵由開始的安靜轉為了激烈的競價。



  “一千二,”……“二千萬……”



  “三千萬黃龍幣。”一名肥胖的男子昂然的叫囂道,隨後還輕蔑的看了一下四周。



  “四千萬黃龍幣。”



  就在肥胖男子得意的時候,一名坐在前排,看起來毫不起眼的老人卻突然舉牌叫道。



  “你……”

  肥胖中年人,見到竟然有人一口氣把價錢提升了一千萬,不由的大怒,可等看清了叫價的人之後,囁嚅了幾句,又悻悻的坐了回去,臉色也是一陣後怕。



  對於這點,老人隻是淡淡的掃了對方一眼,又靜靜的等待著拍賣師叫價,毫無疑問的,在老人巨大的財力之下,再也沒有人敢爭。歸屬人,自然也不需要說了。見到沒有人再與自己爭,老人微微一笑,以低不可聞的聲音,輕聲道:“終於又多了一個實驗品了,也許這一次真的會成功,嘿!凶獸的真正用途難道僅僅隻是馴養嗎?可笑!真是可笑啊。”



  而宋萬鵬等人在聽到四千萬黃龍幣這個數字的時候,都覺的心髒幾乎快要跳出胸腔了,而當拿到錢的時候,更是喜的要跳起來了。除去賦稅,四人每個人分到的也是近千萬黃龍幣,而這以他們這種實力的人來說,絕對是一筆橫財。



  宋萬鵬等人因此而發了筆橫財的事情,先不說。卻說吳天在吃完常人想都不敢想的“火炎果”和“冰靈果”,盡管自己對這些東西已經免疫,再則兩者之間還有著莫名的融合,可是身為當事人的吳天仍然不好過。



  以當時吳天吃一枚火炎果的時候,都讓他自己依靠基礎刀法舞動了半個月才將體內的能量耗盡和吸收。那麽一次吃個幾十個呢?雖然身體內七處的“能量宙”都瘋狂的吸取著吳天身體內的外來能量,可卻因為他的實力僅僅隻是在“初級能力者”而已,“能量宙”的運轉與汲取能量的速度都是非常的慢,甚至沒過多久,都有一種飽和的感覺。



  而此時的吳天隻有一個感覺,煩躁,隻覺的心內非常的悶,和剛吃水果的時候完全是兩個樣子。體內仿佛有萬千的小蟲在到處撕咬一般,所幸的是吳天的能力與眾不同。如果是換做其他能力者的話,這體內亂竄的能量足以讓對方經脈俱廢,能量宙爆炸不可。可是吳天卻是以為“體質強化”的能力者,在他的全身上下,包括每一個細胞都有汲取能量的功能。因此,體內能量的衝擊,對他並沒有太大的傷害。



  “都是貪吃惹的禍啊!”



  吳天仰天長吼一聲,喊完之後才覺的心底稍微舒坦了點,而腦子裏又重新幻現出之前的那副人體經絡圖。經絡圖之上,七處“能量宙”所在的位置,閃爍著淡淡的光暈,光暈越到最後,越是濃烈,直到最後化為一團刺眼的白光。



  心底似有所覺,吳天連忙盤膝坐下,深吸一口氣,並將神識沉入體內,也許是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的“內視”要順利許多,僅僅幾個呼吸的工夫,出現在吳天眼前的則是一個紅色的世界,世界裏有著成千上萬條細長的“甬道”,一條條甬道錯綜夾雜,卻又很有規律的排列著。



  而在這些“甬道”的中間,則是不停流淌著乳白色的能量,能量的運轉速度很快,他們的源頭則是“甬道”外邊的乳白色能量,這些能量對這些“甬道”都好像有著莫名的吸引力,瘋狂的進入著。而這些進入“甬道”的能量又都進入到一個類似湖泊的“能量宙”之中,能量宙中霧氣騰騰,還逐漸有著許多的液體自霧氣中掉落下來,落在下方,逐漸的這些液體越來越多,直到最後竟然占據了‘湖泊’一半的範圍。



  盡管體內有著七個“能量宙”,可這並解決不了體內能量狂暴的局麵。



  無處駐足的由“火炎果”與“冰靈果”所融合而出的能量,又開始不停的撞向周圍泛著血色的牆壁,而牆壁之上卻是有著各個奇異的圖案,與人體的細胞倒是極其的相似。當瘋狂的能量撞擊過來的時候,血色的牆壁上仿佛出現了千百萬的小口一樣,這些小口也都瘋狂的吞噬著那些迎麵而來的能量。也許是因為能量太多的緣故,這些吞噬大量能量後的血色牆壁,瘋狂的爆炸起來,隨後牆壁又完好如初,又開始了繼續吞噬。隻是這一次的血色牆壁,卻給人一種更加強大、更加凝實的感覺。



  盡管沒有功法的梳理,可是有幸於自身能力和七處能量宙的特殊情況,在耗費了一天一夜的時間之後,終於將體內狂暴的能量完全的融合,吸收。



  轟!



