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36何方神聖

一行二十幾人,終於在拐角處,看到了那個小個子少年。然而所有的人都是大吃一驚。



場上,一隻邪惡鉗蟲正瘋狂地追逐著眼前那道猶如精靈一般不住跳躍的藍色身形,可是,相對於那道嬌小的藍色身影,邪惡鉗蟲似乎顯得太過笨重了,總是差了那麽一點點就被那小個子給躲了過去。



“老天!好快的速度!”場上也隻有大笨牛勉強能夠看清小個子的速度:“以邪惡鉗蟲的速度居然連他的衣角都沾不到。”邪惡鉗蟲的身體雖然很大,但是速度絕對不慢,這點大笨牛可是深有體會的,如果不是有兩個夥伴的支援,大笨牛自己獨自一人雖然敢於挑戰邪惡鉗蟲,不過那絕對是一場相當艱苦的苦戰,可是如今在大笨牛的眼前,居然出現了這麽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居然以一人之力來挑戰邪惡鉗蟲,這讓大笨牛和他的夥伴們都是大吃一驚。





場上!

嗖!藍色的身影在側步橫移的同時長刀,電斬而出。



碰!一陣耀眼的電光火石,瞬間迸發,劇烈的撞擊中,邪惡鉗蟲那強勁的反震力幾乎將少年手裏的長刀給震飛了一般。



吼!狂吼中,那藍衣小個子連續幾個敗步退開,順著刀勢的走向一個旋身,扭腰長刀居然被他順勢又輪了個半圓同時出現了一股渾厚的鬥氣也迅速灌注到了長刀內。立時一柄長達十米的巨型鬥氣劍立刻出現在藍衣少年手裏。



“啊!是鬥氣劍!”大笨牛駭然道:“好強大的鬥氣波動。”



場上

嗖!在鬥氣劍形成的同時,藍衣少年借助旋身扭腰的腰跨之力,兩手握刀,強度驚人的鬥氣大劍再度掃向了邪惡鉗蟲。



吼!碰!幾乎在藍衣少年的鬥氣大劍掃中的瞬間,邪惡鉗蟲那巨大的身軀居然以驚人的速度瞬間圈成了一個圓球。

轟!鬥大氣劍,毫無花俏地砸在了邪惡鉗蟲那厚實硬甲上。



轟隆隆!轟響中,藍衣少年被強烈的反震力給震退了好幾步,但是被鬥氣劍掃中的邪惡鉗蟲也同樣被震開了小半步!不過那原本厚實銀亮的硬甲上卻留下了一道觸目驚心的深痕。



吼!被震退數步的藍衣少年立刻,穩住了身形,同時展開身法飛快地衝向了邪惡鉗蟲,手裏的鬥氣劍再度電斬而出,而目標赫然是剛才擊中的那道布滿了深痕的邪惡鉗蟲的背上。



嗚!



察覺藍衣少年的意圖,或者是畏懼少年手裏的鬥氣劍的厲害,邪惡鉗蟲那笨重的身體居然以驚人的速度來了個瞬間橫移。試圖避開藍衣少年的攻擊,但是相對而言,少年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邪惡鉗蟲隻是勉強移動了小半步,便再度被藍衣少年的鬥氣大劍劈了個正著。



碰!撲哧!邪惡鉗蟲那厚實的背甲被劈開了一個 大口子,黑色的液體猶如噴泉一般激射而出。邪惡鉗蟲那巨大的身軀,隻是 微微晃動了幾步,便無力地趴在了地上,再也無法動彈分毫。



呼!少年一個輕巧的後空翻便落在了遠處。





“啊!好可怕的鬥氣劍!”大笨牛喃喃道:“好驚人的速度。”



“老天隻是十秒中都不到。”年長的女道士同樣駭然:“這少年太可怕了。”



“而且出刀的角度也很準!。”金發美女法師神色凝重:“第一刀平砍,和後麵的兩次鬥氣劍的攻擊都是擊中了邪惡鉗蟲背上的同一個部位,三次攻擊的威力累積疊加,最終把邪惡鉗蟲的硬甲給打穿了,尤其是最後一刀,鬥氣不但穿透了邪惡鉗蟲的硬甲,而且還鑽進了邪惡鉗蟲的身體裏,結果邪惡鉗蟲的內髒居然被硬生生地給震碎了。”



