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37烈火劍法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了,眨眼間就過了半年半的時間,這期間我除了必要的休息外一刻有沒停過,而修煉進度也越來越快,體內的鬥氣能量也開始了以我所能感覺得到的強度,開始迅速的變化著,而這一變化非常的奇特,那些盤踞於體內的鬥氣開始有意識地向著我的腹部下方集中著,而那個部位應該是經絡圖中所標注的丹田的部位。我能感覺到,在丹田部位的鬥氣能量,似乎慢慢地旋轉著,形成了一個旋渦一樣的能量場,原本遍布全身的鬥氣能量都被它吸收了過去,而隨著吸收的鬥氣能量的增強,旋渦的旋轉速度也越來越快,直到後來,旋轉的速度居然象開足了馬力的電風扇一般,那些鬥氣能量似乎被強行吸進了旋渦的中心,不斷地壓縮著,可奇怪的是,我的鬥氣能量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每當被旋渦吸收了一定數量的鬥氣後,我在戰鬥的時候總會覺得身體似乎又產生了新的鬥氣能量,但是,這些新的鬥氣能量一旦產生,很快又被那古怪的旋渦給吸收了,不過這旋渦似乎很有分寸,每次的吸收都不是很徹底,總是會給我留下足夠我戰鬥的鬥氣能量,隻有在我鬥氣能量有所加強的時候,才會把這些多餘的鬥氣能量給吸收掉,而這些被吸收的鬥氣能量則又被它壓縮在了丹田的部位。還真是很奇怪的變化呢!我暗自分析著,不過我猜想著,這應該是烈火劍法快要練成的預兆吧!也因此沒有絲毫的擔心,就讓那古怪的旋渦繼續在體內折騰著,而我依然保持著高效殺怪的進度。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感覺到那股旋渦的中心地帶似乎出現了一個米粒般大小的能量團,這個米粒般大小的能量團給我的感覺很特殊,雖然隻有米粒般大小,但是我能感覺到,其中所蘊涵的鬥氣能量是非常的驚人。我暗自分析著,這應該是那些被吸收的鬥氣所壓縮而成的鬥氣團。而且我估計著,這個鬥氣團隨著時間和我戰鬥不斷的持續,將會越來越大,當大到一定的程度後將會發生某種變化,至於是什麽變化我猜想應該是烈火劍法的修煉成功吧。



於是呼我繼續保持著高效的修煉進度,同時滿懷期待地等待著,這米粒般大小的鬥氣團茁壯成長起來。不斷地戰鬥,不斷地增加新的鬥氣能量,不斷地讓鬥氣團吸收,然後變大。



眨眼間又是半年,原本隻有米粒般大小的鬥氣團,現在也長成了核桃一般大。而且我能感覺得到,隨著鬥氣能量團的不斷變大,我的力量也在逐漸的增強中。現在的我,隻要兩劍便便能殺死一隻邪惡鉗蟲。而且身法和出劍的速度也比過去快上了很多。現在我的一劍三連擊似乎隻要零點二秒的時間就可以完成了。



隨著速度和力量的提升,我的殺怪效率也越來越高,鬥氣能量團的成長速度也越來越快。半年之後居然長到了拳頭一樣大小。



而這個時候我感覺到,這個拳頭般大小的鬥氣能量團似乎要有所行動了,因為,我感覺到,它似乎不再吸收多餘的鬥氣能量了而是開始蠢蠢欲動,似乎象是一個吃飽,喝足了,準備鬧事的小孩一樣。



感覺那個拳頭大小的鬥氣能量團開始變熱,而且是越來越熱,這一過程非常的迅速,隻是一會,便感覺全身被灼熱的岩漿所淹沒一般,驚人的熱量在體內瘋狂地飛竄著。



可奇怪的是,我絲毫沒有難受的感覺,反而有種莫名的快意和欣喜。我知道這應該是烈火劍法即將練成的前兆了,當下不幹有絲毫的大意,依然沒有停頓下來,手裏的擊劍還是以驚人的速度收割著一隻隻邪惡鉗蟲的性命。



體內的熱量越聚越多,終於那股熱量猶如無法壓抑的火山一般,瘋狂地傾泄而出。



嗖!幾乎同時,刺出的擊劍佩劍瞬間被一股耀眼的金光所包裹。



撲哧!這刺出的一劍毫無阻滯地穿過了邪惡鉗蟲那厚實的體甲。而狂野的鬥氣能量似乎擁有自己的意識一般迅速鑽進了邪惡鉗蟲的體內。



碰!瞬間,邪惡鉗蟲那巨大的身體猶如炸開的火藥桶一般。恐怖的爆炸衝擊波,讓猝不及防的我差點跌倒在地。



嘩啦啦!撲通!撲通!好一會,被炸開的邪惡鉗蟲的殘害才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上。



