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二章 結識富商

“紹大哥,請問什麽是咖啡呀?是喝的還是……?”鄭月桂不解地問。

紹岩意識到自己一時口快,倒忘記了自己身在一千多年前的古代,甭說是‘咖啡’,恐怕連這兩個文字都沒造出來。

見小二木偶般地站在那裏,鄭月桂的驚異表情又實在叫人憐憫,他便很自豪地挺起胸膛,鄭重其事道:“小二哥,你也不用緊張,剛才隻不過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畢竟像咖啡這種西方極品,別說是你們這裏,就連整個中原都難找,還是替我們上兩壺茶吧。”

“唉,好嘞,客官請稍等,馬上就到!”小二這才放心地甩著毛巾往後堂走去,鄭月桂好奇地問道:“紹大哥,您方才說的什麽‘咖啡’,究竟是何物?也是一種茶嗎?”

“當然能喝,西方人把這東西當作茶來泡著喝,而且它的價格比茶葉還貴。”說話間,紹岩注意到旁邊幾個中年賓客的臉上都帶著敵意,單從他們華麗的外表上來看,顯然不是一般人。

倘若換作是普通百姓,肯定會規規矩矩的閉上嘴巴,以免禍從口出,但對於一位來自千年後的帥小夥來說,壓根就沒當一回事,在他看來,古代不同於現代,不是隨隨便便傍個富婆就能發財的,要想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立足,首先就得出名,而眼下正是他大顯身手的好機會,於是漫不經心地呤上一番:“此物隻因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嚐?可惜呀,這麽好的東西居然沒有人去挖掘,要換成是我,肯定會想著怎樣將它運到中原一帶倒賣,而不會整日為那些不賺錢的買賣勞累奔波。”

紹岩的話讓幾個商人模樣的中年人聽得直咽口水,然而卻觸怒了那些帶著敵意的達官貴人,他們憤憤不平地來到紹岩的跟前,其中有個大胖子首當其衝,道:“臭小子,你胡說什麽?論茶道,我們中土的碧螺春、龍井,毛峰,試問有哪一樣在當世不是首屈一指?至於你口中的‘咖啡’根本難登大雅,老夫為官多年前所未聞。”

“不錯,你簡直是大言不慚。”達官貴人中走出一個衣著顯赫的瘦老頭,他的情緒比胖子更加激烈,說不到兩句,便要出手教訓,幸好紹岩躲得快,要不然這臉上肯定會平白無故地多上一個烙印。

鄭月桂氣不過,欲要以公主身份出言教訓,紹岩慌忙用眼色製止,如今天下大亂,保不準在這南梁境內潛藏著別國的探子,這要萬一有個閃失,那該如何收場?

“幾位大人請息怒。”說話的是商人中的代表,年紀四旬有餘,下頜留著細長的胡須,他叫劉富舉,是京城一帶有名的茶商。

劉富舉慈眉善目地看了紹岩一眼,然後微笑地說:“其實剛剛這位公子的話也並不是沒有道理,朝廷連年征戰,百姓流離失所,縱然家中有個幾畝茶園,試問還有誰願意去采摘,況且這幾年茶道一直不景氣,有不少茶商已經改行,正所謂‘砍頭的生意有人做,虧本的買賣未必有人肯幹’哪!”

在場大多數人紛紛點頭稱是。

紹岩興高采烈地鼓掌,“說得好,太精辟了。”

那些達官貴人們朝他翻了翻白眼,為了調解官商之間的和氣,鄭月桂身為公主豈能坐視不理,挺身說道:“各位前輩可否容小女子說一句?”

“姑娘有話但說無防。”劉富舉畢恭畢敬地退到一邊,那些達官貴人們壓根就沒把一個弱質女流放在眼裏,一個個漫不經心地把頭扭到一邊,在這個男尊女卑的封建社會裏,女人是沒有地位的,更別說是發言權了,鄭月桂也懂得知難而退,隻好悄悄地回到座位坐下。

紹岩對此極為不滿,卻又不想公然得罪這些人,於是冷冷說道:“月桂,算了,你一心為他們好,可是有些人就是不領情,有些人哪,表麵上滿口的仁義道德,背地裏有幾不為自己的利益著想。”

劉富渠同意他的觀點,紹岩接著道:“中土的名茶固然有很多,可是並不適宜如今的亂世,這一點就連幾位在座的茶商都知道,可他們呢?偏偏趁著亂世之秋從中謀取暴利,中飽私囊,為官者不清視為不忠,該殺!歪取事實,捏造謊言者視為不敬,當斬!這種不忠不敬之人與市井無賴有何區別,又有什麽臉麵在朝為官?”

