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四章 九死一生

一連憋了這麽多天,現如今總算能吸上一口,那種感覺簡直賽過活神仙,他一邊走,一邊對著灰色的天空噴雲吐霧起來,一縷縷的青煙回蕩在半空中,一串串的煙圈連綿不絕的直往上冒,周圍所有人驚呆了,個別有些膽小的紛紛往後退,鄭月桂、小香隻覺得煙味嗆鼻,趕緊捂著鼻子。

司馬俊戰戰兢兢地問:“姓紹的,你又想玩什麽花樣?你手中又是何妖物?從實招來。”

“妖物?切,我說司馬大人,為什麽你每次都會說我用的東西是妖物呢?不過也難怪,像你這種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確實很難明白,念在相識一場,爺爺我不防坦白告訴你吧,這可是件寶貝。”

“寶貝?哼,不過就是張破紙而已。”

“唉,這人哪,沒學問實在是太可怕了。”紹岩搖搖頭,猛吸一口香煙,淡淡道:“既然你不相信,何不自己過來嚐一嚐?”順手掏出煙盒,拿出一根香煙遞了過去,司馬俊嚇得退後兩步。

紹岩忍俊不禁,“想不到我們的司馬大將軍也有害怕的時候,我算是領教了。”

司馬俊暗吞一口氣,心想,這小子當著這麽多人的麵故意讓我出醜,我決不能讓他的奸計得逞,於是衝上前去將香煙搶了過來,然後壯壯膽子,學著紹岩的樣子含在嘴裏。

‘啪’,紹岩按下打火機準備為他點煙,眾人看到火花後,一個個嚇得魂飛魄散,司馬俊的兩腿不由自主的抽搐起來,然而表麵上卻極力掩飾,罵罵例例地道:“此乃不祥之物,你分明是在耍本將軍?”隨手扔掉手中的香煙,狠狠用鞋子將它碾碎。

紹岩頓時火冒三丈,“好心當作驢肝肺,不想抽就算了,何必這麽浪費呢,都跟你說了這東西很貴的,真是的。”他說得沒錯,有道是‘物以稀為貴,’這玩意兒在現代雖然不是很值錢,但在古代絕對是價值連城。

“廢話少說,姓紹的,之前算你小子走運,今天就沒那麽幸運了,來人,給我拿下。”

隨著司馬俊的一聲令下,士兵們快速將紹岩圍了起來,圍觀的群眾一個個瞪大眼睛守候在邊上,期待著好戲的開始。

紹岩顯得異常冷靜,不慌不忙地坐在地上,嘴裏依舊‘撲撲’地冒著煙氣,眼看士兵瀕臨逼近,鄭月桂立即衝到最前麵,怒目而視著來人,厲聲道:“本宮在此,誰敢亂動?都給本宮退下!”

士兵們被她這麽一喊,紛紛停下腳步,司馬俊從腰間拿出一塊金色令牌,舉在高空,吼道:“本將軍手上有皇上的金牌手令,見牌如見君!抗旨不遵者,格殺勿論。”

“萬歲萬歲萬萬歲!”

既是皇上金牌,哪有不遵之理,士兵以及周邊百姓們不約而同地撲倒在地,鄭月桂隻好帶著小香屈膝叩拜。

紹岩坐在地上,不屑地抖抖二郎腿,嘿嘿,真是一群瘋子,不就是一塊破銅爛鐵,有必要搞得這麽隆重嗎?早知道是這樣,老子也搞塊爛鐵來顯擺顯擺。

得,反正是你們的皇帝,跟我沒關係,紹岩抽完最後一口煙,手裏繼續擺弄著打火機,整個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司馬俊斜視道:“紹岩,你為何不跪?”

紹岩伸伸懶腰,撅著嘴巴反問:“我為什麽要跪?要跪也要跪皇上,幹嘛非得對著一塊爛鐵下跪?再說了,誰知道你手裏的那塊牌子是不是真的,說不定是從哪個垃圾堆撿來的。”

“你……”司馬俊氣得臉紅脖子粗,咬牙切齒道:“你目無法紀,蔑視皇威,按律……”

紹岩揮揮手,“得得得,你也甭往下說了,‘按律當斬’是麽?”

“你是怎麽知道的?”司馬俊甚是驚訝。

“我當然知道,因為我會算。”紹岩偷偷一笑,什麽狗屁將軍,照我看,不過就是草包一個。

“胡說八道!”司馬俊大聲吆喝道:“來人,把這個大逆不道之徒給我抓起來,若有反抗,立斬不赦!”