“不但如此,他手裏的刀也很古怪!”身為戰士的大笨牛,一眼變看出了那把長刀和法瑪大陸上所流行的戰士一係的武器大有不同似刀非刀,似劍非劍,卻同時兼具了刀和劍的特性,而且這把古怪的長刀由於那特殊的弧線造型配合少年純熟的雙手握刀的手法配合步伐和身法,可以說將劈砍的力度,發揮到了極限,可以說他的每一刀劈下都發揮出了全身的力量,而這一過程絲毫沒有任何的停滯或銜接上的不順暢的感覺,似乎他的每一刀,都有種婉轉自如,渾然天成的意味,毫無疑問,這套刀法不是大陸上任何一種流派的刀法,但卻是最適合那把長刀的刀法。



“運刀的手法和身法也非常完美!”同樣身為戰士的姓關的大個子也敏銳地發現了少年那不同於常人的刀法:“和大陸上所慣用的基本劍術完全不同啊,簡直把力量最強的劈砍招數發揮到了一種極限的狀態。”



“是啊!”大笨牛喃喃道:“象這樣的刀法,能夠將普通的力量,發揮出三倍以上的攻擊力,也就是說即使是一成的鬥氣能量,如果通過這樣的運刀方法來施展,至少可以發揮出三成以上的攻擊力。”大笨牛依舊神色恍惚:“好可怕的刀法,簡直就象是為了殺戮而存在一樣,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真的不相信這世間居然還會有這樣 的刀法。”



“這小鬼,難道是怪物。”姓關的大個子戰士喃喃自語。



“要不了多久這小鬼會成為繼龍淵飛雪之後最年輕的赤月戰士了吧。”年輕的美女道士感慨道。



“隻是 不知道,他們兩人,誰更年輕一點呢。”高個子法師道。





“看來我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年長的女道士平靜道“我們也該修煉了!如果不想在將來丟臉的話,還是認真修煉吧。”



.........................







終於走了嗎!



還真是一群熱心的 人呢,感覺到那夥人,已經離開了,我才稍微休息一會,老實說,邪惡鉗蟲似乎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麽強大,雖然防禦能力確實高得驚人,不過對我而言擁有了這把由陸通所鑄造的百戰長刀使得我的攻擊力大為加強,攻破邪惡鉗蟲的防禦也不過是三刀的功夫。這倒是大大地出乎我的預料之外,是邪惡鉗蟲太弱了,還是我變得太強了,我一時間有些迷惑了,按理說,事情應該不是這樣的。



畢竟在此之前,我可是親眼看見了三個到了實力水準到了高級頂峰的高手即使合力也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將那隻邪惡鉗蟲給收拾了。





想想看,自己的表現似乎也太強悍了點吧。想到這裏,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在骷髏洞初次遭遇龍欣三人組的情形。當時的我應該算是初級遊俠的實力,但是展現出來的攻擊力卻是他們三人合起來的十倍,這一切的解釋似乎到來源於我那淩厲無匹的百戰刀法而。



看來隻要用手裏的百戰刀施展百戰刀法,那麽我的攻擊力將是同等職業戰士的十倍以上。過去我還以為是龍欣他們的實力太弱了,以致於造成了實力的反差太過巨大。可是經過今天的對比之後,我發現事實上不是龍欣他們太弱了,而是,我的百戰刀法真的太強悍了。尤其是現在用的是這把又陸通親手打造的百戰長刀,更是將我的實力大大地提升了。



奶奶的,不虧是黃易大大所創造出來的好東西,用起來就是爽啊。想通了這一關節我心裏在也沒有什麽迷茫的感覺了。



稍微休息過後,我又開始尋找目標繼續挑戰了。邪惡鉗蟲可不比,鉗蟲一類的小腳色,我從來沒打算一次單挑兩隻。因此我動用了我唯一掌握的勉強能算得上是遠程攻擊的招數,刺殺劍氣,打中了其中一隻落單的邪惡鉗蟲,之後將他引到了開闊的場地,再收拾他,雖然比較麻煩,不過還真很有意思。這讓我有種遊戲裏單挑BOOS的感覺,隻不過遺憾的是這BOOS的實力實在是弱了點,根本沒有該我那種生死一線的緊張刺激的感覺。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了,而我也不知道死在我手下的邪惡鉗蟲究竟有多少隻,反正我從來不去數,一直注重著提高自己的刀法和鬥氣的修為,不過現在的我可沒膽量赤手空拳單挑邪惡鉗蟲,也因此隻能追求如何用百戰長刀以最快地效率殺死邪惡鉗蟲。



如何才能夠以最短的時間,殺死邪惡鉗蟲!