啊!乖乖!這難道就是 烈火劍氣!好恐怖的威力,簡直就跟炸彈有的一拚啊。然而沒等我回過神來,那股久違的殺念又再度出現了。



靠!又是這招!這家夥究竟是何方神聖!老實說我早就料到,烈火劍法一旦練成,這古怪的殺念肯定要跑出來興風作浪一番。而且我敢肯定,當它再度出現的時候,肯定要比上一次還要更加的強大。可是我實在是找不出有什麽可以對付他的方法,這家夥就象一個無良的地主老財,等著我積蓄了足夠的力量之後就出來揮霍一通,完全不顧及我的感受。而且還不知道這次他出來以後會不會乖乖地回去呢。



我暗自咒罵著,同時也密切地感覺著身體的變化,還有那股殺念的變化,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不過當我試圖感覺著這股殺念的強度的時候,還是被徹底的驚呆了。



我無法形容這種感覺,原本殺念給我的最深刻的映像是以殘暴,瘋狂,殺戮為本性的意念體,此刻卻給我展現出了完全不同的感覺。



腦海裏,不斷地浮現著,各種慘烈的畫麵。赤血黃沙,金戈鐵馬,這是戰況慘烈的戰場,無數模糊不清的麵容在我腦海裏不聽地交錯出現著,感覺是那樣的熟悉,和深刻,就好像在電影院裏觀看一部經典的古代戰爭巨片一樣。我不知道這是怎麽一回事,似乎那股殺念想要通過這種方式向我描述著什麽!傳達著什麽信息。

隨後,畫麵一轉,變成了兩道縱橫飛逝的身影相互追逐,相互纏繞著,而我模糊地看出,其中應該是一男和一女,這一男一女此刻正以驚人的速度,相互攻擊。每一招,每一式無不渾然天成,妙到毫顛,時而猶如衝天白鶴,直上淩霄,時而如星沉月毀,直落天際。



兩道迅捷無比的身形最後居然變成了兩道耀眼的光弧一般,縱橫馳騁,瞬息萬裏,瘋狂地糾纏著,瘋狂地撞擊著,而周圍的景物也在飛快的變化著,沙漠,海洋,島嶼,天空,草原,冰川交替出現。直到最後,兩道身影同時從遙遠的天際以驚人的速度撞向了對手。



碰!!轟隆一聲巨響,猶如兩加相撞的戰鬥機一般,整個天際都被耀眼的鬥氣能量衝擊波所充噬,天空變成了火紅的一片。





震撼!絕對的震撼!這場景我想即使是最出色的電影導演借助最頂尖的高科技手段也無法,演繹出來。真實,華麗,還有著一種難以言語的滄桑和,落寞,更多的是一種失落和不甘,似乎還有太多的不舍和無奈。

隨後一切歸於虛無。那股殺念又悄然消失了。似乎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而從頭到尾那股殺念也沒有奪取過我的身體,似乎他出來的目的也隻是為了在我腦海裏播放那一段莫名其妙的畫麵。

這是怎麽一回事,我下意識地搖搖頭,剛才到底是怎麽啦,我可以肯定那絕不是什麽幻想,或者說即使是幻象也決不是什麽沒有任何意義的幻象。看來那個靈魂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來告訴我什麽吧。



古代戰場!兩個絕頂高手之間的生死決鬥,最後似乎同歸於盡了!而當時那種奇怪的心境,也讓我很不舒服,失落,和不甘,難道你個靈魂還有著什麽未了的心願嗎。



腦袋裏被突然出現的 思緒弄得一團的糟。



我使勁地搖了搖腦袋,極力讓自己鎮靜下來,現在先不管那個奇怪的場景了,還是看看我的身體究竟發生了什麽變化吧!



當下我排除雜念,仔細地感覺著體內的變化。



那個拳頭大小的鬥氣能量團似乎安靜了下來,並且還在慢慢地旋轉著,而身體裏也布滿了渾厚灼熱的鬥氣能量,不過卻絲毫沒有給人難受和悶熱的感覺,老實說這感覺還真是很怪異,不過身體的感覺卻在告訴我,這是理所當然的,很正常的。



那就找隻邪惡鉗蟲來試試!看看我的烈火劍法有多厲害!



想到這裏,我選中了一隻邪惡鉗蟲,不過聯想到前世玩傳奇的時候,戰士們在施展烈火的時候都是用的劈砍的動作,那動作看起來實在是帥呆了。而我手裏的擊劍佩劍如果用來做劈砍的動作的話似乎有點不倫不類的感覺。想到這裏,我把擊劍佩劍插回了背上的劍鞘,並從空間包裹裏取出了百戰長刀!兩手握刀的瞬間,便感覺到一股渾厚的灼熱的鬥氣能量自然而然地凝聚到了劍身上,整把百戰長刀被鬥氣能量包裹成了一把金紅色的猶如一團不停地跳動著的火焰一般。



