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35邪惡勢力

邪惡勢力位於黑暗地帶的中部的某處,地圖上有明確的標記,因此並不難找,按照地圖的指示我很輕易地就找到了,邪惡勢力的入口。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進入邪惡勢力修煉的戰士根本不多,加上我 也不過是十人左右,其他的還有六個道士,和七個法師,看他們應該是三組不同的小組組合,而我這孤身一人同樣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巧的是,上次把我攔住的那個大光頭也在其中,這讓我有些感慨。奶奶的賊老天,我和這大個子還真是有緣。



當然大個子一夥也看見了我,同樣是一副見鬼的表情:“我說,小鬼頭,怎麽還在這裏轉悠呢?難道是迷路嗎?”



“給我閉嘴!”老是被人叫小鬼頭,我火都來了:“我可是個貨真價實的戰士,別老拿我當小孩,知道嗎,傻大個。”



“哈哈!”一旁的二十人同時發出了哄笑聲:“小鬼頭,關大哥可是難得這麽好心哦,還是快回去吧,這裏可 不是小孩子過家家的地方。”



“是啊!”那個和大個子一夥的美女道士關心道:“如果找不到路的話,就讓我送你出去吧。”



“謝謝你們的好意,不過我不打算出去,而且我的目的地是那裏麵。”說著我指了指前方的大石門。

“老天,這孩子是怎麽了,難道是瘋了不成,那裏可是通往邪惡勢力的大門,你別告訴我,你是進去修煉烈火劍法的。”另一個高個子的法師調笑著,打量著我。



“難道不行嗎!”為了讓這些自以為是是大家夥們徹底閉嘴,我決定給他們點厲害瞧瞧,畢竟這樣的日子我實在 是受夠了我一邊說著,一邊從空間包裹裏拔出了那把百戰長刀。



“喂!喂!小家夥。”大個子見我居然掏出了家夥連忙緊張道:“有話好說,別亂來啊。”隨即下意識地把手裏的煉獄戰斧提在胸前。



“哼!”我也懶得和他們廢話,直接一刀掃出。



碰!嗖!耀眼的匹練瞬間隱沒,不過前方二十米開外的石壁上已經被我的半月劍氣,給刻下了一道,觸目驚心的深痕。



嗖!收刀,還鞘。

周圍一片寂靜,原本還在等著看笑話的二十幾個現在都變成了木雕一般,一個個目瞪口呆地盯著牆壁上的那道深痕。



哼!煩人的蒼蠅們終於閉嘴了!

我頭也不回地朝著石門走了進去。老實說,我心裏還真有那麽一點點得意的感覺,哈哈,我想我那個是時候的姿勢肯定是酷呆了!



“半月彎刀!”



“老天,我沒看錯吧!剛才那小家夥居然使出了半月彎刀!”



“這怎麽可能。”



“可確實是真的 啊,你看那牆壁上的痕跡還在呢。”



“............”大個子依然無法接受眼前現實:“這小鬼,這小鬼究竟是何方神聖!”



“走吧。”美女道士神色複雜:“這小鬼不是來閑逛的。”



“六個月前,他孤身一人。”高個子法師喃喃道:“現在他又孤身一人進了裏麵。不知道下次見到他還要多長時間!”



“.................”





周圍再度靜了下來。

“才六個月嗎?”

“什麽時候土城又出了這麽可怕的小怪物了!”

“和龍淵飛雪一樣啊。”



“難說,龍淵飛雪早就是赤月頂峰的級別了。”



“可是龍淵飛雪也是花了六個月的時間練成了半月彎刀。”

“後來隻用了一年半的時間練成了烈火劍法。”



“如果這小子一年半後能出來的話,就是第二個龍淵飛雪。”



“現在的小屁孩,一個比一個不是東西。”大個子老半天終於發出了無可奈何的感慨。

“嗬嗬!那我們可要加油了!”美女道士淡笑道:“否則將來還怎麽混啊。”



“還好啦!這樣的小家夥也就那麽一兩個。”高個子法師慶幸道:“所以還是別太悲觀了。”

.........................



