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七章 生死鬥、漁翁利

    



  如雷鳴、如炮轟。



  狹長的深澗中,震耳欲聾的聲音延綿不絕,久久的在傳出老遠,老遠。延伸到無盡的黑暗中,延伸到遠在天邊的上空。



  山崖上,一些樹叢裏,仿佛也被這一巨響驚擾了,一群群不知名的飛鳥從其中唧唧喳喳的飛出。



  山崖下,藏身石洞裏的吳天,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就在剛才,他所看到的隻有漫天的血霧,血霧中有蘊含著極其強大的毀滅力量。不停的翻滾著,就好像其內部不停的在爆炸著。



  吼!



  “黑紋蟒蛟”在那場爆炸中痛苦的嘶吼著,脖頸之下,已經僅僅隻有頸骨相連,鮮血淋漓。翻滾幾次後,它耷拉著腦袋,匍匐在地上,巨大的眼睛中,有著濃濃的悔意,也許它是在後悔著為什麽沒將這個禍害一次性的殺死。



  吳天呆了半晌,兩隻耳朵滿是轟隆之聲,幾乎什麽都聽不到了,幾乎連他自己都認為自己被那巨大的爆炸聲給震聾了。“這是,自爆嗎?”



  自爆,那屬於擁有能量的人或凶獸所擁有的與同歸於盡的最基本的招數。那是將自己全身所有的能量都凝聚在一點,然後爆發開來給敵人致命一擊。



  正常的來說,三階的凶獸已經擁有了能量攻擊,也同時擁有了能量自爆的招數。“黑鱗紅蝮蛇”是五階巔峰的凶獸,它的自爆,就算是“黑紋蟒蛟”這個七階的王者,就算它是在正常情況下在受到一擊之後,也不會好受。



  更何況它現在早已是筋疲力盡,能量幾乎耗盡?



  同時還有一點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這次倉促之下“黑紋蟒蛟”所進行的進化,並不完美。根據它們的常識,進化的過程中,首先的是能量的壓縮,隨之而變化的就是軀體縮小。然後,能量再度釋放開來,身體在進行一定量的膨脹之後,再從外界吸收大量的“元素”,借以強化自身,進而達到更高的級別。



  可是這次的“黑紋蟒蛟”的能量隻是進行了壓縮,其他的步驟都因為之前“能量罩”的被打破,而被迫提早結束。否則的話,這場自爆縱然威力強大,也未必能夠將它傷的如此嚴重。



  換句話說,在吳天想象中這隻“黑紋蟒蛟”理應進化到了七階,可實際上,卻並沒有達到。而實力之所以變的那麽強,也完全的是因為它體內的能量純度得到了很大的提高。那麽自然的,在攻擊這一方麵上,也變的淩厲許多。



  這就是質的變化。



  吼……



  在休息了片刻,“黑紋蟒蛟”那耷拉的腦袋再次的緩緩抬起,雙眸呈死灰色,沒有一點神色,簡直就是頻臨死亡的狀態。



  隨著這聲低吼,吳天也陡然從發呆中驚醒,看著對方的神態,可是礙於對方之前那強大的威勢,而自己又從來沒有和這樣的強者麵對麵過,卻是兩股顫顫,不能自已。



  “黑紋蟒蛟”緩慢的向前匍匐前進著,水潭中已經是如糨糊一般,哪裏已經不再是它能夠再度藏身的地方了。它昂起無精打采的巨大頭顱,不停的向四周掃視著,它在尋找下一個能夠讓它藏身的地方。龐大的身軀在下方蛇肉碎屑之中,劃出一道巨大的溝壑,速度緩慢而沉重,鮮血如水一般嘩嘩的向下流淌著。



  “草!拚了。”



  吳天眼中閃過一絲凶狠之色,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的道理他非常的懂。如果真的讓這隻七階的家夥恢複實力的話,自己可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轟隆!”



  吳天將自己身前掩蓋自己的石頭推開,雙足猛一蹬地,又在斜坡上如蜻蜓點水一般,快速的掠向“黑紋蟒蛟”即將消失的地方。



  現在吳天的速度不可謂不快,隻是幾個瞬息的工夫,就當“黑紋蟒蛟”有所感應的時候,一記重拳已經狠狠的擊打在“黑紋蟒蛟”的頭顱上。



  蓬!



