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三章 冤家路窄

“抱負?有嗎?我怎麽沒覺得?劉先生過獎了。”紹岩的樣子就像一個一問三不知的學生,但在劉富舉看來,這正是他謙虛的表現。

“小二,來一壇上好的隨城女兒紅,今日我要與紹兄弟痛痛快快地暢飲幾杯。”劉富舉把目光轉向一旁的鄭月桂,笑著說:“紹夫人,劉某向來識英雄、重英雄,就衝著紹兄弟剛剛罵那些狗官的那番話來看,紹兄弟絕對是當世之英雄,您算是嫁對人了。”

鄭月桂無比羞愧,粉嫩的臉頰比以前更加紅潤,這時,小二笑盈盈地走過來將美酒呈上,劉富舉又讓掌櫃添置了幾道菜。

“來,劉某敬二位一杯!”席間,劉富舉舉起酒杯一飲而盡,茶商們拍掌叫好,一個個爭先恐後地在邊上溜須拍馬一番,紹岩心中不禁頓生幾分厭惡,從表麵上來看,這些都是生意場上的逢場作戲,不過他的直覺告訴自己,劉富舉絕對不是一般的生意人,否則剛剛那些達官貴人哪會這麽輕易息事寧人。

這個劉富舉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連官府都不放在眼裏,難道?即便是猜測也要講究個有憑有據,紹岩一門心思盡快找到無海,早點回到現代,哪裏會有閑功夫去管這檔子事,所以說,美酒對他來說也是淡而無味,劉富舉見他神色異常,便放下酒杯,皺著眉頭道:“紹兄弟,你有心事?”

“沒……沒有。”紹岩搖搖頭。

“沒事就不要悶悶不樂的,來,我們一同共敬紹公子一杯。”劉富舉連同茶商數人一齊向他敬酒,紹岩見推辭不得,隻好先幹為盡,茶商們並未就此打住,反倒越喝越起勁,相繼端著杯子走到紹岩跟前。

看情形,他們是想聯起手來將他灌醉,幸好紹岩酒量好,一口氣五碗下肚,臉不改色心不跳,在場人無不為其歡呼喝彩,唯有鄭月桂有些悶悶不樂,她擔心再這麽下去,紹岩早晚會喝趴下,於是靈機一動,裝著一副酒醉的樣子,就勢倒在紹岩懷裏,嬌斥道:“相公,別在喝了,為妻有些頭暈,天色也不早了,我們快些回去吧。”邊說邊朝他眨眨眼睛,

紹岩迅速反應過來,順勢摟著她的香肩,撇著嘴道:“娘子,你也真是,叫你少喝點,你偏不聽,現在倒好……,哎,真掃興,行,怕了你了,早知道這樣,就不帶你來了。”紹岩假裝很生氣地樣子,繼而轉過身對劉富舉賠笑道:“不好意思,內人一向不勝酒力,實在抱歉。”

二人的演技愣是瞞住了眾人,劉富舉甚是納悶,疑惑道:“紹兄弟,紹夫人好像沒喝多少,怎麽……”

紹岩賠笑地說:“不瞞劉兄您說,我家娘子一聞到酒味就會醉,哎,這女人就是麻煩,改天我紹岩一定請大家痛飲幾杯。”言畢便摟著鄭月桂急匆匆地走出酒館。

俗話說得好,人倒黴的時候,隨便買注彩票都能中大獎,眼看‘夫婦’二人前腳剛踏出門檻,不料司馬俊帶著大隊士兵早已將整間酒館圍得水泄不通。

紹岩恨得牙癢癢,媽的,又是這卑鄙、無恥的家夥,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冒出來,還帶這麽多官兵,他想幹嘛呀?看著眼前的刀光劍影,紹岩抖出一身冷汗,狗日的,不會是動真格的吧?

“屬下等見過公主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司馬俊及所有官兵撲倒一片,聲音震耳欲聾,酒店裏麵的客人聞訊全都跑了出來,先是愣了愣,接著又是一陣高呼,“公主千歲千歲千千歲!”