吼!我運盡全力,隔著二十米的距離,一個正劈,斬向了那隻邪惡鉗蟲。



嗖!一道金紅色的劍氣電閃而出,直接穿過了邪惡鉗蟲的身體。

轟隆!轟隆、隨即!穿來兩聲沉悶的轟響。



卻是被烈火劍氣穿體而過的邪惡鉗蟲被炸成了碎片,但是那股穿體而過的烈火鬥氣卻直接擊中了遠處的石壁上,從而再度炸開了一個足足有三個立方的大坑。



啊!乖乖!好恐怖的威力!而且居然還能攻擊得那麽遠。誰說戰士隻能近身攻擊來著,這烈火劍氣同樣可以做遠距離攻擊,而且威力超強。



而接下來我又單挑了幾隻邪惡鉗蟲,結果發現,烈火劍法威力最強的距離應該是剛剛離開刀鋒的那一瞬間,而之後則會隨著距離的拉長逐漸變弱,也就是說,烈火劍法的其實還是用來做近距離攻擊的超強技能。而剛才的烈火劍氣不過是它的威力的延伸罷了。



原本修煉成烈火劍法後我想應該是 欣喜若狂的吧,可是卻被那奇怪的場景所破壞了。老實說那種心境讓我很不舒服。還有就是以我現在的實力是否能進出赤月峽穀,也是未知之數,而以後的修煉都得靠自己的摸索了,再也沒有了明確的方向和目標了。老實說這種感覺讓人很泄氣,似乎一切都走到了盡頭,可是我卻一無所獲。



有些感慨地望著四周的一切,看來烈火劍法練成後,這裏也沒有呆下去的必要了。不過我可沒打算就此離開,蜈蚣洞穴。在前世玩傳奇的時候,蜈蚣洞給了我太多的回憶了,就是在那裏,我認識了天天 龍哥 溜子 還有阿野他們,我們因為傳奇而走到了一起,並且成為了好朋友。我清楚地記得,當初認識他們的時候就是在蜈蚣洞的最深處死亡棺材,打觸龍神的時候,天天和龍歌阿野 和溜子,都快要殺死觸龍神了,結果卻被人半道暗算,龍哥和天天當場就被秒殺了,而剩下的阿野和溜子也是險象環生,這個時候路過的我卻看不下去,拔刀相助。結果不但沒幫到阿野和溜子,還搭進了自己的一條小命。連身上唯一的值錢的煉獄都給爆了。



不過卻因此認識了他們四人,之後成為了傳奇裏,肝膽相照的好朋友。後來我們一起創建幫會,一起升級,一起打裝備,直到我高中畢業後,到了北京,居然和他們住在了同一個城市,同時,也知道了他們的真實身份,原來這四個家夥居然都是大有來頭,天天和龍哥曾經是國家擊劍隊的隊員,不過早就退役了,現在經營一家保全公司,專門為別的公司輸送保安人才。



而溜子和阿野則是北京兩家超級大商場的老板。兩個大叔級別的人物在遊戲裏居然還把我叫大哥,這讓我著實汗顏。



我也曾經很好奇地問過他們,居然那麽有錢,幹嘛還跑到網吧裏混,而且在遊戲裏還那麽菜,被人鋤得扁扁的。如果可以,以他們的財力完全可以用錢來買好裝備來武裝自己的。



不過他們的回答卻很耐人尋味。

遊戲就是遊戲!隻有在遵守了遊戲的規則的同時,取得勝利,那才是真正的本事,至於為什麽到網吧裏混,那完全是喜歡網吧的氣氛,畢竟那時候,幾乎整個網吧的人都在玩傳奇呢。



想著想著,我有一種強烈 的衝動,決定要到現實中的死亡棺材去看看,雖然那裏確實很危險。



想到就做,我隻是稍微收拾了一番,便朝著出口的位置走去。奇怪的是,一路上,居然沒有看到半個人影,要知道,邪惡勢力可是,高級戰士修煉烈火劍法的主要場地,即使高級戰士的人數不是很多,可也不至於連一個人都沒有了吧,難道他們都在同一段時間內同時晉級了。



否則又怎麽會連一個人影都沒見到。可是,這情況似乎也不太可能吧,就我所知,那個熱心的大光頭 和美女道士一組是和我同時進入邪惡勢力修煉的。雖然我沒見過他們的修煉效率,不過我並不認為他們的修煉速度可以和我相比。因此正常情況下,他們應該還是呆在邪惡勢力繼續修煉的才對啊。可現在連啊他們也不見了,要知道遊俠一旦開始修煉,是很難有什麽事情能夠讓他們停止下來,如今,卻是在邪惡勢力這樣一個重要的修煉場所,居然沒有見到一個遊俠在修煉,這事情絕對反常。



難道是蜈蚣洞內發生了什麽大事嗎!我暗自分析著。



隻是,現在卻沒有絲毫頭緒,看來也隻有出去後,找個人問問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