  能量的大量攝入,使每個“能量宙”中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霧態的能量都逐漸的轉化為乳白色的液體。隨後又如驚起萬重浪一般,能量的湖泊中又開始劇烈的震抖起來,液體的能量瘋狂的湧動、旋轉著,然後是揉動,壓縮。



  哼!



  端坐的吳天雙眼緊閉,感受著體內的情況,不由悶哼一聲,不過雖然他不明白即將發生什麽事情,可是卻明白,現在的情況絕不容自己放鬆分毫。



  呼!



  吳天背靠在石壁上,長舒一口氣,精神雖然感到極度的疲乏,可是身體卻又無比的舒坦。那七處“能量宙”所在的地方,也都平靜了一下,並且緩慢的流動著。同時,在這些能量流動的時候,絲絲能量自體內緩緩的進入,然後融合在其中。周而複始,一刻也不停止。



  “這個現象,大概就是進入了中級能力者的象征吧。”



  緩過一口氣的吳天,不由微微沉思的道,心底卻是竊喜一片,看來自己這次的魯莽行為倒是讓自己在進入初級能力者之後,又直接進入了中級能力者的範疇。倒是比自己想象中的要簡單許多,當然這些成果必須要歸功於地上的那幾十枚“火炎果”與“冰靈果”。如果沒有這些,他吳天別說直接到達中級能力者的水平,恐怕就是等自己形成“能量宙”的時候,還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呢。



  隻是,這以後再行進階,倒是成了一個難題。



  使勁的晃了下腦袋,吳天臉上滿是笑意,口中喃喃的道:“算了,管他呢。今天我吳天能遇到這些好東西,那麽下一次的話也許會碰到更好的東西。再說了,我現在已經是一名中級能力者了,如果以我的實力,單對單的情況下,殺個三階左右的凶獸,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吧。用個幾年的時間,買點超合金裝備,哦對了,必須要買一本關於修煉的書籍,或者說去某些武館學習一下。隻是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收。”



  轉念一想,“修煉的秘法,應該都很重要,也肯定會有某些人缺錢的時候,賣那麽個一本。那樣的話隻要我攢夠了錢,去拍賣所買一本應該是沒問題的。”



  那麽以現在的自己困在這裏,又該如何呢?



  吳天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目光炯炯的望向蛇窟與水潭的方向,這兩處可是有著五階巔峰的凶獸“黑紋蟒蛟”和四階巔峰的“黑鱗紅蝮蛇”,從這兩方相處的方式來看,盡管“黑鱗紅蝮蛇”這一方蛇多勢眾,可仍然被迫的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向“黑紋蟒蛟”進貢一些食物,而這些食物更是他們的族類。



  想起這一點,吳天又不由有點懷疑,如果兩方僅差一階的話,那麽他們完全的有一拚之力,而且有極大的可能將“黑紋蟒蛟”擊敗。要知道,就當天吳天在蛇窟多看到的,就已經是上萬隻蛇了,一個個大的大,毒的毒。就算“黑紋蟒蛟”再強,在隻差一階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如此霸道。



  “難道說這‘黑紋蟒蛟’不是六階的凶獸?而是更高的七階以上?更或者說五階到六階是一個非常大的跨越?他們的差別和之前的幾個級別的差距更大?”



  下意識的,吳天被自己嚇的一個顫抖,五階的凶獸都已經是高級能力者無法戰勝的存在。六階、七階這種級別,恐怕一個甩尾就能將吳天抽個粉身碎骨不成。



  “看來,無論是哪一種可能,都是目前的我,無法戰勝的。但是,如果我想在這裏安全的尋到出路的話,那麽它們就必須解決掉。可是我到底該怎麽做呢?”