“免禮,大家都起來吧!”鄭月桂下意識地從紹岩的懷裏走出來,臉上帶著幾分羞澀,司馬俊見他們彼此眉來眼去,氣得不打一處來,隨即提著刀緩緩向他們逼近。

紹岩迅速挺身護在鄭月桂前麵,橫眉怒目道:“司馬俊,當著這麽多人的麵,你想幹嘛呀?你要還是個男人,就別打女人主意,有什麽事衝著我來。”

司馬俊停下腳步,冷冷道:“臭小子,想不到你還活著,真看不出來你小子的命還挺大的嘛!”司馬俊對他的出現沒有表露出太大的驚訝,接著道:“姓紹的,識相的給本將軍讓開,你的帳,本將軍找機會和你算。”

紹岩淡淡一笑:“算帳?哼,得了吧,瞧你那熊樣,老子又不欠你的,算個屁帳呀!我警告你,今天有我在,你休想打公主的主意。”

“用不著你操心,她是公主,本將軍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會冒犯主子,況且皇上已經將公主許配於我,他日我就是附馬,就算本將軍要打她主意,那也是我們的家事,就不勞你費心了,你說呢?”

聽到司馬俊這麽一說,紹岩傻眼了,心裏頓時涼了一大截,正所謂事事難料,他斷然不會想到,更不敢相信像鄭月桂這般如花似玉、溫柔嫻雅的姑娘居然會嫁給這麽一個小人,反過來說,如果這一切真像司馬俊說的那樣,那麽他的反問倒也無可厚非,畢竟是人家的家事,自己再怎麽說都是局外人,想到了這裏,他隻好悄悄地往邊上挪動腳步。

司馬俊得意的有些忘了形,趾高氣揚地清清嗓門,嘲弄道:“這才對嘛,紹岩,你要知道,就憑你這副寒酸樣也敢跟我搶女人,簡直是不自量力。”

鄭月桂又急又氣,含情脈脈地看著沉默的紹岩,神情充滿了無助和不舍,她相信這一切都是司馬俊的詭計,皇帝哥哥是自己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是絕對不會將自己羊入虎口的,“司馬俊,你少在那自作多情,皇兄何曾賜過婚?本宮何曾答應要嫁給你?”

“公主稍安勿燥。”司馬俊露出猥瑣的表情,笑著說:“就在前日,皇上召見微臣於禦書房中,直接告知微臣賜婚的消息,微臣當時匪夷所思,後來才得知公主您根本不在宮中,皇上多方派人打探毫無線索,最後才想到了微臣,恕臣鬥膽,皇上這麽做無非是權宜之計,有病亂投醫罷了,幸好蒼天有眼,總算讓我找到了公主您,哈哈哈……”

“鬼話連篇!”鄭月桂氣憤道:“這隻是你的片麵之詞,本宮憑什麽相信你?”

“您不相信?那好,待微臣向您‘引薦’一個人,您自然就會深信不已。”司馬俊兩手一拍,不一會兒,隻見兩名官兵押著一名五花大綁的宮女走了過來,鄭月桂定眼一看,那宮女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貼身侍婢小香。

“公主,公主。”小香看到鄭月桂的瞬間,激動得淚水奪眶而出,她猛地掙開士兵的手,飛快地撲到鄭月桂跟前,鄭月桂頓時聲淚俱下,慌忙為她解下身上的繩索,小香熱淚盈眶地說:“公主,看到您沒事太好了,當日小香陪您到後花園散步,突然刮起一陣狂風,您就不見了蹤影,小香還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公主您了,嗚……”說罷便忍不住哇哇地哭了起來。

“傻丫頭,別哭了,本宮不是好好的嗎?”鄭月桂憐愛地將她摟到自己的懷裏,並接著問道:“小香,你告訴我,方才司馬俊說的是否屬實?皇兄當真將我許配於他?”

小香經她這麽一問,哭得比之前更厲害了。

“臭丫頭,公主問話,你為何不答?本將軍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司馬俊板著一副猙獰的麵孔,凶巴巴地向她走來,小香嚇得躲到鄭月桂的身後。

就在這時,隻聽酒館後院方向突然傳來一個濃厚的嗓門,聲音既剛毅又帶著一絲不屑。

“親愛的司馬將軍,為這麽點事用得著發脾氣嗎?一個大男人搞得和女人一樣,你也太失敗了。”

在場人倍感納悶,司馬俊更是大驚失色,賊眉鼠眼地巡視著四周。

“別找了,是你紹大爺我。”

話音剛落,隻見紹岩刁著一根香煙不慌不忙地從酒館後院裏走了出來,原來,他剛剛一時尿急,便偷偷跑到角落裏解決,順便到夥房裏點了根香煙。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