  拳與頭的相撞,激起一陣血花,那巨大的力量不僅使“黑紋蟒蛟”的頭顱直接砸落在地上,也將吳天反震的不輕,一個鷂子翻身落在地上,又快速的急退數步,這才緩衝掉那巨大的反震之力。



  “吼!”



  緩過神來的“黑紋蟒蛟”看著不遠處那個渺小的身影,巨目中再次充滿了暴戾之色,對方的攻擊並沒有對它造成太大的傷害。隻是以現在的自己,卻難以繼續纏鬥下去,身體到處湧現的虛弱讓它有了逃跑的欲望。



  吳天眼見對方並不攻擊自己,反而調轉過頭去,速度反而有增無減。當下心底一片明亮,知道對方是想逃,這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那就是對方已經不堪戰鬥了!



  “嘿嘿!”



  吳天揮了下拳頭,心底對對方的畏懼,已經減弱了許多。猛地一躍,又如狸貓一般,幾個跳躍又到了對方的身前,一刻也不停留,瞬間攻出數十拳,狠狠的砸在身軀中間的一處傷口上。又是一陣骨頭碎裂、血肉翻飛的場麵。



  吼!“黑紋蟒蛟”痛的長吼一聲,俯首衝著吳天咬去,尾部也在同一時間掃向吳天的腰部。



  一個急閃避開對方的撕咬,吳天落在後方一片泥濘的蛇肉中,還不等站穩,又感覺到那巨尾如泰山壓頂一般掃了過來。倉促之下,隻有運足全力擋在身前。



  砰……



  噗哧……



  在吳天那巨大的力量之下,也僅僅使攻來的尾部緩了一緩,然後整個人就被那凶猛的攻勢擊飛,撞擊在岩壁上,並張口噴出一口鮮血。



  “哇!”吳天強忍住身體的陣陣劇痛,勉強從肉泥中趴了起來,一時忍不住又是一口鮮血噴灑而出。心底由衷的讚歎道:“真強!”



  由此可見,雙方的差距是多麽的大。



  而且,這還是在“黑紋蟒蛟”進入極度虛弱,而吳天卻是精力旺盛、完好無損的情況下。



  六階,終歸是六階,強悍如斯!



  一擊之下,“黑紋蟒蛟”的眼神又虛弱了一分,兀自不理吳天,再度爬向遠處的黑暗。



  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吳天又快步的衝了過去,這個機會隻要失去,天知道,什麽時候自己才會有翻身之地。



  奮力前進的吳天,身輕如燕,就如平時攀岩斜坡到達平台上一般。雙足一碰“黑紋蟒蛟”的軀體,就連蹬幾下,幾個瞬間就到達了對方的頭部,兩腿一夾脖頸,其中一隻手臂還牢牢的箍住後者的頭顱。



  重傷之下的“黑紋蟒蛟”,盡管級別不低,可現在的它直到吳天騎到頭部的時候,才算反應過來。可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唯一的右眼已經產生了一陣劇痛,隨後就是一片黑暗。可這並不算完,攻擊如雨一般的落在自己的眼睛、頭部上。每一拳的位置都幾乎落在一個地方上,每一拳都使鮮肉翻飛,深可見骨。



  “黑紋蟒蛟”怒了,它奮起自己僅有的能量將頭部撞向岩壁,堅硬的岩壁在它那巨大的力量之下,不消幾下的撞擊,就已經是痕跡斑斑,土石紛飛。



  哇……



  吳天緊緊的抱住“黑紋蟒蛟”的頭顱,在那巨大的撞擊之下連連噴出幾口鮮血,鮮血和蛇頭的血跡混在一起,分不清到底是吳天的還是“黑紋蟒蛟”的。他幾乎都能夠感覺到身上的骨頭都快碎裂完了,就連腦子裏也開始混亂起來。