邪惡勢力大概地形和傳奇裏的設置差不多,是一個側凹形的巨大的空間。和黑暗地帶不同,這裏的怪物都是密密麻麻的一隻隻猶如小轎車一般的大家夥,外形和鉗蟲有些相似,但是那噸位和體型卻相差得太遠了。而且它們的體表的鎧甲是銀白色的,看著就讓人感覺應該是非常的堅固厚實,還有就是腦門上的兩隻角,很粗很大,就象兩把巨大的月牙尖刀一般,實在有種讓人無法言語的陰森和顫栗。此刻,這些大家夥們正象一輛輛開足了馬力的小轎車一般,在場上四處橫衝直撞。而在他們的周身則是無數的密密麻麻的火花,電光,呼嘯砸下。原來是幾組高級遊俠們正彼此互相配合著,和那些大家夥們展開了戰鬥。



老實說,這還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觀察高級道戰法之間的作戰配合,和龍欣他們比起來,眼前的這幾組遊俠,厲害得可不是一點點啊。無數的電光火焰瘋狂地砸在了那隻被他們鎖定的邪惡鉗蟲的身上。而被道士裹上了一陣陣紅毒和綠毒的鉗蟲,身上也不時地變化著各種色彩,一會是通紅通紅的,一會又變成翠綠翠綠的,就象一個不時變換著角度的,巨型冰雕 一般,色彩斑斕,好不耀眼,不過我卻很清楚,那隻鉗蟲此刻肯定是痛苦之級,因為他所發出的那種痛苦的攝人心魄狂吼聲,一直就沒有停息過。這個時候,隻見它艱難地鎖定了攻擊目標,正是站在高處一塊巨石上的那個女道士。



奇怪,那個女道士看著怎麽覺得有點眼熟呢,我心裏暗自吃驚,難道我會認識她嗎,此刻那女道士將手裏的龍紋再度揮動,同時左手一道靈魂火符飛射而出。



我仔細地在腦海裏搜索著,沒多久就想起來了。



嗬嗬,原來是他們啊。我終於記起來了,原來那女道士正是我和金虹從翻地來土城的時候同乘一輛馬車的那道戰法三人組啊。





吼!邪惡鉗蟲瘋狂地衝向了那塊巨石。並高高越起,那情形讓我想起了《衝天殺陣》裏的極品飛車。遍體通紅的邪惡鉗蟲猶如那輛開足了馬力的保時捷一般。劃出了一道紅色的閃電,撞向了那個站在巨石上的女道士。



慘了!

危險!



我身後剛好跟進了幾個剛才還在門口的幾個遊俠,而那個大個子一直也赫然在列,這兩聲驚呼正是大個子和高個子法師所發出的。



哼!另一邊,那塊巨石上的道士不慌不忙,隻是靜靜地望著越來越近的身形,根本絲毫不為所動。



嗖!邪惡鉗蟲巨大的身體眼看著就要撞上了。



碰!猛然間的一聲劇烈的轟響中。猶如炸彈爆炸所產生的衝擊波一般。我和那些剛剛進來的遊俠們猝不及防,差點被這衝擊波給掀翻在了地上。

而直到此刻我才發現,那隻狂衝而起的鉗蟲已經被人半空截殺,而截殺他的人正是一個手煉獄戰斧的戰士不就是那個大個子戰士嗎。隻見那戰士猶如出膛的炮彈一般。在撞上邪惡鉗蟲的瞬間,那把被掄成半圓的煉獄戰斧也狠狠地劈在了邪惡鉗蟲厚實的鎧甲上。



這一大一小兩道身影迅速砸向了地麵。



碰!幾乎是在落地的瞬間,那個戰士一個輕巧的後空翻,彈開了十幾米。而此刻邪惡鉗蟲那巨大的身體才象一輛坦克一般,碾過了戰士剛才倒下的地方。



呼!好險,我敢肯定,如果剛才那個戰士的反應再慢上一點,那麽此刻的他肯定是被邪惡鉗蟲碾成了肉醬了。



而幾乎是在戰士彈身翻開的同時,幾道閃電瞬間砸下,再度命中了邪惡鉗蟲那巨大的身體。看來這回該是那個美女法師出手了吧,順眼望去果然是那個金發金眼,成熟嫵媚的女法師呢。