  吳天緊皺眉頭,苦苦的思考著,他想到了那群能力者所殘留下來的痕跡,同時想明白出一件事情,那就是那群能力者所下來的道路肯定就在附近。隻是,現在水潭附近還到處有蛇群遊來遊去,牽一而動全身的道理吳天還是懂的。雖然這幾天很是平穩,但是卻深深的相信著,隻要自己敢鬧出一點動靜,肯定會群蛇出動,讓自己屍骨無存。



  嘶嘶……



  就在吳天思考的時候,耳邊突兀的響起一陣毒蛇的聲音,連忙轉頭看去,正好看到斜坡的底端正有一條手臂粗細的“黑鱗紅蝮蛇”慢慢的向上遊來。仿佛一道閃電劃破夜空,靈感如泉湧一般,出現在心頭,吳天忍住心頭的興奮,連忙一矮身藏在旁邊亂七八糟的樹枝雜葉之中。



  絲絲……



  就在吳天剛剛將身形藏好,雙眸直盯盯的看著這邊,呼吸也幾乎如停止了一般,沒有一絲的聲響。而這條“黑鱗紅蝮蛇”也正是薛灑第一次看到的那條,比蛇窟的那隻起碼要小上百倍,初步估計,應該是一隻還沒成年的。



  細小的“黑鱗紅蝮蛇”遊到平台上之後,看到雜亂的樹枝,下意識的將頭顱高昂,盤踞成一團,猩紅的細長舌頭不停的吞吐著,一雙呈碧綠色的眼睛閃爍著警惕性的光芒,並慢慢的查看著吳天所在的位置。



  兩者僵持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可能是意識到了沒有危險,這隻“黑鱗紅蝮蛇”又和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一樣,以同樣的手段在岩漿中捕獲了一隻紅色怪魚,就遊到了水潭的邊緣。隨之而出的又是上千條大小不一的蛇類,再一次的在吳天麵前表演了一下“黑紋蟒蛟”進食的全過程。



  “好大的胃口,”



  吳天倒吸一口涼氣,粗略的算了一下時間,這“黑紋蟒蛟”的進食周期,也就在一個月左右。這樣算起來的話,一年最起碼也吃個上萬條蛇。



  如果按照這樣的算法,十年八年下來,蛇窟的那隻巨大的“黑鱗紅蝮蛇”再好的性子,恐怕也早就對“黑紋蟒蛟”產生了巨大的不滿。而這也更加的讓吳天所想的計劃,成功的幾率達到非常高。



  吳天所想的方法很簡單,那就是在蛇群和“黑紋蟒蛟”中間挑起激烈的矛盾,而這個矛盾,足以讓雙方不死不休。而矛盾的主題則是這隻處於未成年期的“黑鱗紅蝮蛇”,因為吳天還清楚的記的,第一次“黑紋蟒蛟”進食的時候,曾經想要把前者給吞吃了。



  那麽,隻要這隻“黑鱗紅蝮蛇”消失,或許在水潭邊留下什麽痕跡。定然會引起安居在蛇窟裏的另一隻大號的“黑鱗紅蝮蛇”憤怒和報複。隻是,現在的吳天興許能夠和高級能力者一拚,可是這隻黑鱗紅蝮蛇就算現在還沒到成熟期,可是實力也恐怕會在三到四階左右。這樣算起來的話,不說能不能將其殺死,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一件事情。



  “所以,現在的我必須要不停的修煉,最起碼也要有能將這隻小號的‘黑鱗紅蝮蛇’殺死的地步。”



  目光中透出濃濃的堅毅,吳天心底已經有了初步的計劃。



  現在的環境很是明顯,旁邊有“火炎果”和“冰靈果”,也許這兩物對於現在的自己效果不會很大,可絕對比一般的修煉攝入能量要快上很多。還有一點就是,岩漿中的怪魚,或許自己也可以研究一下,之所以動這個念頭,也完全是因為每次“黑紋蟒蛟”在進食之前,都會吞食一隻,卻又不吃多。就這一點原因,也已經足夠證明岩漿中的怪魚有著極大的神秘價值。



  還有一點就是,吳天的能力問題。



  蛇類一般的攻擊無外乎是纏繞帶來的強大力量和讓人色變的‘蛇毒’,這兩種幾乎是所有蛇類的基本攻擊,也是最強攻擊。可問題也就在於這一點,吳天的肉體防禦和力量的強大,前邊也已經證實過了,至於排毒的能力更是奇妙無比。



  相比之下,蛇類對於現在的吳天反倒沒有優勢了,如果非說有優勢的話,那麽剩下“勢眾”了,這也是吳天真正忌憚的地方。



  等想清楚了幾乎所有的東西之後,吳天一刻也不停留,就在這平台之上開始了自己的修煉計劃。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