  可是,他仍然不放手,仍是一拳接著一拳的砸下去。



  隨著每一次的撞擊,每一次的砸擊,“黑紋蟒蛟”那巨大的身軀不停的顫抖著,連走動都成了它最困難的事情。



  蓬……



  終於,隨著一個龐然大物跌落地,所砸出的聲響,這場你死我活的戰鬥終於劃上了一個句號。



  一道黑影從龐然大物的頭部被摔出老遠,在地上滾了幾滾,過了好一會,才掙紮了幾下,隨著掙紮的幅度越來越大,竟然又再度站了起來。



  勉強站起的黑影,全身上下都不停的顫抖著,借著微弱的光線可以看到:那個身影,早已沒有了人樣,全身上下血淋淋的一片,從頭部到身軀的任何一個部分,都緩緩的有鮮血流淌著。還有著數道巨大的傷口,其中還有白森森的骨頭刺破外皮露了出來。



  再從背後看去,竟然有了極大的變形,就好像這副軀體是一個用泥捏出的半成品一樣。醜陋、怪異!



  吳天用力的爭開雙眼,眼前所看到的不僅是黑,還是血紅的世界。血跡布滿了他的眼睛,可是他卻連一絲擦拭的力氣都沒了。他步履蹣跚的走向,黑暗中地上的那個龐大的黑影。



  “死了?嘿嘿。終於死了。”



  在確認對方真的死了之後,吳天憤憤的吐出一口血沫,再也禁不住的一P股坐在“黑紋蟒蛟”的屍體上,軟軟的倒了下去。



  所有的疲累、所有的傷痛都在這一瞬間湧現出來。



  他現在唯一的感覺就是累,很累很乏。



  所以,他唯一想做的就是睡覺!



  好好的睡上一覺。



  “不行,我不能睡!”



  吳天不知道從哪裏湧來了一股力量,使他猛地坐了起來,眼神中充滿了堅毅之色。



  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況,隻要自己現在睡去,那麽就非常有可能的再也不會醒來。



  可是,他所想的,卻是要活著出去。



  上邊,有的不僅僅是他要誅殺的仇人,還有自己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牽掛,他的父母,他的弟妹!還有那兩個,自己一向最好的朋友!



  “我不能死!”



  吳天站直了身軀,雙眼又開始變的炯炯有神。他看向了遍地的屍體,最後則是將目光注立在那隻僅僅隻是掉了頭顱,還有一具幾乎完好軀體的“黑鱗紅蝮蛇”。



  三年以來,他都是以吃蛇膽為生,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蛇膽的效果。



  在判斷出了蛇膽所在的位置,吳天探手從其腹部巨大的傷口裏深了進去,在攪合了半天之後。終於掏出了一個近乎小孩拳頭大小的“蛇膽”也不作任何猶豫,就吞了下去。



  蛇膽下肚,湧現了一股溫熱,體內的痛楚也稍微減弱了不少。



  “嗯?”



  吳天突然看到在“黑紋蟒蛟”頭顱被自己砸的粉碎的頭骨的裂縫裏,竟然有著淡淡的柔和的光芒從其中閃現出來。那股微亮的光芒,在這個漆黑的環境裏是那麽的明顯、耀眼。



  心底一動,吳天又奮力將那已經破碎開來的頭骨拔開,出現在他麵前的是一隻雞蛋般大小的“珠子”。“珠子”的周圍散發著一股淡淡的乳白色光芒,從其中他明顯的感覺到了濃鬱的“元素”氣息,而且,這個“珠子”好像還在緩慢的吸收著空氣中淩亂的“元素”。



  “這是?”



  吳天突地麵色一喜,“這難道就是‘能量珠’?”他記的,之前他買的那本書中,其中有一本就介紹過關於‘能量珠’的事情。



  能量珠,就如人類的‘能量宙’一般,具有吸收外界‘元素’和儲備能量的功能。隻是凶獸的卻是可以凝聚出實物,可是人類的卻不行。當然,凝聚成實物也並不是那麽簡單的,最低的限製,也必須要有六階以上的實力,還有一點就是,並不是所有六階以上的凶獸都可以凝聚出‘能量珠’,所以這‘能量珠’也是珍貴無比。