碰!同樣是閃電術,這幾道閃電術卻猶如一顆顆粗大的小樹一般。蘊涵著恐怖的魔法威力。砸在了邪惡鉗蟲的身上還不停地激射出一道道藍色的粗大的光弧,那情形讓我 情不自禁地象起了現代的高壓電,奶奶的簡直是太可怕了。同樣是閃電術,龍欣的閃電術和這幾道比起來根本就象根牙簽一樣,沒得比啊。但是即使是這幾道閃電也無法將邪惡鉗蟲立刻電死,反而讓它陷入了更為瘋狂的狀態。此刻邪惡鉗蟲扭曲著將身體團成了一個圓圈,隨後整個身體猛然間彈了起來,以驚人的速度,撞向了另一個讓它吃盡苦頭的一個女法師。而女法師在邪惡鉗蟲彈起的同時,立刻撐起了一道魔法盾,金色的魔法盾猶如一個巨大的蛋殼一般,緊緊地將那個女法師圈了起來。



嗖幾乎在邪惡鉗蟲彈起的瞬間又是那道綠色的殘影,劃破長空。



碰!接著是猛烈的撞擊。邪惡鉗蟲就象是被攔截的導彈一般,毫無預兆地砸向了地麵。這個時候我才看見,又是剛才的那個戰士。和剛才如出一轍,戰士在落地的同時迅速翻身退開,並擺好姿勢準備下一輪的空中攔截。而站在高處的法師和道士卻是一刻也沒停過,雷電術 施毒術 靈魂火符猶如狂風暴雨一般 砸在了邪惡鉗蟲的巨大的身體上。





吼!暴怒的邪惡鉗蟲再度試圖越起攻擊巨石上的一道一法兩人,但是,每次都被那個戰士成功的攔截了下來。之後,沒多久邪惡鉗蟲,再次從空中砸下的時候,卻是再也動彈不得了。



直到這個時候,那道戰法三人才微微鬆了口氣。看來這隻邪惡鉗蟲被消滅了。



“喝!是堂主她們!”此刻身後的那個大個子發出了歡呼聲。



“啊,是雙月三傑啊!”



“好精妙的配合!”

“早就聽說雙月宮的高手身手了得,如今看來卻實如此啊!”

“是啊!隻是三個人就敢挑戰邪惡鉗蟲,而且隻用了不到三十秒的時間就把邪惡鉗蟲給幹掉了呢!”



.........................



身後響起了一陣陣議論聲,看來剛才的三人似乎不是什麽等閑的貨色呢,名氣好像還很大的樣子。我暗自分析著,不過通過他們的攻擊我看出,邪惡鉗蟲無論是防禦,還是 攻擊,以及移動速度都是相當的驚人的。



不過在我看來,似乎也沒什麽大不了的,老實說,如果那就是邪惡鉗蟲真正的實力的話,我想以自己的實力想要單挑它應該沒什麽問題。畢竟現在的我,無論速度還是力量都達到了相當的強度,就邪惡鉗蟲那種級別的速度,我還沒看在眼裏,就算它的攻擊力再怎麽強悍可惜它不會鬥氣外再加上速度不夠快,根本是無法擊中我的,唯一需要擔心的是它的防禦力,看得出,剛才道戰法組合都是通過反複攻擊邪惡鉗蟲身上的某個部位,才最終打穿了它的體表鎧甲,從而將它給殺死了。不得不說出他們的戰術相當高明,這個方法倒是可以借簽一下。



我的百戰刀法是以獨特的快速運刀的方法來達到,穿透硬甲防禦的目的。可以說就落點的瞬間攻擊力而言,我的刀所展現出來的威力絕對要比斧頭所展現出來的威力更加強大。不過我也看得出,就我的攻擊力而言想要輕易地穿透邪惡鉗蟲的體表硬甲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估計肯定得用剛才那三人的方法,反複地攻擊邪惡鉗蟲的身體的某個部位才行。