我開始整理著腦海裏的思路,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殺死邪惡鉗蟲,最好的辦法,無疑是以強大的力量一刀將它分成兩半。不過以我現在的力量當然不可能辦到,否則我也不用為了這一難題而傷腦筋了。

那麽剩下的,就隻有在最短的時間內,在邪惡鉗蟲的同一個部位,發動連續的攻擊,使得邪惡鉗蟲在短時間內遭受到強力的密集攻擊。



同一時間,同一個點,連續的,高強度的攻擊。想到這裏,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擊劍中的一劍三線!



對啊!我怎麽就忘記了,我還有擊劍這手絕活,擊劍被我當成了單挑最強的劍法,如今卻被我給忘得幹幹淨淨。還真是笨得可以。看來長期以來一直依賴百戰刀法,讓我幾乎忘記了自己當初的設想了,早就將擊劍定位為單挑的最強劍法了,現在的情況不用擊劍劍法還能用什麽呢!



想到這裏,我連忙將百戰長刀,收回空間包裹,把下了右肩背著的擊劍佩劍解下。



呼!擊劍在手,我信心大增,更何況這把擊劍佩劍是一代神匠陸通所打造的,無論是堅硬度和柔韌度都達到了我所能要求的極限,是的,堅硬度和柔韌度,這兩種看起來似乎很矛盾的特製卻完美的集合在了這把擊劍佩劍上,在平時這把劍屬於極副彈性和柔韌度的一把輕鋼劍,可一旦劍身上灌注了鬥氣能量後,就會變得堅硬無比,而我隻要通過控製鬥氣的強度,就可以隨心所欲地控製這把劍的,柔可饒指,堅逾金石,而有了這兩種極端的特性,我的很多的擊劍手法都可以靈活地運用出來。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完美的擊劍佩劍啊。



當然我也知道以邪惡鉗蟲的體積和防禦力,即使將它的體表刺穿了,也不可能將它殺死,不過我卻想到了解決的辦法。



其實這個辦法也很簡單,那就是在刺穿了邪惡鉗蟲的硬甲的同時,將鬥氣灌注到它的體內,以鬥氣強大的能量波動,直接震碎它的內髒,不就行了嗎。



想到這裏,我迫不及待地找了一隻邪惡鉗蟲開始做試驗了。



右手輕握擊劍佩劍,輕輕地抖動了幾下,之後將鬥氣灌注到了劍身之內,很快,原本還微微顫動的劍尖現在已經停止了顫動,而整把劍此刻已經變得堅硬無比了,再比劃了一下適應了擊劍佩劍的重量和長度之後。我開始朝著,那隻邪惡鉗蟲發動了攻擊。



嗚!察覺到我的迅速逼近,邪惡鉗蟲立刻擺出了迎戰的姿勢,頭頂那對堅硬鋒銳的月牙彎刀一樣的尖角立刻低垂下來,並朝著我,瘋狂地撞了過來。

哼!我微微運勁,速度爆增, 電步!衝刺!三劍連刺。



隻是揮手的瞬間,一道細微的電光火石,迸射而出,隨即歸於虛無。



撲哧!隻是一陣輕微的阻滯,我便感覺擊劍佩劍已經刺穿了邪惡鉗蟲那堅硬的體表鎧甲。



幾乎在刺穿的同時,體內鬥氣迅速沿著細長的劍身,鑽進了邪惡鉗蟲巨大的身體裏。



嗖!在刺出最後一劍的同時,我電步飛退。



撲哧!嗚!邪惡鉗蟲發出了絕望的吼聲,之後便趴在了地上。從體表根本無法看出它究竟受到了怎樣的傷害,但是那個隻有拇指般大小的劍孔裏,卻噴出了猶如高壓水槍射出的血柱,我知道它的身體內部已經被強勁的鬥氣給炸得粉碎了。



