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七章 護花使者

“什麽?做你徒弟?拜你為師?我沒聽錯吧?”紹岩大吃一驚,怪老頭繼續說著:“老頭我看你眉宇間透著一股浩然正氣,而且全身上下霸氣十足,老頭我向來不會看錯,你本是一個武學奇才,若是加以雕琢,將來必然是國之棟南梁,如……”

“停停停,我又不是木頭,用不著‘雕琢’。”紹岩打斷了他的話,信誓旦旦地說:“沒錯,我紹岩最大的缺點就是優點太多,除了英俊蕭灑、玉樹臨風、風流倜儻、人見人愛外,最吸引人的還是身上那股滲進骨子裏的正氣,至於你說的霸氣,未免有些誇大其詞了,坦白說,我一不想當官,二不想稱王,何來霸氣?何況我對武術一點都不感興趣,不管怎麽樣,我是不會做你徒弟的。”

“原來你叫紹岩。”怪老頭很快收起臉上短暫的笑容,語重心長地說:“就算你對武術不感興趣,那你也要為你自己的將來想想,你知道什麽叫江湖嗎?”

“江湖?”紹岩喃喃道:“以前在電視裏看過,我也不想知道,我隻想早點回到2010年,那裏才是我的家。”

“2010年?老頭我隻知道如今是公元628年。”怪老頭捋著胡子嘲弄道:“言下之意,你是來自一千多年後?真是可笑至極。”

“胡子長見識短,不相信就算了,我沒空和你閑聊,我還要趕著回家呢。”麵對怪老頭的譏諷,紹岩隻當是耳邊風,怪老頭深深地歎了口氣,道:“哎,老頭我一番好意,沒想到你如此頑固不化,也罷,有道是‘江湖險惡,人心不古’,既然你態度堅決,老頭我也不想強人所難,誰都知道強扭的瓜不甜。”

“哎呀媽呀,說得太對了。”紹岩樂嗬嗬地拍拍手,怪老頭皺著眉頭道:“話雖如此,但是,紹岩你記住,老頭我有信心改變你,你這個徒弟老頭我收定了。”怪老頭說完這句話後開始閉目養神。

紹岩傻眼了,哇靠,怎麽又繞回來了?得,說了半天等於白說,他奶奶的,不就是仗著自己武功好一點嗎?有什麽了不起的,臭老頭,死老頭,你給我聽著,我紹岩乃堂堂九尺男兒,絕不會屈服於你的淫威之下的,想到這裏,他朦朦朧朧地感到一絲困意,隨即找了個幹淨的地方,斜靠在井邊打起盹來,就在他縮著脖子,剛閉上眼睛還未來得及展開美夢時,井底忽然卷起一陣狂風,吹得他渾身直起雞皮疙瘩,他猛地睜開雙眼,隻見怪老頭正在那張開雙臂,胡須宛如一條又粗又長的蟒蛇,正一步步地沿著井壁往上爬去。

“你……你……你要幹嘛?瘋老頭!”紹岩臉色蒼白如紙,但見那怪老頭板著臉,任憑胡須向上蔓延,過了沒多久,胡須似乎已經到達了外界,怪老頭猛吸一口氣,像是在發號施令,胡須接到命令後,以最快的速度‘唰’的一聲退了回來,而且還纏著一個大活人。

紹岩定眼一看,‘大活人’不是別人,而是與自己有一麵之緣的南梁國公主鄭月桂。

“公主?”

“你……你是……”鄭月桂由於驚嚇過度,神情顯得特別緊張,況且井底又黑,她一時之間無法認出對方,紹岩用打火機照亮了自己,鄭月桂頓時喜出望外,道:“紹公子 ,是你?你還活著?”

紹岩顧不上回答,於是走到怪老頭麵前,怒目而視道:“臭老頭,你抓她來幹什麽?快放了她。”

“原來你們早就認識,哈哈哈,太好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怪老頭那猙獰的麵龐上露出陰險的笑容,鄭月桂惶恐地低著頭。

“臭小子,你肚子餓不餓?老頭我可是餓得不行了。”怪老頭張開嘴巴緩緩地向鄭月桂的身上撲去,鄭月桂拚命掙紮,可惜她的身體被胡須綁得嚴嚴實實的,任憑她怎麽都努力都無法逃脫。

“住手!”說時遲,那時快,紹岩衝上前去一把抓住怪老頭的胡須,並且拿出打火機,喝斥道:“你要是敢傷害她,小心我燒了你的胡子。”

怪老頭生怕胡子被燒,趕緊鬆開胡子,紹岩二話沒說,立即跑過去扶起鄭月桂,怪老頭趁他不備,一掌打在他的後背,紹岩吐出一大口鮮血,‘啪’的一聲栽倒在井邊。

“紹公子……”鄭月桂大驚失色,慌忙撲倒在紹岩的身旁,紹岩在她的幫助下才得以勉強地站起身。

怪老頭狂笑道:“紹岩啊紹岩,老頭我早就說過‘江湖險惡,人心不古。’這回你總該相信了吧?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老頭我剛剛隻動了三分真氣,想不到你如此不堪一擊,要是你懂個一招半式,或許不會這樣。”

紹岩隻覺得全身筋脈都斷了,不僅手無縛雞之力,甚至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鄭月桂生氣地看著怪老頭,道:“前輩,紹公子與你無怨無仇,你為何下此重手?”