正當我還在思索著如何破除邪惡鉗蟲的體表防禦的時候,周圍早就鬧成了一片。



“喝!堂主,你們好厲害啊!”大個子興奮異常。



“嗬嗬!你們也來了!比我們預想的還要快啊!”那個手持龍紋的女道士微微笑著:“既然你們都晉級了,那以後就更要努力了。”



“那是當然。”另外一個更加年輕的女道士更為興奮:“我們一定也能象堂主這樣厲害的。”



“嗬嗬!有幹勁是好事,不過太冒進的話可要吃虧哦!”



看來這些進來的似乎都是什麽雙月宮的高手呢,這下我反而象個外人一樣,顯得有些尷尬,同時那三個堂主也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同時打量著我。



“........”我微微欠身,算是象他們打了個招呼,便轉身離開,想要找個適合地地方獨自修煉了。

“ ........”那個年長的女道士一臉愕然:“我們認識他嗎。”

“恩!總覺得在哪裏見過呢。”那個戰士小聲的嘀咕著。



“當然見過。”金發美女法師道:“還是和我們從翻地一起乘車來盟重的呢。雖然他帶著道士頭盔,不過那身量我一眼就認出來了!”



“對哦。”戰士這才一臉恍然:“是那個黑發黑眼的少年啊。”



“真是難得啊,你居然也會記得別人。”年長的女道士輕笑著。



“要是別人,我肯定不記得。”戰士憨笑著:“不過那小子的黑發黑眼實在是太有個性了,想忘記都難啊。”



“原來如此!”金發美女法師調笑著:“我還以為大笨牛什麽是時候張記性了呢。”



“哈哈哈哈.........”美女道士和那個姓關的大個子戰士還有周圍的遊俠們都笑成了一團。



“對了那小子進來這裏幹什麽!”被叫做大笨牛的戰士倒也絲毫不以為意,反而對那個小鬼很感興趣。



“說出來你或許不信!”那個年輕的美女戰士比了個橫掃的動作:“那小鬼可能是來修煉的。”

“修煉??”三個堂主同時愣住了。



“不錯!”高個子法師道:“他居然能使半月彎刀,你說他來這裏除了修煉還能幹什麽。”



“修煉?”大笨牛微微一的呆:“難道他那小就已經是高級戰士了?”

“而且就算是修煉,也不可能是一個人進來修煉啊?”金發美女法師駭然道。



“有意思!看看去!”年長的女道士,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還真是人不可貌象啊。”



“他往那個方向走了。”年輕的女道士指著星辰剛才消失的地方。



“走!”大笨牛一副大感興趣的模樣:“我倒想看看,這小子是何方神聖,居然敢獨自闖進邪惡勢力。”



一行二十幾人同樣是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看來對星辰感興趣的人還真是不少呢。



二十幾個,順著,美女道士指引的方向,悄悄地摸了過去。



“那個!我們這樣是不是太無良了啊!”姓關的大個子戰士有些妞妞捏捏道:“畢竟偷看可不是什麽很道德的事!”



“碰!”一旁的美女道士,沒好氣地賞了大個子戰士一個暴栗:“什麽偷看,你還以為是人家大姑娘洗澡啊。”



“撲哧!”跟在後麵的二十幾人被這兩人一通耍寶差點笑破了肚皮。



“..........”大個子戰士和美女道士同時鬧了個大紅臉,當下連忙閉嘴,隻不過美女道士還是沒忘記順手又賞了大個子戰士一個暴栗。



“痛!怎麽又打我!”大個子吃痛,抱著腦袋,那模樣還真 有點委屈的神色。



“再敢頂嘴!”美女道士揚了揚拳頭。



“.........”大個子一副心有餘悸,的神色,不過卻是一個字也沒吐出來。



惹得身後又是一通哄笑。





嗚!前方傳來了,邪惡鉗蟲,那淒厲的狂叫聲!



“啊!難道已經、開打了嗎?”



所有的人,都是大吃一驚,同時加快了腳步。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