  而它的作用也非常的明顯,因為其蘊含著巨大的能量,所以隻要隨身攜帶,那麽對於能力者的修煉也有不小的增幅。同時,能量珠也是製作玄級以上武器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主材料之一。



  吳天順手將其塞在褲子裏,【姑且還稱之為褲子吧!】頓時就感覺到一股冰涼的氣息進入體內,然後分散在身體四周,緩緩的消失不見。而身體的痛楚又是減去了不少。



  站起身來,吳天倒是真的看不出還有什麽東西值得自己去采了,【主要是因為這一戰太過慘烈,小點的蛇類都已經化為肉泥,還有一條‘黑鱗紅蝮蛇’爆體了。注:最重要的是吳天也不是很清楚什麽東西值錢,什麽東西不值錢。】



  想了想,吳天又爬上了平台,將不多的“火炎果”和不“冰靈果”各自采摘了一枚,然後吃了下去。接著就盤腿閉目的去感覺那股能量在自己身體內遊走,並依靠精神力去指揮它們的運行。而這也是他這三年來發現的事情之一,那就是體內的能量完全可以根據自己的精神而有所改變。



  這一坐,又是一天一夜。



  當吳天再度睜開雙眼的時候,臉上不由的泛起一絲笑容,很明顯這次的重傷,雖然不說完全好了,可也好了七八成了。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身軀,又將目光看向岩漿中。歪了歪頭,禁不住的一步跨了過去,就好像是一隻矯健的猴子一樣攀附在岩壁上,就那麽靜靜的等待不到兩分鍾後,數條紅色怪魚從其中激射而出。



  吳天微微一笑,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出手如電,瞬間就將其中一條抓住。然後另外一隻手臂猛一用力,整個人又翻飛到平台上,隻餘下下方幾條紅色怪魚攻擊無效,重新跌進岩漿中。



  紅色怪魚在吳天的手中用力的掙紮了幾下,就沒了動靜,卻是死了。



  對於此,吳天倒是見怪不怪,原來這紅色怪魚在脫離了高溫之後,竟然生存不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聽起來倒是非常的怪異。



  紅色怪魚的身軀呈橢圓形,全身無鱗,光滑無比。而且,靠近鼻翼聞起來,倒是還有著濃鬱的肉香。簡直就好像是熟透了一番,在看吳天更是幹脆,竟然直接對著魚身咬了起來,看其不停的咂舌,倒是美味無比。



  這個事情,也是吳天在這幾年的時間中,經常看到那隻“黑鱗紅蝮蛇”撲捉,後來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也撲捉了一次。撲捉的過程也算是順利,大致情形和今天的狀況差不多,而當時他在看到那紅色怪魚出了岩漿就死之後,也是非常的驚異。也是在那一天,他發現這紅色怪魚除了肉味鮮美、另外還有禦寒的效果,至於其他的倒是沒什麽了。



  隻是還有一點就是,這紅色怪魚雖然肉質鮮美,但卻不宜多吃,曾經吳天吃的上癮,一天吃了兩三條,頓時肚子裏火辣辣的和中毒一般,劇痛無比。同時,經過他長時間的吃食才發現,這紅色怪魚,一個禮拜吃上一隻就足夠了。在多一點,就會產生那種讓人難以忍受的劇痛。不然的話,吳天也不會在這之前,看到“黑紋蟒蛟”霸道無匹,群蛇消亡的時候會感歎自己的食物沒有了著落。



  等吃飽喝足,吳天那髒兮兮的臉上,難以掩飾住濃鬱的興奮之色,自從三年前他發現這裏曾有人煙的時候,就沒有一天不想去尋找出路。隻是那時候他實力底下,如果真的暴露了自己的行蹤,隨便兩個三階左右的毒蛇就能把自己解決了。



  所以,他才強忍了三年,自身無休止的鍛煉了三年!在完全的摸清楚了所有的情況之後,才敢以先殺“黑鱗紅蝮蛇”,引起下麵雙方的矛盾,進而使它們互相廝殺,自己剛好坐收漁翁之利。



  伸了個懶腰,吳天的目光看向了遠處“蛇窟”的方向,在哪裏,是他發現出路的第一方,那麽他現在要尋找的第一步,自然也是那裏!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