“哼,這是他自找的,老頭我隻是想讓他做我徒弟,可這小子倒好,非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人各有誌,您又何必苦苦相逼呢?……”鄭月桂剛說了一半,紹岩突然跪倒在地吐血不止,鄭月桂急得熱淚盈眶,“紹公子,紹公子,你不能有事,紹公子……”

“放心吧,他還死不了,老頭我方才隻是替他打通了仁督二脈,其實老頭我這麽做也是愛才、惜才,我就不明白了,做我徒弟很丟臉嗎?”說到這裏,怪老頭似笑非笑地盯著鄭月桂,問:“對了,丫頭,你好像挺關心他的嘛,他是你什麽人?”

“他……”鄭月桂含情脈脈地看了紹岩一眼,接著說道:“紹公子曾經幫過我,後來還救了當今天子,自古功高莫過於救駕,他是我們南梁國的恩人。”

“原來是這樣,老頭我見他能說會道,還以為他是未來的附馬爺呢。”怪老頭隨口這麽一說,鄭月桂頓時滿臉通紅。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這小子要真成了你的夫婿,那是你們南梁的福分。”

“前輩你……”鄭月桂羞愧地低著頭,怪老頭渾然大笑。

“臭……老頭,你笑得好猥瑣。”此刻,紹岩的四肢漸漸恢複了力氣,身上非但沒有那麽痛,反而比之前更加舒暢。

“臭老頭,死老頭,我警告你,隻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就決不允許讓你傷害她。”在說這句話的同時,紹岩挺身擋在鄭月桂的前麵。

怪老頭欣然笑道:“紹岩,老頭我果真沒看錯人,你不但是個武學奇才,而且還是個多情種子,老頭我剛剛的那一掌雖然隻用了三分真氣,但是,當今世上能承受這一掌的人屈指可數,除了老頭我的兩個徒弟外,估計隻有你了,看來你我注定有師徒情份。”

“師徒情分?哼哼。”紹岩冷笑道:“我真搞不懂,你又不是沒徒弟,幹嘛非得纏著我呢?我有什麽好?就算我身上有發光點,那也是對異性而言,就像月桂公主,我在她身上才能找到磁場……”

“紹公子,何為磁場?”鄭月桂好奇地打斷他的話,紹岩想了想,沉著說道:“就像你們古代人常說的‘一見傾心,一見鍾情’等等,總之……”說到此處,紹岩發現鄭月桂的臉上早已紅得一塌糊塗,這才意識到自己一時失言,內心無限慚愧。

怪老頭醋意萌生,“好啊,你在她身上可以找到磁什麽場的,老頭我現在就把‘磁場’給吃了。”說完,猛地將鄭月桂攬入下頜,張開嘴巴朝她脖子處咬去,那架勢就像餓狼撲食。

“等一下!”紹岩在喊話的同時,已經將腳塞進了怪老頭的口中,怪老頭被他那隻有名的‘香港腳’熏得哭爹喊娘。

“仔細想想,好像做你徒弟也挺不錯的。”紹岩之所以臨時改變主意,那是因為他害怕怪老頭真的會亂來。

“此話當真?”怪老頭得意洋洋地笑道:“看來你小子還是挺在乎這丫頭的。”

“廢話少說,隻要你肯放了她,我什麽都答應你。”

“很好,夠爽快,這才像我的好徒弟。”怪老頭的眼睛眯成一條縫,隨即鬆開魔爪放了鄭月桂,紹岩總算鬆了口氣,怪老頭不耐煩的催促道:“紹岩,還不快點拜見師傅?”

師你媽個頭,死老頭,臭老頭,陰老頭……,紹岩恨不得一次性罵個夠,然而,為了不讓鄭月桂受到牽連,哪怕心中有一萬個不願意,他也隻能勉為其難的應允下來,於是雙膝跪地,兩手朝天叩首:“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再拜,拜得你早登極樂,拜得你早修正果,拜得……”

“等一下!”怪老頭惱羞成怒地瞪著他,“臭小子,你這哪是在拜師?分明是在咒我早點死。”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

“師傅,您老誤會了,其實徒兒也是為您好,您有所不知,在我老家有很多比您年紀大的人,他們平均年齡都可以活到一百多歲,您想知道這是為什麽嗎?”

“為什麽?”

“那都是被喊出來的,因為他們的兒女都很孝順,要是看到自己年邁的父母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他們就會給他起外號,而且天天掛在嘴邊,這樣一來,父母的命就越長,身體一天比一天硬朗。”

“噢?真有這麽神奇?到底是什麽外號?說來聽聽。”怪老頭好奇地看著他,紹岩不慌不忙地從地上站起來,兩手掐腰,指著怪老頭的鼻子,大吼一聲:“老不死的東西!”

這年頭,娶了老婆忘了娘的不在少數,紹岩小時候曾不隻一次親眼目睹鄰居家的婆媳大戰,更可氣的是,兒子竟然幫著媳婦對付自己的母親。

“臭小子,原來你是在拐在彎來罵我。”怪老頭半天才反應過來,鄭月桂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

意識到自己上當,怪老頭氣得眉頭擰成一團,嚷嚷道:“臭小子,老頭我可把醜話說在前麵,要是你不想做我徒弟就算了,大不了讓我吃了這丫頭。”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