他話如同一把鋒利的刀,直接捅進了那些達官貴人的心窩裏,他們一個個被說得麵紅耳赤,當著這麽多人的麵,誰都不敢多說一個‘不’字。

眾茶商拍手叫好,劉富舉來到紹岩跟前,微微一笑:“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公子的一番話字字鏗鏘有力,字字鞭入劉某的心,不過在座的各位大人可不像您說的那樣,他們個個可都是朝廷的棟梁之柱啊。”劉富舉不想把事情鬧大,故意給那些達官貴人留個台階。

“哼,我們走!”貴人們覺得臉麵無存,隻得氣勢洶洶地走了出去,臨走時,胖貴人目光橫掃著紹岩,道:“小子,你叫什麽名字?”

紹岩禮貌地答道:“回大人的話,我叫紹岩。”

“紹岩,很好,本官會記住你的!”言畢便氣洶洶地甩著袖子踱步離去,掌櫃趕緊從櫃台那邊追了出來,劉富舉揮手攔住他,說:“掌櫃莫追,這些大人的賬就記在劉某身上。”

紹岩不解道:“他們吃飯就不用給錢嗎?”

掌櫃歎了口氣,道:“這位客官有所不知,他們這些當官的平日裏橫行鄉裏,每天都會在這裏白吃白喝,哪會記得負什麽賬?而且他們一來就是一大群,老朽做的是小本生意,哪裏供得他們,這日子,哎,真是沒法過嘍。”

“這群王八蛋,還反了他們不成?”紹岩忍不住一掌拍在桌上,心裏罵道,我以為我是最無恥的,沒想到這個世道還有比我更無恥的,他娘的天天吃霸王餐還這麽囂張,狗日的,要是我將來當上皇帝,一定要他們好看。

劉富渠朝他眨眨眼睛,示意他小心自己的言行,紹岩走到鄭月桂身邊,悄悄地將她拉到一側,小聲道:“月桂,剛剛你也見到了,你進宮之後一定要在你哥哥麵前好好檢舉他們,什麽德行?都一大把年紀還在這裏作威作福,依照我的意思,這些人就是朝廷的害群之馬,應當趁早掃除。”

鄭月桂笑著說:“月桂答應你,不過你也要答應月桂一個條件。”

“什麽條件?”

“跟我進宮,留在皇兄身邊幫他……”鄭月桂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紹岩大驚失色,連忙搖頭:“留在皇帝身邊,那不是太監幹的事嗎?不,不行,命根都保不住了,做男人還有啥樂趣?”

鄭月桂俏臉微紅,道:“紹大哥,你誤會月桂意思了,現如今朝中大權一直由汪伯炎把持,包括剛才您看到的那些大官,他們大多是汪伯炎的黨羽,皇兄雖貴為九五至尊,卻形同傀儡,隨時都有可能遇害,你還記得上次禦膳房下毒一事嗎?那次若不是您出現,恐怕皇兄他……。”

聽到不當太監,紹岩的一顆繃緊的心放鬆了許多,“原來是這樣,那好辦呀,隨便讓你哥哥給個混口飯吃的差事吧,最好能經常出宮,這樣一來,我就能邊打工邊尋找無海的下落,到時就可以早點回到我那個年代了。”

鄭月桂見他爽快答應,不禁一陣竊喜,這時,劉富舉眉開眼笑邀請他們坐下,席間,指著鄭月桂問道:“紹兄弟,想必這位就是尊夫人吧?二位果然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啊。”

鄭月桂聽後,不由得滿臉通紅。

“劉先生……”紹岩正要開口解釋,劉富舉笑著說:“紹兄弟無須解釋,劉某也是過來人,看二位的樣子應該是新婚燕爾,但最令劉某汗顏的是紹兄弟之前的那番話,想不到紹兄弟年紀輕輕卻有著如此大的抱負。”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