“遵命!”士兵們紛湧而上。

“慢著!”鄭月桂急忙挺身而出,理直氣壯地說:“本宮絕不允許任何人傷害紹大哥。”

“紹大哥?”司馬俊冷冷道:“叫得好親熱呀?既是如此,還是請公主先行回宮,這兒就不勞公主費神了。”說完便吩咐幾名士兵強行將鄭月桂拉到轎子裏。

“放開我,快放開我。”鄭月桂拚命掙紮,可惜手腳皆已被綁,就連身邊的貼身忠仆小香也被一同塞了進來。

“快帶公主離開這兒。”在司馬俊的催促下,轎夫們抬起轎子,鄭月桂見逃脫不得,隻好坐在轎子裏默默地為紹岩祈禱,就在轎夫幾個扛著轎子準備前行的時候,隻聽酒館方向突然傳來一名士兵的驚叫聲,鄭月桂探著腦袋向外望去,隻見紹岩雙手撐在地上,整個身體不停地上下運動。

這項運動在現代稱之為俯臥撐,是一項專門鍛煉臂力和胸肌的體育項目,多年以來,紹岩每天早起的第一件事就是作俯臥撐,他一直牢記孔老夫子的十字真言,‘人在江湖漂,早晚得挨刀’,為了將來能少挨幾刀,唯一的辦法就是練好體能,就這樣堅持了兩年多,並且他還有一個習慣,那就是每次出門跟人打架前,必須做夠五十個俯臥撐,因為在他看來,這樣才能激發一個男人的鬥誌。

如今雖然身在他鄉,但習慣不能隨意更改,完事後,當他氣喘籲籲地直起腰杆時,才發現周圍所有的目光都集聚在自己的身上,司馬俊隨手拉了一名士兵,輕聲問道:“你知不知道這小子剛剛在做什麽?”

士兵搖搖頭,司馬俊將他推到一旁,接著又拉了名年長的士兵,“你說,這家夥到底在幹什麽?”

老士兵想了想,吞吞吐吐地說:“回稟將軍,請恕小的愚鈍,沒能看出,隻是……”

“隻是什麽?快說。”

“隻是小人覺得,他剛剛的動作很像夫妻之間的那個……”

“哪個?”

“就是那個了。”

老士兵說的不明不白,司馬俊又急又氣。

世人都知道老士兵的意思,可這司馬俊非得揣著明白裝糊塗,這讓紹岩大為不悅,於是直截了當地道:“就是你晚上壓在你老婆身上晃蕩,連這都不懂,還算個屁男人。”

鄭月桂遠遠聽到這些,刹那間隻覺得臉腮火辣辣的。

司馬俊氣得咬緊雙唇,“大膽紹岩,你敢汙辱本將軍,本將軍現在就送你去見閻王!”二話沒說,舉起手中的刀健步如飛地朝紹岩身上砍去。

“紹大哥小心!”鄭月桂喊道。

麵對司馬俊等人的進攻,紹岩一邊後撤幾步,一邊脫掉上衣,露出胸前那塊厚實的胸肌,司馬俊橫刀攔腰截去,紹岩迅速後仰,整個身體‘咣’的一聲倒在地上,這一招是他自創的新招,叫‘退一步海闊天空’,司馬俊氣不過,提起大刀照著他的襠部砍去。

“我滴個娘累,想絕老子的種,你他娘的也太損了。”

幸好紹岩及時滾到一邊,否則甭說是命根子,就連雙腿都要被劈成兩半,號稱武林高手的司馬俊本想一刀結束對方的性命,不料兩次都失手,氣急敗壞的他便使出最毒的一招,張開雙臂,窮凶極惡地撲向地上的紹岩,這招名叫天鷹蓋地虎,(顧名思義,意思就是哪怕你是老虎,也逃不出我的鷹爪。)數年來還沒有人能逃出他的鷹爪。

鄭月桂越看越著急,要不是自己被綁在轎中,早就衝出去製止這九死一生的一幕。

三十六計,跑為上策,紹岩爬起來掉頭就跑,可是還是晚了一步,眼看司馬俊的爪子即將觸及到他後背,紹岩不甘心就這麽死在這個陌生的世界,就算是死也要與他同歸於盡,於是匆匆轉過身,並在第一時間推出雙掌,隻聽‘嘣’的一聲巨響,他突然覺得自己的手腕充滿了力量。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