隻是一進一退,加上三劍連刺,便輕易解決了一隻邪惡鉗蟲。

不愧是單挑最強的擊劍劍法,效果出奇的好啊!我欣喜萬分。其實剛才的攻擊我隻不過將一劍三線的出劍手法做了個小小的改動,把原來的一劍三線,所攻擊的三個不同的點,全部集中在了同一個部位,想想看,以此刻被我改良過的擊劍劍法驚人的穿透力,又是三劍幾乎不分先後地攻擊在了同一個點上,那 其中的威力可想而知了,短時間內的連續三刺超強的穿透刺擊就算再強的防禦裝甲也不可能抵擋得了吧。



這原理就和現代超級複合穿甲彈是一樣的!即使是裝甲超厚的裝甲車也無法抵擋穿甲彈的穿透射擊啊。



而這一切都隻是在短短的一秒中內就完成了,看上去,邪惡鉗蟲似乎是被我一劍給刺死了。



最終,得出的結論就是以擊劍劍法的三劍一點的穿透攻擊,即使防禦強到變態的邪惡鉗蟲也根本無法抵擋。而我殺死邪惡鉗蟲的時間隻需要一秒的時間。



嚐到甜頭後,我根本就收不了手了,決定給自己定下新的目標,那就是用擊劍劍法,來最大程度地殺死邪惡鉗蟲。從而達到,百戰刀那樣的群戰效果。



雖然我和清楚,以擊劍劍法那獨特的攻擊方式是無法超越百戰刀法的殺怪效率的,但是我想至少可以在目前的基礎上再度有所提升吧!而這一切的關鍵,就是看我的出劍速度有多快,出劍的力道有多強了。



想到這裏,我不再猶豫,立刻朝著幾隻團在一起的邪惡鉗蟲發動攻擊。



發現了我的逼近,幾隻邪惡鉗蟲立刻超著我衝了過來。



恩!數量五隻,彼此之間的間距有兩到三米之間。看來可以用距離上的差距來實行各個擊破的戰術,當然這其中的時間非常短暫,不過,我對自己的速度有著絕對的自信。



嗖!第一隻隻是做出了低頭頂撞的姿勢,便被我閃電般的三劍加上強勁的鬥氣穿透當場殺死,而時間也不過是才過了零點五秒,接下來是第二隻,同樣是三劍,穿透攻擊,將他解決了。



之後大約兩秒之後,第三隻立刻出現在了我出劍可及的範圍。當下隻是腳步微微橫移在閃避著邪惡鉗蟲的撞擊的同時,閃電三連擊,也刺中了它兩隻尖角之間的腦門上。



撲哧!在高壓血柱迸射的瞬間我已經飄向了第四隻邪惡鉗蟲。同時也鎖定了出劍的部位,同樣是離我最近的邪惡鉗蟲兩角之間的腦門上。



三劍連擊,之後側身而過,根本不用等待最後的結果,立刻便迎上了第五隻邪惡鉗蟲的攻擊。同樣的三劍連出,刺中了邪惡鉗蟲的腦門。



撲哧!碰!高壓血柱,衝天而起!直到這個時候第四隻和第五隻邪惡鉗蟲才不分先後地同時倒下了。



算算時間,似乎連七秒都不到。

奶奶的,還真是變態啊!我暗自驚歎道。看來隻要數量不是很多,我還是可以同時攻擊,幾隻邪惡鉗蟲呢,隻不過,沒有用百戰刀對付鉗蟲那般輕鬆罷了,這其中必須始終小心地保持著高速運動,還要把握住邪惡鉗蟲與邪惡鉗蟲之間的距離,也隻有利用它們空間上的差距差才能在,短時間內實施各個擊破的戰術,將它們殺死。]



雖然有些麻煩,不過也很驚險刺激,看來這倒是用來鍛煉反應神經的好方法呢。



於是呼我開始了挑戰數量更多的邪惡鉗蟲群。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